《沉沙谷》

第05章 魔教五雄

作者:上官鼎

画阁魂销,

高楼目断,

斜阳只送平波远。

无穷无尽是离愁,

天涯地角寻思遍。……

疏影暗香,碧绿青葱,又是春天了。

在一个宽广的花园里,栽满了移自各地的名花异卉,有白香山品题过的紫阳花,又有苏子瞻盛赞过的万年松,然而这些都无法盖过那柳丝下的黄衣少女,她的衣裙在和风中飘荡,隐现于丛绿之中,飘然有出世之概。

然而这漂亮的少女,却正有着世人皆有的烦恼,只听她口里轻声唱道:“野酌乱无巡,送君兼送春;明年春色至,莫作未归人。”

这时,几瓣桃花飘落在她身前的池中,一阵阵的漪涟渐渐传远,仿佛要把她的心事,带到天涯地角……

忽然,一个白衣婢子从花丛中钻出,打断了黄衣姑娘的沉思,她笑道:“小姐,去练练功夫吧。”

这位姑娘,正是姚畹。她被这白衣婢子一打扰,不知怎他脸儿突然飞红起来,忙道:“别闹了,让我静静,好吗?”

梅香还待打趣,忽地从林子里传来了几个人谈话的声音。

畹儿和梅香都为之愕然,因为这东园里常人都不能进入,除了她们外,只有一位幽居已有三十多年的张大哥在此。

这园子里的花木,曲径通幽,十分错综复杂,两地相隔虽只十丈不到,有时走走却要半个把时辰。

她们主仆两人凝神细听,只觉说者中气甚旺,声音虽然颇小,但却震得两耳生风,显然是个内家高手。

过了半晌,梅香贴着畹儿的耳朵道:“是鹰堂的李总管!”

原来畹儿离堡甚久,况且亦不大过问堡中事务,竟不知道这李总管是何人。

这时,忽有另一人的声音亦传了过来,这次畹儿可听出是她的哥哥姚百森。畹儿和梅香交换了个眼色,便双双隐入花丛之中。

显然,那边有几个人正边走边谈地往这边来,渐渐,其声已可辨,除了姚、李之外,尚有神笔王天等人。

只听得那李总管道:“等我从凤堂得到消息赶回,那蒙面人已得了手,我堂下人竟拦截不下来,被他连伤了三个高手。这时堡主又正好赶到前面去了。”

姚百森道:“李兄,你看这厮究竟是那条线上的朋友?”

歇了一会儿,又听那李总管道:“这厮使的是把宝剑,剑身青光泛白,功力颇高,想必是名门大派之后,但这厮也很狡猾,出手的招数非常杂乱,几乎人大派别都沾上了边,而事后一想,却又都是一鳞片爪。”

神笔王天忽然开口道:“还是请李兄把当时的情形说一下吧。”

只听姚百森唔了一声,那李总管又道:“等我赶到聚宝楼,那个子已往西园那边逃了,幸好各堂弟子都已闻警,四面拦截,虽然挡不住他,却也缓了他的冲势。”

“他被龙堂第八道卡子发现了身形,我闻声赶到,已晚了一步,被他瞬眼之间,连闯三关,废了十二个兄弟的招子。”

程松长叹一声道:“这也不能怪你,不过此人出手之辣,却不似名门高弟咧!”

姚百森道:“这人有否用过罕见的招术?”

李总管道:“他出手虽快,但身形到底受阻,等他从左堡翻出墙外,我正好飞身上墙,只见他一跃而起,在空中连连虚踏,那宽可八丈的护城河,竟被他在一起一落之间,轻易渡过,这等身法,完全是昆仑嫡传的‘八步赶蝉’!”

神笔王天却道:“也可能是九华派的‘日落风生’。”

李总管怒道:“难道我会不知这日落风生和八步赶蝉的不同?”

姚百森也道:“九华的火文剑方平这时正在前面,大概不会是他吧。”

这时,他们的声音渐渐又远去了。畹儿和香梅两个正听得出神,因为她们是不许参与这等事的。

她们互换个眼色,双双循声追下去。

不一会儿,她们又听到那李总管大声道:“我和那厮只差五丈,本可喂他几个暗育子,但我伏波堡岂可背后伤人?

眼看他还差十来丈便可奔到那桃花林子,我心里正暗暗着急,那厮身形忽地一停,反身笑着说:“你这老头追着我干吗?我一不欠你伏波堡银钱,二不缺你人情。”

他倒一股不在意的样子,我可怒了,斥道:“贼子如肯交回失物,便放你一条生路。”

不想那厮反强辞夺理说:“这倒奇了,你看到我拿了东西不成,大爷不过到你们那破铜烂铁堆里逛逛,谁又看得上你们这些宝贝?”

听到这里,畹儿和梅香噗嗤地笑出声来,幸好相隔颇远,才没给他们听去。

畹儿用指划土,写了“一语双关”四个大字,梅香正想再加上一句,那李总管可又说了,而声音却更为响亮,大概是动了真气的缘故。

他道:“我当时倒反语塞,心想,好小子你倒冤上我了,真是倒打八戒一耙。”

我也不再打话,只说了声:“上吧!”

那小子也真绝,竟笑嘻嘻地动了手,幸好我没轻敌,不然三个照面就得栽了。

我以本门雷霆剑法,一味抢攻,这贼子先闪避了几下,然后大笑道:“你这元江门下的老匹夫,看大爷破你的雷霆剑法。”

说也不信,他竟以华山派的云龙三现的剑招,剑花一连三点,穿入我的剑影。

我用‘经天纬地’,在身前展开一阵剑网,以阻其势,然后迅速变为‘电光四射’,分刺其上身各要穴。

不料这小子的怪招来啦!他剑势由上而下才使一半,忽又硬生生反势而刺喉间,不但避开了我的‘经天纬地’,而且出其不意,逼住了我的进手招数。

我尚好没用‘电光四射’,所以在一收刀之下,一个铁板桥,堪堪避过,这时左手拍地,右脚踢出,攻其胯下,而手中的剑招却变为‘盘蛇出洞’,绞他的右手。”

神笔王天赞道:“妙招!那贼人使的恐怕是虬枝剑法中的‘怪木横生’吧!”

程松忙打圆场道:“这样一来,那贼子已兼有昆仑、华山和点苍三派之长了。”

那李总管不悦道:“正是,这贼子又来一记怪招,他身形忽然一矮,两腿半蹲,避开我踢他胯下的腿,而手上的剑也顺势而下,想把我一截为二。”

我腿既上踢,慾收不及,幸好左手着地,便用力一撑,而右手的剑顺旁移之势,取他手臂。

假如他不撤招,则我左边空虚,而他右腕也势必断却。

他一横手中之剑,磕向我的剑身,两剑相交,他借力往后一跃,我也顺势一个打滚,‘鲤鱼打挺’,也站住了身子。

这厮大笑道:“相好的,我这招叫做‘出乘露丑’,味道如何?”

畹儿又忍不住要笑了,明明这李总管是被逼得来个“懒驴打滚”,却说是“鲤鱼打挺”,岂不是“出乖露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这时,梅香也抿着嘴在土上指书了“刁钻刻薄”四字。

程松奇道:“这名堂好怪,是何门绝招?”

那神笔王天大笑道:“那是什么‘出乖露丑’,程兄也糊涂了,这叫做‘屈膝坠渊’,便是老夫也只见过一回。”

姚百森忙插开话锋道:“那么王大侠可知道这厮是何人门下?”

神笔王天慢声道:“这也难说,四十年前,老夫曾远至北辽,遇到北辽派的掌门金某人,和他印证武功时,便见他演过此招。”

那李总管哼了声道:“王老英雄说是什么北辽派的,李某岂会不知,不过老英雄可知北辽派会不会先天气功?”

姚百森大惊道:“先天气功?”

李总管干笑道:“那贼子见我尚图力拼,便说:‘老头儿还想找碴子不成?’说着顺手朝那十丈开外的林子一挥袖,说也不信,两棵碗口粗的桃木便应声而折。”

神笔王天哦了一声道:“那么李兄,你看这厮是出于何人门下?”

李某得意道:“天下擅此内功者,只有少林的天一大师和全真的青木道长,这贼子运功身法颇像少林门人,但天一大师早就失踪,而也没听说有什么传人,我想大约是青木道长的高足了。”

姚百森愤道:“想必和那姓陆的是一路的,好一个声东击西,哼!”

程松大怒道:“我伏波堡与全真派誓不干休。”

畹儿不由心急,但她认为陆哥可是清白的,不会来争什么宝不宝的。

那李总管又道:“这时,那林子里却大刺刺地走出一人来,竟是一个白眉老头,只听他呵呵大笑。

其人声振林木,功力已不可测,只见明月之下,桃花纷落,煞是好看。再看那人轻跨二步,已走到这贼子的身后,分明是‘缩地成寸’的绝顶玄功。”

畹儿觉得他们的声音愈为清楚,忙拉了梅香轻轻闲人树丛中。

不一会儿果见那转弯处,走来四人。

只见那李总管是个红面老者,长得甚为威武,两眼内含精光,龙门虎步,一眼便知是个会家。

他续道:“笑声忽止,老儿又咧着嘴念道:‘这二个小子闹得老人家睡都睡不着,你说怎么办?’”

我想当他是自言自语,不料忽有一声来自稍远之处道:“老大瞧着办好了。”

我大吃一惊,原来闻声辨形,此人功力不在这白眉老者之下。

他还垂着眼道:“老二,你一个人做不得主,老三认为怎样?”

马上有一稍尖的声音回道:“老大老是不干脆,这种小事还值得五个人动手吗?”

这尖嗓子的家伙功力亦已达化境。

这老者仍不动声色,皮笑肉不笑他说:“好了,三对三,不管老四老五了。”

他大模大样地目中无人,我本想这贼子一定按捺不住,哪知他厚颜躬身道:“还望老前辈踢下法号。”

那老者恍若未闻,又说:“我一不要钱,二不要命,只要的又不是你的东西。”

我一时没弄清楚,那贼子闻言一怔,随即自怀中掏出一物,双手捧上。

我认出此为镇堡之宝的夜明珠,大吼一声,正想扑上前去。

老人左手轻轻一挥,一阵气流缓缓阻止我的身形。

他却笑着说:“这等玻璃珠子,年纪大的玩不上劲,留给你们自己分吧,我要的是一张不值钱的羊皮,要不然你这臭皮裹也可以。”

这话无异说要剥那贼子的皮,那贼子大惊道:“这两样都恕难奉上。”

那老人又笑道:“告诉你那死鬼师父,就说我老人家要了。”

那贼子还是不响,两个眼珠转来转去,不知在动什么鬼念头。

那老人仍笑道:“别自以为你那鬼未道行算是什么。刚才人家不是比你差。完全是被你这‘大杂烩’给唬住了,所以失了先机,我老人家在旁边指点两句,就要你吃不完兜着走了。”

那贼子却冷笑了二声。

老人仍喜怒不形于色道:“破你刚才那招“登坑功”也不难,假如人家当时以左足根为轴,左手拍地转个半圈,不但避去你手中之剑,而且右脚也踢在你膀上,来个“四脚朝天”,你等如何?”

那贼子当堂呆住了,额上汗珠迸出。

那老人仍低垂着眼帘,似笑非笑道:“相好的,我这招也叫‘出丑露乖’,味道又如何了。”

那厮这下真是惨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我不由大快道:“那夜明珠是敝堡镇山之宝,还望老前辈发还才好。”

那老人笑道:“你也乖巧。”

然后对那贼子道:“我看你那死鬼师父志不在此,准是你顺手牵羊,人家既然捧的像爷娘似的,你就来个完璧归赵吧。”

那贼子也不打话,便掷了过来,我忙接住了。

哪知这贼子忽道:“敬遵台命,不过务请赐下法号。”

那老人大笑道:“这也不难。”

这贼子即从怀中摸出一卷羊皮,恭敬地呈上。

我一看便知是堡中所藏之物,但此物向例不准拆阅,所以不知为何物,眼看他们你争我夺,必是极贵重的,但是,又格于形势,实不能插手。

那老者笑道:“老头子一高兴,扰我清梦的罪就免了。”

说完,反身便走,那贼子大惊道:“老前辈……”

那人仍大笑道:“两人听着,明年百花生日,在黄鹤楼做个公断,逾期不候,可别怪我做了顺水人情。”

说时,身形入林中,慾追何从。

我回身便走,忽听林子里传来两声低沉之音:“追云乘风,魔教五雄。”

这时,他们已走过了畹儿所伏的花丛。

姚百森和程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魔教五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沉沙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