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干戈》

第13章 神箭金弓

作者:上官鼎

董无公是个天赋异禀的武林奇才,他对于武学有一种特殊的敏感,任何艰难的武学妙招,他只要看过三遍便能得到其中奥妙,在他一生之中,他从没有对人发生过畏惧之感,除了一个人——那就是他的亲兄弟,天剑董无奇。

但是此刻他的心中竟充满了紧张,这因为他自从失去了一身神功,这是他第一次与人动手,而对方是一个不知深浅的西域高手。

金南道抖了抖手中的长剑,他的汉语说得流利无比,微微带着甘陕一带的胶音,狠狠地道:“亮家伙呀!”

董无公尽量放得轻松,淡淡地道:“老朽对什么人都是这一双肉掌!”

西天剑神猛一抖手,蓝光闪动,忽地“嗤嗤”之声响起,只见他一剑正中刺了进来——

董无公看都不看,伸手便向剑抓去,金南道一翻身之间,一连五剑刺出,招式古怪之极,但是那快捷精华却是较之任何中原最上乘的剑术,绝无逊色之处。

董无公心中充满紧张,出招谨慎万分,但是每一招都是妙绝人衰的佳作,只是出手之际八分守二分攻,往往显得顾忌太多,不够快捷。

只见一片蓝光滚滚而起,西天剑神金南道真有一身惊世骇俗的神奇剑法,他名为西天剑神,即使到了中原来,只怕也找不出什么剑上能胜过他的人,但是奇的是他那又怪异又凌厉的剑招攻到董无公的身上,却是似乎丝毫不起作用,董无公只是平实地躲避,却是—一刚好闪过。

到了这时候,金南道也知道面前这个陌生的老人必是中原武林中有数的高手了,只是猜不出他的名字来。

匆匆之间过了五十余招,董无公渐渐消除了紧张,他那世上无双的神功—一施了出来,只见他游洒无比地一章 而入了那凌厉的蓝光层中。

董无公左一掌,右一掌,从守势变成了攻势,当地煞董无公展开了攻势,普天之下,再没有一种功夫能和地抢攻的,任你功力再高,也得等他攻到段落之时,方有机会反攻。

只见那一片蓝光威势陡然一挫,董无公的掌风呜呜地传了出来。金南道大喝一声:“老家伙,看剑!”

只见他身形陡然飞了起来,真如一条巨龙腾跃在空中一样,那一支蓝汪汪的宝剑闪烁之间,一连刺出了十剑。

董无公双掌翻飞,暗道:“西藏飞龙十八剑!”

他招出如风,要试试这西藏喇嘛的绝学究竟厉害到什么地步。

转眼之间,百招已过,这时西天剑神发挥了他剑道上的神技,只是二十招之间,变换了七种上乘剑法,没有半招是董无公识得的。

在这种情形下,双方忽然都有了顾忌,双方都无法预料到对手每一个细微动作将会演变出如何厉害的杀着来,于是,你攻我守,我攻你守,转眼之间,已是二百招了。

到了第三百招时,董无公忽然大发神威,伸手夹住了那蓝汪汪宝剑的剑身。

刹那之间,由漫天飞动的场面变成静到极点,金南道内力泉涌,那剑身不住地抖动着,但是董无公双指钳住了剑身,就如一只钢钳一般,一动也不动。

只见那只蓝色宝剑渐渐地被变成了一个大半圆,终于,在两股罕见的内家真力之下,那柄百炼宝剑“啪”地一声断成两截。

董无公涮地一声退了半丈,冷静地凝视着西天剑神金南道。

金南道的脸上流露出灰白色的难过神色,在西域,他得到“剑神”的威名,实在说起来,就算连上中原武林,要想找到他这一手神剑的也是难上加难,倒霉的只因他一出师就碰上了地煞董无公。

他心中难过已极,把手中的半截剑子用力掷在地上,一言不发,默默俯身把师弟的尸身抱起。

董无公此刻脑海中什么也没有,他被一种又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冲得醉酸酶,飘飘然,那种英雄的豪气在曾经枯寂了心田中汹涌着,他默默低头望着自己的一双手,那曾经在纵横湖海中击败无数强敌的手,也曾在心如枯井的岁月中书空咄咄的手,此刻,这双手再次坚强了起来,每一根筋脉上都似乎放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

金南道默默想了一想,终于开口道:“你……究竟是谁?”

董无公抬起头来道:“老朽董无公。”

金南道的脸上闪过千万种难充形容的表情,又像是惊震,又像恍然大悟,那其中还夹着释然于怀的表情,是的,无论是谁,若是败给了地煞董无公,那总不算是太丢人的啊!

在长安,另一场血战在酝酿着。

清晨的时候,一个衣衫褴褛的老者和一个青年和尚一同走入了长安城。

那正是丐帮的金弓神丐萧五侠和醉里神拳穆十侠。

穆中原道:“五哥,想想吧!”

萧昆露齿一笑道:“小弟要想喝酒就喝吧,何必说想一想!”

穆中原率性笑道:“上去喝两杯怎样?”

萧比抬头一看,左边一座酒楼,斗大的酒字旗儿迎风招展,萧昆点头笑道:“好,好,就依你。”

两人走上酒楼,酒保见一个和尚大模大样地要了两斤最烈的白干,都不禁窃窃私语,穆中原对这种情形是看惯了,丝毫也不在意。

这时侯“蹬蹬”有人上楼,夹着哈哈的在笑声,只见四个江湖汉子旁若无人地走了上来,哗啦啦地把椅子撞倒了两三张,大呼大喝地坐在穆中原身旁的桌子上。

一个满睑麻子的大汉叫道:“喂,喂,酒保有什么吃的?”

一个酒保连忙递上了一张菜单上来,那麻子挥手道:“拣好的送上来,先来酒。”

那酒保连忙上来斟酒,巴结地道:“四位爷这趟嫖去得好远,怕有三个月没有来光顾敝店了吧?”

那麻子左边一个肥胖的矮子呸的吐了一口痰,干咳一声道:“你他妈的少多嘴,站在一边好好上酒上菜,不要惹爷们心烦。”

那酒保没有脾气地赔笑道:“是小的多嘴。”

那胖子对面是个两顿瘦凹的黑汉子,他端起酒壶对着嘴咕哈咕喀灌了一大口,却不咽下去,只有嘴里啪里呼聘嗽了一阵,“噗”地一声又吐了出来,开口骂道:“他妈的,几个月不来,你就拿出这种淡出鸟的水酒来对付你老子,你真不想活了?”

那酒保作了一个揖,连声道:“是,是,小的这就去换,去换

黑汉子哼了一声道:“唉,咱们镇威镖局这趟缥也真走得倒霉到家了,每天都得赶百二三十里的路,真累死老子了。”

那胖子道:“老黑,你还唉声叹息什么?在青梅镇那天,一晚上怕不赢了十几两金子?”

那黑汉子呸了一口道:“肥猪你叫些什么?你黑爷爷赢了钱哪次亏待过你?四个人吃喝玩乐,我黑大爷赢来的钱不当钱花,一路上你白吃白嫖,哪次不是我付的账?”

另外两人连忙凑趣道:“不错不错,黑大哥人黑心白。”

那麻子道:“黑大哥,青梅镇上那叫做什么彩娘的妞儿可真有一手阿,真把咱们黑大哥迷得祖宗姓什么都忘了。”

众人哄堂大笑起来,接下来更是无数不堪入耳的秽语婬笑。

穆中原一口喝干了酒,低声道:“五哥,现在的镖师门愈来愈下作了。”

这是,酒楼后面有人叫会账,接着三个人走了出来,走到四个嫖师的桌边,其中一个忽然猛一闪身,只听得“啪、啪、啪、啪”四下清脆已极的响声,那四个镖师齐声惨呼,每个人的脸上都挨了一记重耳光,直打得四个人的牙齿脱落,满脸是血。

四人一齐站起身来,正要动手,只听得“啪、啪、啪、啪”四声,四个镖师每人脸上又挨了一记重耳光,四人都站不住脚,转了一个圈儿,跌坐在椅上。

那动手的人冷冷道:“今天晚上再来取你们的性命。”

穆中原一抬头,只见那正要下楼的三人全是身着异服,奇形怪状,穆中原低声说道:“五哥,是正点子到了。”

他一弹指,一枝竹筷子如箭一般飞射而出,直射向那三人中最后一人。

穆中原这一手弹指发箭是从少林金刚指的功夫中化出来的,端的厉害无比,那奇装异服的汉子背对着这边,忽然反手一掌挥出,那只竹筷子吗地一声被逼得斜了数寸,转了一个弯,“咋”他一声钉在墙上。

那人随手一掌,竟把穆中原的筷子逼得转向,那份功力端的骇人。他们是吃了一惊,猛可回头,穆中原连忙俯身伏在桌上,装得喝醉了一般,萧昆咳了一声道:“唉,年轻人真不行,三杯白干下肚就像只醉猫了。”

那人的注意力立刻移到萧昆身上,只见萧昆面前~双筷子放得好好的,他疑惑地望了那四个镖师一限,蹬蹬雕地下楼去了。

穆中原缓缓地抬起头来,他的目光露出骇然的神色,萧昆摇了摇头,低声道:“想不到这三个异服怪人功力如此之高……”

穆中原站起身来,叫道:“堂官,会账!”

他们两人走下了酒楼,萧昆道:“小弟——”

穆中原知道他要说什么,但是他还是等他说出来,他应了一声,萧昆道:“小弟,咱们两人只怕寡不敌众。”

穆中原没有答话,萧昆叹了口气道:“可惜七弟九弟还在江南,蓝大哥千里传信,说这三人可能先到开封,也可能先到洛阳,却不料他们先到了长安。”

穆中原幽然道:“要是六哥没让庄人仪给毁了就好了。”

萧昆道:“他们三人先到长安作案,总比先到洛阳好些。”

穆中原知他的意思,但是他们又怎料到所谓的“奇装异服的汉子”,一共有九人之多,洛阳开封和长安是同时作案。穆中原道:“五哥你怎么说?”

萧昆皱着眉,沉思又沉思,然后停下了脚步,他缓缓地道:“十弟,拼就拼了。”

穆中原紧接着道:“正是,反正咱们以寡敌众的仗是打惯了的!”

说完,两人忽然相对大笑起来,在街当中,行人都以为这是两个疯子。

夜罩着长安城。

穆中原和萧昆悄悄地到了城中心。

穆中原轻声道:“五哥,看那边,好像是来了。”

萧昆抬目望去,只见三条人影如电驰风行一般直奔过来,萧昆道:“十弟,你出去,把他们引到城外。”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三条人影呼地一声已到了正面的房屋顶上,穆中原呼地一声跃了出去,对准当面的一个拳挥出击,口中破口骂道:“三个王八蛋龟孙子,有种的跟你老子来!”

穆中原虽然曾是一个出家人,可是这些年来随着丐帮在江湖上混,这等粗话叫他来骂,一点也不觉为难。

那当先一人举拳接了一下,只觉拳力奇重,又被人劈头劈脑臭骂一句,不禁气得说话都打结了:“你……你……是什么……东西?”

穆中原骂道:“是你老子。”

那人飞身追了过来,穆中原对着别外两个异服汉子骂道:“你们两个小子有种的也跟我来。”

他骂完扭身就跑,在陡然之间借着一扭腰之力,完全转了方向,而速度丝毫不减,穆中原年纪轻轻就威名满天下,着实有几下真才实学。

萧昆见那三人都被穆中原退怒了,一齐都跟踪着穆中原追了下去,他这才一长身形,也尾随着跟了下去,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穆中原飞落至城外,一个反身,止了下来,他大咧咧地道:“你们三人便是夸口要杀一百个中原武林人物的家伙吗?”

那当先之人是个身长九尺的高个,他怒气勃勃地喝道:“你叫什么名字?”

穆中原道:“你们不是要人头吗,人头在这里,你们来取吧!”

他说着指了指自己的颈子。

那高个一言不发猛一伸掌,便扑到了穆中原的胸前。穆中原双掌猛挥,他发出的劲道柔和之中却夹着无比的刚劲,这正是正宗少林神掌的特色,穆中原已得了其中的精髓。那高个子接了一掌,心中大为骇然,看不出这像泼妇骂街般的和尚,拳力竟是如此之重。

穆中原率性大叫道:“喂,喂,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他话声方了,后面萧昆已经赶到,他大叫道:“喂,喂,打架一对一呀,不能多吃少呀!”

那三人回头一看萧昆,登时记起在酒楼上竹筷飞镖的事了,他们喝道:“原来是你——”

萧昆一晃身飞跃了过去,他到了穆中原身边,哈哈笑道:“十弟,好好干一场吧!”

穆中原微微一笑,这时,那高个子已经伸掌逼了上来,萧昆和穆中原有默契地互一闪身,一左一右成了犄角之势。

穆中原双掌齐飞,直如千斤硬弓齐发,那三个异眼汉子一声呼啸,全都围了上来。

霎时之间,一场血战展开了,穆中原一口气发出了十记少林神拳,萧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神箭金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步干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