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干戈》

第15章 洛川溶溶

作者:上官鼎

洛水缓缓的流着,初夏正是发水的时节,河面自然宽了许多,白茫茫的一片,一直连到纵横的汗陌的那一头。

岸分新茁的杨柳枝渐渐长了,静静地垂下来离水面还有数寸,风吹起,轻点着水面,涟筋顿生,太阳淡淡地洒在原野上,天空偶而飘浮几朵薄薄的白云,好一个风和日丽的艳阳天。

这天河面上静悄悄的不见一条舟防,平日此时,河上画访穿梭如织,那些舟子原是打渔为生,可是在这春夏之交,一个个将船漆得一新,载渡红男绿女游河,赚上一笔外快。

才一过午,游人渐渐多了起来,可是河上仍不见一条船来兜生意,众人之中,有些脾气暴躁的,已经开始大声叱喝,喧嚷不已,有些谨慎胆小的,已看见情势大异于常,偷偷溜去了。

这河上舟子何止百条,平日争夺生意唯恐不及,想不到突然之间踪迹全无,不知藏到何处,整个河面上只有瀑渡河水,东流不返。

突然人群中来了三个大汉,黑粗粗的如凶神下凡,那其中年纪较大的看了看四周,浓眉一皱,低声道:“老二,下水的家伙带来没有?”

其中一个年纪较轻的道:“老大,点子吃死不脱,何必着急,天气怪冷的,咱们等等瞧,难不成这洛川百十船户都死光了不成?”

那年长的老大道:“老二,此事万万耽误不得,点子一过开封,便是秦老虎的地盘啦,咱们虽是不怕那厮,但和他硬碰硬却是不划算。”

三人低声说了一阵,仍不见船只出现,那其中最年轻的叫骂道:“胡老八吃了狗熊豹子胆,爷们要过河,他却带着那群电子龟孙他妈的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大哥,格看一定是有人主使,和咱们作对,不然早也在晚也在,偏生这当儿连鬼影子也见不到一个。”

那老大道:“老三小声,这里人多众杂,咱们还是到渡口去。”

他三人不再言语,大步往上源而去,才一离开,人群中有一人窃窃私语道:“这三个正是河南境内三个凶神,黄河水面上的霸主河洛三英。”

另一人惊道:“原来就是河洛三英,咱家乡吓唬小孩啼哭,只要一说出河洛三英来了,连小儿也噤口不哭,今日撞着这三个凶神没有出事,真是平幸万幸。”

众人原来都是趁兴致来游河,这时知道是这三个凶神来了,都吓得心惊胆颤,纷纷离去。

众人走得尽了,不久又来了一个老者,他背后插着双刀,神色穆然走到河边,口中高声叫道:“舟子,舟子!”

恰巧此时远远划来了一条小船,那老者心中大喜,只道是船家听到自己叫唤划了过来。

那小舟顺流而下,划行极是迅速,不一刻已到跟前,老者手一把道:“老夫身有急事,船老夫只须渡过老夫,船费一定加信给。”

那操舟的也是个老头号,他淡然道:“客官,今天可是不能渡人。”

那背刀老者怒道:“你是怕老夫给不出钱吗?”

他伸手怀中,一抖手抛出一个五两重的银元宝,砰地一声,落在船上。

那操舟的老者道:“非是小老儿不愿意渡客官,咱们胡老八胡老哥传下令来,今日河中大小船只一律舶在南湾之内,不得他的命令不能外出,小老儿因为老妻生病,这才告假先回家去瞧瞧。”

他口中说着,小船顺水而下,又行了很远,那背刀老者在岸上双脚微动,又赶到船边。

背刀的老者道:“原来你是胡老八的帮众,老夫实有急事,也无暇和胡老八说去,你只管渡我过河,将来胡老八怪起来,你就说我孙帆扬……”

他话尚未说完,那操舟的老者立刻改容相待,满脸惊佩之色道:“原来是孙老爷子,便请快上船吧!”

孙帆扬纵身上船,那操舟的老者道:“小老地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孙老爷子不但是咱们胡老爷子的救命恩人.也是这洛川上上下下几百个渔伙的救命恩人。”

孙帆扬脸色沉凛,他缓缓道:“那也算不得什么。”

那操舟的老者又道:“去年冬天一股冷流突然流过洛水,这周围数十里的水面的鱼都统统冻死,要不是孙老爷子拿出两万两银子来,这一年咱们靠什么吃?”

孙帆扬沉吟不语,去年洛阳那个采葯老道,出售成形灵芝,孙帆扬原已准备好银子去买,就是为了胡老八一句话,便将银子借给洛川渔民。

孙帆扬忽问道:“胡老人可好?老夫近来琐务缠身,真是一步也离不开镖局。”

“胡老爷子很好,孙老爷子你看怪不怪?”

孙帆扬道:“什么?”

那老者道:“今天你老猜猜为什么河面上不见一船?”

孙帆扬摇摇头。那老者道:“有一个年青公子带了女眷游河,他怕其他人游河扰了情兴,就把咱们河里所有的船全给包下了。”

孙帆扬心念一协道:“这个公子可是生得俊俏已极?”

那老者道:“这个小老儿倒不知是。”

两人言谈之间,小船已然渡过河面,孙帆扬一纵上岸,挥挥手,头也不回大步而去,耳后听到那老者叫道:“孙爷的银子咱可不敢要。”

他心中想着另一件事,才走了两步,忽然背后风声一起,回身一揽,抽中卷起一摘,他定眼一看,正是适才作船资的银两。

他抬头一看,那小舟已然行远,他身有急事,无暇再赶上去,心中却暗忖道:“胡老八手下大有能人,这老头手劲又准又足,难怪河洛三英横行黄河,对胡老八还是忌惮不已。”

他边走边想,心中渐渐紧张起来,背后那柄长刀上的金环悄当交撞、响个不停。

他愈走愈远,渐渐地消失在平原的尽头。忽然河上一片清香,一艘华丽已极的三层大船,缓缓划了过来。

那船张着一片小帆,迎风而进,船头上坐着一对少年男女,那少女生得如花似玉,白得透明的皮肤,时时露出一片红晕,正在鸣鸣吹着洞萧。

她身旁那少年真如临风玉树,朗朗丰神,正凝目而坐,目中放出光芒。

忽然萧声一停,那少女娇嗔道:“喂,齐……齐大哥,你……你在想什么心事呀?”

那少年一惊忙道:“玲姑娘,你吹得真是好听,我……我听得入迷了。”

少女正是庄玲,她病中齐天心每天都跑去殷勤照顾,病好了两人已经厮混得很是熟悉,这天风和日丽,杜公公见这对少年男女,真是珠联壁合,美不胜收,他心中老早就有意撮合,便出生意要他俩人游河。

齐天心是公子哥儿脾气,他一生之中第一次和一个少女单独出游,自然要落得面子十足,光辉异常,他推说怕游人众多,扰了游河清兴,便用一千多两银子包下所有河船,整个一条洛川,就只剩下他一条大船行走,他自觉光采十分,其实他心地善良,这种动作无非是表示他一种优越感,却也无可厚非了。

庄玲嘴一扁道:“你别骗鬼了,我萧声停了半天,你还不知道哩,还说什么听得入迷?好,你不爱听,我可不要吹了。”

她愈说愈是气愤,砰地一声,竟将那竹制长箭击断。齐天心一时之间不知所措,他只反来复去地道:“怎么好生生的又生气了,怎么好好的又生气了?”

庄玲嗔然不语,齐天心道:“玲姑娘,古人说余音袅袅,绕梁三月,你虽停止吹萧,可是我耳畔尚有余音,是以呆呆地不觉得哩!”

他天资敏语,这番话说得极是得体,其实也有几分真情,他平日何等高傲,只是高高在上发令施舍,从未说过这等圆满应付之词,这番说出,更显得诚恳无比,庄玲果然心花怒放,耸耸鼻子道:“偏你会说话,我可说不过你。”

齐天心忽道:“这洛川水势缓慢,虽是河面宽敞,但总觉不够雄壮,倒是两岸平原万里,一望无际,令人心开不少。”

庄玲道:“我可爱这种山明水秀,那种急湍恶水有什么好看?”

齐天心道:“古人说黄河之水天上来,一登龙门,便觉天下之水皆是地下流出。”

庄玲道:“哦可不跟你抬杠来着,齐……齐大哥,杜公公说你本事奇大,你年纪也不比我大几岁,怎么会练出这高功夫产”

齐天心支吾道:“我武功也不比你高许多。”

庄玲道:“你又在哄我啦!杜公公的武功我是知道的,可是他说在你手下走不过三招,你上次出手救人家,人家又不是没有看见过。”

齐天心道:“我的武功真的没有什么了不起,有一个人年纪比我还小,可是本事绝不在我之下。”

庄玲急问道:“他是谁?我可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功夫高过你的少年人。”

齐天心心中一甜,他平日别人对他都是又捧又拍,可是此时竟觉得庄玲赞他受用无比,比起别人赞他,那分量可重得太多。

齐天心道:“那人叫董其心,是个盖世奇才。”

庄玲脸色突然苍白。齐天心奇道:“你认识他?”

庄玲一惊摇摇头,齐天心道:“其实如果我出尽全力,还是有得胜之机。”

庄玲喜道:“齐大哥,我相信你,你……没有人能和你比的

齐天心受用无比。庄玲柔声道:“齐大哥,你……你喜听我唱歌吗?”

齐天心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点头道:“这个真是……真是求之不得。”

庄玲嫣然一笑,开口唱了起来,声音有如黄莺初啼,又娇又脆,好听已极。

齐天心迷迷糊糊,他万想不到自己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姑娘,竟会对自己这等好法,他怔怔地听着,只觉庄玲肌肤赛雪,明艳无邪,心中不由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又像是自卑,又像是自傲。

这狂傲的公子哥儿,在他纵横四海的岁月里,这时第一次心中有了感激的感觉。

歌唱完了,庄玲自然地又挨近一点,这时河风吹来,一阵阵吹气若兰,齐天心真不知是真是幻,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庄玲道:“时候不早了,咱们靠岸回去吧!”

齐天心动中一万个不同意,口中却说不出来,他喃喃道:“你唱得真好听!”

庄玲忽道:“只要你爱听,我……我……唉,以后的日子还长哩,谁都没法预料会发生什么事。”

她自以为这已是很明显的暗示,不由俊脸羞红。齐天心却未曾理会得。庄玲心中发恼,头一偏去看两岸景色。

齐天心忽道:“庄……在姑娘!”

庄玲心中更加不喜,她嗯了一声也不言语,齐天心又遭:“如果庄姑娘不介意的话,我……我在洛阳城西买了一座大院,我过数日……过数日便要离开洛阳,姑娘你和杜公公可以搬进去住。”

庄玲心中气道:“人家一个女孩子喊你大哥长大哥短,你还姑娘姑娘地叫,真是呆得紧。”

她心中一有气,身子渐渐坐开,齐天心粗心大意,也没有感觉得到,庄玲没好气地道:“谁希罕什么大院子,我知道你有的是钱,告诉你咱们是穷人,穷人住不惯大房子。”

她尖刻的讥刺,想起从前父亲在上的雄壮风光,不禁眼圈一红,几乎落下泪来。

齐天心被她一顿抢白,真是莫名其妙,若依他平目性子,早就拂袖而去,可是此刻见庄玲楚楚可怜,竟是不忍离去,他柔声道:“好,不住便不住,我……我也是说着玩的。”

庄玲如何不知这位公子脾气傲得紧,她适才无理取闹,此刻心中甚是歉意,她听到齐天心柔声劝慰,看见他俊目含忧,心中又是爱怜又是羞愧,泪水像雨一般不断流下来。

齐天心叹口气道:“庄姑娘,我……在下……在下实是无心,你……你别气哭,你讨厌在下,我……我就去了。”

庄玲睁开泪眼,哭叫道:“齐……齐大哥,你……你别走。”

齐天心漫声应遵:“只要你不哭便好了,便好了。”

庄玲哭了一声,心中大感舒适,她原是一个娇贵少女,这数年来和杜公公理名隐居,东西飘泊,一些小姐的脾气不得已收藏起来,这时碰到眼前这个知己少年,不由又流露出撒娇放刁的少女天性,她听齐天心说得愈是亲切,心中愈是悲喜交加,泪水潮涌。

过了半晌,庄玲收泪道:“齐……齐大哥,我脾气太坏,我是一个坏姑娘,不配和你作朋友,你……你走吧!”

齐天心结结巴巴道:“哪里……哪里,你并不……并不坏……你心是……很好很好的。”

他原想称赞庄玲一大段话,可是要他当面奉承一个人,却是从无经验,是以结结巴巴,不知所云。

庄玲叹口气造:“我脾气不好,我知道管不住自己,齐……齐大哥,你不会生我气吧!”

齐天心摇摇头。庄玲又遭:“齐大哥,我真是不好,老是和你斗气,咱们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洛川溶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步干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