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干戈》

第23章 谷中之秘

作者:上官鼎

弯弯曲曲也不知走了多远,齐天心的鼻中忽然嗅到一种甜蜜无比的芬芳之气,吸进肺腑之间当真是清凉无比,齐天心道:“咱们接近那百丝金兰了?”

前面的老人道:“不错,看来我老地这一趟是搞对了。”

齐天心道:“你去把那什么金兰摘下来吧,我在这里等你。”

老人奇道:“咦,你还怕什么?里面再没有什么野兽了呀?”

齐天心摇了摇头,老人道:“那你为什么不走了?”

齐天心没好气地道:“是你发现的什么果,与我何干?”

老人抓了抓头,叫道:“这倒奇了,我又没有得罪你?”

齐天心没有答他,过了一会道:“你快去摘那金兰果吧。”

老人嘻嘻道:“喂,少年人,你是嫉妒老夫吧?哈哈,这是无价之物,孔老夫子见了也要淌口水的,怪不得你,怪不得你,你年纪轻轻,没有跪下来求我老儿出丑卖乖,已是很不错了,嘻嘻……”

齐天心是个草包脾气,怒道:“老头儿,你说话留神一点呀!”

老人拍了拍巴掌,疯疯癫癫地叫道:“什么留神?你叫我留神?”

齐天心冷笑道:“什么无价之宝吗?万斤黄金放在我齐天心的面前,我齐天心也不曾斜望过一眼,莫说你这什么金兰银兰,便是千年……千年……灵芝革放在我前面,我……我也不稀

他说到最后,想到自己一生不曾求过人,而目下落在这绝谷下,内伤使他一身神功消失,错非这些灵芝草奇宝,要想恢复真是势比登天,不禁心中有些激动起来,话都说不流利了。

老人冷笑道:“你以为我看不出你身受严重内伤?”

齐天心一怔,一时间里千万种愁绪一齐涌上来,这些日子来,这个一帆风顺的公子哥儿所受的委屈全挤入了他的脑中,他不禁说不出话来。

那怪老人道:“我老地得了这百丝金兰其实也没有什么用处,只不过我老儿故意要气气那死尼姑罢了!”

齐天心吃了一惊,忍不住道:“死尼姑?”

老人得意地拍手笑道:“正是,就是那云海庵中的老臭尼,她守这宝贝守了几十年,我就要抢先一步得了,气得她肚皮胀破,嘻嘻……”

齐天心望了他一眼,他继续道:“所以说,我老儿得了这宝物,可以先让你试试功效,嘿嘿……”

齐天心听到这里,忽然怒了起来,他怒喝道:“老头儿,告诉你,现在你便是送我我也不要了!”

老人又抓了抓头喃喃哺道:“怪,怎么又不对劲了……”

齐天心道:“我齐某受的内伤自己会调理,什么灵草仙葯呀,凡夫俗子拿了当宝贝,我齐天心满不当一回事儿!”

老人道:“咦,奇怪,我又没有说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老疯子,又是你!”

齐天心回头一看,一道光芒射了过来,只见前面一支火把高举着,那云海庵的老尼怒目站在那儿。

那怪老人呵呵笑眯了眼,援手道:“老臭尼,我老人家又先了一步!”

老尼重重地哼了一声道:“先了一步又怎样?”

老头儿拍手道:“不怎么样,只是那百丝金兰是跟我老儿胜了。”

老尼怒道:“五年前你怎么说的来着?”

老头儿道:“五年前吗?我老儿说今后再不踏进这谷中半步。”

老尼冷笑道:“现在你怎么说?”

老人抓了抓头道:“五年前,那……那是我老几口馋得紧,骗你一壶李子酒喝喝罢了,那等戏言……嘿嘿……戏言,岂能认真?”

老尼气得七房生烟。那又疯又赖的老人却一把抓住了齐天心,猛可一个飞步,窜入黑暗之中。老尼大喝一声:“漫着!”

但是那老人已跑入洞底,老尼正待追上前去,只听得下面幽黑之中传来那老人的暴笑之声:“哈哈……这百丝金兰的花色好漂亮哟,哈哈……”

老尼一顿足,恨得牙齿格格作响,她手中握着火把,四面一看,忽然之间,她的目光落在一桩事物之上——

只见那块原来封死人洞之口的巨石,被那力大无穷的怪兽推开之后,竟是斜倚在一片全是手臂粗细的藤条错综而成的网上,而那一片力举万斤的天然藤网密布在石壁之上,互相接连得如人工编织而成,只要任意弄断一根藤索,都会影响整个结构。

老尼姑的脸上露出得意之色,她举起火把对着一条粗藤烧了上去,那藤索粗如手臂,想来也是千百年之物了,火把烧了好一会才燃着起来。

这时洞底那老疯儿犹自在狂吹狂笑,好不得意,外面的藤条已经烧了起来,终于啪地一声被烧断了。

那一片巨藤犹若渔网松了一角,那块巨石向下一坠,正好落在洞口,把洞口又封住了。

老尼姑吁了一口气,提声叫道:“喂——疯老儿——”

下面沉寂了下来。

“喂——疯老儿——”

疯老儿的回答传了上来:“臭尼婆,干什么乱嚷?”

老尼姑叫道:“百丝金兰来到手了吗?”

那老人的回答:“不错,怎么样?”

老尼姑道:“好啊,多谢你啦。”

下面那老人停了一停,反问道:“谢什么?”

老尼大笑道:“谢谢你替贫尼采摘之劳,现在你把金兰交给贫尼吧。”

下面那人叫道:“臭尼婆是失心疯了吗?”

老尼道:“洞口巨石被贫尼封死了,凭你们两人之力怎能出得来?哈哈哈哈,若是要想咱们师徒相助移开巨石,就得把金兰果交给贫尼,否则的话,哈哈,你们二位在这黑洞里呆一辈子了。”

洞中沉默了片刻,忽然暴出雷鸣一般的大笑声,那怪人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倒把那老尼姑弄得了。

笑了好一会,那老人才道:“老尼婆,你白费心机啦,我老儿就是喜欢在黑洞中住一辈子,哈哈,你请便吧。”

老尼不禁又惊又气,她想了一想,冷笑道:“距那大力怪兽醒转过来还有十个时辰,你们考虑吧,十个时后以后,那怪兽醒来时,咱们想救你们也救不得啦,嘿嘿,贫尼先回去休息了。”

洞下老人暴笑道:“不送不送。”

他笑过后,黑暗中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齐天心跑上来一看,见那出口果然被封死了,他原以为那老人如此满不在乎,必是有什么把握,哪知出口确是被封了一个死,他不由皱着眉苦思道:“这老儿是个疯子,不知道利害深浅,我只得自己想个法子,解决眼下这危局了。”

他缓缓走回洞中,只见那老儿兀自在眯着眼笑,似乎是乐不可支的模样,齐天心不愿被人看出他心中忧虑,便吹着口哨走过来,漫声道:“到底是怎么一回来?”

老人笑道:“五年前,我老人家到这里来玩玩,顺便来勘察一下百丝金兰的情形,就碰上这臭尼姑罗哩罗嗦地缠了好久,最后是我老儿口馋难忍,讨了她一壶美酒喝了,答应她不再来此,嘿嘿,那是……那是醉后戏言,醉后戏言……”

齐天心道:“现在这尼婆发了狠,把咱们给封住了,凭两个人之力,确是难以出去呢。”

老人拍手笑道:“你莫急,跟我老儿走,包你没错。”

齐天心也装得满不在乎,道:“便是不错,也由得它了。”

老人把那只金色的小果放在手心当中,在手掌上滚来滚去地玩弄,忽然道:“你跟我来!”

他说着就往前走,齐天心心中念头一转,道:“莫非这黑地洞的那一头也有出口?”

老人呵呵大笑起来:“那臭尼婆知其一不知其二,若不是这洞是两头通的,我老儿怎敢卖狂?嘿嘿嘿……”

齐天心道:“那么这一头出去又是什么地方?”

那老人似乎又开始胡言乱语起来:“这一头呀,通到你的老家。”

齐天心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笑了笑道:“那么你老人家怎不从这一边进来呢?”

那老人拍手道:“你以为你想得挺周到是吗?你和那臭尼婆是一样的,知其一不知其二,凡是生这金兰的地方,必然生有一对巨兽,一雄一雌,一个守着前门,一个守着后门,你懂得什么?”

齐天心被他口沫横飞地抢白了一顿,只有在心中自认倒霉。老人说罢继续前行,齐天心只好跟着他,一脚高一脚底地走着,有一次都几乎被绊了一跤,黑暗中也不知究竟走了多远,只是愈走路愈狭,空气也愈冷,经过一段其狭无比的“石缝”后,又渐渐开阔起来。

这时,他们看见了另一只沉睡蜷伏的庞然巨兽。

齐天心忍不住问道:“喂,你对这秘洞的形势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老人冷笑了一声,没有回答他。这时,光线渐渐亮了起来,终至大明,他们已经看见天光了。

齐天心深吸了一口,又叹了出来,他在心中暗暗地道:“唉,总算又见天回了。”

他举目四望,只见四面仍然全是高人青天的石峰,只是高峻险恶,似比原来那边犹胜数倍,齐天心暗道:“看来这边也是一个幽秘的绝谷。”

这时,那个怪老人忽然伸手一把抓住齐天心的衣袖,怪声怪气地叫道:“喂,方才咱们快要走出那狭道之时,你的脚可曾踢到什么东西?”

齐天心回想了一下,点头道:“不错,确是踢到了什么东西——”

老人指着自己的脚道:“你瞧,这——”

齐天心低首一看,只见那老儿右脚上那只又破又脏的鞋子上,带着一块薄薄的花布,齐天心嗑了一声,伸手扯下来一瞧,那花布似已朽烂,只是从那花色上看来,分明是女人用的手绢之类。

他抬头望着那老人,老人面上露出极为迷惑的神色,痴痴望着那花布。

齐天心道:“这是……”

老人打断他道:“走,咱们再进去!”

齐天心从老人脸上可以知道,有一件重大的事故发生了,他也不多问,跟着老人走回去,老人道:“抓些枯枝来,扎一个火把。”

齐天心见这疯疯癫癫的老头忽然变得一点也不疯,脸上全是严肃之色,他心中疑惑,却仍然依他扎了一个火把。

老人把火把点了起来,当先走入洞去。

齐天心跟着老人走,老人一句话也不讲,只是默默地走着,齐天心也默默地跟着他,于是火光闪烁下,只听得沙沙的脚步声。

空气又渐渐凉了起来,显然他们又走近了那石洞中心,齐天心不知怎的,忽然被一种恐怖的气氛所笼罩了,他自己也难以解释究竟是为什么,他只觉得心中一阵阵地发寒,每走前一步,他感觉似乎走进了恐怖的中心。

于是他抬起头来看看那光明的火把,火焰在空中飞动,构成一个个张牙怒目的鬼脸,齐天心几乎不敢前行了。

这时,他们已走过了那段狭路,前面的老人忽然停了下来,又蹲了下去——

齐天心也凑近去,火光下一看,地上骇然是两堆骨骸,两个骷髅!

齐天心骇然退了半步,他望着那两具骸骨,忽然觉得心惊肉跳起来,那老人低下头,把骨骸难中朽腐未尽的残衣衫扯出来细看,齐天心注视着老人的神情,只见老人本来一片清明的面上又蒙上了一层茫然的雾。齐天心忍不住问道:“这些骷髅是什么人?”

那老人不答,只是不停地翻弄着手中的衣布,不停地果然苦思,突然,他的手指触到一件硬物,他抓出来一看,只见是一只火红的玉狮子,老人双目暴睁,张大了嘴,却是喊不出一个字来

齐天心大吃一惊,连忙问道:“什么?这是什么?这些死人是什么人?”

老人急促地喘息着,倏然转过身来,伸手指到齐天心的鼻尖前,一字一字地说着:“这两具骸骨中,有一个是你的祖母!”

“啪”地一声,火把落在地上,火也熄灭了!

齐天心在黑暗中流着冷汗,他喃喃地叫道:“疯了,这老头儿又发疯病了!”

“这两具骸骨之中有一具就是你的祖母!”

这一句话犹如巨雷轰顶一般打在齐天心的心上,第一个念头进入他的脑中便是:“这个老儿又发疯了!”

接着,他看见了老人的脸色,两道震人心弦的光从他的双目中射出,脸上的神情有说不出的严肃与沉重,齐天心不禁感到一种无以形容的压力压上了他的心。

那老头儿站了起来,他脱下了长袍,将一堆骸骨收拾起来,包在衣衫之中,他回过头来瞪了齐天心一眼。齐天心脱下长衫,将另一难骸骨包好,随着老人缓缓地走了出去。

眼前一亮,他们又出了地道,齐天心茫茫然心乱如麻,那老人一直到一丛树下,缓缓坐了下来,脸上现出苦思的神情,齐天心望着放在地上的两包骸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谷中之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步干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