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干戈》

第29章 人禽相搏

作者:上官鼎

恐怖笼罩了下来,董其心和齐天心骇然地四目相对,已经死了的人居然又说起话来!

雷以谆伸手止住了正要开口的齐天心,他俯下身去把耳朵贴在怪老人的胸口细听,忽然他满面疑容地抬起头来,齐天心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雷以谆道:“奇怪的事发生了——”

其心道:“莫非他死而复生?”

雷以谆面带惊色地道:“正是,这老人的心脏突然又开始跳动了。”

齐天心忍不住喜得叫了起来:“这是不可能的事啊,方才——方才咱们分明见他已经死去了……”

这时,地上躺着的老人已经开始动了一动,雷以淳道:“现在二位可以用内力助他一臂之力了……”

其心和齐天心几乎是同时地伸出掌抵着老人的背脊,过了片刻,那疯老儿忽然一声长叹,扎挣着坐了起来。

他睁开眼来,望了其心一眼,脸上现出一种难以形容的表情,接着又望了齐天心一眼,微微地点了点头。

齐天心道:“老前辈你现在觉得怎样?”

那怪老人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不舒服呀——”

齐天心道:“那天魁与前辈拼了一掌,他口吐鲜血匆匆逃走了。”

怪老人仰首望着天空,喃喃地道:“天魁、天魁,你自命为天下第一高手,天下人也以为你是第一高手,我可知道,你算不了第一,绝对算不了第—……”

齐天心道:“那天魁原就是胡吹自夸的——”

怪老人却似没有听见一般,只顾自己喃喃地道:“我知道,我知道,……有一个人一出来,天魁你便不是对手了……”

其心见这怪老人此刻一片清灵,一点疯样也没有,他问道:“老前辈你……你怎能死而复生?”

那怪老人望了其心一限,并不立刻作答,只呆望着其心,那目光似乎包含着某种深意,又似乎要看穿到其心的心底里去;其心感到一些不安,他把自己的目光避了开去。

老人忽然道:“我与天魁动手之前,已经中了绝毒!”

齐天心惊呼了一声道:“什么绝毒?怎么会中毒的?”

老人道:“你们可曾听说过‘南中五毒’吗?”

其心点了点头,同时他心中微微地震动了一下,回想他的往事,几乎件件大事都多少关系着南中五毒,不是南中五毒,他就不会碰上曾目神睛唐君像,不是南中五毒,他就不会陪着蓝文侯上黄山,不上黄山,他就无法碰上他的父亲,就因为在黄山碰到父亲,庄人仪的那份秘图才使威名赫赫的地煞董无公恢复了盖世神功……

这一切往事一幕幕回忆起来,其心不禁呆住了,直到老人的声音提高了一些,才使他回到现实。

老人道:“在前山上,我碰见了天魁和另一个老鬼,他们正在商量什么事,我老儿就老实不客气地潜近偷听,那两个老鬼站在一棵树下,指指点点不知在说什么,我仔细侧耳倾听,只听到那天魁道:‘管他的哩,那小子迟早总得除去的,否则总会出毛病……’另一个老鬼道:‘虽说这小子最喜吃这玩意,可是你怎能保险地走过时一定会吃它?倒不如索性出手把他干掉算了。’那天魁道:‘听老夫的话一定不错,那小子一定会中计的,咱们先走开,静待佳音吧。’接着两人便走开了,我老儿觉得有趣,便轻轻走到他们方才立足那棵树下,心中正在暗思这两个老儿在搞什么鬼名堂,猛一抬头,只见自己正站在一棵桃树下,头顶上便挂着一个特肥特红的大桃子,任何人看了也会不加考虑地先吃这一个挑子,我老儿的口水马上就流了出来,不知不觉便伸手摘了下来,咬了一口——”

齐天心听到这里,叫道:“桃子有毒?”

那老人道:“正在这时,忽然那天魁又一个人走了回来,他一瞧见我老儿手中拿着又红又肥的大半个桃儿,登时气得胡子都倒竖起来,当时我觉得好有趣,心想一定是这老鬼用花言巧语把另一个老鬼支开了,自己一个人溜回来独享这个大肥桃,却不料被我老儿捷足先登了,嘻嘻……”

怪老人说到这里,仿佛整个人的思想已完全回到当时的情景中,竟然忍不住眯着老眼笑出声来。

其心和雷以淳面面相对,作声不得,却听老人继续道:“那天魁突然大叫道:‘乡巴佬,谁叫你吃的?唉,我就想到这个问题才立刻赶回来,想不到迟了一步……’这个老鬼竟叫我乡巴佬,我就索性装得土里土气对他笑了一笑。天魁气道:‘你笑吧,马上就要笑不出来了。’我老儿便问道:‘什么笑不出来?’天魁喝道:‘这桃子上有南中五毒……罢了,说给你这乡巴佬听也是任然,他妈的,算我倒霉——’说罢,转身便走,我老儿一听‘南中五毒’,顿时把桃子丢在地上,心中也给吓慌了,原来天魁和另外那一个老鬼商量的正就是用这桃子来害一个人,却被我吃掉了——”

怪老人说到这里,口中气愤不已地喃喃骂了几句粗话,只因声音过分含糊,大家都听不清楚他在骂什么,过了一会,他继续道:“当时我就大叫一声追上前去和天魁这老鬼拼命,他没有料到我老儿并不是个乡巴佬,所以更必须把我宰了灭口,哪晓得我老儿也是非擒住他不成,不过毒一发了那就没有救啦,咱们从前面一路打到这里,我的毒突然要发了,便被他一掌打倒地上,我以为我是死了——”

他左看看,右看看,突然叫起来:“奇怪,我现在的毒似乎也解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没有一个人能解释这桩奇迹,那怪老人抓了抓头,道:“莫非你们这里面有人身上带着什么稀世灵葯吗?”

三人都摇了摇头,老人道:“奇了,我现下除了有点虚弱没有体力外,一切都正常……”

正在这时,突然一声比枭鸟叫声还要难听的冷笑传入众人的耳中:“你们四个人都死定了!”

其心猛一抬头,只见一个气度威严的老人站在五文之外,那老人的身边站着两个青年,正是郭庭君与罗之林。

其心低声叫道:“天禽!天禽!”

雷以淳悄悄地站了起来,他低声地道:“一场大战免不了啦,镇静,记着!”

其心也缓缓地站了起来,他冷然地对天禽道:“天禽,今天你放不过我,我也放不过你啦,你的秘密我都知道啦。”

他故意这么说,天禽果然微微一怔,其心趁这机会飞快地对齐天心道:“全神戒备,天禽的轻身功夫,天下大约找不出第二个来,五丈距离对他只等于五尺!”

天禽温万里道:“董其心,不管你怎么说,今天你是死定了,我看快快自刎吧!”

其心淡淡冷笑了一下道:“等我打败了的时候,自然就会自刎的。”

天禽朝他们四人打量了一眼,口中喃喃自语道:“姓董的,姓齐的,还有这个疯老儿,杀死了都是人心大快的,倒是这一位是——”

他斜脱着雷以淳,雷以淳冷笑了一声,沉声道:“雷以淳。”

天禽点了点头道:“啊,好像是那什么叫丐帮的老二是罢?嗯,听说是条好汉子呢。”

雷以淳冷笑一声没有回答。其心知道眼下没有一人能敌得住天禽那石破天惊般的攻势,他虽学会了凌月公主的金沙神功,可是天禽神功通玄,自己连半分准儿也没有,他默默考虑着这场敌强己弱的战局,忽然他对齐天心道:“齐兄——”

齐天心应了一声。其心道:“对方有三个人,咱们也有三个人,对不对?”

齐天心道:“不错。”

其心故意大声道:“咱们以一对一,没有人能敌得住天禽是不是?”

齐天心点点头,其心道:“若是咱们两人齐上呢?”

齐天心哈哈笑道:“那情形可就不同了。”

天禽冷哼了一声。其心大声道:“为今之计,只有用‘己之下驷对敌之上驷,己之中驷对敌之下驷,己之上驷对敌之下驷’这条计策了,我瞧瞧看,咱们这边吗,齐兄你功力最强.你便对付他那边那个……那个……嗯,你就对付那匹姓郭的下驷吧,哈哈……

郭庭君被他这一损,直气得铁青着脸说不出话来。

其心面不改色地继续道:“雷二侠就对付那怪乌客,敝人这头下驷正好对付温大先生来个牺牲打,你瞧可好?”

齐天心聪明绝顶,其心虽是冷嘲热骂,他怎会听不出其心真正的意思,当下问道:“董兄你能支撑几招?”

其心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希望能撑到两百把之上,可是你——”

他没有说下去,只因那郭庭君功力非同小可,若非奇袭奏功,在正常情形下以其心之功力要想取锐,当在数百招之外,他怎敢希望齐天心在百招之内就将郭庭君击败?

天禽听着他们谈话,只是不住他冷笑着,这时候道:“好了吧?后事交待完毕了吗?”

其心长吸一口气道:“齐兄,全看你的了!”

他猛一跨步,对着天禽道:“天禽,来吧!”

天禽温万里冷冷地道:“姓董的,你若接了老夫的两百掌,老夫今日就供双手送四位上路。”

其心不再说话,努力把其力提到十成,这时呼呼掌声传来,那边已经干上了。

任鸟客第一个冲上去对着雷以淳猛施杀手,雷以淳一展身形,挥起独臂奋力迎战。罗之林根本没有把这个独臂汉子放在限内,他以为凭着自己深厚的功力和凌厉无比的掌法,一轮猛攻就能立时解决,殊不知雷以谅身经百战,丐帮老二拿剑功夫天下闻名,正是所谓过的桥比罗之林走的路多,在二十格内,雷以淳确被怪乌客的凌厉攻得无还手之力,但是三十招后,雷以淳的攻势访渐透了上来,罗之林陡然感觉到要想迅速取胜是渺不可及了。

其心抱定了决心,以十成的守势来抵御天禽的万钧攻势,天禽在片刻之间,用那独步天下的离奇身法围绕着其心不落地地攻了十招,其心只是在原地硬封旁折地挡了十招,天禽心中暗暗地赞叹了。

其心一心只想多拖一招是一招,他西去凌月国斗智斗力,守御能力比半年前更是大大加强,以他这种年龄,能有这么一手老练严密的上乘掌法,真是叫人难以置信的了。

天禽的掌法愈来愈神奇,几乎每一招都是全出其心所料,然而施出以后的威力较之其心所能想象的犹要远胜,其心边打边退,心中愈来愈是佩服,若非正在殊死之斗,简直就要五体投地了。

其心用强韧的守势努力封挡着,他每出一招,都是千锤百炼过的上乘绝功,天禽在霎时之间换了十种掌法,依然没把其心攻倒。

只是匆匆之间,五十招已经过去,忽然之间,一阵鸣鸣的怪啸响了起来,齐天心连攻了五十招之后,陡然拔出了长剑,施出平生的绝学奋力猛攻,郭庭君也亮出了家伙,霎时之间,杀气腾腾。

五招之后,齐天心剑上的怪啸之声愈发响亮,他的手中长剑已化成了一圈光华,寒锋吞吐达四丈方圆,号称天剑的董门奇形神剑施了出来,郭庭君接了三招,连声惊呼,一口气退了十步。

齐天心手挥神剑,心神已与剑道合而为一,此时他所能意识到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如何在最短时间内取得胜利,如何在董其心尚未被天禽打倒之前击败这郭庭君。

他剑出如风,招式又快又狠,这才是齐天心的真功夫,他自成名武林以来,一向只是两三招之间便要敌人弃械投降,这还是他第一次施出这手神剑。

渐渐,齐天心双足落地的时间愈来愈少,他的身形仿佛与剑光成了一体,如行云流水,又如天马行空,郭庭君感到一剑比一剑难接。

渐渐,齐天心的头发直竖了起来,他双目圆睁,心中默数着,一百八十七招……一百八十八招……剑上带的啸声愈来愈尖锐,剑光的卷动愈来愈急速——

而郭庭君的感觉正好是愈来愈吃力,到了一百九十五把上,他已经是完全招架了,忽然,齐天心一声长啸,身形和剑平陡然完全合而为一,如闪电一般飞刺而入,正中郭庭君的大腿。

郭庭君只觉陡然之间,齐天心变成了一股锐无可发的剑气,一泄而入,他踉跄地退了两步,倒在地上时,正好是一百九十九招!

郭庭君茫然地注视着齐天心,他强抑着剧烈的心跳,喃喃自问道:“这就是御剑?御剑飞身?”

忽然,他看见齐天心也是一步踉跄,接着,口中喷出大口的暗红鲜血。

齐天心的功力虽高,但与飞身御剑仍有一段距离,他强拼着一口气,侥幸一举成功,但是真气已经伤疲大半了,然而他毕竟创造了奇迹,一百九十九招打跨了不可一世的郭庭君!

这时,在另一边,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人禽相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步干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