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干戈》

第34章 玉帛干戈

作者:上官鼎

断崖下是一弯河,流水浅而急,发出哗哗的声音,那河的对岸,一片黑压压的原始森林耸立着,仿佛是无边无际的大城墙,不见天日。

林子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地下是厚厚的落叶,潮湿得踩得出水来,只有蛇蚁在那黑暗处纵横着,从没有人敢踏进去半步。

然而,这时候林中忽然传出了人声,或许是这原始森林中第一次出现人踪吧。

“沙”“沙””沙’。

人类的脚步声,是那样的沉重有力,仿佛那人的背上背了大包黄金一般。

忽然,林中的脚步声停止了,不久以后,那边河水旁出现了四个人影,这四条人影的出现也是古怪,不知道他们是何时出现的,也不知是如何出现的,仿佛是一瞬之间,河边忽然多了四个人。

四人中前面的二人对着这林子指指点点,仿佛在讲着要不要穿进林子,后面两人中的一个也上前加入了意见,他们说得十分低声,听不清在说些什么,过了一会,这四人一起向林子这边移动过来,清风拂过,仿佛听得他们说:“……不走这林子,可就得绕好大个圈子……”

林中其黑如墨,四个人一进林子,立刻呼吸到迎面而来的腥湿之风,地上湿草烂叶之中原来全是虫蛇,这时奇怪地竟然纷纷躲开,似乎受到一种无形的压力,迫使它让开一条路来。

四个人很快地行着,在那密密的林中如长了夜光眼一般,不曾被任何一枝树枝绊着。

行到林子中央,一排巨树长得密得出奇,臂粗的树枝纵横如网,根本没法行得过去,四人中为首之人猛一伸掌,呼地一掌向前劈去,轰然一声,一片巨技应声而折,他前跨数步,举掌又是一掌劈去。

然而就在这时,黑暗中另一掌由前飘来,四人中那为首之人单掌一圈,已与来势接个正着,只听得劈然一响,为首之人倒退了一步,骇然一声惊呼:“谁产”

黑暗中没有回答,那四人中最后的一人走上前来低声道:“怎样?”

为首之人没有回答,那最后之人再次问道:“皇爷,怎样?”

那为首之人压低着嗓子,一字一字地道:“发掌之人,掌力之奇怪强劲,老夫平生所仅通!”

他抬起头来再喝道:“谁?”

黑暗中依然是一片沉寂,那后来之人低声道:“不管,咱们再往前走”

四人正待起步,黑暗中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你是谁?”

四人同时又停了下来,八只眼睛运起上乘内功向四方搜索过去,忽然后来的那人飞身一掌向右打出,居次的那人同时出掌向左打去,两股劲道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直扑而上,树枝树干折断之声不绝于耳,然而这两人竟然同时横跨一步,互相骇然对视,喃喃迸出几个字来:“有两大高手埋伏林中?”

那为首之人再次喝道:“朋友,你到底是谁?”

黑暗中只是反问道:“你是谁?”

为首之人哈哈笑道:“上有冰山,下有黄沙,我生在西域凌月,来到华夏中原!”

黑暗中那人冷冷地道:“我道是谁,罢了,原来也是故人,凌月国主请了。”

凌月国主猛一提气,对着发声之处举掌拍去,这一掌乃是凌月国主生平得意之作,唤作“玉门琵琶”,是西方拳法中最上乘的一招,黑暗中只听得“拍拍”然连响了九下,接着凌月国主颓然收接——

说时迟,那时快,左右同时传出冷笑之声来:“不必再试啦,后面的二位可是天禽、天魁?”

天魁喝道:“你不说老夫也已知道你是谁啦——”

黑暗中,左面之人道:“不敢,在下董无公。”

右面传来更沉更低的声音:“老夫董无奇。”

董无奇!董无公!

几十年来,武林中再没有人把这两个惊天动地的名字连在一起,如今,竟由这两人亲口中同时报出来,霎时之间,黑暗中空气仿佛被突然凝冻了。天魁、天禽是武林宗师,凌月国主虽是一代奇杰,这时都在心中重重地激震着,好像千丈巨浪突然冲击而至,一时间不知所措。

寂静持续了片刻,凌月国主首先大笑道:“天剑、地煞中原武林巨人,老夫虽在穷乡僻壤,亦是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幸会了,真乃老夫毕生幸会!”

董无公淡淡一晒道:“皇爷您客气了,敝兄弟单野之人,见了皇爷不会行那大礼,尚清皇爷多多包涵哩。”

这几句话听在凌月国主的耳中,有如千万尖针刺心,他心中暗恨,口中却呵呵笑道:“老夫虽然生在宫庭之中,却是天生江湖个性,董兄取笑了。”

天魁这时拱手道:“董氏兄弟乃是中州武林一号人物,老朽每一念及首年地煞在武林中那些轰轰烈烈的豪举,便忍不住要由衷赞一声好,前些日子武林中突然失去董兄的踪迹了,有人传说董兄心灰意懒寻幽地而隐了,有的甚至传说董兄已经故世了,老朽每一思之,便觉怅然,想不到今日竟然又见着爸兄真面目,真要叫我老头子雀跃三尺啦!”他这番话说得又真切又动人,完全是一派惺惺相借的模样,董无公经过几十年血的惨变,闭门静修的结果使他的修养工夫已达炉火纯青之境,他闻言不喜不怒,只是微笑道:“阁下之言徒令愚兄弟汗颜,倒是愚兄弟今日有一件事要请教于天座二星——”

天魁道:“不敢。”

无公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呼出来,然后一字一字地道:“敢问天魁、天禽与昔年的神州三奇是什么关系?”

此语一出,天魁心中重重地震了一下,天禽接下去答道:“神州三奇吗?与敝兄弟有那么一点不大不小的关系。”

无公紧问道:“是何关系?”

天禽却是哈哈一笑道:“这是敝兄弟的小秘密,不足为外人道,不足为外人道。”

他说的声调极是轻松,仿佛真是一件芝麻豆大的小事。无公被他戏弄了一番,胸中虽是大怒,口头却是依然微笑道:“温先生既是不说,那也罢了,小弟想再请教一事——”

天禽爽快地道:“请——”

无公张嘴待言,眼前就浮起父亲惨死,兄弟反目成仇数十年的苦难历史,他强抑住满腹激动,一针见血地道:“敢问二位究竟是由何得知先父隐居秘谷之所在的?”

天魁和天禽不由自主地同时退了一大步,随即天魁大笑道:“董兄此言何指?咱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无公正要开口,那一直半言未发的天剑董无奇忽然道:“你们不敢承认吗?”

天魁斜脱了他一眼,冷笑道:“什么承认不承认?这是你对老夫说的态度吗?”

天剑董无奇仰天打个哈哈道:“世人把我董无奇与阁下二位名列一齐,真是瞎子不如了。”

天魁道:“什么?”

无奇道:“我查无奇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却不料与两个小丑鼠辈齐名同号了几十年,真是丢人之极!”

天魁冷笑一声道:“天剑你要造反了吗?”

无公见这两人事事推赖,心中也是冒火,他正要开口,天剑无奇嘿然地道:“待到我的剑子遍上了你的颈子时,自然就会讲实话了!”

天魁、天禽一生何曾听过这等话,两人相互望了一眼,然后一起大笑道:“董无奇,你那两手剑法咱们也不是没有见过,你太猖狂了!”

无奇道袍一扬,横跨了半步,咄咄逼入地道:“不见棺材不流泪,天下的小人都是一个模子中压出来的!”

那凌月国主一直站在一边静静地聆听着,他虽然尚不知事情的全部真情,但是他已猜知了大半,他愈听心中愈喜,只巴不得双方立刻就干起来,却不料到了这箭拔弩张的当儿,天魁却忽然造:“娃童的你也不要横,不是老夫唬你,你那血仇大恨没有老朽的指点你想报得了吗?”

这一句话突出,使得整个局面与在场每一个高手的想法都大大的一变——

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天剑不竟愣了一愣,莫非昔年事情还有更曲折的内情?天魁天禽知道得比想象中还要多?董无公忍不住大喝道:“天魁,你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天魁狂笑一声道:“什么意思?你自己该懂,有一件秘密老夫是至死不会透露的,而这件秘密想来必是贤弟最想知道的

无公听他这么说,心中又是一震,不知他闷葫芦中究竟卖的是什么葯,他冷笑一声一时竟接不下去。这时天剑接道:“是了,这可不是我骂你,是你自己说的,你是不到剑临喉头不肯说的了?”

天魁只是不断冷笑,他这一番话全是临时胡凑的,只因天刻地煞事关己则乱,竟被他弄玄虚弄得糊涂了。天魁心中暗暗得意。

天色一暗,天边大片黑云如子军万马般疾飞而至,使原就黑暗的密林,更像窒息般的昏然,然而就在这一刹那间,一个清越的“咋喀”之声发自林中,一道虹光闪起,大名满天下的天剑董无奇拔出了长剑——

无公没有料到发展得那么快,他轻轻地退了一步,只这一步之退,正好正在敌方攻守必经之地,他气定神闲地一跨之间,却是明显地表现出一代宗师的风范。凌月国主扬了扬眉毛,暗自赞叹。

天魁道:“要干么?”

同时他把眼睛的目光斜膘了凌月国主一下,凌月国主也向他打了一个眼色。

就这样,四个天下最高手相向对着,一场将要震骇武林的大战一解即发——

“呼”地一声,董无奇微微抖动了一下手中的长剑,那刻尖上下左右跳动了一十二下,每一下都似乎是一个绝妙人表的奇招的起手之式,但是跳了十二下之后,却是一把未发,依然归于静止。

对面的天魁,却在这一刹那之间,一连换了十二个不同的守势,那迅如闪电稳若泰山的态势已达神形合一的境界,天魁自许拳掌功夫天下第一,那倒也不是瞎吹之辞。

就在天魁换到第十二个守势时,天禽向前轻飘飘地跨出一步,只见他身体向左一圈,右一摆,竟如失去重量一般飘出二丈,四周连一丝微风都没有激荡起,凌月国主忍不住在心里大大喝道:“天禽身法,天下无双当之而无愧!”

霹雳一声,一道闪电如银蛇飞舞,一个闷雷就落在林子的上空,这一刹那电光中,那个疯老儿忽然一跃而起,大喝大叫地怪嚷道:“那身法……那身法……我又看到身法了……左圈……右摆……不错,一点也不错……火……大火,呀,好亮的大火

这时,长空又是电闪,密林中透过一刹那紫白色的亮光,查无公转眼瞥见那怪老人一面嚷着,一面左一掌,右一掌,一连劈倒了三棵巨树——

无公宛如焦雷轰顶,他骇然暗呼:“‘三羊开泰’!果真是我童家的绝学!”

电光一闪即灭,黑暗中雷如烟鸣,就在这最黑暗的一刹那中,只听得地煞董无公的一声大喝:“大哥,走!”

接着旋风暴起,林中落叶漫天狂舞,电光再问之时,林中六个人骇然只剩下了三人,董氏昆仲和那疯老儿竟如轻烟般骤然失去了踪迹。

天魁、天禽和凌月国主三人相顾骇然,心中都在喃喃暗呼着:“天剑……地放……”

在三人的心底,都悄悄地升起一丝寒意!

“是怎么回事?那老儿跟着他们兄弟走了?”

凌月国主道:“这是一件怪事,那老儿怎会突然发起疯病来?”

他沉吟了片刻,忽然想起一事,喃喃道:“向右圈……向右摆……向左圈……向右摆……”

天魁道:“皇爷可有什么高见?”

凌月国主摇了摇头,过了一会,却忽然道:“温兄唤着‘天禽’,依老朽之见看来,那份独门轻功,便是真正天国的神禽也比不上哩——”

天禽道:“让皇爷见笑了。”

凌月国主道:“小弟久闻天禽温万里能在空中不借外力而变向飞行,小弟虽是驽才,但也算得上终生浸婬武学的人了,以小弟的想法来看,虽非不可能之事,但的确算得上武林奇观的了,未知——”

他说到这里略为一停,然后道:“未知温兄可否让小弟开个眼界?”

天禽不知他这番话是何用意,但他不好不答应,只得道:“皇爷既是不嫌粗劣,小弟便显五了。”他略一纵身,身形竟如被祥云托着一般缓缓升了起来,升到丈高之际,只见眼前一花,他如蝴蝶穿花般一连变换了四个方向,飘然落地,那身形委实叫人难以置信。

凌月国生凝神注视,喃喃地道:“嗯……不错,左圈……右摆……”

他猛抬头,向天禽道:“敢问温兄和那怪老有什么旧仇?或是和他之发疯有什么关系?”

温万里摇首道:“没有。”

天魁哈哈笑道:“皇爷弄了半天玄虚,原来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 玉帛干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步干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