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干戈》

第35章 情多必铸

作者:上官鼎

齐天心看那白发老者走远了,心中正在沉吟,突然庄玲惊叫道:“大哥快追,这老鬼是小偷!”

天心奇道:“小玲,你怎么知道?”

庄玲不及答话,发足狂奔,口中高叫道:“老贼快快回来,不然……不然……要你的老命。”

齐天心不明就里,只有跟着庄玲前追。追了一阵,哪里还有那老者的影子,庄玲颓然站定了,双手一摊,跌足哭道:“大哥,你替我追回那些珍宝,快一点,快一点。”

齐天心这才明白,问道:“小玲,那老头儿偷走了你包袱中物事?”

庄玲又气又急,哭泣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不停点头,齐天心安慰她道:“小玲别哭了,咱们回去再买,那老贼将来咱们撞着了,再好好教训他。”

庄玲哭了一阵,心中虽是不甘,可是那老者也不知东西南北到底走到哪里去了,想要追回只怕是不可能的事,耳旁听到齐天心不住柔声安慰,不知怎的心中索性撒娇使赖,伏在齐天心怀中,竟是哭了个够,那泪水将天心胸前全沾湿了。

过了半晌,庄玲收泪歉然道:“大哥,咱们回家去吧,你胸口湿了一大片,风一吹很容易着凉的。”

她柔声关切,语气中充满了怜惜,就如一个年轻妻子,叮嘱着他工作太辛苦的丈夫,要他休息一般,她已忘了在她身旁的是武林中年青一代顶尖的高手,就是千军万马,就是成群高手攻击,这优雅的青年也能泰然度过,那区区气候寒暑焉能对他有害?可是她心目中却不这样想,她只想到对心爱的人关心,不管他是怎样的强人。

齐天心听得心中一降温暖,扶着庄玲香肩道:“太阳就要下到山下去了,天黑了什么也瞧不见,小玲我们回去。”

庄玲幽幽道:“太阳下去了,就什么都瞧不到,在没有下去那一刻却是最美的,但为什么只有那短短一刹那,大哥,难道世上美好的都是短暂的吗?”

齐天心是公子哥儿性子,他出身高贵,既有化不尽的银钱,又有极高武功,做任何事都是得手应心,是以阅世甚浅,根本不识世事之苦,何曾想到过这些问题,这时听庄玲一说,怔怔然不由呆了。

庄玲瞧着天心一副茫然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道:“大哥我性子本来是很快乐的,我不该惹你伤感,你刚才替我买的奇珍异宝被那老贼偷去大半,我起先报是惋惜伤心,后来想想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不过是用来装饰人生的,有之固然美好,没有又有何妨?”

齐天心接口道:“小玲,你不会没有的,咱们转回去再买!”

他不停催庄玲回珠宝店,庄玲瞧着天心,心想这洒洒似玉的公子哥儿实在纯洁可爱,根本就不知道愁苦是何物,当下嫣然~笑道:“我突然不爱这些玩意儿了,可不可以?”

天已奇道:“我不相信,我知道你是替我省钱来看,小玲我真的告诉你,这一生一世,咱们有再也花不完的银子。”

庄玲斜睬着天心,双眼带媚半笑半嚷道:“你说是‘咱们’?”

天心点点头,只觉一双滑腻温暖的小手握着自己双手,庄玲高高兴兴地道:“‘咱们’虽然有钱,也不必乱花呀,‘咱们’可以多做些好事,像救助穷人罗,像碰到灾荒年赈灾民罗,总而言之,要做的事可多得很,一时之间,我也说不完。”

天心笑道:“你放心,就是你把洛阳李家珍玩铺买空了,对‘咱们’的钱不过九牛一毛,小玲你想想看,做生意不过是要赚钱,我常常买很多很多我用不着的东西,你道是为什么?”

庄玲摇头道:“我不知道。”

天心得意地道:“我买很多东西,不是有很多人能赚钱吗?这样不是大家都很喜欢吗?”

庄玲想了想道:“你说得不对,可是我却找不出你的错误,姑且算你对,可是咱们也不必真个把李家老铺买空。”

齐天心道:“小玲,从前爹爹叫我在江湖上去历练,我初入江湖什么也不懂,但爹爹叫我行侠仗义,我看到不平的事伸手便管,也不知真正谁是谁非,看到别人可怜便送银子给他,却不知道有些事不是我能解决的。”

庄玲道:“你心中一定有故事,说给我听可好?”

齐天心道:“有一次在徐州乡下,有一个十四五岁小男孩父亲早死了,母亲又病得急,大年夜里别人都在兴高采烈吃着年夜饭,他为了多赚几文钱替他娘瞧大夫,沿街叫买烤白果,小玲,烤白果你吃过吧!”

庄玲拍手道:“大哥你是说那冬天放在火炉上烤裂了口,香气四喷的白果吗,小时候我顶爱吃的。”

天心道:“我见到那孩子,问了原因,要给他一锭银子,他再怎样也不肯要,你道是为什么?”

庄玲道:“这孩子家教不错,不甘白要人家施舍。”

齐天心赞道:“小玲你真是聪明,这小男孩真有志气,我见他不肯要钱,情急之下便想到一个方法,要他替我洗刷我那青骢马。”

庄玲插口道:“大哥你自己才叫聪明,这种施舍方法,那小孩子才能心安理得。”

齐天心道:“其实我那马儿天生好洁,每天自己都泡在河里洗得干干净净的,那孩子冻着双手,凛冽寒风将他吹得小脸通红,他卖力地将马洗得发光,我永远不会忘记,当他将马儿牵来,我报酬他一锭银子,那时候他那种欢喜的表情,骄傲得好像天神一般,我站在那儿好半天,直到孩子走远了,天上飘起鹅毛般的雪花,我才如梦初醒般回到客舍,我坐在床上想了很久,得到了结果,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尊严,那并不因为贫贱富贵而有所区别。”

庄玲仔细听着,心中十分感动,这聪明的大少爷,心地纯良是不用说的了,而且也有他自有的深度,不由对他爱慕之中,更加了几分尊敬,当下接口道:“大哥你做得真对,难怪江湖上人都称赞你,说你行侠仗义,真有魏无忌信陵之风。”

齐天心见她诚恳地称赞自己,心中又高兴又感不好意思,连忙扯开话题造:“那老者不但轻功惊人,便是手上功夫也是闻所未闻,小玲,你包裹提在手上,现在还是包得好好的,他怎能从中间带走东西?”

庄玲气道:“我真糊涂,等他走远了,我才发觉包袱轻了一多半,还不知道丢了什么东西,回去打开看看便知道了。”

齐天心心中沉吟,他出身武林世家,父亲昔年是天下第一高手天剑董大先生,他父子俩感情极是融洽,与其说是父子,不如说是好友,那些江湖上各门各派奇人掌故,每当傍晚饭后,便成了他父子俩的话题儿,是以齐天心对武林各派可说是了如指掌,可是他苦思之下,竟想不起这老者的身份。

庄玲忽道:“大哥,那老贼刚才不是拍过你一下,你看看有没有丢什么东西!”

齐天心顺手一摸,从怀中摸出了一张素笺,两人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了几行大字:“近来南方时疫,数千里漫无人烟,闻君慷慨大名,略施小计,已为数县人筹得汤葯资矣,代君行善,君知悉必感激老夫,长安有事,公子前程万里,何不前往以安人心,代问令尊金安,故人多情,不知昔日英风尚在否?”

信尾签了一个白字,写得龙飞凤舞,齐天心恍然大语叫道:“原来是中原神愉白老前辈,爹爹说他在卅年前绝迹江湖,想不到仍然健在,爹爹知道了不知有多高兴哩!”

庄玲哼了一声道:“偷了别人东西,还要别人感激他,我可不服气。”

齐天心道:“小玲你不知道,这位老前辈一生所做的事,看起来都是疯疯颠颠,其实没有一件不是大仁大义,是江湖上人人尊敬的长者,他天生诙谐,将来咱们再碰见他,请他讲故事,包管你听得欢喜,笑口大开。”

庄玲女孩心性,到底气量狭窄,眼看自己心爱之物被人顺手牵走,天心却反而称赞偷儿,这口气如何压得下,冷冷地道:“啊哟齐公子,你今年才几岁了?你说他卅年前失踪,那时你还没有生出来,怎么知道他所行是真是假,又怎知道他会说笑话,好像是亲耳听过一样。”

齐天心被她抢白得答不出话来,庄玲见自己话说得重了,过了一会搭讪道:“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好人,拿别人东西总是不该,大哥,他说长安有事,是什么事呢?”

天心摇头:“这个我也不知,目下咱们横直无事,到长安去瞧瞧看可好?”

次日两人并辔骑在长安而去,不数日来到这关中名城,才一进城,便见街上来往行人中夹着英气勃勃的江湖汉子。

那天下英雄大会已开了十来天,只为盟主问题不能决定,一时拖着不能结束,各路英雄聚会,真可谓高手云集,早传遍了长安城,成为长安人酒余饭后,向人吹嘘的材料,齐、庄两人住定以后,找了一个店小二询问,那店小二听有人打听此事,立刻精神百倍,吐沫满天的大吹起来。

齐天心道:“原来天下英雄为选盟主而来,盟主选出来没有?”

店小二道:“如果选出来了,那就不会这么热闹了,就是因为天下英雄分为两派,各自支持一个人,是以争执不下。”

庄玲忍不住插口道:“这两人都是些什么人呀?”

店小二见这美若天他的姑娘也来问了,当下更是得意,头一摆道:“说也奇怪,天下这许多英雄好汉,却偏偏会对两个江湖后辈如此尊重,小的有个哥哥这次也幸运参加大会,侍候大爷们,两位莫笑,能侍候大爷们可是天大荣幸,弄得那大爷们一个高兴,以后吃喝全不消愁了。”

庄玲秀眉一皱,那店小二倒也乖巧,立刻接着道:“小的满口废话,该打该打,那两个年轻后辈,听说一个姓董,就是俺们西北人民大恩人,上次打败凌月,便是他先生定的破敌大计;还有一个姓齐的,听说是个长得漂漂亮亮的公子,可是本事大得很,那些大爷们,有一半多受过他先生救命大恩,武功之高,听说已和神仙爷爷一样。”

庄玲齐天心两人相视一眼,会心一笑,那店小二又遭:“那姓齐的公子爷长得俊极,皮肤比大姑娘还细,能耐大得很,公子爷您莫见怪,只怕比您老还要俊些?”

庄玲噗嗤一笑道:“你是看到齐公子了?”

店小二摇头道:“小的哪有这大福气?小的听人说过,想那齐公子年纪轻轻,却能名扬天下,一定是上天星数下凡救人,不然人家山西孟老爷子,一向多么骄傲自负,这次却为了拥戴齐公子,不惜和任何反对的人决裂!”

庄玲心中大感得意,那店小二谈吐不俗,虽是生得漳头鼠目,庄玲听他称赞心上人,也不觉得他十分讨厌了。

那店小二忽然叹口气道:“其实俺长安人倒是希望董其心公子当盟主,俺们西北人今天能够安居乐业,得他先生所赐,俺们马回回马大爷,也是一力赞成的。”

庄玲正在高兴,忽闻此语,怒哼一声道:“长安人真是傻瓜!”

那店小二不知她为什么突然发怒,但美人无论轻忧薄怒,都自有一番好看,不察看呆了。庄玲凶恨恨地道:“你看什么,再乱看挖掉你眼珠子。”

那店小二伸伸百退走。庄玲道:“大哥,咱们去英雄大会。”

齐天心天生好胜,他对自己堂弟董其心虽然有些佩服,可是心中有一种优越感,总以为和自己比还差些,他本来并不一定有要做盟主之心,可是听到有人和自己相争,而且声望超过自己,那便非争胜了。

齐天心道:“好,小玲咱们就去。”

两人说走就走,半顿饭时间便走到东大街大会场,那守门的人见两人一表人才,便躬身引进,一进大厅,只见场中高高矮矮总有百条好汉,最前面一排坐着几个年长者,正中是个大头和尚,灰色僧袍又宽又大,相貌好不潇洒。

这时大会仍为推选盟主争执不已,一个马回回的好友正站起陈述董其心的丰功,那反对其心的一批人起先还不好意思给人难堪,后来愈听愈是不耐,终于鼓噪起来,喝叫那人坐下,一时之间秩序大乱,那脾气火一点的已推座而起,纷纷准备放对。

齐天心、庄玲走到人丛中,众人都忙着争吵,并没注意两人,那大和尚正是昆仑飞天如来,他见吵得实在不像话,大叫一声,他内功精湛,声音又响又脆,就如春雷惊蛰一般,众人一怔,立刻静了下来。

那昆仑寺被凌月国主一把火烧了,目下飞天如来是个无家可归的野和尚,是以四处游荡。他天性无滞,竟大感这种生活痛快,就是重修昆仑寺,再塑金光闪烁庙宇,要请他回去当主持,他也要考虑了。他一声狮子吼镇住众人,心中好不高兴,只见众人哑口无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情多必铸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