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干行》

第 十 章

作者:上官鼎

高战抬限一看,只见天上忽现琼楼玉宇,壮观非常,心中六奇,怔怔然说不出话来。

金英得意道:“这就是我的家,妈妈的大石墓就在那楼房的后面,大哥你看好吗?”

高战想起儿时所听的神仙故事,他心中虽然从未相信过,可是此刻天空无边仙景,飘渺白云,他真也弄不明白倒底是真是幻,脱口道:“英弟,你怎会住在天上?我从前听老人家说开天门的故事,难道这是真的么?”

金英抿嘴笑道:“哟!大哥,我当真你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原来……原来……”

她见高战满面羞愧便住口不说了。高战道:“我从来没有到过天竺,这沙漠上的奇观是一点也不知道,英弟你且说说看,这是什么缘故?”

金英道:“我上次不是说过吗?这海市蜃楼是大沙漠奇景之一,由于光线折射所造成,我家是在这沙漠边缘,而且房子建筑又最高大,所是常常会映在空中的。”

高战见那楼台林园,清清晰晰立在云端,不由叹道:“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英弟如果不是你给我解释,我是怎么也想不通。”

金英道:“大哥,别说你初至沙漠,就是在沙漠上行走的旅客商人也常为这种幻景所述。大哥你想想看,一个人如果在这种上面是高穹青天,下面是茫茫黄沙的地方行走,一旦看见壮丽建筑,怎会不摸索而去,结果愈走愈远,反来复去的绕着圈子,最后东也是自己脚痕,西也是自己脚痕,便再也找不到原来的路子。”

高战道:“这情形实在可怕,这沙漠放眼看去都是一样无边无际,真也不知道向哪走是对的。”

金英道:“当太阳出来的时候,阳光照在唐乌拉山,那山上的石头全是金子,于是反映在空中,也不知多少人看见这金光闪烁的山颠,便不顾性命的勇往直前,其实那天上的幻景,方向恰好与真正金山相反,因此那些人没命的走呀走,由于光线关系,有时觉得就在眼前,有时又觉得遥不可及,终于尽力倒毙。”

高战叹道:“人为财死。世上能把名利抛开的又有几人。”

他想到辛叔叔的侠行,’虽然是为仗义,可是以一敌三和南荒三奇大战、明知败而不退,这难道全是为了仗义吗?这世上能像平凡上人那样的无忧无滞,不求名利,真是大大不易了。其实他哪知道当年平凡上人为了与慧空大师斗一口气,被慧空大师困在归元古阵中十年,若不是辛捷恰巧飘至小戢岛,平凡上人大怒之下,不知会闻出多大祸哩。

金英道:“我爹爹为此事伤尽脑筋,他命人在另一条叉道上每隔不远便立了标志,指引那些财迷,可是人一见财,真是至死方休,就很少人能走出迷途。”

高战道:“令尊仁心侠行,那些人顽冥不化,那是没有办法的。”

金英见他对爹爹甚是尊敬,心中一喜道:“可是那金山是属于我家的呀!爹爹常说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所以他一向为此事费神,其实钱有什么用,命都没有了,还要钱干吗?”

高战道:“英弟,你是生长于大富之家,对于钱自然看得轻啦,像我小时,为了满足游服天下的愿望,便整整作了十年苦工,这才积储一点钱。”

金英万万想不到这样一个丰神俊朗的少年。竟曾作过苦工,她心中大是同情,脱口道:“大哥,咱们早认识几年多好,你也不用作苦工耽误工夫了,说不定,……大哥,以你的聪明,成了武林第一人了。”

高战回忆儿时的趣事,那时稚子童心,一心一意想到天下去见识,赚来的钱一个也不乱花,全部存在床下扑满内,渐渐的床上堆满了各色各样的扑满,有小猪、小牛!还有笑口憨憨的光身胖娃娃,在它们的肚子里,保存着自己十年来的心血……

一个轻声的微笑挂在高战嘴边,于是,他又神游故乡,他似乎又看到他手植那棵树正在欣欣向荣的长着,正如同他自己一样欢欣然力争上游。

“砰”,泥制的扑满一个个被他击破了,高战珍惜的计算着子银……

“那情景,我是望远不会忘记的。”高战心中想着,金英见他似乎在沉思不答话,便道:“再走大半天就到家了;唉!我真想回家舒舒服服睡上一觉。”

高战瞧她一眼,见她脸上风尘仆仆,这两个多月,虽然两人都有说有笑,路途上十分愉快,可是倒底过山涉水,金英消瘦了不少,高战心想金英为自己之事如此热心,真是感激得紧,拉着金英手道:“英弟,辛苦你啦!”

金英笑道:“有什么辛苦,只要我愿意做的事,我从来没感到半点疲劳。”

她说到这里,忽然闻到烤肉的香气,连忙跑到泥锅边取出牛肉笑道:“咱们只顾谈话,肉都烤焦啦!”

两人匆匆用罢早餐,金英离家愈近,愈觉归心似箭,不住催促高战启程。

金英道:“我爹爹不知在不在家?他通常一出去便是几个月,好在你也无甚急事,先用兰九果解了体身上之毒,咱们到处玩玩,等我爹爹回来,他……他老人家见你一面。”

高战拍手道:“好啊,我也想在天竺玩玩,也算不虚此行。”

两人走到中午,忽见前面不远处一大队骆驼商队,金英高战迎上前去,那领队深目挺鼻,是个天竺商人,金英对他说了几句,那领队十分恭敬,跳下骆驼让金英乘坐。

金英挥手向高战道:“大哥,咱们运气真不坏,有这代步,省却不少力气。”

高战从来骑过骆驼,他年青好奇,见那骆驼又高又壮,驼峰高起,便拉着金英跃了上去。

金英向那商人领队道了谢,高战骑在驼背,高高在上,心中有说不出的愉快,他一拍骆驼臂呛喝道:“走!”

那骆驼双眼注意旧主,并不前奔,金英用手轻抚骆驼头上前毛,柔声道:“快驼我们去吧。”

她对驼性甚是清楚,知道骆驼天性温柔坚毅,可是却有一种挺硬脾气,千万叱喝不得,否则惹了它的性子,任是拳打脚踢,它不肯定动也不发怒踢人,这和马类跳脱受激天性大是不同。

那骆驼果然长鸣一声,踏沙而去,金英得意道:“大哥,骆驼只听我的话哩。”

高战只觉骆驼行走甚慢,可是坐在它多脂背上,却是软绵绵的,别有一番情趣,随口答道:“英弟,你真能干。”

金英得意道:“这有什么了不起,我爹爹说骆驼的性格和有些人一样,要它吃苦受难,它是毫无怨言,至死方休,只是不要忘起时时夸它一两句就便成了。”

高战暗暗付道:“世间的确有这类人,不求名利,只是为知己者用,不死不休,像爹爹的老长官经赂辽东大帅熊廷死就是这样的人,为报朝廷之思,三黜三起,并未丝毫怨恨,最后为姦臣所陷,死于牢狱,他,他到底为了什么呢?”

金英忍道:“上次我离家时,爹爹告诉我,他夜观天象客星犯主,中原将有大乱,大哥,你天性和平,又不爱名利,干脆搬到天竺来好了。”

高战道:“令尊以物寓人,确是高明之士,目下满兵据于关外,狼子野心日显,幸赖辽东督军袁大帅镇边,这才挡住满人几次进攻,可是朝廷对袁大帅反而多般牵制,看来大明气数已尽,可是英弟,我们高家历代都是持朗以卫国的武将,将来做大哥的也免不了要继承先父遗志。”

金英回头道:“你又不想做大官,干么要为皇帝去拼命打仗。”

高战笑道:“为了全国的老百姓啊,满州人来了,咱们汉人还有得生路么?”

金英不喜道:“大家都是人,干么要分什么满州人和汉人?

我是天竺人,可是你不是和我很要好么?”

高战想到原来她误会自己意思,以为自己歧视她是异邦人,当下连忙陪笑道:“话虽是这么说,可是从小爹爹便对我说满州旗人天性凶暴,是以我对满人印象很坏。”

金英道:“你们男人真是奇怪,一天到晚心中想的只是打杀搏斗,其实如果你杀了别人,心中也不见得很痛快呀!满州人好生生在关外草原上生活,干么要到中原来?”

高战道:“还不是想做皇帝,统治咱们汉人。”

金英道:“做皇帝有什么好?我爹爹现成的天望皇帝都不想当,你瞧他现下是多么逍遥,他说一当了皇帝便没有这样好玩了。大哥你说是吗?”

高战沉吟半刻也答不出,他天性淡泊,对于这权力二字,觉得无甚依恋,是以也不明白其中道理。

金英道:“我知道你也想不通为什么?喂,咱们来谈谈别的有趣事情.对了,我刚才不是说了天竺皇帝,他有一个女儿,也就是公主,长得美极了,过几天我带你去看她。”

高战道:“天竺皇帝你们认得么?”

金英道:“岂此认得,简直就和我爹爹是老友,这北天竺都归他管,只有我叔叔金伯胜佛他们恒河三佛和我爹爹不受他管辖.大家以朋友相称。”

高战道:“英弟,天就要黑了,怎么还看不到你家?”

金英回眸笑道:“翻过唐努拉金山,才是我们家的地盘。”

高战见她和自己接近说话,一种淡淡香气袭袭而发,他心中一阵迷悯,忽然想到男女有别,连忙把紧圈在金英腰部的双手松开。

他一向视金英为亲弟,此时忽然感到她又娇又美,心中不由怔怔然,金英指着将落的太阳道:“大哥,当太阳将落下去的时候,那是沙漠上最美的时候,可是只有短短的一刻,唐努拉山金光开始闪烁了,大哥快看。”

高战只见不远处忽然金光万丈,耀人眼目,金黄色给人一种富足的感觉,他心想常人终生劳禄,不过想求得些金银财货,这沙漠上竟然有这成座的金山,造化之奇,真非凡人所能窥探。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奇景,心内恍然有若在梦中一般,太阳终于全部落下去了,金色的光芒也收敛了,金英轻叹息道:“这景色虽然美,可是太短了些,爹爹说愈美的就愈短,上天安排万物都合乎你们中原孔夫子所讲求的中庸之道哩!”

骆驼在夜风中疾弃,不久便到了这名闻天下的唐拉努金山,虽在黑夜,金子仍然放出光芒,金英幽幽道:“太阳下去了,还有明天,明天又会升起来,可是我们人哩?爹爹虽有那大本事,也挽不救了妈妈的死,喂,大哥我告诉你,我妈妈是很美很美的汉人。”

高战脱口道:“难怪你长得一点不像天竺人。”

金英婉然一笑,从怀中取出小笛呜呜拉拉的吹了起来,过了一会,前面蹄声大起,迎上一队骆驼,从骆驼上跳下四个绝色少女。

高战以目向金英相询,金英笑笑握手道:“我只问你们爹爹在家不,又没叫你们来接,忙个什么劲。”

这四个少女年纪与金英相若,闻言一齐跳下趋上前道:“婢子们一听到小姐传音,知道小姐回来,真是高兴得很,大家一般心思,这便迎上来。”

高战只觉这四人一口江南口声,就和辛夫人张菁说话一般,温柔动听,他不由多瞧几眼,但见这四人淡眉俊目,分明是江南秀气姑娘。

金英悄声道:“她们本来都是江南人,我妈妈从小心地好,又是大富家独生女儿,也不知养了多少孤儿,后来跟我爹爹了,有些孤儿不愿离开她,便跟到天竺来,这四个便是!”

高战恍然大悟,那四个少女似乎对金英并不畏惧,一齐道:“小姐,你一定又在讲婢子长短了,小姐,这位是谁呀?”

金英本想答这是我大哥哥,但一转念,板着俏脸道:“珊珊,你别多管闲事,走吧,咱们累死了。”

那四个女婢见女主人对高战甚是亲呢,想到平日金英那种孤芳自赏的高傲脾气,不觉甚是好笑。四人骑上骆驼在前引路,口中叽叽咕咕又笑又说,不时回头对金英微笑扮相。

金英是付不能受激的脾气,一激她什么也做到出,当下见侍女似笑非笑看着自己,心中不由大气,高声叫道:“珊珊,你们笑什么?”

那四个女侍齐声道:“没有什么啊!”

金英气道:“你们当我不知么?喂,告诉你们这是我大哥,再没有什么好笑的了吧!再笑,我就,我可要不客气啦!”

高战听她们斗口,心中觉得有趣,他不便插口,只觉金英甚是直爽可笑,那四个侍女回头伸伸舌头,见金英急得双颊通红,有如苹果一般,她们名为主仆,其实小时既在一起,感情甚好,便住口不说了。

走了片刻,走到一处绿丛,高战见那群植物长得很茂密,可是长满小刺,生得又高又细,穿过那群植物,便见高楼大厦现于眼前正如晨问天空所见海市蜃楼一般。

高战大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干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