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干行》

第十一章

作者:上官鼎

辛捷的脸上从无比的紧张灰白中绽出一丝笑容,那是松弛的笑容,那是安慰的笑容。东海无极岛主无恨生像一阵轻风一般突然降临,那身形直让人生飘然出尘的感觉。

蛮荒三魔在这世上除了知道大戢岛主的名头外,旁的一概不知,他们虽然被无恨生这一手身法惊了一大跳,但是却丝毫未减狂态地指着无恨生道:“晦,小伙子,你还是远离是非之地好些。”

十多年前,辛捷初逢无极岛主时,就曾为他那看来只有三四十岁的年纪吃惊,如今辛捷已经从少年步入了中年,而无恨生依然是那翩翩儒生的模样,一丝也没有改变,难怪蛮荒三奇要叫他“小伙子”了。

无限生微微冷晒了一声,他扬了扬大袖道:“这三个老怪就是蛮荒三奇么?”

三奇中的老大喜孜孜的抢道:“不错,想来你必是久闻咱们大名,如雷贯耳……”

无恨生却是脸色一沉,冷冷道:“难怪连大戢岛那野和尚都要称你们一声妖怪了……”

三奇齐声怒吼道:“放屁,放屁,野和尚自己才是妖怪……”

无恨生回首对辛捷低声道:“你和他们动过手?”

辛捷点了点头,无恨生微皱眉头道:“你如与其中一个单斗,可有把握?”

辛捷想了一想,微微摇了摇头。

无恨生深知辛捷之功力,见状不由心中一紧,但他面上却泰然笑道:“自从恒河三佛一战于今,整整十多年不曾打过一场过瘾的架了,捷儿,就凭这三个老妖怪能奈何咱们么?”

辛捷扬了扬手中梅香宝剑,朗然笑了一下,那笑声中充满了自信的豪气。

蛮荒三奇相顾望了一眼,然后由老大喷了两声道:“无极岛主是什么人呵?”

老二接口道:“我怎么知道!晓得他妈的是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

老三道:“反正是个二三流的低手就是了,你不瞧他方才跃下来的时候,身形飘浮,神气不厚,想来不是个练童子功的另外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辛捷知道这三个老鬼又在玩他们动手以前的闹剧了,他奇怪的是这三个老妖怪每次动手之前总是玩这一模一样的把戏,而好象永远不会玩厌似的。

果然,笑声还没有完,那老二忽然一掌偷袭过来,出手又重又辣,令人心寒。

辛捷方叫得一声留神,那无极岛主何等人物,早已身形一错,不退反进地抢入三奇之中,身形之快,便是辛捷这等功力,也只能辨出一片模糊的身影。

无恨生身形方起,已是双掌飞出,同时单足盘绕一扫,一口气攻了三个人,蛮荒三奇虽然个个身具盖世奇功,但也没有见过这等身法,无恨生喝道:“捷儿,你死缠一个!”

辛捷梅香剑寒光闪出,一招“梅花三弄”指向三奇中的老二,他上次和三奇一战,宝剑被抢出了手,这乃是梅香神剑成名以来从未受过之辱,这时他以一战一,一上手就施出了浑生绝学。

只见他双足虚空一荡,身子忽然巧妙无比地一转,剑尖又到了敌人后方,这乃是小戢岛主的不世绝艺“诘摩步法”,那蛮荒老怪如何识得,吓得他怪叫了一声,翻身倒退两步。

无恨生力敌二怪,只见他身法如风,一举手投足,全是无极岛主平生绝技,饶是蛮荒三奇个个有一身通天本领,此刻以二战一,尤自被打了个手忙脚乱。

只见无恨生掌出如山,身法却是潇洒无比,蛮荒三奇怎么样也不相信这“年轻后生”竞似有百年以上的功力,三奇中老大打发了性,一口气用劲打了五掌,只听得五声震耳暴响,无恨生毫不含糊地还了五掌!辛捷凭了一口锐气,展开一身奇学,一时之间那蛮荒三奇中的老二只省得见招破招,却是无力施出他那一身怪异无比的绝技来抢攻。

只见东海无极岛主愈战愈快,忽然哈哈长笑道:“捷儿,前两百招瞧我打他,后两百招半攻半守,五百招上就要看我挨打啦,到第千招上,你便抛身而退吧,索性把三个老妖都交给我,哈哈。”

辛捷知道无极岛主这番话全是属实,这三个老怪功力深极,否则怎么连大戢岛主平凡上人都觉十分辣手?前两百招,无恨生施出毕生绝学,对方虽是两人,但是无根生所说的“瞧我打他”

绝非戏言,第三百招上,那蛮荒二怪就透过一口气来,那时自是攻守渗半,到第五百招上,无恨生便要居劣势了,但是以无极岛主之能耐,虽处下风,撑到千招上那是不成问题之事,至于到千招上叫辛捷退身,那便是说无极岛主已经立下了死战之心了。

辛捷没有回答,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才好,眼前形势实是如此危急啊。

这时候,战场后方十丈左右,高战正焦虑地呆立在那儿。

当他被辛捷强制着逃开之时,他听到无极岛主陡临的消息,于是他忍不住停下身来,等到双方动上了手的时候,他便开始犹疑起来。

他本想上去助战,但是忽然他发现此时上去参战不见得是聪明之举。

高战天生侠胆义骨,碰上了这种情形,只知道挺身而出,这是第一次他发觉自己似乎不应该挺身而出……

眼前的局势十分明显,五个数一数二的大高手在作殊死之斗,尤其是那蛮荒三怪,这三个疯疯癫癫的老儿,碰上他们是没有话可说的,因为他们杀人是不须要理由的。

无恨生的话说得很明白,他能支持千招,千招之外,连辛捷他都要命令离开,可见此刻他若上去,那只是枉送性命而已,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这种高手交战之中,绝不是说多一人便增加一分力量,功力相差太远的人加入战围,只是拖手碍脚。

事实上,高战也低估了自己的功力,此刻他不自知,他已身具好几门最上乘的功夫,绝不会如他想像中的那么“拖手碍脚”。

辛叔叔的话飘在他的耳边:“快走,十年后武林全靠你……”

辛捷年当英雄岁月,身具盖世纪艺学,但是他毫不迟疑地愿以生命掩护高战逃走,如果辛捷因此送了命,那真是武林中的天大损失,但是在辛捷的心目中,显然“高战的逃走”比他的生命还要重要!高战不禁喃喃地道:“高战啊,虽然你自己不那么重视你的生命,但是你的生命在辛叔叔的心目中是何等重要啊……”

我若冒然上去送死,岂不太伤了辛叔叔的一番心血?他又想到无恨生的话,无恨生叫辛捷在千招之上撤身而退,以无极岛主武林泰斗的地位,却愿意以生命来换取辛捷的退走,这不是和辛叔叔叫自己快走的心理如出一辙?人类的爱心总是加倍地放在下一代的身上,也只因为这,人类才能世世代代地绵延,愈来愈长久,愈来愈兴盛。

高战在内心中交战中,那十丈外惊天动地的拼斗,在他的眼前只是一些飞快飘动的影子。

果然全如无极岛主之言,五百招上,蛮荒三奇已占上风,辛捷兀在全力抢攻,而无恨生却是一敛掌势,完全采取了守势,他要以百年以上的苦修内力与这三个凶顽乖戾的魔头苦拼,多一刻是一刻。

匆匆百招又过,无恨生掌无虚发,招招先守后攻,以敌之劲还于敌,他清啸一声道:“捷儿,你畏惧么?”

辛捷一剑奋出,长笑道:“手握灵珠长奋笔,心开天籁不吹萧,我这条命在死里已经打过几百个滚了,何惧之有?”

他的笑声惊动了高战,高战觉得热血上涌,他一抖手,那长朗“卡”的一声合了起来……

若是当年辛捷处于高战之地,他会立刻用聪明智慧把取舍之间衡量得清清楚楚,然后他会立刻放弃上前拼命的主意,而立刻先想尽一切办法来挽救急局,高战绝非不够聪明,他也早想到这些,但是叫他此时独自离开战场,却是万万不能,这不是别的缘因,只是两人的个性大大不同。

他只觉胸中那一团烈火愈烧愈盛,辛叔叔的话逐渐从脑海中淡化,于是他大叫一声,抖起手中大戟,一跃而入战圈!

辛捷本来以为高战已经远去,这时忽然见他跃入,不禁跌足喝道:“战儿你怎么……”

那蛮荒三奇何等功力,辛捷这一疏神,立刻被他穿隙而入,双掌抹处,正是辛捷胸头要穴。

辛捷大吃一惊,待要回剑,已自不及,急切间只见他身体整个向下一横,贴着地面一翻,左手中指插在地上,以一指之力支撑全身,右手健腕一翻,梅香宝剑如飞龙出岫,直刺敌足……

那老怪变招诡奇无比,不知怎的一罢之间,双掌硬硬给他扯低了数寸,右手五指从辛捷肩上拂过,辛捷只觉如同火烙,但他的脚踝布幅也被辛捷这一怪招削去一块!老怪凶笑一声,双掌如飞地向倒在地上的辛捷打到,忽然之间,一件黑乌亮光的事物递到眼前,他伸掌一格,心想好歹也要把它格上半空,那知“嘶”的一声那重甸甸的玩意儿轻灵无比地翻了一个身,所指之处,正是他的“奚白”穴。

他咦了一声,转身一看,正是高战手中的铁戟。

那日蛮荒三奇在少林寺前曾和高战碰了一掌,此时一看又是他,不禁勃然大怒,呼呼两掌便向高战打去……

这两掌力道强劲已极,便是辛捷也不敢硬行招架,高战如何能敌,但是他心中明白,只要自己一迟,那么对方更厉害的杀手必然源源而至,急切之间,只见他双眉一轩,那铁戟一送一抖,硬生生地迎了上去。

辛捷大叫道:“战儿,不可造次……”

但是高战的铁戟一卷之间,那老怪的掌力竟然被搅开一个破洞,大朝长驱而入……

老怪和辛捷同时咦了一声,同时老怪双掌连发,又是几掌劈出,只见高战长戟一横,身形陡然有如疯虎一般猛迎而上,那铁戟在他手中登时像是轻了一半一般,有如狂风扫落叶一般向老怪卷去。

辛捷乃是一代武学大师,他看了三招,已看出端倪,高战似疯狂乱扫,其实那朝飞舞之间变化万千,轻灵已级,而且招招神妙无比,那等沉重的铁戟,竟使出比剑子还要灵活的招式,饶是辛捷兼通天下奇学,也不禁暗暗称奇。

那老怪接了数招,猛然心中想起一个人来,不禁恍然大悟,当下气得哇哇怪叫,吼道:“好哇,好哇,老大,恒河三佛也和咱们作对啦,你说气不气人?”

原来高战此时一急之下,使出了金伯胜佛所授的天竺杖法,这套杖法专门力破强劲,在高战天池先天气功运足之下,端的是威势惊人,那老怪一连发了十多掌,都被高战一一破去!但是蛮荒三奇是何等人物,他们三人被平凡上人用计困在石洞中,数十年来便以切磋武学打发日子,以这三个古怪凶残的家伙,自然会创出无数狠辣厉害的招式,这时略一定神,已知天竺杖法道理所在,当下不再枉发强劲,却是双掌一左一右发出一股不同向的旋劲!三招一过,高战猛觉自己身不由己地向前跨了一步,他自己还不觉得,辛捷已大叫道:“战儿,快使千斤锤!”

高战猛然醒觉,但是脚下忽被一种古怪力道一推,使他不得不再跨前一步,同时猛觉顶上风起,一股力道如泰山压顶般击了下来。

高战作梦也料不到世上竟有这等怪异的力道,辛捷大叫一声,身剑合一飞来挽救,但是突然之间,高战的长戟极其曼妙地一翻,戟尖如闪电般当空一划,霎时一股旋涡的力道腾跃而出,那老怪千斤掌力从高战两旁飞过,而高战却是一毫未损。

辛捷喜极叫出:“战儿,好一招‘方生不息’!”

高战这才醒悟原来自己方才施出的正是‘大衍十式’的首式‘方生不息’,他仔细回味那由天竺杖法一转而入‘方生不息’的一刹那……

只此一回味,从此高战便脱离了二流的束缚而晋身第一流的身手!高战身兼各家绝学,那许多绝艺都是不分轩轾的不世秘传,任何人只要精其一项就足以成名武林,但是高战虽然兼得数者,却没有能够融会贯通,当他使天竺杖法时,便只知天竺杖法,其他的一概想不到,这时他被蛮荒三怪迫得急切应变,把‘大衍十式’和‘天竺杖法’一连,就这么一连,从此天下又多了个一流的高手!蛮荒三奇中的老二身具何等功力,当日在少林寺中,一掌没有把高战震倒,已使他深觉奇怪,而这时一接触之下,只觉这少年那根微带弯曲的乌黑大戟上透出深不可测的潜力,这种惊人的潜力不仅出他意料,便是高战自己也是糊里糊涂,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的功力已到达如此精深的地步了。

只见他戟出如斧,却又轻灵如剑,天竺神杖和大衍十式渐渐在他那黑沉沉的朗杆中rǔ水相融:辛捷深深吸了一口气,他俊美的脸上闪出一个温馨的微笑,当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干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