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01 武林世家

作者:上官鼎

一轮明月,从东山缓缓升起,照得山林间清澈如洗!

这时正有一个身穿蓝布夹袍,年约三十左右的汉子迈开大步,直向独龙岗东首奔去,只要看他步履矫捷,便知是位武林中人。

独龙岗东首,有一座著名的古刹,叫做灵谷寺。

青衫汉子奔行的极快,片刻工夫,已经到了宏伟庄严的灵谷寺前面,他略一住足,即卷起长衫下摆,双足一点,凌空掠起,落在那土黄色的围墙之上。

当下一提真气,飘落天井,越过长廊。走过第二进大殿。

这是一座自成院落的敞厅,厅上挂着白色的灵帏,帏前长案上,还供着烛台香炉和香花家果。

中间一方灵牌上,写着:

“显考江公上峰府君之灵位”

青衫人看清字迹,立即恭恭敬敬地跪了下去,仰脸说道:“恩公在上,晚辈管天发,日前听到你老人家的噩耗,特地赶来替你老磕头。恩公生前,名震南北,素为江湖同道所钦幕!晚辈末学后进,你老也许不会记得了?但晚辈身受大恩,无时感忘,如今人天永隔,更是图报无随了……”

说到此处,不禁潸然泪下,一连叩了几个响头,才行站起,走上几步,放帏而入。

就在此时,突听前院几声“扑扑”轻响,似是有人从墙头跃落,心头不禁一动,忖道:“不知来的是什么人?”

管天发匆忙之间,无暇思索,赶紧脚尖点动,腾身跃起,一下隐入梁间。

他堪堪藏好身子,只见阶前已经有四条黑影,象幽灵般闪了进来!

“都准备好了么?”

好冷的声调,听到耳中,使人有冷冽森寒之感!

管天发心头一沉,暗暗吃惊道:“此人来得悄无声息,自己居然会一无所觉!”

急忙探首瞧去,但见长案前面,已多了一幢黑影!

此人同样一身黑衣,分不清头脸,但只要看他昂然站在中间,分辨气势,就可知比先前四个黑衣人的身份要高的多。

这时那四个黑衣人已一齐躬下身来,答道:“禀令主,都准备好了。”

中间那个黑衣人道:“好,立刻动手!”

四个黑衣人躬身应“是”。立即有两个人晃亮火招子,点燃起烛火。

中间那人,身材颀长,穿的是一件黑色长衫,连一柄长剑,都套着黑色布囊,但两个眼孔中,一双眸子,精芒如电。

管天发隐身梁上,屏息蜷伏,不敢稍动。

为首的黑衣令主,已然大步往帏后走去,四个黑衣人紧随身后而入,迅速从身边取出铁凿,分左右奔向棺木两边。

管天发瞧得心头大为愤怒。这一情形,明明是要动恩公的棺木了!

心念转动,忍不住伸手朝身边摸去!

这一摸,他才想起自己为了对恩公表示崇敬,连随身的兵刃暗器,都留在客厅店之中,并未携带。

“唉,就算带了兵刃,只怕也不是那黑衣令主的对手,何况对方共有五人之多!”

一阵铁凿叮叮之声,适才传入耳朵,管天发全身血液,也随着沸腾起来,暗暗切齿道:“管天发,金陵江府对你母子恩重如山,你岂能贪生怕死,眼看着贼人开棺毁尸……”

念头还未转完,但听“咯”的一声轻响,棺盖已被撬开!

声音入耳,管天发心情为之一紧,心情又激动起来,急急往下瞧去!

他居高临下,自然看得清楚,这一看,口中几乎“咦”出声来!

原来棺中衾枕凌乱,那有江上峰的尸体?

两名黑衣人掀开棺盖,怔了一怔,立即躬身道:“启禀令主……”

黑衣令主不耐道:“把他的尸体扛出来。”

两名黑衣人依然躬着身道:“启惠令主,棺中没有尸体。”

黑衣令主身躯陡然一震,眼孔中透射出两道慑人的寒光。道:“你们说什么?”

话声未落,人已疾如飘风,一下掠近,目注空棺,惊悸的问道:“这就奇了,我明明看他……”

倏地住口,身形迅快地倒退一步,挥手道:“快把馆盖钉好。”

四名黑衣人一齐动手,钉好棺盖,黑衣令主冷喝一声:“走!”

大厅上烛火陡熄,五条人影,旋身飞踪,穿射而出,去势如箭,一瞬之间,已然走得不见踪影。

管天发轻轻吁了口气。飘落地面,心中只是沉思:“恩公尸体不见,只存一具空棺,这是他老人家避仇假死呢还是死后怕仇家毁灭,故意移去呢?”

尤其方才这位黑衣令主,自己走南闯北,在江湖上混了多年,似乎从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个全身黑衣的神秘组织,也没有听说过有“令主”的称谓,此人究竟是什么路数呢?

不错,此人方才瞧到空棺之后,似乎极为惊悸,当时他口中说了“我明明看他……”五字。

底下的话,虽没说出,但从他语气推究,不外两点:

一是:“我明明看他死的。”

二是:“我明明看他入殓的。”

他看到恩公身故,也许只是在屋外偷看,并不一定是江湖中人,但如若他亲眼看到恩公入殓,那就只有江府的亲戚故旧。

他心头思潮起伏,觉得今晚所遇,其中定然隐藏着某一事故,而这件事,也定和恩公之死有关。

自己身受江府大恩,无论如何,一定要查出黑衣令主的身份来历不可。

第二天一早,管天发穿了一件长衫,把兵刃用布囊包好,会帐出门,直向江府而来。

随着青衣汉子走进江府,青衣汉子连忙带笑道:“管镖头这位就是咱们府里的楚总管。”

管天发心中暗道:“敢情福老爹上了年纪,不管事了。”

一面再一抱拳,道:“原来是楚总管,在下失敬了。”

楚总管道:“不敢,兄弟是楚如风。”接着抬手肃容道:“管镖头远来,请到里面坐。”

穿过二门,进入大厅,楚总管连说“请坐”,两人分宾主落坐,早有人端上两盏香茶。

楚总管目光投向管天发,含笑道:“兄弟听说总镖头有事要见大公子,不知有何贵干?”

管天发在江湖上奔走多年,这等重大之事,岂肯随便说出?闻言笑了笑道:“在下路过金陵,听说大先生过世,特来拜访,方才听贵府管家说,大公子出门去了!”

楚总管点头道:“正是,正是,大公子不在,总镖头若是有什么事,和兄弟说也是一样。”

他身为总管,自然作得了主。

管天发道:“在下想见见二公子,不知是否方便?”

楚总管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阴阴一笑,道:“二公子不见外客,要请总镖头原谅。”

管天发淡淡一笑道:“在下自幼蒙大先生大恩,常来府上,大公子、二公子虽有多时不见,说来原也是熟人。”

楚总管赶忙抱了抱拳,陪笑道:“兄弟蒙大公子相邀,才来不久,管镖头幸勿见怪。”

口气一顿,接着打个哈哈,又道:“哈哈,管兄既是府中熟人,这话就说好了,二公子身体一向羸弱,自老庄主过世之后,哀毁逾但,旧病复发,现在书房中静养,怕人惊扰,才不见外客,管兄莫要误会了兄弟的意思。”

管天发道:“楚总管说的是实情,兄弟怎敢见怪?”一面抬目道:“不知福老爹在不在?兄弟已有多年没见面了,想看看他老人家。”

楚总管含笑道:“福老爹随大公子出去了,大概要一两日回来。”

管天发起身道:“总管不用客气了,大公子既是要等一两天回来,兄弟隔天再来,也是一样。”

突听一个清脆的声音,叫道:“楚总管。”

楚总管口过头去道:“紫鹃姑娘有什么事?”

管天发抬目瞧去,只见一名身穿淡青衣裙的美婢,手托茶盘,从屏后走出,微一欠身道:“二公子听说管镖头回来了,请他到书房里相见。”

楚总管皱皱眉道:“大概又是小鹃说的,大公子一再交待,二公子需要好好静养,不可惊扰于他,小鹃就是喜欢多嘴。”

那青衣使女笑了笑道:“二公子整日不出户,闲得无事,听说管镖头来了,甚是高兴,才打发我来请的。”

楚总管无可奈何地朝管天发道:“二公子既然打发紫鹃姑娘来请,管兄就请到书房稍坐,只是二公子病体初愈不宜和人多谈,要请管兄原谅。”

管天发道:“在下省得。”

楚总管道:“管兄请吧。”

紫鹃目光望了管天发一眼,欠欠身道:“婢子替管镖头带路。”

说罢,一手托着茶盘,转身往里行去。

管天发站起身,朝楚总管抱抱拳,就跟随紫鹃身后而行。

紫鹃款步徐行,把管天发领到门口,侧身站定,一手打起门帘,欠了欠身道:“管镖头请进。”

紫鹃随着走入,含笑道:“管镖头请坐,我去请二公子出来。”

说完,俏生生地往屋内走去。

一阵脚步声传了过去,窗帘掀处,一个身材颀长,满脸病容的青衣少年,一手扶在绿衣小丫头,缓步走了出来。

青衣少年不过二十来岁,生得剑眉风目,模样原是十分英挺,只可惜面带病容,没有血色,就显得苍白瘦削,使人有弱不胜衣之感!

这就是江南府的二公子江寒青了!

管天发一愣,慌忙站起身,抱拳道:“在下管天发,见过二公子。”。

江寒青还了一礼,含笑道:“管兄请坐,福老爹经常时常提起管兄,不知管兄还认识我么?”

管天发重新打置了江寒青几眼,笑道:“在下离开金陵的时候,二公子还不满十岁,以后来过两次,都没见到二公子,如今长大了,要是在路上遇到,在下还真认不出来了。”

江寒青含笑道:“我从小身体就不太好,一直住在外祖母家里,前些日子外祖母仙逝,才回金陵来住,我常听福老爹说,管兄快快请坐。”

说话之时,一手扶着绿衣小丫鬟肩头,缓步走近一张绵墩交椅,坐了下来,一面说道:“小鹃,快去倒茶!”

管天发看得暗暗摇头,忖道:“恩公一世英名,威霸南北,二公子竟然在孱弱得需人扶持。”

心念转动,但觉一时有说不出的感触!

小鹃转身出去,不多一会儿工夫,端着两盏茶进来,送到管天发面前:“管镖头请用茶。”

然后又有另一盏捧到江寒青手上。

江寒青接过茶蛊,就着嘴chún,斯文地轻啜一口,望着管天发道:“小鹃刚才出门口,听到管兄告诉江彪,曾说有要紧之事,要见小弟,不知管兄有何见教?”

管天发道:“在下昨晚赶到金陵,就去灵谷寺,拜奠了恩公,今日一早,前来尊府,确有一件要事,要面见两位公子的。”

江寒青含笑道:“管兄有什么事,但请明说,家兄不在,只要江家办得到的,小弟无不尽力?”

管天发道:“在下受府大恩,已是图报不尽,哪敢再来给二公子添麻烦?”

江寒青道:“那么,管兄有何事?”

管天发道:“在下昨晚在灵符寺,遇上了一件怪异之事。”

江寒青平静地说:“不知管兄在灵谷寺遇上了什么怪异之事?”

管天发这就把昨晚自己所见一一说来。听到大院中有人飞落,自己藏身梁上,发现四个蒙脸黑衣汉子和一个穿黑衣的令主,每人携带铁凿,如何进入帏后……

话未说完,江寒青身躯一震,双目之中,陡然射出了两道慑人寒芒,愤怒地说:“何方贼子,胆敢动我先父的棺木?”

管天发瞧得心头暗暗一凛,忖道:“这位二公子原来身怀上乘功力,那么又怎会满脸病容,连行动都需人扶持?莫非他故意深藏不露?”

江寒青双目之中,神光渐弱,急急问道:“管兄,后来如何了?”

管天发道:“在下当时心头甚是激动,但自忖决非那黑衣令主之敌,徒然送命,于事无补,只好尽力忍耐,那时他们已凿开恩公棺木,但一望之下,发现相中并无恩公遗体……”

江寒青神情猛震,身躯一阵颤动,失声道:“棺中没有先父遗体?那是被人盗走了,这……会是什么人?”

管天发道:“黑道中人的夜行衣裳,多半都是黑色,但像他们那样以黑布黑衣套着头脸的人,在下还没听人说过,就是“令主”这个称谓,在下也第一次听到。”

江寒青想了想,又道:“管兄除了看到那黑衣令主身材欣长之外,他说话的口音,想必也听清楚了?”

管天发道:“此人语气十分冷峭,在下听得甚是清楚。”

江寒青又道:“若是管兄再遇上此人,大概可以听得出他的口音来么?”

管天发道:“只要遇上此人,在下自信可以听得出来。”

江寒青吁了口气,叹息道:“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1 武林世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