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10 飘香解葯

作者:上官鼎

又过了一回,两边人声愈来愈杂,江寒青闭着眼睛,也可以猜想的到,这里到了一处大镇集。

车子终于停下来了,只听有人趋近车前,恭声说道:“单大掌柜请这里下来,小的已经恭候多时了。”

单堂主掀起车帘,当先跨下车去,问道:“房间准备好了么?”

那人回道:“小的昨晚就定下了,后进已经全包下来。”

江寒青心是暗想道:“原来要在这里住店,这倒好,晚上赶路,白天投宿。”

单堂主点头道:“很好。”

接着回头道:“宫老弟,可以请二公子下车了。”

江寒青跨下车门,单堂主一把挽住江寒青手臂,呵呵笑道:“公子辛苦了,咱们就在这里打个尖再走。”

那汉子立即在前引路,朝客店中走去。

这里敢情是一条横街,地势较为僻静,江寒青在单堂主、宫副堂主,和一名扮作镖头模样的汉子的簇拥之下。直入后进。

敢情这一进店屋,是专门接待过路的达官贵人之用,一排五间,自成院落,相当幽静。

两名店伙巴结地跟了进来,一个手上捧着脸水,说道:“几位客官洗把脸。”

单堂主一摆手道:“老夫等人,一晚未睡,先要休息一回。”

店伙放下脸水,笑道:“那么小的替诸位去泡茶水。”

说完,便自退了出去。

单堂主转身吩咐道:“二公子路上累了,宫老弟先陪他到左首房中休息。”

宫副堂主答应一声,含笑道:“兄弟替二公子带路。”

江寒青暗暗冷哼:“这明明是要姓宫的监视自己。”

当下点点头道:“在下确也有些累了。”

随着,宫副堂主进入了左首一间房中。

那是一个双铺房间,收拾的相当干净,除了对面两张床铺,临窗还有两张雕花椅子,和一张茶几。

两人堪堪坐下,一名店伙计已经手托茶盘,闪了进来,含笑道:“两位客官请用茶。”

放下茶盘,取出两个磁碗,倒了一蛊茶,送到姓宫的面前,谄笑道:“这小店特别给上房贵客准备的真正杭州龙井,客官喝上一口,便知这是最好的雨前茶了。”

他一边说话,一边又倒了一蛊,双手送到江寒青面前,目光在他脸上轻轻瞟过。

江寒青但觉这房伙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看过似是极熟,心头方自一怔,只听耳边响起一缕极细的声音说道:“快把这蛊酒茶喝下去。”

这是司徒兰的声音,江寒青心头一动,伸手接过茶碗,不由的举目朝店伙瞧去!

那不是司徒兰还有谁?

她眨眨眼睛,微笑道:“客官需要什么,只管吩咐小的。”

宫副堂主挥了挥手,说道:“不用了。”

店伙连声应是,躬躬腰,很快退出去,顺手替两人拉上房门。

江寒青目送司徒兰走后,心头暗想:“她乔装店伙,送来茶水,莫非这蛊茶内,放了飘香帕解葯?不然;她不会暗中叮嘱,要自己把这蛊茶喝下去。”

接着又想,据自己连日观察,他们这两帮人,勾心斗角,都不似好路数,目前自己最需要的,自然是解去身中*葯了。

这就托了茶蛊,缓缓喝着。

宫副堂主在江湖上多年,心机极沉,一手端着茶蛊,并不立时就喝,目注茶碗,似是仔细察看茶水的颜色,还凑近鼻子,闻了一回,才点头道:“这茶叶,倒确是上好龙井。”

说着,也就轻轻啜了一口。

江寒青看在眼里,忖道:“这人看来极富心机,难怪单堂主要派他来监视自己了。”

心中想着,把一蛊茶水喝了下去,故意打了个呵欠,说道:“宫副堂主不累么,在下可要休息一会了。”

宫副堂主忙道:“二公子只管请睡,咱们下午还要赶路呢!”

江寒青也不和他多说,和衣在铺上躺下,他心中有数,司徒兰乔装店伙,送来的这蛊茶水,准是解葯。

因此侧身卧下,背着富副堂主。暗暗运气一试,果然这一会工夫,*葯顿解,周身气机,已能随意运转。

他自从在白云观,四天之内,眼下了天风道长精练的半葫芦“雪芝丹”,功力精进,大非昔比,这一运气行功。方才被青袍道人点住的几处穴道,不用运功冲穴,便已豁然自解。

宫副堂主看他和衣而卧,只当他车行颠簸,一晚未睡,一个被点了几处穴道的人,血气不畅,自然容易疲乏,当下也并不在意,就在江寒青对面铺上,跌坐行功。

中午时分,那名扮作镖头模样的汉子,进来请两人用饭,江寒青和宫副堂主跨出房门,中间客堂上,店伙已经摆好一桌酒菜。

单堂主招呼大家入席,酒菜倒十分丰盛。

单堂主亲自斟了一杯酒,含笑道:“江二公子,老夫敬你一杯。”

江寒青*葯已解,心中已然了无所惧,举杯笑道:“不敢,在下敬堂主。”

两人对干了一杯。

江寒青趁机道:“在下有幸和单堂主同行,只是,尚未请教三位的大名。”

单堂主道:“老夫单晓天。”

接着朝宫副堂主,和那扮作镖头模样的汉子一指,说道:“宫老弟名君武,这是卜香主大元。”

江寒青不知他们说的是否真名?连忙拱手,道:“江某久仰。”

一面又和宫、卜两人互饮一杯。

单晓天道:“依老夫看来,江二公子倒是海量,只是咱们午后仍须赶路,尽此一壶为限,到了地头,咱们再痛痛快快地喝上一顿。”

江寒青道:“在下想请教堂主一事。”

单晓天问道:“二公子要问些什么?”

江寒青道:“咱们已经赶了一晚路,不知贵谷主现在何处。”

单晓天道:“老夫奉命迎宾,谷主并未出谷,自然在流香谷中了。”

江寒青心中暗道:“这话不是白说了?”

脸上淡淡一笑,道:“堂主若是认为可以见告,在下想请教流香谷究竟是什么地方?”

单晓天拂须笑道:“二公子见询,老夫不敢相瞒,此去流香谷,还有四五天路程。”

江寒青听得一呆,暗想:“自己只当他们谷主就在附近,还有四五天路程,那不是还在千里之外?”

正想之间,只见一名青衣汉子,匆匆走入。

卜大元目光一动,立即从席间站起,迎了过去,低声问道:“有什么事?”

那汉子躬躬身道:“赶车的郑老六要小的进来转禀香主,方才有一个和尚,在客店门前徘徊不去,行迹十分可疑。”

卜大元道:“和尚化缘,也是常有的事,你出去好了。”

那汉子应了声“是”,又道:“回香主,那和尚还在咱们马车边上,探头探脑的,只怕是对方的眼线。”

卜大元冷冷一笑,挥手道:“知道了。”

那汉子欠身一礼,便自退去。

卜大元依然回到席上,也没向单堂主报告。

他们说话声音虽轻,江寒青听清楚了,单堂主可能也已听到,敢情碍着江寒青,是以并没多问。

大家匆匆饭罢,单晓天吩咐伙计结过店帐,赏了店伙一锭银子,便和江寒青、宫君武两人一起步出店门。

卜大元早已站在店门前等候,一见三人走出,就挥了挥手,赶车的立即驱车过来,掀起了车帘。

江寒青目光转动,果见对西街角上,站着一个灰衣和尚,看到自己,就匆匆转身走去。

单晓天独目中寒芒一闪,面露冷笑。

卜大元等江寒青、单晓天、宫君武三人上车之后,迅速跨上车前,和赶车的坐在一起,赶车的不待吩咐,扬起长鞭,驱车上路。

车行渐渐加速,江寒青不知方才打尖的是什么地方,但车子逐渐加快,就是说明已经出了城镇。

他心中只是暗自思忖:司徒兰乔装店伙,决不会单纯的给自己送来解葯,店门外那个和尚,自然也是他们同党乔装的无疑,那么他们的人手,极可能已在前途埋伏。

司徒兰因自己落在流香谷这帮人的手中,才暗中替自己解去身上*葯,这用意极为明显,自然是希望自己和他们联手,共同对付流香谷的人。

自己对这两帮人的来历底细,一无所知,这样莫名其妙的卷入在他们中间,如能善为运用,在他们双方口中,至少也可以听出一些眉目。

主意打定,心头登时觉得开朗了许多,只是斜倚着车厢,闭目养神。在他心想,不出十里,青袍老人和司徒兰等人,必然会在前面拦路。

那知过了十里路,竟然太平无事,不禁暗暗觉得奇怪,心想:青袍老人、司徒兰那一帮人,决不会没有动静。

车子又行驶了十几里路,只听坐在车前的卜大元低声说道:“宫副堂主,前面山石上,坐着两名灰衣僧人,似在等候什么。”

宫君武嘴角间微微一哼,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卜大元忽然压低声音道:“他们站起来了!”

话声未落,陡听有人大声喝道:“停车!”

接着但听唏聿聿马啸之声,车子前行之势,登时一停,响起卜大元怒喝之声,道:“你们两个贼和尚,大概瞎了眼睛,拦在路上,可是不要命了?”

只听一个和尚说道:“施主怎好出口伤人,贫僧奉命在此恭候。”

卜大元怒哼道:“你们奉何人之命?”

那僧人道:“贫僧少林门下。”

卜大元冷笑道:“少林和尚,也未必唬得了人。”

坐在车中的单晓天双目倏睁,沉声道:“宫副堂主下去看看。”

宫君武一侧身跃下车去,但见两名灰衣僧人站立道左,敢情人手还没到齐。

卜大元一见宫副堂主跃下车来,立即躬身说道:“副掌柜大概听清楚了,这两个和尚,拦住咱们车子,自称是少林寺的和尚。”

宫君武目光冷峻,望了望两个灰衣僧人一眼,问道:“两位大和尚有何见教?”

左边一个僧人打量了宫君武一眼,合十道:“贫僧奉主持之命,在此恭候诸位大驾。”

宫君武道:“你们主持何在?”

那僧人道:“施主稍待,敝寺主持就可快到……”

话声未落,但见一片密林之中,缓步走出一个缁衣老尼,两个灰衣老僧,三人身后,跟着一个中年劲装汉子,和四个腰佩戒刀的灰衣僧人。

宫君武目光一转,不禁暗暗皱眉,心中暗道:“他们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原来这一拨人,正是紫竹庵主无尘师太,和她徒弟了因女尼,清凉寺主持觉胜法师,劲装汉子是铁书生严秀侠,尤其要觉胜法师左首的一个枯瘦老者,赫然竟是少林罗汉堂主持觉明禅师,少林寺中有数的高手。

无尘师太面情冷漠,两道熠熠有光的眼神,掠过马车,落到了宫君武身上,冷冷问道:“你们从金陵来的呢?”

宫君武同样冷冷地回答道:“不错。”

无尘师大道:“车上何人?”

宫君武道:“老师太大概就是紫竹庵主了。”

无尘师太心中暗暗一怔,寻思:“他怎么知道我是谁?”

一面冷哼道:“老尼问你车中何人?”

宫君武道:“敝谷单堂主!”

这话答得干脆,倒叫无尘师太又是一怔,接着冷厉地喝道:“叫他下来!”

宫君武淡淡一笑道:“凭师大一句话,敝堂主就非下来不可么?”

无尘师太脸罩寒霜,怒声道:“依你呢?”

宫君武道:“师太在拦车之前,可曾打听过了。”

无尘师太道:“老记早已打听的一清二楚。”

宫君武冷傲的道:“那很好,师太既然知道敝谷来历,就不该拦路了。”

无尘师太道:“江湖上尽多邪门左道,牛鬼蛇神之辈,老尼用不着去费这些心思,你们车子之上……”

宫君武双目寒芒飞闪,打断她话头,突然仰天一声大笑道:“庵主这话,那是冲着敝谷来的了,敝谷不愿和武林同道结怨,可也不是怕事之徒。”

无尘师太一袭缁衣,突然无风自动,似要发作。

少林觉明禅师突然好像想起一事,急忙以传音入密朝身边觉胜法师低低说了两句。

觉胜法师脸色微变,立即跨前一步合十道:“贫僧斗胆,想请教施主一声,不知施主是哪一路的高人?”

宫君武还没回答,只听身后响起一个威重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说道:“流香谷。”

觉胜法师循声看去,但见车边已经多了一个身躯高大的灰袍独目老者,脸含微笑,接道:“老朽还当是什么不开眼的跳梁小丑,拦路打劫,原来是少林、峨眉的高人,兄弟幸会之至。”

觉明禅师听到“流香谷”三字,心中一动,暗道:“果然不出自己所料。”

觉胜禅师心头暗暗一惊,忖道:“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0 飘香解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