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13 一真三假

作者:上官鼎

这一行人刚到大枫树下,就听两人隐身大树不远的一片树林中,响起了一阵衣袂飘风之声、很快闪出两条人影,神色恭敬,赶了过去,恭身道:“属下叩见护法,四位令主。”

思忖之间,只见竹布长衫老者微一摆手。问道:“你们守在此地,可曾发现有什么人么?”

那两人躬身道:“没有。”

竹布长衫老者点头道:“好,你们退下去。”

那两人又一恭身,疾退入林。

竹布长衫老者仰脸看看天色,拈须笑道:“此时不过初更方过,严友三一向自视极高,未必会这么早就来。”

严友三心中暗道:“此人倒是摸透了老夫脾气,若非这位神秘客把自己引来,自己确实要准二更才到。”

忽听一阵马蹄之声,由远而近,一匹快马,风驰电卷而来,直待驰近大树下,马上人突然一勒马缰,飞身下马,朝竹布长衫老者菲身一礼,说道:“属下叩见护法。”

竹布长衫老者问道:“严友三已经动身了么?”

马上人道:“属下刚才接到句容飞鸽报告,严友三尚在酒楼上独自饮酒,并未动身。”

竹布长衫老者点点头,道:“好,要他们监视着他,待他动身,立时报告。”

马上人答应一声,又飞身上马,急驰而去。

严友三听得暗暗奇怪,自己早已离开酒楼,此人怎么说自己还在酒楼上独自饮酒?

他原是久历江湖之人,经验何等老到,这一转念,登时恍然大悟,暗暗“哦”了一声,心想:“无怪神秘客要自己从酒楼后巷出来,原来他已有同党假扮自己,留在酒楼之上,他说的另有安排,大概就是指此而言。”

一面立以“传音”朝对面树上问道:“是朋友派人假扮了老夫?”

那人笑道:“不是如此,如何瞒得过他们?”

竹布长衫老者目光一拾,沉声叫道:“严友三。”

严友三隐身树上,只当自己行藏已露,心头方自一惊!

但见那个身穿天蓝长袍的人,立即恭身应道:“属下在。”

树上的严友三又是一怔,暗道:“原来他和自己同名同姓。”

竹布长衫老者严肃的道:“此行在务,白旗令主都已交待你了么?”

天蓝长袍人恭敬地道:“令主都已交待属下了。”

竹布长衫老者微微颔首,道:“很好,你可先藏到树林中去,但等除去严友三,你就立时赶回金陵去。”

天蓝长袍人弓身应“是”。立即朝林中跑来,一闪而入。

严友三听到这里,不由暗暗怒恼,忖道:“看来神秘客说的不假,这批贼人果然心怀叵测,企图除去自己,派人冒名顶替,哼,老夫倒要看看你们如何把老夫除去?”

过不一会,但听又是一阵急骤的马蹄声绝尘而来!

那马上人骑术极精,马驰近树下,一跃下马,弓身说道:“启禀护法,严友三已经从句容动身,朝茅山而来。”

竹布长衫老者微一顿首,马上人立即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竹布长衫老者目光缓缓掠过四名令主,阴森的道:“是时候了,陆令主留在此地,你们随老夫走。”

白旗令主欠欠身,道:“属下省得。”

竹布长衫老者率同其余三名令主,迅快地步入林中,四条人影倏然分散,一闪而没。

严友三居高临下,自然看得清楚,他们入林之后,各自占了有利地形,隐伏下去。

这一情形,已极明显,贼党留下白旗令主一人,自是在诱敌,其余的人,忽然隐入林中,不用说是企图诱自己入林,要以卑鄙手段,予以围残!

但就在竹布长衫老者和三名令主掠入树林响起一阵衣袂飘风的同时,依稀间好像另有一丝极其轻微的风声,破空掠过林梢!

这要换了一个人决难分辨得出,但红脸判官严友三久历江湖,隐身树上,耳听八方,这一丝风声,虽然选择在对方四人分散飞掠的同时响起,使人容易发生错觉,以为是四人带起的衣袂之声。

可是严友三正在全神贯注之际,自然瞒不过他的耳朵,心中不觉一动,暗道:“怎么,他走了么?”

念头闪电一转,立即以“千里传音”向对面树上问道:“朋友还在树上么?”

神秘客没有作声,敢情他真地走了!

严友三心头暗暗纳罕,弄不清楚神秘客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葯?既要自己隐身树上。他却又在紧要关头,悄悄溜走。

不,在强敌环伺之下,悄然离去,能使对方一无所觉,不但要有过人轻功,而且还得在相当机智,拿捏得时,光凭这份身手,自己就望尘莫及!

他说过“早有安排”,不可能离此而去,那么他悄然离开,又是为什么呢?

时间快近二更,山林间一片沉静,只有白旗令主一个。负手站在覆盖如伞的大枫树下,仰首向天,状极悠闲!

这时,一阵得得蹄声,循着山脚传了过来!

白旗令主和树林中埋伏的竹布长衫老者及隐身树上的严友三,同时都在心中暗暗叫了声:“来了!”

不错,朦胧夜色之下,正有一人一骑,转出山脚,朝大枫树而来!

马是枣红马,关外名驹!

马上人身穿蓝袍,足登马靴。胸飘花白长髯,背负长剑,控僵缓行,顾盼之间,另有一股慑人气概,那不是威震江湖的西秦总管红脸判官严友三,还有谁来?

白旗令主迎前一步,拱拱手,道:“严大侠果是信人,兄弟恭候多时了。”

假严友三踞坐马上,沉声道:“阁下就是邀约老夫的五凤门江南分坛主么?”

随着话声,已经跨下马来。

隐身树上的严友三微微一笑,暗道:“此人不知是谁?他不但扮相极像,就是连口吻,也和自己有几分相似。”

只听白旗令主道:“兄弟是江南总分坛白旗令主。”

假严友三目光转动,微哼道:“贵分坛主呢?”

白旗令主道:“兄弟就是奉命和严大侠语谈之人。”

假严友三冷冷一晒道:“贵分坛主架子不小啊,那是没把老夫放在眼里了。”

隐身材上的严友三听得暗暗好笑道:“这两句话,若是自己,也该这么说……”

突然,他听出口音来了,心中一动,暗专道:“听他口音,不就是方才悄悄离去的那个神秘客么?”

白旗令主笑了笑道:“严大侠误会了。”

假严友三问道:“老夫误会了什么?”

白旗令主淡淡一笑道:“中原武林,全在敞门江南总分坛统辖之下,每一旗令,各有专司,贵堡所在地区,正是由本令旗负责,因此自该由兄弟出面和严大侠谈判了。”

假严友三突然目射怒威,洪声笑道:“好狂的口气,老夫还不曾听说过江湖上有五凤门这样一个匪帮。”白旗令主冷笑道:“那是严大侠孤陋寡闻。”

假严友三道:“本堡秦姑娘就是你劫持的么?”

白旗令主道:“正因兄弟有事要和贵堡奉商,才把姑娘请来。兄弟保证秦姑娘安然无恙。”

假严友三似是强自耐着性子,沉声道:“你有什么事?”

白旗令主道:“五凤门出现江湖,武林中非友即敌,兄弟奉坛主之命,拟请贵堡加盟本门。”

隐身树上的严友三暗暗嘿了一声,心想:“看来神秘客说得不假,五凤门果有着极大野心!”

只听假严友三仰天洪笑道:“五凤门跳梁小丑,你想太平堡会向你低头吗?”

白旗令主徐徐说道:“严大侠莫忘了贵堡秦姑娘的安危。”

严友三嗔目喝道:“你胆敢要挟老夫?嘿嘿,老夫今晚先把你拿下了,再找你们江南总分坛算账。”

白旗令主冷然道:“严大侠若是以为五凤门的人,都是徒有虚名之辈,不妨试试,兄弟不才,严大侠如果有意赐教,自当奉陪。”

他有大援在后,自是丝毫没把红脸判官放在心上。

假严友三陡地浓眉一轩,怒嘿道:“无知鼠辈,你以为仗着不成气候的五凤门,就可以横行天下了么?老夫今晚不给你一个教训,真把太平堡看低了。”

他似是愈说愈怒,陡然伸手一指喝道:“过来,给老夫速亮兵刃。”

白旗令主刷的抽出长剑,傲然道:“严大侠坚慾赐教,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严大侠也请亮出兵刃。”

假严友三大笑道:“严友三纵横江湖,对付无名鼠辈,从来不动用兵刃。”

隐身树上的严友三听得极为受用,不觉暗暗点头。

白旗令主长剑横胸,冷傲的道:“严大侠不肯动用兵刃,那么就请先发招吧。”

他说来不卑不亢,神态安详,纵然树林间隐伏着同党,但就凭他这份气概,已可看出此人一身所学,也决非泛泛之辈。

假严友三不耐道:“老夫不动兵刃,自然让你先出手了,不用多言,只管发招。”

白旗令主冷晒道:“严大侠既然自矜身份,兄弟有僭!”

突然手腕一震,响起一阵利剑啸风之声,剑光一闪而至,朝假严友三肩头削来!

出手一剑,便可看出他剑上造诣极深!

假严友三洪笑一声,道:“来的好!”

身形不让不避,举手一掌,疾拍而出。

他掌势居然迎着对方剑上拍去,这一着除了表示没把对方长剑放在眼里,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奇奥之处。

一个人掌上功夫,练得最到家,也不能和锋利长剑硬砸。

尤其他掌势迎着剑锋直劈,根本没有手法可言,只是奇快无比,就在掌缘快和剑锋相接,忽然轻轻一翻,锵的一声,正好拍在剑脊之上,把削来的长剑,一下震了出去!

隐身材上的严友三不觉看得耸然动容,暗道:“这是什么手法?”

白旗令主连剑带人打了一个旋转,几乎站立不稳,心头猛吃一惊,急急收剑后跃。

假严友三一掌出手,那容对方跃退?大笑一声,如影随形,直欺过来,喝道:“再接老夫一掌试试!”

然后一挥手,又是一掌拍了过去。

白旗令主在第一招上,就吃了亏,心中暗暗凛骇,立即吸气飘身向后门退数尺,长剑急展,陡然刺出一剑。

这一剑他含愤出手,使出了看家本领,去势弯弯曲曲,有如蛇行,极尽诡异,使人测不透究竟指向何处下手?

假严友三看也没看,依然单掌一扬,劈了过去。

他手法平实,除了快速之外,看去毫无技巧,但不知如何,这一掌又被他拍在剑脊之上。

锵然剑鸣,白旗令主一个身子这回被拍的连打了两个圆困,往后连退出四五步,才算站定。

假严友三并不追击,呵呵大笑道:“鼠辈,老夫掌力如何?”

白旗令主两次被假严友三拍中剑脊,连连后退,已然快要退到树林面前,眼看严友三并不追来,陡然大喝道:“老匹夫,本座与你拼了!”

长剑一挺,扑了过来,手腕连挥,急攻而上。

剑光闪动,幻出无数剑影,纵横飞舞?变幻无方,没一剑不是极尽恶毒的招数。

这一轮攻势,急如骤雨,假严友三也被逼得后退了一步。

突然一声长笑,侧身欺入剑影之中,双掌齐发,出手抢攻。

严友三隐身材上,目不转睛得注视着场中两人,只觉白旗令主剑势奇诡,另辟路径,辛辣恶毒,前所未见,不类中原武学。

假严友三更是奇绝,他使出来的招数,尽是江湖上常见的普通手法,但这等平凡招术,在他手上使来,却是神妙无比,不论白旗令主的剑势如何凌厉,都被他化解无遗,有时还逼得白旗令主挪移闪避,中途撤招。

双方搏斗到二十余招之后,白旗令主已然屈居下风,大有捉襟见肘之势!

激战中,但听严友三大声喝道:“鼠辈,你还看不出老夫真要取尔性命,易如反掌么?快快扔下长剑,领老夫找你们分坛主去!”

喝声出口,双掌突然一紧,掌法也随着使出了奇奥招数,但见掌影纵横,呼啸有声,顿时把白旗令主的剑势压了下去。

白旗令主在对方双掌逼迫之下,剑势受到了钳制,正合了棋高一着,缚手缚脚,一柄长剑就是旋展不开,心头大感惶急!

就在此时,假严友三突然大喝一声:“撒手!”

五指如钩,一下搭上剑脊,左脚飞起,朝白旗令主当胸踢来。

白旗令主一身武功原也不弱,此刻发现自己长剑被人抓住,用力一抽,哪想拍得动分毫?

他今晚的任务,原是诱敌,这一机会,岂肯错过?立即右腕用力朝前一送,借势后跃飞射出一丈来远,口中喝道:“老匹夫,本座失陪了。”

转身一个起落,头先脚后,疾窜入林。

假严友三把夺来的长剑往地上一掷,大笑道:“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3 一真三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