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14 再揭阴谋

作者:上官鼎

第二天一早,韩少山洗漱甫毕,一个清朗的声音问道:“韩相公起来了么?”

韩少山应道:“是哪一位?”

一手拉开房门,只见铁书生严秀侠一袭青衫,当门而立慌忙拱拱手,含笑道:“原来是严兄,请到里面坐。”

严秀侠拱手还礼,笑道:“家叔昨日和韩相公一度清谈,深佩相公学识,今日一早,怕相公有事出门,特命兄弟前来奉邀,务请移至后院一叙。”

韩少山微微一笑道:“不敢,令叔武林前辈,承蒙不道,兄弟自当赶候。”

两人相偕下楼,进入后院,严秀侠刚把韩少山让进客室。

但听一声大笑:“韩老弟早。”

一阵橐橐履声,从屏后转出一个蓝袍紫脸的老人,老人左肩,跟着一个一身紫衣,柳眉微挑,凤目含星的美姑娘。

蓝袍老人自然就是红脸判官严友三。

那紫衣少女,正是西秦太平堡主的独生女儿萦飞燕秦素珍秦姑娘!

韩少山抱拳一揖,说道:“老丈早。”

严友三呵呵一笑,回头道:“贤侄女,这位就是韩少山韩相公。”

接着又抬目朝韩少山道:“韩老弟,这是敞堡主的女公子。”

韩少山慌忙抱拳道:“原来是秦姑娘,在下失敬了。”

秦素珍瞟了韩少山一眼,敛衽施礼,低着头,低低地叫了声:“韩相公。”

严友三立即摆手肃客,笑道:“韩老弟请坐。”

大家落坐之后。韩少山目光一抬,朝严友三问道:“这位秦姑娘,可是……”

严友三没待他说出,就接口含笑道:“敝堡主膝下,只有一位女公子,昨晚才脱险回来。”

韩少山爽朗地笑道:“老丈武林前辈,威名显著,这些狗强盗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得罪贵堡,秦姑娘安然归来,原是意料中事。”

严友三只是含笑聆听,但昨晚那位神秘客一直以“千里传音”和自己交谈,不易听得出口音,只觉那神秘容声音较为清朗,而眼前这位韩相公却是口齿清朗,音如其人!

严友三等他说完,低沉一笑,道:“这是老弟过奖,昨晚若不是高人指点,老朽筋斗可就栽大了。”

“昨晚?”韩少山睁大双目,吃惊说道:“昨晚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可笑晚生倒头便睡,竟会一点也不知道。”

严友三心中暗想:“看你装到几时去。”一面说道:“事情并非发生在客店里,昨日旁晚,老弟不是看到伙计送来一封信么?那是一个叫做五凤门的江南总分坛送来的。”

韩少山口中啊了声,攒攒眉道:“可惜晚生对江湖上的事情,一无所知。”

严友三接着又把昨晚经过,述说了一遍,说话之时,暗暗注意着韩少山脸上神色。

但这位读书相公,除了面露惊讶,不住地摇头晃脑,作出惊叹之状,根本看不出有何异状!

一时倒把红脸判官看得心头暗暗嘀咕,想道:“莫非是自己看走眼了?”

韩少山望望严友三,沉吟道:“这两位侠士,神龙见首,确是奇人,老丈见多识广,莫非也看不出他们的路数来么?”

严友三突然心头一亮,这“路数”二字,乃是指武术家的门派路子,和使用的招数而言,韩少山一再表示他是读书人,从没和江湖上人来往,就不可说出“路数”二字来,这是他无意中露出来的口风。

严友三不动声色,只是微微摇摇头,捋须道:“老朽看不出两位少年侠士的来历,只听那神秘客称另一位侠士管兄,江湖上姓管的人不多,只要查出那姓管的侠士,两人来历,也就不难查出两人的底细来。”

韩少山的身躯微震,口中“啊”了一声。

严友三看在眼里,接着又道:“据舍侄说,昨晚四更左右,发现老弟住的屋上,似有夜行人一闪而没,当时老朽尚未回转,舍侄怕有宵小港人,曾去老弟房上察看……”

韩少山一惊,接这:“晚生那时睡熟了,不知严兄可有发现?”

严友三道:“此人身手绝高,等舍侄赶去,已经不见了。”

韩少山搓搓手道:“会有这等事?那是贼人?”

严友三笑了笑道:“老朽回转客栈,差不多就是四更稍后,此人和老朽先后不过一刻之差,据老朽猜想,他可能也是住在店中……”

韩少山淡淡一笑道:“招商客栈,三教九流,人来人往。原来卧虎藏龙的场所,严兄看到的夜行人,在店中落脚,那也无足为奇了。”

严友三目光深注,呵呵一笑,道:“老朽走南闯北,自信老眼不花,以老朽看来,你韩老弟恐怕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少年游侠!”

韩少山先是一怔,接着爽朗地笑道:“老丈这可看走眼了,晚生一介书生,可说是读书学剑两无成,如何当得少年侠士四字?”

秦素珍姑娘坐在严友三身边一把椅子上,一双俏目,只是不住地打量着韩少山,这时嫣然一笑道:“韩相公自称读书学剑两无成,那是学过剑术的了。”

韩少山赧然道:“在下只是引用古人读书不成,学剑又不成的成语,作个譬喻,像在下这样手无缚鸡之力,怎像是学过剑术的人?”

秦素珍道:“我不相信严伯伯会看走眼。”

韩少山淡然一笑道:“事实如此,古人说的好,智者于虑,必有一失,严老丈见多识广,错把在下看成会武之人,就是那千中的一失了。”

秦素珍回头道:“严伯伯,如此说来,那真是你看错了。”

她人在和严友三说话,突然右手轻轻一仰,指疑中射出一缕极细的寒芒,却向韩少山眉心打去。

严友三急忙喝道:“贤侄女不可造次。”喝声出口,已迟了一步。

说来可也真巧,韩少山眼看秦姑娘回过头去和严友三说话,就端起来茶盅,低头轻轻喝了一口,这一低头,飞射而去的一支钢针,正好接着他耳朵飞过,打到了粉墙之上!

韩少山一口茶还未咽下,突然听到严友三的喝声,手上一抖,几乎把茶盅打翻,一口茶水,喷到地上,惊惶失措地张目问道:“老英雄什么事?”

他一直称呼“老丈”,这一慌张,却叫出“老英雄”来了。

严友三的目中异采一闪。

泰素珍小嘴一翘,娇声道:“严伯伯,你不要叫嘛,我只是试试他的呀!”

韩少山敢情不知道差点被姑娘飞针击中,一脸茫然之色,问道:“老丈究竟是什么事?”

严友三微笑道:“没什么,老朽这位侄女,想试试老弟是否会武,老朽叫她不可造次。”

韩少山骇然道:“这个试不得,秦姑娘武林世家,家学渊源,晚生真的不会武功。”

严友三也没说穿,只是微微一笑道:“所以老朽要加以喝阻。”

秦素珍妙目一转,忽然转过头去,朝严秀侠道:“严大哥,夜晚严伯伯不是说过,这位韩相公和神秘蒙面人,有几分相似么?”

她说话之时,一连眨动了几下眼睛。

严秀侠不知秦姑娘的意思,方自一愕!

韩少山早已接口笑道:“这真是从何说起,在下……”

秦素珍没待韩少山说下去,抢着道:“你说嘛,昨晚严伯伯是怎么说的?”

严秀侠说道:“家叔曾说:那神秘客身材欣长,和韩相公颇有几分相似。”

韩少山淡淡一笑:“老丈看清那位蒙面侠士身材和在下颇相近似,自然不会错了,但身材颀长之人,何止区区一个?纵或相似,也未必就是在下。”

秦素珍凤目一仰,说道:“严伯伯,那蒙面侠士除了身材和这位韩相公相似之外,你老人家想想看,还有什么?”

严友三拈须笑道:“老朽只是有此感觉罢了,韩老弟既已否认,也许真的不是他了。”

秦素珍嫣然一笑,俏皮地道:“侄女有两点补充之处,也许更可以证明韩相公就是那位蒙面侠士。”

严友三目露奇光,捋须笑道:“贤侄女发现了两点什么?”

秦素珍眨动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朝韩少山笑道:“我说出来了,韩相公可不许抵赖。”

韩少山道:“姑娘请说。”

秦素珍道:“夜晚严伯伯不是和蒙面侠士各自隐身在一棵大树一定很大,是不是?”

严友三道:“不错。”

秦素珍笑了笑道:“树上一定长着很多青苔,那蒙面侠士纵然轻功高绝,但时间稍长,鞋边上多少也总会沾着些育苔……”说话之时,亮晶晶的眼光,有意无意地胡韩少山的杨底靴上看去!

姑娘家总究比男人心细的多。严友三、严秀侠听她一说,目光不由同时投向了韩少山的靴子上!

但见他雪白的粉低靴上,果然沾着一小块青苔。

韩少山低头看看自己靴子,口中“啊”了一声,笑道:“姑娘是说在下靴上这块苔迹?这是昨日进城之时,不小心在路旁滑了一下沾上了的。”

严友三心中早已有数,只是微笑不言。

秦素珍红菱似的小嘴一撇,道:“且慢抵赖,还有一点,还没说出来呢!”

韩少山没有开口,秦家珍接着说道:“严怕伯,昨晚那蒙面侠士追逐白旗令主人林,在漫天暗器之下,你说会不会在衣角上带上一些?”

韩少山还是昨天穿的那一身青衫,他坐在严友三侧面,右首下摆,赫然有着几个针头大的小孔,显是被细小暗器穿射所留下的迹迹。

这点,严友三也早已看到了。

韩少山依然神色自若,微笑道:“秦姑娘这可忽略了一点。”

秦素珍道:“我哪里忽略了?”

韩少山道:“在下方才听严老丈述说,蒙面侠士那时乔装严老丈赴约,身上穿的应该是一袭蓝缎长袍。”

秦素珍道:“韩相公说的不错,那蒙面侠士是在半途中等候从容骑马赶去另一个假扮严伯伯的人,然后再乔装严伯伯赴约的。他在句容和严伯伯见面之时,身上穿的原是青衫,何况那时正当匆忙这间,改扮严伯伯,自是无暇再换衣衫,可能就把蓝袍穿在青衫外面。再说埋伏在树林里的贼党,个个都是高手,从他们手上发射出来的暗器,纵然细小,也一定势劲力急,要穿透两件长袍,也并非难事。”

韩少山尴尬地笑了,说道:“秦姑娘要是这么说,在下就无言可对了。”

秦素珍甜笑道:“那就是给我全说对了。”

韩少山道:“如果在下真是那位蒙面侠士,严老丈面前,实在没有再隐瞒的必要。”

秦素珍抿抿嘴道:“是呀,所以韩相公就该承认了。

韩少山望着严友三用手摸摸下巴,苦笑说道:“可惜在下不是那位蒙面侠士,张冠李戴,叫在下如何承认呢?”

严友三忽然间似是神情一愣!这一楞,值得注意。

秦素珍眼看韩少山依然否认,还待再说!

严友三适时摆摆手道:“贤侄女,韩老弟说得不错,他真要是那位蒙面侠士,毋须再对咱们隐瞒,看来他真的不是了。”

他口气忽然改变了!

秦素珍诧异地道:“严伯伯相信他说的是真话?”

严友三拂髯笑道:“韩老弟为人爽朗,自是不会有假了。”

他不待秦素珍再说,回头朝严秀侠吩咐道:“秀侠,快去关照店伙,要三元楼送一席酒莱来,我要和韩老弟痛痛快快地喝上一杯。”

不多一回,三元楼送来酒席,两名伙计摆好碗筷,就陆续上菜。

严友三起身肃客,四人分宾主入席。

严秀侠取起酒壶,替大家面前斟满了酒。

严友三举杯笑道:“来,来,韩老弟,咱们一见如故,老朽先敬你一杯。”

韩少山慌忙起立,说道:“不敢,老丈是武林中的老英雄,晚生该先敬老丈才是。”

两人各自干了一杯。

秦素珍盈盈站起,从严秀侠手中取过酒壶,给韩少山面前斟酒。

韩少山慌忙拱手道:“秦姑娘,这个在下如何敢当?”

案素珍婿然一笑道:“我要敬韩相公一杯。”举杯就在chún,轻轻喝了一口。

韩少山惶然地说道:“姑娘出身武林家,巾帼女杰,在下理该先敬姑娘。”说完,一仰脖子,喝了个杯底朝天。

秦素珍俏目之中,闪过一丝异采,接着又替严友三斟满了酒,娇声道:“严伯伯,侄女敬你老一杯。”

严友三拂髯笑道:“贤侄女,咱们自己人,不用客气了。”

秦素珍眨眨星目,说道:“这是侄女一点敬意嘛。”

严友三呵呵一笑,点头道:“好,好。”举杯就chún,一饮而尽。

秦素珍接着又敬了严秀侠一杯,才行坐下。这一顿酒,杯箸交错,谈笑风生,宾主间显得非常融合。

酒席半酣,韩少山好像想起什么事来,口中忽然啊了一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4 再揭阴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