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15 山雨慾来

作者:上官鼎

无尘师大气得脸色煞白,怒喝道:“大胆孽障,今晚不把你活劈掌下,老尼就不叫无尘!”人随声起,双掌骤发,纵身飞扑过去!

了因冷冷一笑,道:“老尼姑,你当我真的怕你了么?”

直待无尘师太快要扑近,突然双眉一侧,身如逆水游鱼从无尘师太掌下欺入,右手轻扬,忽拍忽拂,招式奇妙,接着发出右掌,直向无尘师太胸口横印过去!

无尘师太飞扑面来,双掌要落未落,蓦觉人影一闪,劲风袭体,沉嘿一声:“你是找死!”

立即改拍为劈,掌势疾沉,宛如两辆开山大斧,顺了因双肩劈落!

那知了因右掌只是个虚招!

那身法滑滋已极,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不退反进,宛如一溜青烟,从无尘师太身边一擦而过,闪了出去,娇笑道.“师父,我走啦!”一下已掠出数丈之外。

严友三也算得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就站在门口,竟然也来不及出手阻拦,心头不禁暗暗一凛,忖道:“莫非她使的是‘鱼龙百变’身法……”

无尘师太身形疾转,电射而出,厉叱道:“孽障,你还想逃么?”

了因在这一瞬间,已然飞上墙头!

猛听半空中响起一个清朗的声音笑道:“小师父请回去。”

紧接着但听有人“啊”了一声,一团人影,从墙头直摔下来。

无尘师太适时追到,还没看清摔下来的是谁?仰脸喝道:“屋上何人?”

严友三同时掠来,说道:“那是韩老弟的声音,大概已经走了。”

无尘师太哼道:“就是那个韩少山么?”

说话之间,目光一瞥,业已看清这翻身跌落下来的正是了因!

一时不禁怒从心起,暴喝一声:“该死孽障!”

扬手一掌,直向了因顶门拍去。

严友三赶忙一把托住无尘师太掌势,说道:“老师太留她活口。”

无尘师太哼道:“这孽障欺师灭祖,留她作甚?”

严友三低声道:“据老朽看来,此女只怕不是令高徒了。”

无尘师太听得不觉一怔,凝目看去,了因神情萎顿,是已被韩少山封闭了穴道,这时坐在地上,双目紧闭,一言不发。

想起方才动手时的情形,觉得她施发的果然不是峨眉手法,这就点点头道:“好吧,我们到里面去问问她。”

一把提起了因,匆匆回进客室。

假秦家珍依然坐在那里,连瞧也没瞧他们一眼。

无尘师太狠狠地把了因往地上一摔,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厉声喝道:“丫头,你究竟是何人?”

这一下摔得不轻,但了因咬紧牙齿,哼都没哼,她穴道被封,四肢使不出一点力道,只是缓缓地从地爬着坐起,理也没理。

无尘师太冷哼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贼党青旗令主手下。”

了因伸手掠掠鬓发,冷冷说道:“你已经全听到了,何用再问?”

无尘师太道:“我要你说。”

了因道:“我不说呢?”

无尘师太扬手一记耳光。打在她脸颊上,厉喝道:“你不说,老尼就打死你这个丫头!”

她在气恼之下,这记耳光出手极重,“拍”的一声,了因坐着的人,应手扑倒地上,嘴角间鲜血殷然,缓缓流了出来。

她用手拭了一下,挽首道:“打得好,老尼姑,你就是杀了我,也休想逼出一句话来。”

无尘师太大怒,道:“你当我不敢杀你?”

锵的一声,抽出长剑。

了因斜睨了她一眼,冷笑道:“自然敢,我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好在你老尼姑也活不到天亮。”

无尘师大气得浑身发抖,长剑一指,厉笑道:“好个欺师灭祖的小丫头,我要一剑一剑地割死你……”

抖手一剑,朝了因脸上划去。

了因惊叫一声,急急偏头让开,但无尘师太练剑数十年,出手何等快速?她纵然及时避让,依然被剑锋划过,嗤的一声,划破了一层表皮!

不!脸上割裂了一道剑痕,但奇怪竟会没有流血!

无尘师太目中寒光一闪,一把揪住了因头发,迅速地从她脸上撕下了一层簿如蝉翼的人皮,冷冷哼道:“你果然不是了因!”

这一揭下人皮,了因登时变成另外一个女子!

好,看去不过二十来岁,一脸俱是惊饰之色,哭出声道:“老尼姑,你杀了我吧,我反正也活不成了……”

严友三说道:“你只要实话实说,我们可以放你回去。”

那女子哭道:“我不会说的,死也不会说的。”

无尘师太冷厉地喝道:“我问你,了因可是你杀害的?”

那女于道:“我不知道……”

无尘师太冷冷道:“你不知道,老尼偏要你知道。”

那女子道:“我真的不知道。”

无尘师太道:“好!我先割下你一只耳朵!”

长剑一颐,朝她左耳刺去。

假秦素珍冷冷喝道:“住手!”

无尘师太道:“你可是想替她说情么?”

假秦素珍冷笑一声道:“沈香,她们要问什么,你只管说出好了。”

她言外之意,极明显的表示出来,无尘师太和红脸判官今晚必死无疑,就是说出来了,也已不用怕泄漏什么机密!

那叫沈香的女子,举眼望望假秦素珍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是黑旗令主借调来的。”

严友三问道:“那么严秀姑呢,是不是你杀的?”

沈香依然摇摇头道:“不是。”

无尘师太喝道:“那是什么人杀死的?”

沈香道:“是……是黑旗令主……”

无尘师太双目几冒出火来,问道:“他为什么要杀害严秀姑?”

沈香略现迟疑,接着说道:“那是好让你们对付江寒青……”

话声方出,突听窗外传来一声朗朗长笑,道:“老师太听清楚了?”

无尘师太脸色一变,霍地站起,沉声喝道:“什么人?”

窗外那人朗声道:“在下江寒青……”

说到最后一字,声音摇曳,似已去远。

严友三日中异采一闪,似是想到了什么,但却没有说出来。

无尘师太冷笑道:“好小子,紫竹庵当真是任人来去的了!”

说到这里,锵的一声,长剑归鞘,寒声道:“好,老尼也不难为你们,今晚自会找黑旗令主算账,你取出解葯来,把太平堡桂花姑娘弄醒了,这就随咱们到清凉寺去。”

沈香不敢作主,抬头朝假秦素珍望来。

假秦珍道:“你给她闻些解葯。”

沈香答应一声,探怀取出解葯,在桂花鼻中抹了一些。

桂花打了一个喷嚏,立时揉揉眼睛,翻身坐起,瞧到总管和无尘师太都在屋中,不禁大喜,慌忙站起身子,躬身道:“小婢该死,着了贼人的道……”

严友三一摆手道:“此事经过,老夫已经尽知,此两位姑娘,暂时仍由你看守,带她们一同上清凉寺去。”

桂花望望两人,躬身道:“小婢遵命。”

无尘师太道:“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走。”

一行五人步出前殿,孟武立时迎了上来,垂手道:“属下见过总管。”

无尘师太回头道:“严大侠要带他们一起到清凉寺,这里用不着派人看守了。”

严友三想到假秦素珍两人,确也需人看守,这就点点头道:“如此也好。”

一面朝孟武吩咐道:“你们那就随老夫回去吧。”

从紫竹庵到清凉寺,不过半里来路,一行人不消片刻,便已到达。

这时初更才过,二更不到,月暗星朗,山影空殿,清凉寺在一片古木暗阴之中,已然看不到一点灯火。

红脸判官严友三和无尘师太刚到清凉寺山门,但见寺门内人影闪动,觉胜法师和他师兄少林寺罗汉堂主持觉明禅师,一起迎了出来。

两人身后紧随着铁书生严秀侠,另外还有四名手持禅杖的青衫僧人。

觉胜法师迎前一步,合掌道:“老师太、严大侠怎么这时候才来,贫僧已经恭候多时了。”

无尘师太道:“两位大师不必客气,有话到里面再说。”

觉胜法师已然看到六名太平堡武士押着两个神情萎顿的女子同来,立即含笑道:“老师太说的极是,两位请到里面待茶。”

觉明禅师迎着严友三说了两句客套,严秀侠也跟着走上,见过了二叔。

一行人进入山寺,但见走廊间阴暗之处,都有僧侣岸然站立,这些平日穿着宽袍大袖的和尚们,这时都已改着了深灰色的短装,腰跨戒刀,每人脸上,俱是一脸肃穆之色。

只有觉明禅师身后四名手持禅杖的僧人,还穿着青色僧袍,一望而知这四人敢情不是清凉寺的僧人,是随同觉明禅师来的少林寺罗汉堂高手。

严友三看到庙中戒备森严,不觉暗暗点头,心中赞道:“清凉寺果然不愧是少林嫡系,这些和尚,一个个精气内敛,眼神充足,分明是内外兼修,身手不弱!”

正行之间,严友三和严秀侠低低说了两句。

严秀侠躬身领命,立即指挥孟武、桂花,率同太平堡五名武士,押着假秦素珍和沈香二人,径自向后进而去。

觉明、觉胜陪同严友三、无尘师太进入大殿。

四人围着方桌坐下,四名青僧人已然手柱禅杖,在阶前站定,一名小沙弥端上香茶。

此刻偌大一座大殿上,除了伺候方丈的小沙弥,再无旁人。

觉胜法师朝严友三合十道:“严大侠要令侄赶来通知,今晚二更过后,敝寺将有强敌压境,不知究竟情形如何?”

严友三并未立即回答,反问道:“大师已要宝刹全体僧侣,严加戒备了么?”

觉胜法师点头道:“秀侠赶来,转述了严大侠之意,虽然说的并不详细,但贫僧还是遵照严大侠吩咐,要本府全体僧侣,按岗位严加戒备了。”

严友三道:“如此就好。”

觉明禅师道:“严大快要秀侠赶来通知,自然已知今晚敌势了?”

严友三端起茶盏,呷了一口,说道:“此事说来话长,老朽昨晚经过,秀侠大概已和两位说过了?”

觉明禅师点头道:“严大侠的经过情形,秀侠已经说了。”

觉胜法师道:“严大侠这消息,是听那位姓韩的施主说的了?”

严友三道:“不错,这位韩老弟不但武功高绝,而且机智过人,这是他亲耳听到贼党传达的命令,千真万确,决不会假。”

四人正谈着话,只见守山门的师傅押着一黑衣蒙面人进来,严友三问道:“朋友蒙面而来有何贵干?

黑衣人冷傲地说道:“在下是奉命下书来的。”

严友三微笑道:“朋友既是下书来的,理该从正门求见。阁下明知出清凉寺是少林下院,岂能容得朋友高来高去?”

黑衣大汉朝严友三打量了几眼,忽然拱拱手,问道:“尊驾大概就是太平堡总管严大侠了。”

严友三心中暗道:“敢情他还当自己是他同党!”一面颔首道:“不错,老夫正是严某。”

黑衣汉子抱拳道:“在下汤仁义,原是奉令主之命,向清凉寺老法师下约来的。”

严友三朝觉胜一指,道:“这位就是本寺方丈觉胜老法师,汤朋友可有书信?”

黑衣汉子道:“在下只是带来的口信。”

觉胜法师合十道:“贫僧觉胜,令上要施主前来,不知有何见教?”黑衣汉子冷声道:“敝令主定今晚三更,前来清凉寺拜会老法师。”

觉胜法师道:“贫僧等人早已在此恭候了。”

黑衣汉子冷声道:“如此就好,在下告辞了。”

说完,正待举步往外行去。

无尘师太冷笑道:“你来了还想走么?”

黑衣汉子道:“你们要待怎的?”

觉胜法师问道:“贫僧想知道五凤门今晚究竟有些什么阴谋?行动如何?”

黑衣汉子冷笑道:“老和尚你想逼供么?”

觉胜法师总究是少林高僧。不禁老脸一红,合十道:“贫僧说过并无难为施主之意。”

黑衣汉子道:“那就应该释放在下回去复命。”觉胜法师一时语塞,尴尬地道:“这个……”

无尘师太冷喝道:“大胆贼徒,面蒙黑巾,潜入本寺,分明是贼党姦细,窥探虚实而来,被擒之后,又诡言下约,假奉命而来,老尼面前,你莫来这一套,你若是不肯实说,莫怪老尼手段毒,那时你纵有钢筋铁骨,也叫你无法忍受。

黑衣汉子冷冷说道:“老尼姑,你把在下杀了,也休想我说什么。”

无尘师太铁青着脸色,霍地站起身子,冷笑道:“好,老尼不会让你死的,我只要点你五阴绝脉,不用一盏热茶工夫,你自会有问必答了。”

黑衣汉子听的脸色微凛,望着严友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5 山雨慾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