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16 夜袭清凉

作者:上官鼎

看,山前松林间,不时出现了四点碧绿的灯光,远远望去,宛如莹火虫一般,贴地低飞,冉冉而来!

不过眨眼工夫,那四点灯光,已经绕出松林,很快到了寺前一片空地之上。

前面的八个绿袍人,列队而行。

八人身后,是一个身穿竹布长衫的老者,此人鹞目鹰鼻,生相极为阴沉,正是主持围歼红脸判官严友三的郭护法。

稍后,又是四名身穿绿色衣裙的使女,手提宫灯,分作两对,缓步行来,后面随着一顶绿色软轿。

八个绿袍人到得寺前立即分左右站定,让开了中间,紧接着绿色软轿面向清凉寺山门停了下来,四名绿衣使女,分立轿前两旁。

这时,站在两边松林前面的白旗令主和黑旗令主,很快趋上前去,朝郭护法躬身施礼。

郭护法目光深隼,望了清凉寺一眼,一手捋须,对黑旗令主低低说了几句。

黑旗令主一欠身,转身朝清凉山门走来,相距还有一丈来远,便自停步,大声说道:“清凉寺和尚听着,五凤门江南总分坛坛主大驾到了,速要觉明、觉胜两个老和尚出来迎接。”

话声传入大殿,枯坐入定的觉明禅师双目一睁,徐徐站起,说道:“咱们该出去了。”

觉胜法师合十道:“严大侠、老师太清!”

严友三道:“两位大师乃是此地主人,还是两位请先。”

党明禅师点点头道:“既是如此,师弟,你就走在前面吧。”

觉明禅师陪同严友三,无尘师大随在他身后而出,四名青袍僧人不待吩咐,紧随着步出山门。

最后是十八名身穿灰色短装,腰佩戒刀的清凉寺僧侣,出得英门,就似雁翅般朝两边分开。

觉胜法师面对强敌,倒变得镇静无比,手抱禅杖,凝立当前,合掌一礼,缓缓说道:“那一位是五凤门江南总分坛的坛主?恕贫僧恭迎来迟。”

站在轿前的郭护法阴沉一笑道:“你就是清凉寺当家觉胜和尚么?”

觉胜法师说道:“贫僧正是觉胜,老施主应如何称呼?”

郭护法冷哼一声道:“老和尚好大的架子,见了坛主,还敢不上前接驾?”

觉胜法师台掌道:“敝寺从未和江湖朋友有甚过节,贵坛主夤夜纠众明仗而来,不知究竟有何见教?”

郭护法冷喝道:“你接过驾,再问不迟。”

无尘师太高声喝道:“五凤门小丑,居然敢到清凉寺来撒野。”郭护法厉笑道:“老尼姑,你死到临头还敢无礼。”

这时红脸判官严友三手拂长髯,暗中以“传音入密”朝觉明禅师说道:“大师注意那姓郭的,兄弟先去会会白旗令主。”

觉明禅师听他以“传音”和自己说话,心知必有缘故,微微颔首,也以“传音”说道:“严大侠小心。”

严友三大步走出,朝白旗令主抱抱拳,洪声笑道:“白旗令主,人生何处不相逢,昨晚大茅峰一会,不想今晚又在此地和令主碰上了。”

白旗令主不由怔了一怔,暗道:“这韩世荣指名和自己说话,不知有什么事?”

心念一转,立即低声朝郭护法道:“韩世荣指名叫阵,想来必有消息报告,属下去去就来。”

郭护法点点头,白旗令主身形飘动,迎着走出,拱手道:“严大侠有何指教?”

严友三洪声笑道:“老夫要向今主特别声明,老夫今晚只是私人行动,纵有得罪之处,和太平堡无关,也丝毫无损于昨晚互不侵犯之约,不知令主以为如何?”

白族令主耐着性子答道:“严大侠既然声明今晚只是私人行动,和太平堡无涉,兄弟亦自当同意。”

严友三大笑道:“如此就好,老夫既是应邀助拳而来,少不得要向今主讨教几招了。”

白旗令主心中暗道:“这也没错,他既然假扮了严友三,自是情面难却,应邀助拳,少不得应个景儿!”

一面点头道:“严大侠那是要和兄弟动手了?”

严友三道:“不错,老夫既然来了,总得找个对手拼上一场,令主是老夫最好的人选了。”

这话没错,他是白旗令主手下,也只有白旗令主知道他是韩世荣,动手之际,自会手下留情。

严友三道:“老夫觉得今晚咱们不分个胜负,很难罢手。”

白旗令主只当他说的是门面话,这就点点头道:“严大侠只管划下道来,兄弟自当奉陪。”

严友三低声笑道:“咱们不硬打几招,如何瞒得过老和尚的眼睛?”

白旗令主冷笑道:“今晚清凉寺别想再有一个人活到天亮。”

严友三举手一剑,作势朝白旗令主身边劈过,趁机跨上一步,低声道:“令主,你老既要别人假扮秦素珍,怎不和老夫明说?”

白旗令主吃了一惊,问道:“你如何知道的?”

严友三道:“她出了纰漏。”

白旗令主急急问道:“究是怎么一回事?”

严友三道:“无尘师大门下了因,被老尼姑看出破绽,终于说出今晚行动,秦素珍怕令主不知道清凉寺已有准备,入晚之时,偷放信鸽,又被老尼姑发现了……”

白旗令主急问道:“她现在如何了?”

严友三道:“老夫把她杀了。”

白旗令主听得又急又怒,顿脚道:“她是三宫主手下的侍者,此次奉命乔装秦素珍,主持太平堡,你还得听她指挥,你……你有几个脑袋,竟敢把她杀了?”

严友三道:“无尘师太手段毒辣,老夫若不杀她,咱们全盘计划,都将泄漏无遗了。”

白旗令主沉吟了一下,点点头道:“你说的也是有理,只是本座也难以作主,你且随我见郭护法去。”

严友三低声道:“今晚清凉寺另有高人助拳,咱们未必能稳操胜算,老夫若是这样随你同去,只怕会引起对方怀疑。”

白旗令主奇道:“那是什么人?”

严友三道:“这个我也不大清楚,听觉明老和尚口气,此人武功几乎高不可测!”

白旗令主道:“那么依你之见呢?”

严友三道:“令主最好假装不是老夫敌手,再由郭护法出手,老夫就可把此中经过,向他面报了。”

白旗令主想了想道:“那也只好如此了。”

两人话声一落,各自横剑当胸,缓缓绕场一圈。

严友三大喝一声道:“老夫倒要瞧瞧你还能接我几剑?”

突然挥手一剑,飞洒攻出。

这一剑,撤出漫天寒芒,剑影如山,宛如风雷进发,直罩过去!

白旗令主心头大骇,右手长剑疾起,便了一招“拨云开路”,身前划起一道银虹,朝如山剑影中,连连拨动。

但听接连响起一阵金铁交鸣,严友三屹立不动,白旗令主却被当场震得跟舱后退了两步!

这一下,自是大出白旗令主意外,蒙面白纱一阵波动,目光暴射,紧盯着严友三,骇然道:“你不是韩世荣!”

严友三大笑道:“老夫严友三,哪里不对了?”

“刷”的又是一剑,拦腰挥去,剑光横扫,长虹如电,威势之强,大有席卷山河之慨!

白旗令主心头大凛,口中冷冷一笑道:“很好!”

长剑斜出,侧身进招,直刺严友三左肋!

这是一记奇招,不求自保,却反而突击对方要害。

严友三若不中途收剑,固可把白旗令主伤在剑下,但自己同样要被对方刺中要害。

严友三没想到他竟会使出两败俱伤的打法,只得中途变招,剑随身转,横跨一步,让开对方剑势。

两人在广场东南隅,展开了一场惊险惨烈的搏斗。

这时,无尘师太和黑旗令主也各展所学,剑光如轮,已经打了三百招以上,仍在猛烈的拼搏之中。

绿色软轿,静悄悄地停在广场中间,轿帘低垂,轿中人既没露面,也没作声,对广场上四人的拼斗,不闻不问,无动于衷。

四名绿衣使女,手挑宫灯,伺立轿侧,没有一个人朝两盘飞舞的剑光,看上一眼。

八个绿袍人像是专为保护软轿而来,此刻已然散开,按八封方位,离轿丈许,每人手按绿穗长剑,面向外立,更是一动不动。

在绿惨惨的灯光映照之下,这一顶软轿,自成藩篱,使人测不透他们的企图。

五凤门的三宫主,总不会到清凉山摆架子来的吧?

只有广场左右两边松林前面站着的灰衣武士,和黑衣武士们,眼看两位令主已经和人家动上了手,一个个手仗兵刃,大有跃跃慾试的模样!

就在此时,但见伺立轿前一名绿衣使女,忽然手举玉磬,“叮”的敲了一声。

觉明禅师听的心头一凛,立即回头朝觉胜法师低声说道:“对方可能就要发动攻势,若是一经发动,师弟只管主持罗汉阵,守护山门,那软轿中人,自有老衲对付。”

觉胜法师道:“小弟遵命。”

这两句话的工夫,两处战场登时起了变化。

原来那白旗令主和黑旗令主,听得这声玉磬,精神突然一振,长剑连挥,同时使出一套奇诡无比的剑法。

红脸判官严友三和紫竹庵主无尘师太,都是当代剑术名家,练剑数十年,但在对方这一轮诡异剑法急攻之下,立时被逼得落了下风!

郭护法站在轿前,阴森目光徐徐一扫,冷嘿道:“两位大和尚,你们且看看形势,难道还想和五凤门顽抗么?”

觉明禅师看出情形不对,手拄禅杖,缓缓说道:“大家住手,听老衲一言。”

郭护法阴森一笑道:“老和尚想的倒好,现在只怕由不得你们了。”

话声甫落,只听轿前绿衣使女又敲了一下玉磬!

郭护法举手一挥,站在左右两侧的二十五名灰衣武士,和二十五名黑衣武士,忽然队形一变分作五人一组,扇形般朝寺门逼来!

觉明禅师沉喧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师弟,列阵。”

一提禅杖,大步朝软轿走去。

他这一举步,身后四名青袍僧人立即跟着过来。

觉胜法师更不怠慢,镔铁禅杖向空划了一个圆围。

这是列阵的暗号,站在寺门两旁的十八名灰衣僧侣,迅快移动,八个手持禅杖的两人一对,左右前后,占了四象方位,十个手握戒刀,有的在前,有的在后,眨眼之间,已摆列了一座阵式。

虽然只有十八个人,但这是少林寺驰誉天下数百年从来没有人冲破过的“罗汉降”!

“罗汉阵”原有大小之分,“大罗汉阵”须有一百单八个人,清凉寺总共也只有三数十名僧侣,自然只能般出十八个人组成的“小罗汉阵”来。

郭护法在中间,一见觉明禅师连同四个僧人朝前通来,立即沉声喝道:“老和尚退回去。”

觉明禅师徐徐说道:“贵门坛主既然来了,老衲自然要会会他了。”

郭护法阴笑道:“老和尚,你再不站住,老夫不客气了。”

觉明禅师双月之中,射出炯炯寒光,肃然道:“老衲要见贵门坛主,你敢阻拦?”

他宝相庄严,另有一股慑人威仪,郭护法不禁呆了一呆!

只听软矫中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说道:“在劫难逃,你让他过来。”

“叮”!轿前那名绿衣使女又敲了一下玉磬!”

这一声玉磐响处,郭护法忽然从他大袖之中,取出一个尺长的金瓜锤,振臂一挥,口中大声喝道:“大家冲……”

他本是喝的“大家冲杀上去”,但只说到“大家冲”,底下的话,还没出口。

突听暗影中有人喝了声:“打!”一缕急劲风声,直向面门打来!

郭护法久经大敌,立即举手一抄,接住暗器,但觉掌心隐隐生痛,急忙低头一瞧,原来竟然只是一颗豆大的石砂,心中不禁暗自一凛!

这原是眨眼间的事,他虽然只喝出“大家冲”三个宇,但白,黑二旗令下的两拨武士,已如钳形般从左右夹攻而来。

少林寺的“罗汉阵”,变化奇异,方位移换之间,有如转动的车轮,阵中僧侣,不停的变换位置,互相交替,使阵势永远保持灵活,以收互相策应之效。

但冲上来的两股贼党,他们五人一组,也似有着一定的步伐,前面五人一冲而上,猛攻数招,就向后疾迟,紧着接第二组的五人立时冲了上来,一波接一波地攻到。

这一左一右,虽然只有两拨人,但这种以阵势推动的钳形攻势,当真猛烈无比!

郭护法脸色阴阴沉,倏然欺到觉胜法师面前,阴声道:“老和尚纳命来吧!”

觉胜法师手拄禅杖,凝立阵前,一见郭护法亮出金瓜锤,不觉身躯微震,双目精光陡射,沉声喝道:“原来老施主,就是……”

话声还未出口,陡觉一道人影,朝前冲去!

觉胜法师心头大奇,暗想:“如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6 夜袭清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