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17 矶上比剑

作者:上官鼎

铜面人怒哼道:“你把我看作何等样人?”

韩少山道:“三宫主兼领江南总分坛,身份崇高,自然言出如山,咱们就此一言为定。”

无尘师太道:“我徒儿了因,也得释放回来。”

铜面人朝郭护法道:“郭护法,你速把秦素丽、了因送来此地,不得有误。”

郭护法躬身领命道:“属下遵命。”说完,立即转身如飞而去。

铜面人目注韩少山,缓缓道:“明晚三更,我在燕子矶候驾,你敢不敢去?”

韩少山仰天笑道:“三宫主宠邀,在下焉有不去之理?”

铜面人冷笑道:“咱们明晚相见,总得有一个人横尸矶上。”

韩少山道:“生死之事,在下并不放在心上。”

铜面人道:“那很好。”

铜面人哼了一声,朝轿前的使女吩咐道:“咱们走吧。”

觉明禅师吁了口气,赶紧双掌合十,朝韩少山躬身道:“阿弥陀佛,韩施主解去了清凉寺一场杀孽,功德无量,老衲这里谢了。韩施主请到寺内奉茶。”

韩少山拱手还礼道:“大师过奖,在下愧不敢当,方才三宫主已命郭护法去接秦姑娘和了因师父,大概就可来了,在下另有事待办,不可耽搁,就此告辞。”

大概四更快尽。

南江府后园,树木葱郁,那座高大的假山,在一片朦胧的暗影子间,孤蜂独峙,确也嵯峨有致!

蓦地,不知从何处射来了一道人影,疾若鹰隼,翩然而降,但他只在假山上略一沾足,便一闪不见。

就在这道人影堪堪隐没,但听“刷”的一声,又是一道人影,从墙外电射而入,飞落在假山前面。

(大多数的假山,都有曲折幽径,或在山腹间有亭阁。此处不同。)

他曾在假山前略一住足,时间虽极短暂,已可约略看到他一身黑衣,连头脸上都蒙有黑纱,江湖上这副打扮,只有一个,那就是黑旗令主!

黑旗令主的半夜潜入南江府,莫非有什么行动?但此刻已快近五更,该不是夜行人有所行动的时候了。

此人匆匆进入假山,不到盏茶工夫,又匆匆退出,腾身而起,直向前院扑去。

在他刚一走开,先前那人,又像幽灵般闪了出来。

这人非别,正是南江府的二公子江寒青,只见他双眉一跳,目中寒星飞闪,冷笑一声,转身腾射而起,尾随前面人影,直扑前院东厢!

前院东厢,正是大公子江步青的书房,这时灯火已熄,一片幽黑,当然,这时候快五更天了,大公子早就睡了。

江寒青飞落书房,走近窗前,举手在窗楞上轻轻叩了两下。

江大公子一身武功,已得大先生真传,照说,只要有人逼近窗前,自会蓦然警觉,但江寒青在窗上叩一两下,里面还没有声息。

这也难怪,江步青的卧室,远在书房里间,何况这时候天快亮了,正是最好睡的时候!

江寒青挑眉冷笑,又在窗上叩了两下。

这下,声音大了些,只听里间传出江步青的声音,轻喝道:“什么人?”

江寒青应道:“大哥,是我。”

江步青“哦”了二声,惊异的道:“是兄弟,你这时候才回来,发生了什么事?”

屋中火光一闪,亮起了灯,江步青接着很快开门而出,一边扣着衣钮,目光深注,关切的道:“兄弟,这多天你到哪里去了?愚兄听不到你一点消息,真把人急坏了。”

江寒青随着跨进书房,缓缓说道:“小弟有许多话,还是到里面去说吧!”

里面,自然是指江步青的卧房了,这是说,他要说的话,十分机密,怕人家听到了不方便。

江步青一脸俱是关切之色。点点头道:“好,那就到房里说吧。”

兄弟两人,走进里间,江寒青顺手掩上了房门。

江步青拉过一张椅子,说道:“兄弟,你先坐下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就在江寒青对面坐下。

江寒青坐下身子,抬目一笑,从怀中取出一张薄薄的面具,说道:“不瞒大哥说,这几天小弟另外扮了一个人,化名叫韩少山……”

“韩少山!”

江步青身体微微一震,接着埋怨道:“兄弟,你就是另外化了名字,也该通知愚兄一声,免得家里想念,难怪我要管兄派人四处打听都没有你的下落。”

话声方落,但听远处传来了报晓鸡声。

江步青接着惊奇的道:“天快亮了,兄弟,你今晚从哪里来的,怎么这时候才回来?”

江寒青平静地说:“清凉寺。”

“清凉寺?”江步青震声道:“兄弟到清凉寺去做什么?”

江寒青微笑道:“难道大哥真的一点也不知道?”

江步青讶然遭:“愚兄昨天中午,刚从镇江回来,兄弟找清凉寺觉胜和尚,莫非那姦杀案的凶手已有了眉目?”

江寒青摇摇头道:“不是那码子事。”

江步青追问道:“那是什么事?”

江寒青笑道:“大哥不是也去了清凉寺,怎地和小弟装起糊涂来了?”

江步青骇然道:“兄弟你说什么?愚兄今晚也去了清凉寺?这……这……真是奇了,愚兄从镇江回夹,路上受了风寒,有些头昏,今晚连晚餐都没有吃,只叫小铃替我冲了一碗午时茶,就蒙被睡觉,你看,几上那个茶碗里,不是还留着葯渣?”

说到这里,目注江寒青,唔了一声,又遭:“兄弟,莫要又是贼党故技重演,假扮愚兄,杀了清凉寺什么人?把咱们栽赃?这批贼人,具是该死,你可曾看清楚了?”

江寒青一双寒星似的目光,一霎也不霎地望着大哥,直等江步青说完,才徐徐说道:“这事果然奇怪,小弟方才就是一路跟踪那人来的,只是他比弟先了一步,等我追入咱们后园,他已经朝前院扑来,一闪就没了影子。”

江步青身体一震,连连变色,道:“兄弟看清那贼人进入咱们前院?唔,好狡猾的贼子,他准是已经发现了兄弟,才借咱们南江府脱身,好一个‘金蝉脱壳’之计……”

江寒青目中寒光进射,冷冷一笑道:“大哥放心,这贼人逃不了的。”

江步青望望窗外,摇头笑道:“天快亮了,他哪里还会一直呆在咱们这里?”

江寒青冷哼道:“就算他再狡猾,这次只怕也逃不出管兄的手掌去。”

江步青道:“兄弟已经通知管兄了么?”

江寒青道:“管兄早就来了。”

江步青奇道:“他人呢?”

江寒青含笑道:“管兄,你可以出来了。”

话声出口,但听江步青睡的牙床底下,有人应了一声,迅快地爬出一个人来!

那正是南江府总管管天发!

江步青机伶伶一颤,心头又骇又急,霍地站起,双掌一动,凝足功力,朝江寒青猛劈而出。

江寒青坐的人,在这一瞬间,忽然站了起来,双手一伸,朝前接去,口中笑道:“大哥怎么向自己兄弟下手了?”

江步青双掌还未来得及发出,两条手臂业已垂了下来,脚下一软,便身不由己地往持上颓然坐下。

江寒青理也没理他,回头问道:“管兄,东西在哪里?”

管天发道:“就在这里。”

伸手从床顶天花板上,取下一只朱漆小木箱,扭断铜锁,打开箱盖,随手一拎,抖一件宽大黑衣,一方黑色面纱和一面黑绸三角小旗。

原来这身衣服,正是五凤门黑旗令主的东西!

江寒青目射寒星,冷冷一笑,朝江步青道:“你还有何话说?”

江步青脸上神色并无稍异,缓缓抬起头来,双眉紧蹙,痛苦的道:“兄弟,愚兄实有不得已的苦衷。”

江寒青心头一凛,失声道:“你……”

管天发轻笑道:“事到如今,令主还想再装作下去么?”

江步青目光一抬,望着管天发正容问道:“管兄,兄弟纵然一步走错,误入歧途,难道我江步青还是假的么?”

江寒山看看江步青,只觉他无论面貌、身材,和说话的声音,实在和大哥太相似了,一时可没了主意,不禁回头朝管天发迟疑的道:“管兄,他会不会真的是大哥?”

管天发笑道:“二公子,你相信他真的会是大公子么?”

一面朝江步青冷冷笑道:“令主易容之术,果然高明,居然连声音都学得维妙维肖,只是稍微冷了一些,这一套可瞒不过管某,不信,咱们试试!”

探手从怀中掏出一只小小木盒,打开盒子,取了一颗洗容葯丸,用手指沾了少许,朝江步青脸上抹去。

江步青双目之中,满是仇恨之色,望着管天发,几乎要喷出火来,但他穴道被制,无力反抗,空自急怒交加。

管天发一面动手,一面笑道:“那天在古墓之中,我也差点被你瞒骗过去了,你把咱们领入墓中之后,就忽然隐去。接着却换了一个人出来,你自己却以大公子的身分出现,这手法算得高明,但你可忽略了一点!”

江寒青奇道:“管兄怎的没和小弟说过?”

管天发道:“事无佐证,兄弟怎好随便乱说?”

接着向江步青笑了笑道:“朋友忽略之处,就是你从前假扮大公子,一意求真,把声音已经模仿得极像,只是稍嫌冷峻,但被囚在古墓里的大公子,声音清中带冷,不像大公子而像你,因此使兄弟登时想到你进入墓道之后,曾经走开,还不是明明换了包么?”

一边说话,一边已把洗容剂在江步青脸上薄薄抹了一层,但并未把他脸上的易容葯洗去,不觉冷笑一声道:“你易容手法果然高明,原来怕有人在脸水中偷放易容葯物,早已有了防范。”

江寒青道:“管兄,他脸上易容葯洗不去么?”

管天发笑道:“天下没有洗不去的易容葯,因他早有防范,在易容之后,又涂上了一层特制脉水,一时不易化去,大概再有盏茶光景,就会显露原形了。”

江寒青道:“管兄那是早就知道他是假的了!”

管天发道:“当时兄弟虽觉可疑,但又苦无证据,直至前几天,兄弟捎信回去,师父派二师兄前来接应,正好这位大公子临时说有事要去镇江,兄弟就通知二师兄,暗中跟踪,结果他并没去镇江,而是赶去了茅山,这一来,兄弟才确定他依然是个假冒之人,昨晚兄弟只好和你说明,定下此计,好让他自露破绽。”

江步青索性闭上了口,一声不作。

江寒青长长吁了口气道:“原来如此。”

说话之时,管天发伸手从江步青衣上,撕下一块布条,搓成一团,一手按着他头顶,用布团在他脸上缓缓拭去。

这一拭,果然立见真章,易容葯物,悉被拭去,面目顿时全非。

江寒青双目寒星飞闪,哼道:“现在证明你是假的了。”

假江步青双目一睁,冷笑道:“假的又如何,你们可是觉得胜定了么?”

江寒青怒声道:“你把我大哥弄到哪里去了?”

假江步青冷峻的道:“已经送到总坛去了。”

江寒青道:“你们总坛在哪里?”

假江步青道:“你当我会说么?”

管天发笑道:“这个不要紧,咱们捉到了你,就可以你为人质,向五凤门去交换大公子。”

假江步青双眉一挑,冷冷哼道:“只怕没有这般容易。”

管天发低声道:“令主可是不相信么?”

随手取起那面黑绸三角小旗,倒过旗杆来,接着笑道:“我们有了这个,就可以和你们总分坛联络。”

原来这支旗杆的底部,刻着一个圆形图记,正是代表黑旗令主的印章。

假江步青脸如死灰,默然不语。

管天发微微一笑,又道:“我们不但可以用你令主的图记,和总分坛联络,还可以由二公子改扮阁下,随时以黑旗令主的身份,混进你们总坛去,阁下对武林同道的贡献,实在太大了!”

假江步青大叫一声,往地上倒了下去。

江寒青急忙举目望去,这一瞬工夫,但见他脸色泛青黑,嘴角缓缓流出黑血,不觉吃惊道:“他死了?”

管天发道:“服毒自杀。”

江寒青说道:“可惜我们事前没防到他口中含有毒葯。”

管天发笑笑道:“死了最好,留着他,我们不知要多出多少麻烦来。”

原来他是有意让他服毒死的!

江寒青望着管天发道:“管兄,现在我们该如何了呢?”

管天发轻松地笑道:“现在事情简单了,兄弟立时替你改扮,今后二公子可以有三个不同的身份,平日是南江府时大公子江步青,一旦五凤门有事,就是黑旗令主,如果有其他行动,只须戴上面具,就是韩少山。因为这三个人,随时可以变换,不用再另外易容。”

江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7 矶上比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