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18 移花接木

作者:上官鼎

李公子希望对方先释回父亲,再作道理,那知青旗令主却一口答应,要李公子先行回家,三日之后,果然派人把仙人掌李光智送了回来,还附上九颗葯丸和一封信。

信中大意是说,这九颗葯丸,每隔十日,服用一丸,可使李光智体内奇毒,暂缓发作,保持清醒,但以三月为限,只有李维能实现诺言,出任五风门江南总分坛青旗副令主,乃父始可获救。

三月期限,转眼即届,如今已是最后十天了!

李维能既不敢对乃父说出真相,眼看限期日渐接近,心头这份焦灼,自不待言。

这天未牌时分,李维能怀着满腔心事,踏上上房楼梯。

两名青衣小鬟看到大公子上楼,立即迎着欠身一礼,同声道:“小婢叩见大公子。”

李维能低声问道:“老爷子醒了么?”

一名使女道:“老爷子早就醒了,大公子请进。”

说着,两人一左一右,打起门帘。

李维能缓步跨进房门,眼看老父斜倚在绣榻之上,平日红光满脸,神采奕奕的脸上,已经枯瘦苍老的不成样子,心头忍不住一阵酸楚,低头走上几步,说道:“孩儿见过爹爹,沈姨娘。”

李光智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点点头虚弱的道:“孩子,你……来了。”

沈姨娘慌忙站起身,转过险来,粉脸上浮起浅笑,侧身道:“大公子请坐。”

李维能满腹心事,怔怔地望着老父,过了半晌,依然不敢开口。

李光智不住喘息,说了一句话,又有些接不上气。

沈姨娘只是柔顺地用手替他揉着胸口,一面回头嫣然道,“大公子,快请坐下来吧,老是站着不累么?”

李维能道:“多谢姨娘。”蹙着剑眉,低声问道:“爹又不舒服了么?”

沈姨娘轻嗯一声,满脸愁容道:“是啊,今天又该服葯了,只是时间还没有到,该在今晚子时服的。”

李光智霍然张目,喘息道:“绿绮,你……你不是说……还有……最后……一粒葯丸,快……快去取……来……”

“最后一粒”,这四个字,听到李维能耳中,心头蓦然一惊,自己告诉过沈姨娘,千万别跟爹提起青旗令主三个月即期这件事,莫非沈姨娘多嘴,已经说给爹听了?

沈姨娘为难的道:“老爷子,这葯丸该是今晚子时,才能服用,还是贱妾替老爷子揉揉胸!”

李光智微微摇头,断续说道:“不……快……快拿来,老夫……受受……不了……快去……”

沈姨娘拗不过他,只好站起身,从檀中取出一只银盆,里面用纸包着一粒黑色葯丸,随手倒了一盅茶,送到李光智面前,柔声道:“老爷子既然不舒服,那就早些服下了也好。”

李光智气息急促,张大了口,把葯丸吞下,说也奇怪,葯丸入口,喘息立时就乎复了许多,接着绥缓阖上眼皮。

沈姨娘替他拉上一条薄被,依然伺立榻前,不敢作声。

李光智渐渐睁开眼来,舒了口气,低弱的道:“绿绮,你扶老夫起来。”

绿绮,正是沈姨娘的小名。

沈姨娘慌忙凑过身去,柔声道:“老爷子,你刚服下葯,还是多休息一回的好。”

李光智道:“老夫已经好了,我有话和维儿说。”

李维能起身道:“爹,姨娘说的极是,你老人家还是睡一回再说。”

李光智道:“不,我要坐起来。”

姨娘只好替他垫了一个枕头,扶着老人坐起。

李光智一双失神的眼睛望着李维能,虚弱地说:“孩子,有许多事,你一直瞒着为父……”

“你姨沈娘已经都告诉为父了,为父这场病,是中了五风门的奇毒……”

李光智蔼然道:“孩子,你不用再瞒我,为父已经老了,早该退出江湖……”

李维能激动地说:“爹……”

歇了一歇,接着道:“从现在起,咱们北李这副担子,就要你全部承担起来,为父不再过问。”

“爹,你老人家的意思……”

李光智突然脸色现激愤之色,以手捶床,气愤地说:“东许、南江、西秦、北李,在江湖上虽然号称四大世家,但在九大门派眼中,除了南江,谁把其余的三家,看在眼里?老实说,在这些自命正派的人,还不是把咱们三家视作黑道巨擘,一方霸主?就是南江吧,又几曾把咱们当作同道?”

李维能不敢作声。

沈娘在旁娇声笑道:“老爷子刚好一些,干么火气这么大?”

李光智望了她一眼,似是消了些火气,仰头靠在枕上,徐徐说道:“老夫是在告诉维儿,咱们原非白道中人。”

李维能心中暗道:“爹病久了,肝火似是比从前更旺,言论也偏激了!这些话,爹从前从未说过。”

沈姨娘道:“咱们又无求于人,白道、黑道,管人家什么事?”

李光智道:“江湖上的事,你知道什么?”

沈姨娘柔声道:“老爷子这不是多生的气么?这些话,等你身体好了再说也不迟呀!”

李光智又舒了口气,道:“老夫这就是告诉维儿,咱们李家只要能保住这片基业,不妨和五凤门合作。”

李维能也舒了口气,道:“孩儿也正有此意。”

沈姨娘目中闪过一丝异采,问道:“大公子已经答应他们了?”

李维能道:“还没有,孩儿原想和爹商量来的。”

李光智只是凭仗葯力,抑制毒性,话说多了,自然又有些气喘,但还是支撑着,缓和的道:“为父知道你是个心高气傲的人,方才这番话,只是提醒你,咱们永远也挤不上白道正派去,为父老了,你也已经长大成人,今后,为父也只想安享天年,咱家的事,就要你作主了……”

沈姨娘劝道:“老爷子,你今天说话多了,快睡下来休息一回吧。”

李光智实累了,显的甚是疲乏,缓缓点了点头,由沈姨娘扶着他躺下。

李维能起身道:“爹休息吧,孩儿告退了。”

说完,放轻脚步,退出房去。

刚一回到前院,总管康方辉迎着道:“大公子,外面有两位远客,已经等了一会。”

李维能道:“是什么人。”

康文辉道:“太平堡来的,一位是红脸判官严友三的侄子,人称铁书生的严秀侠,另一位是六十来岁的老人,姓瞿。”

两人匆匆走出前厅,只见厅上坐着一个三旬左右的蓝衫汉子,和一个双宾斑的的青袍老者,这时一齐站了起来。

康文辉含笑替双方引见道:“这位就是敝庄大公子,这是铁书生严少侠,这是霍老先生。”

李维能双手抱拳,连说“久仰”,一面抬手道:“严兄、霍先生快快请坐。”

宾主落坐之后,李维能神色恭敬,问道:“严老伯可好?”

铁书生严秀侠欠身道:“家叙幸诧粗安,在下奉家叔之命,陪同瞿先生来的;家叔有书信一封,请李公子过目。”

说话之时,探怀取出一封书信,双手递过。

李维能接过了信,打开一瞧,这封信上的大意是说:

风闻令尊久病未愈,瞿天启先生精擅歧黄,一切疑难病症。无不着回春,为川陕名医,特命舍侄陪同前来,为令尊诊治,务希贤任善为接待等语。

李维能看完书信,连连起身朝青袍老人抱拳一礼道:“瞿老先生原来是一位名满川陕的名医,在下多多失敬。”

瞿天启抱拳笑道:“公子好说,老朽粗通医理,蒙严大侠不弃,忝属知交,此次风听老庄主贵体违和,要老朽前来,稍效微劳。”

李维能朝严秀侠拱拱手道:“严伯伯这分盛情,小弟感激不尽,只是家父病势经过数月调治,目前已见好转,有劳两位远道跋涉,小弟更是于心不安。”

这话等于上说已经不用看病了。

坐在边上的总管康文辉,听了李维能的话,脸上神色隐隐一变。

严秀侠暗自扯上了眉,想道,“果然不出管兄所料,看来北李已经向五风门屈服了。”

但他脸上却是丝毫不露,一面欣然含笑道:“原来庄主已有好转,可喜可贺。”

语气隐顿,接着目光向四上一转,又道:“在上奉家叔之命,另有要事面陈,此处似乎有所未便……”

李维能道:“两位起来,不如请到书房休息,再作长谈。”

说罢起身肃客,当下由李维能、康文辉陪同两人,进入书房。

分宾主落坐,一名小童送上香茗。

康文辉坐了一回,便自告退。

严秀侠目看这一排三间书房,自成院落,和外面隔绝,极为清静,想是仙人掌日常看书养静之处。

李维能端起茶碗,说道:“两位请用茶。”

严秀侠喝了一口,依然并未说话。

李维能忍不住问道:“不知严老快要严兄赐告何事,小弟洗耳恭聆。”严秀侠道:“家叔施行时,还有一句话,叮嘱在下,务必提醒李公子。”

李维能说道:“严老伯还有什么吩咐,严兄但请明说。”

严秀侠迟疑之下,道:“此事关系十分重大,小弟实在不敢启齿。”

李维能道:“严兄这就见外了,家父和严老伯数十年交情,见了面,无话不谈,严老伯既然要严兄提醒小弟,严兄只管请说。”

严秀侠忽然脸容一肃,说道:“家叔要在下问问李公子,那青旗令主送回来的,是否真是老庄主?”

李维能身躯猛震,一时间竟然呆住了!

此刻骤闻斯言,感到惊骇无比,目注严秀侠,急急问道:“严老伯还说了什么?”

严秀侠道:“家叔只是根据几点疑问,加以推测罢了。”

李维能道:“严老伯有那几点疑问,不知可曾和严兄说过?”

严秀侠道:“自然说了,家叔就是要在下转告李公子,多加注意……”

李维能突然一摆手道:“严兄且慢!”

严秀侠方自一怔,李维能已然站起身子,喝道:“青虹。”

只见方才端茶的那个小童闻声而入,垂手道:“大公子有什么吩咐。”

李维能道:“你去叫李霸进来。”

小童答道一声,匆匆退出。不多一回,但见一名背着双钩的劲装汉子匆匆走了进来,在门口欠身道:“禀大公子,小的李霸来了。”

原来这李霸,正是河北李家的四虎将之首,四虎将原是仙人掌李光智的亲信长随,他们各有二个单名,叫做李霸、李业、李千、李秋。

“霸业千秋”,你说李光智的口气大不大?

也正因为有这“霸业千秋”四个字,江湖上许多人,就把河北李家,称做了“千秋庄”。

李维能吩咐道:“从此刻起,这书房四周,由你们四虎将守护,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任何人进来。”

李霸躬身道:“小的得令。”返身急步而去。

严秀侠看在眼里,心中暗道:看他此举,敢情他也早就怀疑家中有了内贼。

李维能过才转过身来,朝严秀侠拱拱手道:“严兄现在可以说了。”

严秀侠喝了口茶,徐徐说道:“既是如此,那就恕在下直说了。”

李维能道:“严兄有话只管直说。”

严秀侠道:“家叔觉得老庄主武功阅历,俱都超人一等,平日又很少出门,被人下毒的机会,应该不多,被人下慢性毒葯的机会,更是微之又微,但老庄主毕竟被人下了奇毒,而且还是不知不觉逐渐累积的慢性毒葯,这只有二个可能,不是五凤门姦细在贵庄潜入卧底,就是贵庄有人被五凤门买通了。”

李维能脸色渐渐发青,只是点了点头。

严秀侠又道:“家叔第二点觉得可疑的是老庄主平日很少出门,尤其在毒发之后,必有许多人守护,纵有贼人卧底,但要偷天换日,以假易真,要把中毒昏迷的老庄主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运出去,应该是绝无可能之事。”

李维能这下忍不住道:“但家父被五凤门换了包,经他们派人戴了人皮面具,假冒家父,乃是千真万确之事。”

严秀侠说道:“家叔认为在北峡山白云观养病的应该一直是老庄主本人无疑。”

李维能惶惑地说:“但小弟揭开那人皮面具,明明不是家父。”

严秀侠没有理他,继续说道:“贵庄之中,可能潜伏了对方姦细,他们在人不知鬼不觉之中,在老庄主脸上,使了易容之术,扮成另一个人,然后又做了一张和老庄主面貌一般无二的人皮面具,覆在老庄主脸上,李公子不察,揭开面具,发现那人不是令尊,就任由他们抬走……”

李维能听得汗出如雨,猛然顿足道:“小弟当真落在他们恶毒的圈套中了。”

他身躯一阵颤动,双手握拳,霍地站了起来,怒声说道:“如此说来,他们送回来的,该是假冒家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8 移花接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