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23 身份尽泄

作者:上官鼎

江寒青站在神龛完前面,经两道灯光照射之下,已可看清神,龛中端坐着一个儒生打扮的中年文士!

此人一身青衫,面貌白晰,看去不过四十来岁,除了双目神光如电,却是一派斯文!

中年文士脸上含着冷峻的微笑,目注江寒青,徐徐问道:“刘景升,你认识本座么?”

江寒青心中暗暗作难,不知黑旗令主从前和他是否相识?但又不能不立即答复。

当下双拳一抱,朝上拱拱手道:“使者乃是朱鸟五使,在下如何不识?”

中年文上忽然仰天大笑一声,点点头道:“不错,你说对了。”

话声一落,突然回目朝左右一顾,喝道:“现在可以亮灯了。”

整座大殿不过四五丈见方,从自己进来,直到灯光亮起为止,这中间,不说也有顿饭时光,这些人站在那里,自己竟会一无所觉!

这就已说明了这些人在内功修为上,已臻上乘,虽和自己相距不远,但他们在这段时间中,屏息凝神,闭起眼睛,竟能把自己瞒过,他们的武功造诣,至少也不会在自己之下。

这段话,说来较长,其实只不过是江寒青心上闪电般一转的事,他还没有看清这些人是谁。

端坐在神龛中的中年文士朗笑一声,道:“诸位都听清楚了,他居然连自己的二师叔都不认识了!”

“二师叔!刘景升的二师叔,不就是五凤门的二宫主?原来这中年文士并不是朱鸟五使!”

这下,江寒青如雷轰顶,听得心弦狂震,惊诧无比,自己在圣果寺没被他们瞧出破绽,到了卫府,反而暴露了身份!

这不是南屏世家有了内姦,还是什么?

中年文士面目冷峻,徐徐说道:“今晚摆在江二公子面前的,已只有生死二途;听凭你自己抉择。”

江寒青道:“生如何?死又如何?”

中年文士道:“生就是投效五风门,戴罪立功,可免一死。”

江寒青摇摇头道:“在下不想如此生法,还是听听如何死法吧!”

中年文士看了他一眼,才道:“本座觉得你不失是个难得的人才,而且年事尚轻,死了未免可惜……”

江寒青大笑道,“在下决不会投效五凤门的,阁下不用说了。”

中年文士浓哼一声,道:“你今晚陷身此地,已如自投罗网,本应成全你一个全尸,你还是自绝了断的好。”

江寒青朗朗笑道:“江某既不愿投效贵门,也不曾自绝而死。”

只听背后站着的三宫主冷哼道:“江寒青,你少卖狂,对付你一个人,咱们不至于卑鄙到联手合击。”

江寒青朗笑道:“够了,在下现在就向二宫主讨教罢了。”

右手轻轻在腰间一按,但听“呛”然龙吟,抽出一支细长软剑,随手一抖,立时抖得笔直,淡淡青光,映射出凛烈森寒!

中年文士已然缓步跨下神龛,取出一柄长剑,目光一抬,直注江寒青,问道:“你准备好了。”

江寒青点点头道:“二宫主请赐招吧。”

中年文士哼了一声,喝道:“你小心了!”

长剑起处,如凤展翼,身子忽然离地数寸,像流水行云飞欺而来,寒如轮,排空涌到。

江寒青也同时挥动软剑,幻出数十点光芒,从如轮剑影的左侧洒去,反击中年文士侧面。

中年文士没待江寒青剑势攻到,那一轮剑影,突然爆出七道剑光,分袭江寒青喉、肩、胸、胁七处大穴。

那就是说他在这刹那之间。已然快捷无比的刺了七剑!

江寒青那敢丝毫大意,身形展动,以剑还剑,当下也一招一式的使出师门剑法,堪堪把对方七剑封开。

但中年文士的剑势,黄河之水天上来,一泻千里,七剑出手,跟着又是七剑,剑光线密,源源不绝,根本使人没有喘息的机会。

江寒青但觉对方剑上,挟着一股强大的暗劲,迫的自己手中剑势,挥动之间,沉重得几乎施展不开。

尤其对方剑法展开之后,身子一直离地飞起,候忽进退,凤舞鸾翔”快捷如凤,更使人有捉摸不定,措手不及之感!

江寒青艺出武林奇人竹剑先生门下,剑上造诣,足可列入当今武林一等高手之列。

上次在燕子矶头,曾和三宫主较过剑术,她在剑法上,也未必胜得了自己,但却没想到他们同门之间,武功竟然会有如此悬殊!

自己在这位二宫主手下,仅仅走出十来个照面,已被他逼得使展不开手脚!

他心中大是惊凛,暗吸一口真气,猛地大喝一声,奋力挥动长剑,朝中年文士攻了过去。

他这次用上全身功力,也用尽了奇幻招数!把师门龙引二十八式,源源使出。

中年文士剑势展开,有如胁生双翼的彩凤,一连在空中不停飞舞,一支长剑奇幻莫测,连攻了十余招,还在江寒青头上盘旋,仍未下来。

原来那“飞凤剑法”奇异之处,就在换气的地方,只要剑尖和敌人接触,借着这一点之力,就借机换气,身子重又腾空而上。

因此,只要一直和敌人动手,借双方兵刃交击,就可永远保持在空中翱翔。

一般人不明内情,还以为他们有什么特异的功夫,不用换气,永保身子盘旋不坠呢!

这是地对空的搏击,江寒青双足站桩,运起全身功力,奋勇还击。

中年文士翩翩飞舞,凌空扑获。

两柄长剑挥过之处,如匹练模空,如水银泻地,不但光芒映辉,就是剑上发出来的真力,也如秋风秋雨,嘶嘶啼啼,划空生啸!

江寒青用尽一身本领,勉强接下了十几个照面,已经感到情势大大的不妙!

中年文士自从腾空发剑,剑势有如黄河之水天上来,盘旋飞刺,层出不穷。

自己已然失去主动,陷入了被打的局面,因为对方身在半空,俯瞰自己剑法,自然看得十分清楚,每乘隙蹈虚,每一剑都来得急如星火!

自己不但没有时间可以思索,就连转个念头都嫌不及,就得把剑封出。

交手才十几招,江寒青像经历了多少年一般。

奋力激战之中,江寒青剑势稍微一滞,突觉肩上一凉,森林寒锋,划过肩背,立时血流如注!

他此刻竭尽全力发剑,犹嫌不及,那里还能顾得到身上的剑创,只是咬紧牙关?左封右架,拚命地护住全身。

片刻工夫,江寒青身上已连续负了七八处剑伤,血汗交流、全身几乎成了一个血人!

中年文士一柄长剑,幻出千重剑影,剑光错落,异象万千,江寒青几乎失去了还手之力,情势已经岌岌可危!

但除了中年文士,他左首有执法坛坛主靳绍五,右首有一等护法非镜和尚,身后挡住大门的是三宫孙飞鸾。

这三大高手,虎视眈眈,尚未出手!

江寒青到了此时,已知身陷绝境,今晚已没有一线机会,容他生离此地!

一个人到了绝望之时,战斗意志,自然也会跟着崩溃。

江寒青但觉精疲力竭,手中软剑也愈来愈觉沉重,猛然右肩一阵刺痛,又中了对方一剑,夔龙剑几乎软了下去!

只听得中年文士尖声喝道:“江二公子,若此时放下兵刃,还来得及,只要你投入本门,本座可以饶你不死。”

江寒青勃然大怒,正待大喝:“我和你拼了!”

但话声未出,同时听到耳边传来一缕极细的声音,说道:“你此时还不快走,真的要把命留在这里么?”

江寒青自然听得出来,这是三宫主孙飞鸾的声音!

心头蓦然一动,忖道:“是啊,自己主要目的,原是突出重围,何用再恋战下去?”

念头如电光般一掠,陡觉精神大振,趁对方话声方落,压力稍减,口中大喝一声道:“好!”

左手陡然屈指轻弹,一缕劲急指风,凌空直向中年文士迎面弹去!

右手忍着疼痛,使出一招“龙归大海”,抖出层层剑光,护住全身,双足一点,身如陀螺,一个急转,连人带剑,朝门口冲去!

这一下他奋起全身之力,去势奇快,口中“好”字甫落人已冲到门口!

只听身后中年文士一声刺耳的长笑,剑化长虹,凌空追击而至!

那站在边上的靳绍五、非镜和尚均是久经大敌之人,四道目光,炯炯注视战场,无时无刻不在提防着江寒青逃走。

此刻一见他身形飞起,你快,人家也不慢,叱喝声中,衣袂飘风,人影倏闪,两件兵刃,挟着金刀劈风之声,同时夹击而至!

江寒青剑先人后,冲向大门,他全力而发,剑光如虹,自然锐不可当。

守在门口的三宫主口中惊“啊”一声,身形急急向旁闪出。

避开正面,突然一个转身,手腕疾振,一支亮银般的长剑,急划而出!

但她毕竟迟了一着,剑光正好顺着江寒青背脊掠过,扫了个空,无巧不巧撞在追击而来的中年文士长剑之上!

但听“锵”的一声金铁狂震,和三宫主的一声惊啊,同时响起!

三宫主功力不如二宫主,自然挡不住中年文士这凌厉一击,被震得脚下跟随,往后直退!

靳绍五的长剑,和非镜和尚一支镔铁禅杖,原是夹击而来,此时瞥见三宫主一剑落空,和二宫主长剑互撞在一起,赶忙收住势子。

这一段话,说来较慢,其实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江寒青早已从三宫主剑下飞冲而过,撞开庙门,掠身出去。

中年文士身形倏落。双目寒光暴射,急急问道:“三宫主可曾伤到哪里么?”

三宫主喘了口气,道:“没……没……”

中年文士没再理她,厉喝一声:“追!”

身形电射,当先朝府外掠去。

靳绍五、非镜和尚双肩一晃,也相继抢着掠出。

三宫主孙飞鸾抬头望望门外,她那青铜面具的两个眼孔中,飞快闪过一丝宽慰之色,提着长剑,也跟了出来。

再说二宫主(中年文士)追出寺外,只听得江寒青发出朗朗长笑,人已到了七八丈外,心头更是暴怒,大喝一声,双臂一划,纵身跃起三丈多高,施展轻功绝技“飞凤身法”,衔尾朝江寒青追去。

但就在他振臂展翅,飞起半空之际,突觉一股无形暗劲,潜力如山,横空撞来。

心头蓦然一震,逼得赶忙飘身坠地,面含杀机,目中精芒电射,直注左侧树林,冷声竭道:“什么人偷袭本座?怎不请出来让本座见识见识?”

靳绍五、非镜和尚跟踪而出,眼看二宫主凌空掠起的人,忽然又垂直坠下,口中喝出有人偷袭,两人听得不觉一怔,立时一左一右走了上去。

二宫主喝声甫出,庙左一片松林中,缓步走出一个身穿青纱长衫少年书生!

这青衫书生不过二十左右,风度朗朗,生得甚是俊俏。

只见他目光冷峻,傲然一笑道:“是我。”

二宫主没想到方才那一股如山暗劲,竟会出自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之手,心头不由怔了一怔,冷哼道:“阁下何人?”

青衫书生道:“我一定要告诉你么?”

三宫主喜怒不形于色,轻哼一声,回头朝非镜和尚道:“此人交给大师料理吧!”

接着朝靳绍五道:“靳坛主,咱们快追,今晚决不能放过他。”

话声一落,身形已然急纵而起。

靳绍五跟着双足一顿,凌空飞起。

就在两个跃起的同时,那非镜和尚身形一晃,别看他凸着大肚,身躯胖像水桶,身法可真不含糊!

这轻轻一晃,竟然快得无以复加,一下就欺到了青衫书生面前,阴恻恻笑道:“小施主……”

青衫书生根本对他视若无睹,仰首冷冷道:“两位想走么?”

突然长袖一挥,从他右手袖中,飞出一道银虹,双脚点处,人已破空飞起,斜刺着迎二宫主,靳绍五二人截去。

非镜和尚刚说出“小施主”三字,眼前的青衫书生已连人带剑,化作一道匹练,腾空飞起,心头不禁大凛,暗暗忖道:“此人年纪不算大,居然已练成了驭剑之术?”

原来这驭剑之术,乃是剑术中至高无上的功夫,由来只有传闻,据说功力到了炉火纯青之境,可伤人于十丈之外。

不过这青衫书生要点足纵起,始能身剑合一,似乎功候还浅。

但饶是如此,武林中已属罕见!

宫主、靳绍五两人堪堪纵起,但觉一道青虹,挟着凌厉剑风,冲夭直上,迎面卷来!

光芒刺目,寒砭肌骨,两人同时感到心神大震。

二宫主急急凌空发剑,靳绍五扬手劈出一记掌风,这一剑一掌,把急袭而来的剑气,挡了一挡,两人已借势一沉丹田真气,硬把前冲之势收住,落到地上,同时退出去一丈来远。

青虹倏然敛去,青衫书生也在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3 身份尽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