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28 易钗而弁

作者:上官鼎

那大白鹤不待吩咐,立即跟着上去,走到竹榻横头,长颈一伸,他那又长又尖的鹤喙,接住江寒青张开的嘴巴。缓缓从它长嘴中流出一缕白色涎液,滴入江寒青的喉咙。

鄢飞琼看得暗暗奇怪,忖道:“他方才说要以毒攻毒,莫非大白鹤的涎水,能克制蛇毒?”

心中想着,却是不敢出声询问。

董若冰双目炯炯,只是注视着大白鹤,约莫过了半盏茶的工夫,才扬了扬手,说道:“雪羽,够了。”

大白鹤长嘴一合,昂起头去。

董若冰迅速用手一推,合上江寒青下巴。

大白鹤侧着头朝董若冰低鸣了两声。

董若冰颔首道:“谢谢你,雪羽,这里已经没你的事了。”

大白鹤听说它的事情已没了,好像极高兴,低鸣了一声,飞也似地往屋外走了出去。

鄢飞琼暗自估计,大白鹤流入江寒青腹中的涎水,少说也有大半碗之多!

她想起董若冰说过以毒攻毒的话,这鹤涎是极毒之物,不知这大半碗鹤涎,到了江寒青腹中,又会发生如何后果?

一时不觉又耽起心来。

过了一会,只听江寒青腹中,忽然“咕”“咕”作响。

董若冰伸手搭在江寒青的脉息。

都飞琼急忙凑上一步,低声问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董若冰道:“此刻最要紧的是让鹤涎在他周身行开。”

话声一落,卷起袖管,露出一双纤长如玉的双手,缓缓在江寒青全身推拿起来。

都飞琼站在他身侧,心中暗暗忖道:“看他还是个大男人,谁知伸出手来,竟然比女孩子还要白嫩。”

董若冰推拿了一阵,直起腰来,退后一步,缓缓吸了口气,突然双手连扬,虚空发指朝江寒青身上点落。

他双手虚空作势,并无丝毫风声,但他手指所指之处,江寒青的身子,也随着起了极轻微的颤动。

鄢飞琼看得暗暗惊异不止!

心想:“自己曾听师傅说过,虚空发指,不带丝毫风声,只有练成佛家‘无相神功’的人,才能办得到,这位董相公看去最多也不过二十出头,难道他练成了‘无相神功’”。

就在她心念转动之际,董若冰已经发指如凤,点完了江寒青三十六处大穴。

只见他一张敷粉的玉脸之上,已是珠汗如雨,见喘息,可想而知这番虚空点穴,定是极耗真气。

此时站在原地,双目微洪,正在缓缓调息。

鄢飞琼就站在他身侧,鼻中隐隐闻到从董若冰身上散发出来一股幽香!

鄢飞琼是女儿之身,自然辨别得出,这股香气虽轻,正是大家闺秀用来薰农的水沉香!不觉心中一动。

要知五凤门的人,都精擅化装易容之术,她身为朱雀坛主,自然精于此道。

这时心念一动,再从董若冰的身材、口音、和她那双纤细如玉的手指,互相参证,心头已是有数。

但觉一股说不出的妒意,随念而生,暗暗冷笑一声,缓缓伸手从身边革囊中取出一支“天己针”来。

鄢飞琼原是生性偏激的人,为了江寒青,她不惜违抗本师兄的金凤令。

爱情是自私的,又岂容第三者介入?

她已知董若冰武功高过自己甚多,一击不中,自己再也休想活命,若不趁他正在调息之际下手,等他清醒,就没有下手的机会了。

她掌心暗藏毒针,心头不禁大是紧张,正待举掌朝董若冰后心拍去。

董若冰适时双目一睁,脚下往前移动,身形前倾,伸出手去,搭着江寒青的脉息!

鄢飞琼心头一惊,急忙垂下手去,一面启齿问道:“董相公,他怎样了?”

董若冰按了一会脉,忽然面有喜色,说道:“情形很好,大概再有一会,他就要大泻一次,蛇毒即可清除了。”

鄢飞琼听得喜道:“原来鹤涎疗毒,竟有这般奇效,那比蛇姑婆把他放在蒸笼里蒸七昼夜,快的多了。”

董若冰冷冷地说道:“你知道什么,要雪羽把鹤涎滴入他口中,这是不得已之事,两种生性相克的奇毒,在一个人体内相博,你知道要消耗多少真元?

譬如说,一场战争下来,有多少城镇,遭受到破坏?他体内有许多地方,就像战争后的城镇,会被这两种奇毒所破坏,至少在百日这内,不能和人动手。”

鄢飞琼问道:“那是说,百日之内,不能妄动真气。”

董若冰道:“不错,这百日之内,他必须好好静养,才能复原,若是妄动真气,可能有极严重的后果。”

鄢飞琼道:“会有怎样的后果呢?”

董若冰冷声道:“终身不能练武。”

一个练武的人,若是终身不能练武,那真是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鄢飞琼心头一震,幽幽说道:“其实一百天时光,不过是三个月零十天,安心养伤。不和人动手,应该是办得到的。”

董若冰冷笑道:“你们五凤门肯放过他么?”

鄢飞琼听的不禁一怔!

突听江寒青腹中起了阵阵“咕”“咕”的声音。

董若冰急道:“他立时就会腹泻,你去找个脚盆来。”

鄙飞琼不敢怠慢,很快找来一个铜面盆。

董若冰已把江寒青抱了起来,一面说道:“你快褪下他裤子,用面盆接着。”

鄢飞琼终究是个姑娘家,听说要她褪下江寒青的裤子,不觉粉脸骤然飞红,道:“你不会替他褪下来?”

董若冰冷声道:“我双手抱着他,如何褪法?再慢,就来不及了。”

就在此时,只听江寒青腹中又是一阵咕咕大鸣,再不替他褪下裤子,当真来不及了。

鄢飞琼也顾不得伯羞,只好替他褪下了裤子。

只听“吧”的一声,登时奇臭四溢,泻下了无数腥秽之物。

董若冰双手搂着江寒青肋下,鄢飞琼双手接着面盆,但觉阵阵秽腥奇臭,中人慾呕,但两人都不敢稍动。

这样足足过了一刻工夫之久,江寒青腹中奇毒,才算泻清。

鄢飞琼端开面盆,只见泻出来的毒物,色呈暗绿,腥臭无比,足有小半面盆之多。

当下就端着面盆,走出石屋,把它倒在屋后。

回到屋中,董若冰已把江寒青放下,仰卧在竹榻之上,但见他脸色苍白如纸,看去气息奄奄,好像是在大病之中一般。

鄢飞琼走近榻前,探手入怀,取出一颗朱衣葯丸,正待往江寒青口中纳去。

董若冰目光一动,侧脸问道:“这是什么葯丸?”

鄢飞琼道:“这是家师炼制的‘天机运功丹’。是专治各种伤损,补元益气的灵丹,除了大师兄、二师姐、三师姐,每人都有一颗,四师姐和我还没有呢!”

董若冰道:“你这颗那里来的?”

鄢飞琼道:“这颗‘天机丹’,是江二公子昨晚给我吞服的,我怕无故糟踏了灵葯,才偷偷把它收了起来,他此刻蛇毒已清,元气大伤,正需此丹……”话声一落,不待董若冰回答,已把“天机丹”纳入江寒清口中。

董若冰也不阻止,看了鄢飞琼一眼,问道:“你是不是很爱他?”

都飞琼双颊飞红,反问道:“难道你不爱他么?”

董若冰被她问得一怔,一张玉脸,同时也是一红,说道:“我是问你。”

鄢飞琼听的大是恼怒,恨不得把暗藏掌心的“天己针”朝她打去,冷冷笑道:“哪有什么不同?”

董若冰朝她微微一笑道:“小妹子,其实不用你说,我也看的出来,但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你是全心全意爱着他……”

鄢飞琼被她问的又气又急,忍不住道:“你为什么一定要问我?”

董若冰忽然正容道:“因为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

倏然住口,不住下说。

鄢飞琼心头“突”的一跳,睁大眼睛,急急问道:“他是不是已经没有救了?”

董若冰缓缓说道:“看你急成这个样子!他体内蛇毒虽清,但元气大伤,方才我搭他脉息,发觉他一身功力,几乎业已全失……”

鄢飞琼失色道:“哪该怎么办呢?”

因为有半块铁板,上面堆着木柴,这露出的一半,又被柴屑树枝盖住了,若不是她踩在上面,觉得这块地方,特别平整,决难发现。

鄢飞琼一时好奇,搬开两捆木柴,用脚扫去凌乱的枝叶.但见这块铁板,略呈长方,看去足有五分米厚。

心中暗暗想道:“底下莫非是个地窑!”

想到地窑,心中愈觉好奇,更非打开看看不可。

她目光四下转动,终于给她找到里面方才堆置两捆木柴的墙根突出了半个馒头大小的东西。

伸手一摸,竟是半个铁球,心想:“这东西大概就是开启铁板的枢纽了。”

用力一扭,铁球果然应手施动。

她不管三七二十一,五指用力,顺着手势,旋动了几下,突听壁下起了一阵轧轧轻震,那方铁板,缓缓朝墙下缩了进去。

灶下总共就只有铁板这么大小一块地方,这枢纽装在里面墙根,都飞琼是蹲在铁板上,旋动铁板,此时眼看铁板往里缩去,心中不觉一惊,急忙纵身跃出。

铁板缩到一半,便自停住,地面果然露出一个方形的洞窟,望去黑沉沉的,一道石级,往下延伸。

鄢飞琼原想下去看看,但想到江寒青只有一个人躺在外面客堂上,董姐姐一再嘱咐自己,要好生守着他,不可离开,

想到这里,依然纵身过去,反手旋动铁球,接着壁下又是一阵轧轧轻展,铁球又缓缓从墙中伸出,回复了原状。

鄢飞琼心中暗道:“蛇姑婆要把地窖入口,装在灶下,显然有着不愿人知的秘密,等江寒青伤势复原了,我非要下去看看不可!”

稀饭煮好了,只是米放多了,煮成了一锅似粥非饭的厚糊。

鄢飞琼自己也觉得好笑,接着自言自语的道:“厚枷也好,反正可以吃饱肚子。”

回到客堂,江寒青依然沉睡未醒。

鄢飞琼心中暗暗忖道:“他怎么还不醒过来呢?”

她那里知道师傅的“天机运功丹”,是运功疗伤的灵葯,服了此丹,就有几个时辰沉睡不醒。

要知一个人在沉睡之中,不但能使眼下的葯物,发挥最高效果,同时也能加速恢复体力。

一天很快地过去!

天色已经渐渐昏暗下来!

鄢飞琼看看江寒青还是沉睡如故,就独自到厨下去吃了两碗稀饭,再回到客堂时,天色已经全黑。

她不敢点灯,守着竹榻,坐了一回,不觉间困睡过去。

这时门外忽然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荒谷石屋,中有风雨,这是最静寂的夜晚了!

但风雨中,却有两条人影,踏着草径,穿林而来。

只听走在后面一人道:“走在这条路上,纵有蛇令牌,也叫人提心吊胆,偏偏老天不帮忙,又是风,又是雨的,兄弟不相信那主儿还会留在这里。”

前面一人道:“咱们的人,已经把整座茅山,都快要翻过来了,还是找不到半点影子,只有这里,没有找过,才会派咱们兄弟这趟差使。”

后面那人道:“那主儿会躲在蛇巢里,难道她不怕蛇?”

前面一、道:“她身边有老护法的‘天己针’,据说可以避蛇。”他口中的“老护法”,自然是指蛇站婆了!

后面那人又道:“其实咱们就是找到了,又能把她怎样,只有吃不了兜着走。”

前面一人道:“无论找不找得着,既然来了,就得四下里看看。”

后面那人道:“这阵风雨可真不小,咱们先避避雨才好。”

前面一人道:“过去就是老护法的石屋,到那屋下去躲一躲再说。”

一阵带着水声的脚步,由远及近,及门而下!

鄢飞琼从朦胧睡境中,蓦然惊醒过来。只听门口有人吁了口气,道:“好大的雨!”

另一人道:“看来一时还不会停呢!”

鄢飞琼心中暗暗奇怪,忖道:“这两人不知是谁?居然敢到蛇谷里来躲雨!”

只听先前那人抱怨道:“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这阵雨把一身衣服全湿透了。”

另一人道:“都是那个丫头害人不浅,这么一个花不溜丢的小姑娘,还怕没人要,偏偏去爱上一个和咱们作对的敌人。”

先前那人道:“金老二,你说话可得小心!”

另一人嘿嘿的笑道:“怕什么?就是让她听到了又怎样?违抗金令,偕敌潜逃,可是死罪。”

先前那人道:“人家总是师兄妹,再说,那个少女不怀春,那个猫儿不偷荤?就是追到了,抓回去,最多训斥几句。也就算了,咱们最强也是底下人,这些话,真要给那主儿听了,你还想活命?”

另一人笑道:“老李,你没听上面传下来的话,两个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8 易钗而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