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29 地窟秘密

作者:上官鼎

鄢飞琼冷笑道:“他已经死了,你还要作践他的尸体去邀功么?”

孙飞鸾道:“五师妹,你难道还不相信我?我接到郭延寿的信号不敢通知二师兄,一个人赶来,就是救你们来的,他既然死了,我想……再看他一面……”

她说到最后,话声已显得有些哽咽!

鄢飞琼心头只是暗暗冷笑,目中掠过一丝恶毒之色,点点头,道:“三师姐要看他最后一面,那就跟小妹来。”

她本来挡着门口,话声一落,立即低着头,举步往林中走去。

孙飞鸾不知是计,跟着她身后走去。

但觉这一段路,似乎十分遥远,她感到心头好像塞着一团说不出的哀思,头脑昏沉沉的,连脚步也沉重异常!

含着泪水,问道:“你把他埋在林里?”

鄢飞琼连头也不回,冷冷说道:“不把他埋在树林里,你们不是很快就可以找到他么?”

两人渐渐走到林中。

鄢飞琼脚下一停,伸手指着一颗大树,说道:“他就在那棵树下了……”

突然“哇”的一声,哭出声来,一下扑到孙飞鸾的身上。

孙飞鸾同样泪水模糊,伸手把她抱住,咽声道:“五师妹,快别伤心……”

鄢飞琼缓缓仰起头来,她的脸上竟然一滴泪水也没有!

突然间,她双手疾发,指如连珠,一路连点了孙飞鸾“肩井”、“璇玑”、“将台”、“期门”八处大穴。(这四个穴道都是双数。)

孙飞鸾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赶到救人,却因此引起五师妹的嫉妒!

她更没想到五师妹会在哭出声,扑到自己身上之际,骤然出手。

两人互相拥抱,一个无心,一个有意,任你武功通天,也休想措手得及。

孙飞鸾一点抵抗也没有,就被制住。

她还不知道五师妹向自己下手,究竟为了什么?

她深爱江寒青,但鄢飞琼是她师妹,年纪比她小,为了江寒青,已经违抗金令,叛离正凤门,足见爱他之深!

她知道二人尚未离开茅山,而且从郭延寿放起的信号,得知已经发现三人行踪,她不赶来相救,还有什么人相救?

她此来的心意,原想掩护二人,逃出茅山,自己从此慧剑斩情丝,成全五师妹。

她既无从师妹手中夺取情郎的打算,自然不会对五师妹存有戒心。

此刻穴道被制,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只是睁大双目,望着鄢飞琼,流露出无限惊讶!

鄢飞琼一脸俱是得意之色,她那红菱似的嘴角间,带着一丝冷峻的狞笑,说道:“三师姐,你一定会觉得奇怪,你明明是救我来的,我何以还要向你下手,是不是?”

说到这里,突听身后不远,隐约传来一丝极轻微的声响!

她只作不知,继续说:“寻是因为五凤门只有小妹一个人知道你的秘密,就是你和江二公子,早已心心相印,互种情愫,所以你明知他假冒刘景升(黑旗令主),并没加阻止。

南屏山小庙之中,二师兄设下陷阱,明明可以把他擒获,又被你放走。

窄溪一役,对方人单势孤,你却坚持非把大家撤走不可。江寒青身上,有师父极为珍视的‘天机丹’,也自然是你的了。”

她一边说话,一边用心窃听,身后果然不再听到声音,可见来人正在察听自己说话。

心头暗暗得意,接着说道:“五凤门出了内姦,可笑大师兄、二师兄不去查究,却把违抗金令,叛离五凤门的罪名加到了小妹身上。”

“其实小妹只不过是立誓要生擒江寒青,他被我刺了一针,我只是一心想把他治好之后,再押去总坛,但小妹却因此背上了黑锅,你说冤枉不冤枉?”

她总究心上还爱着江寒青,一面继续说道:“如今江寒青死了,小妹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恨江寒青,也恨你三师姐,所以你今晚纵是为救我而来,纵然杀了郭延寿和朱鸟七星,我并不领情……”

口气一顿,接着冷笑道:“说穿了,三师姐因为不知道江寒青已死,你甘冒大不韪,是为了江寒青,是救江寒青来的,并非救我而来,我自然用不着领情。”

“三师组,你是五凤门的内姦,你知道了江宗青的死讯,你会变本加厉,倾向敌人,我杀你,是为了泄我心头之馈,也是替五凤门除一大害,也算是报答师父她老人家的恩情,同时也成全你三师姐,好到地下找江寒青去……”

她虽在笑,但口气却越说越冷,手中长剑,缓缓举起,指向孙飞鸾的胸口!

就在此时,不知从何处飞来一颗石子,“叮”的一声,把鄢飞琼一柄长剑,撞了开去。

鄢飞琼已知道这人是谁,但口中却故意惊“啊”一声后退了半步。

一道人影,也在此时落到两人身侧!

那是一个文士打扮的中年人,正是二宫主邢飞霜!

鄢飞琼猛吃一惊,身不由己后退了两步惊颤地叫了声:“二师兄。”

她这声“二师兄”看去虽然畏惧,但内心远不如在蛇姑婆石屋中,看到银袍人那样惊骇。

因为此时鄢飞琼的畏惧,只是故意装出来的。

邢飞霜目光如电,面情显得十分严肃,点点头道:“五师妹,你方才说的一番话,我全听到了,你们随我见大师兄去。”

话声一落,伸手一挥,拍开孙飞鸾身上穴道,冷厉地说道:“三师妹,走!”

转身往林外走去。

孙飞鸾粉颈低垂,默默地跟着二师兄走去。

鄢飞琼同样粉颈低垂,默默地跟随二师兄身后,但她心中却在暗暗说道:“江寒青,我走了,现在不会再有五凤门的人找你了,但愿你能平安离开茅山。”

她虽然生性偏激了些,又是醋罐子,嫉妒心重,要不是她这番做作,把江寒青说成毒发身亡,在二宫主全力搜索之下,两个人谁也休想逃得出去。

只是她这一去,是友是敌,是爱是恨,又难说了。

少女的心,就像秋天的云一般,变幻不定,又有谁能捉摸呢?

那条曲折的小径上,这时正有一条臃肿的人影;在阳光下奔疾而来!

这人正是蛇姑婆,当她从前山进入阴暗的后山,举目四颐,这一片湖泊四周,草丛中大大小小的蛇尸,竟达百余条之多。

这些蛇尸,死状若一,全是蛇肚破裂,好像被什么刀刃划开的。

蛇姑婆看的脸色大变,喃喃说道:“奇怪!是白鹤啄死的,这里哪来的白鹤?”

蛇姑婆回到石屋前面,一双三角眼,看了躺在地上的八具尸体,摇摇头道:“女大不中留,三姑娘是几个姑娘中,算得最温婉的一个了,但为着这姓江的小子,居然也下得了辣手。”

探手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小磁瓶,用指甲挑着粉末,弹到八具尸体之上。

目光一抬,发现屋中也有两具尸体,一并弹上少许葯粉,一面叹息道:“这两个姑娘,也真是的,天下男人多的是,偏要两师姐妹抢着爱上一个,结果倒霉的还是手底下人。”

口中唠叨着,边说边走,敢情是肚子饿了,一脚就往厨房走来。

她这一跨进厨房,一眼看到灶下两捆木柴,都被搬了出来,心头不禁猛然一怔!

迅速忖道:“这是什么人移开的?”

身形一晃,迅快地抢到灶下。

地窖秘密,果然已经被人发现,只要看铁板上,柴屑尘土都被扫得干净,这人极可能已经下去过了。

蛇姑婆自然放不下心,急急跃上铁板,俯下身去,伸手扭动壁下铁球,铁板缓缓往里缩去。

蛇姑婆踊身后跃,铁板移开,她一手晃亮火摺子,匆匆拾级而下!

这座地窖,地方去是不小,黝黑如墨,进入其中,就有一股阴寒之气,袭上身来。。

蛇姑婆走落地面,立即点起一盏风灯,往里行去。

原来这里是蛇姑婆练葯之处,壁间木架上,还放着许多大大小小的葯瓶。

地上也有碾葯用的铁船,一张木桌上,也放着刀圭戥子之类的东西。

但奇怪的,蛇姑婆并未查看壁上葯瓶,手提风灯,一脚往里行去,好像里面藏着什么稀世异宝,怕被人家偷走一般!

这地容里面。阴寒更盛,黑黝黝,空荡荡,静寂如死!

但听从洞顶滴下来的水声,不时发出微弱的“嗒”“嗒”轻响。

蛇姑婆停下来了,她弯着腰,伸出手去,举起风灯,往黑暗之中照去。

奇怪,地上面居然像一面镜子!

映出一盏风灯!

也映出了蛇姑婆的人影!

原来,那面“镜子”竟是一个十丈方圆蓄满水的池塘。

地底石窟,居然会有池塘!

蛇姑婆不关心她炼制的葯物,关心的居然会是畜满了水的池塘!

蛇姑婆站在岸上,高举风灯,一个身子,几乎有半个弯出在水面上,一双三角眼,也睁得大大的,凝足了目光,只是一霎不霎的打量着池水。

突然,她眼中依稀看到池塘里首,似有一件东西,载沉载浮,露出水面!

蛇姑婆鸠脸立即发白,一颗心,几乎要从口腔里直跳出来,口中自言自语的道:“怎么会呢?这……怎么会?”

她慌慌张张地沿着池塘石壁,往里首走去。

就在此时,蛇姑婆的小脚突觉一下踩在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上面!

心头不由吃了一惊,急忙举灯照去,那是一个人,一个浑身湿漉漉的人。

好像他从水中爬起来还没多久,扑卧在仅容一个人身子躺下来的池边小径之上。

蛇姑婆看到人,尤其是刚从水中爬起来的人,只觉一颗心骤然沉了下去,但一股怒气,却油然上升!

她不管这人是谁,更无暇多看,匆匆从这人身上踩过,急急行到里首,举起风灯,往水面上照去。

这一照,但见水中载沉载浮的,是一条八九尺长,粗逾儿臂,似鳝非鳝,似蟒非蟒的东西。

此刻已经肚子翻天,泡在水中,看去又僵又直,成了一条死蛇!

蛇姑婆刹那之间,如遭雷击,一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翻着两眼,手足无措,气急败坏的顿足道:“完了,完了,三十年心血,全白费了,这叫我老婆子拿什么去跟太上交待呢?”

她几乎声泪俱下,只是喃喃的道:“从交配、孵卵、喂葯,一直到长成,足足忙了我老婆子三十年,偏偏会在最后三个月,出了差错,真气死人……”

说到这里,她越想越气,定然转过身去,一双三角眼中,杀机隐现,投注到扑在地上的那人身上狠狠地踢了那人几脚,狞厉地说道:“该死的野小子,你真该死上一千次、一万次。”

蛇姑婆一身武功,已臻上乘,她盛怒之下,这几脚已用上了全力,就算是石头,也该被她踢的石屑纷飞!

但躺卧在地上的那人,有如一团棉絮,竟然连一点感觉也没有,仆卧地上,一动不动。

蛇姑婆踢不动他,心头更怒,尖哼一声,探手从怀中摸出一把六寸长的小刀,一手褪去绿鲨皮刀鞘。

但见那小刀映着灯光,精芒四射,锋利无比!

蛇姑婆满脸杀气,狞笑道:“野小子,姑婆非把你剁成万块,难消我胸头之气!”

手起刀落,“嗖”的一声,朝那人后心戳去!

锋利刀尖,已快刺上那人衣衫之际,蛇姑婆突然口中“啊”了一声,道:“不!杀不得!”

手腕将落未落,如悬崖勒马,迅快停住!

只见她摇摇头,自言自语的道:“好险!老婆子真是急昏了头,这野小子误打误撞,喝了蟒鳝血,看来还并未行开,只要把他血放出来,仍然管用。”

她的脸上,突然绽出了笑容,而且笑容愈来愈浓,嘻嘻说道:“没错,岂止管用?一个练武的人的血,加上了蟒鳝血,对太上来说,应该更是有效。”

于是慌忙收起小刀,放下风灯。

她不能让他蟒鳝血在体内行散,双爪齐发,落指如风,一连点了那人身上十几处大穴。

然后拿起风灯,双手缓缓抄起那人身子。

这回她把此人看作了稀世奇珍,小心翼翼,就像捧凤凰似的捧着,缓缓走出,拾级而上。

回到客堂,轻手轻脚把那人轻平放到竹榻之上,举起风灯,往他脸上照去!

这一照,蛇姑婆不禁楞的一楞,咧嘴笑道:“好小子,是你!原来你没死!”

这人赫然竟是江寒青,他像喝醉了酒一般,两颊通红,只是昏睡不醒。

蛇姑婆看着他,心头暗暗叹息,忖道:“这姓江的小子,一张脸生的真也俊巧,倒回四十年去,老婆子说不定也会喜欢上他,难怪三姑娘,五姑娘,为了他,不惜违抗金令了!”

她一想到三姑娘、五姑娘,登时心头一动,暗道,“不妥,不妥,如今三姑娘、五姑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9 地窟秘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