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30 郎情妾意

作者:上官鼎

蛇姑婆道:“现在还可以走。”

赶车的道:“最多只有十来里路好走。”

蛇姑婆失声笑道:“你就走完尽头路,老婆子家也就到了。”

马车在林边停了下来。

蛇姑婆探首问道:“到了么?”

赶车的抹抹汗水,说道:“老婆婆,你还是下车吧,前面实在不能走了。”

蛇姑婆两腮颤动,摸出一锭银子,递了过来,笑道:“这锭银子,够了吧?”

赶车的看看那锭银子,足有三五两重,忙道:“太多了,咱们讲好是……”

蛇姑婆道:“别说了,老婆子没时间,你快点拿去吧。”

赶车的心头一阵感激,伸手来接,白花花的银子,入手冰凉,但到了手上,银子忽然会动,一口咬在脉门上。

银子居然会吃人,那是一条银白色的小蛇!

赶车的口中起了惊呼,赶紧挥着手腕,但他没挥了两下,一个身子已经软软地往地上倒去。

片刻工夫,蛇姑婆已翻过几座峻崖危壁,如今正踏着高高低低的乱石,朝一条干涸的山洞下走去。

蛇姑婆脚下走得极快,她好像回到了娘家,哪里应该左转,哪里应该右转,在乱石堆中穿行,就像小鱼游行石孔一般。

不多一回,已经穿过石阵,到了壑底尽头处,那是一堵光滑如镜的大石壁。

壁间雕刻了一个圆形的洞门。

不,那不是真的有洞门,只是壁间雕刻着的洞门而已。

这圆形洞门中间,还刻着尺许见方的篆书“龙门”二字,苍劲古朴。不知出自何人手笔?

蛇姑婆走近壁前,放下江寒青,从地上拾起一块鹅卵石,举手在那圆形洞门上,连叩了五下。

说也奇怪,那卵石在石壁上,居然发出“当”“当”之声!

就在响声甫落,那雕刻的洞门,居然像真的门户一般,缓缓朝里开启,原来这壁上竟是两扇厚重的铁门。

铁门乍启,走出两个五旬左右、身穿黄衫的老人,一眼看到蛇姑婆,立即双手抱拳,躬躬身道:“原来是老护法来了。”

蛇姑婆早已抱起江寒青,一面含笑道:“两位不可多礼。”正待举步往里走去。

左首一个问道:“老护法手中这姑娘是什么人?”

蛇姑婆道:“是太上要的人。”

左首一个面有难色,沉吟了下,陪笑道:“老护法原谅,龙门石府,禁令森严,这位姑娘纵是太上要的人,但在下兄弟未曾奉谕,不敢擅作主张,老护法能否稍待,容在下向统领请示?”

蛇姑婆点头道:“两位不用客气,这是禁令,老婆子岂敢不遵?”

左首那人忙道:“老护法多多包涵,在下失陪。”

话声一落,匆匆往里行去。

一回工夫,但见从里面大步走出一个两鬓花白、秃顶驼背、面目冷竣的老者。

他身上同样穿着一袭黄衫,步履沉稳,两边太阳穴高高竖起,一望就知是位内外兼修的高手。

蛇姑婆自然认识,这黄衫老者正是当年黑道上大名鼎鼎的飞驼庞公元,龙门石府黄衣卫统领。

只听他一路呵呵笑道:“老护法去而复来,必有重要事故,兄弟这看门的,有失远迎了。”

说完,边朝蛇姑婆连连拱手道:“老护法请进,有话到里面再说。”

蛇姑婆道:“统领好说,这样进去,方便么?”

飞驼庞公元鹞目之中,隐射金光,呵呵笑道:“老护法是太上的左右手,你带来的人,还会有问题么?”

说着,连连抬手肃客。

蛇姑婆也不客气,抱着江寒青,举步往里行去。

这山腹之中,是一条宽敞的隧道,左右两边,各有一排数十间石室,那是黄衣卫住的房间。

隧道洞顶,每隔一丈,都有一盏玻璃灯,灯光柔和,照得隧道上如同白昼。庞公元陪同蛇姑婆进入山腹,两名黄衣老者立即关上了铁门。

庞公元边走边道:“老护法可要到兄弟客室稍歇,喝杯茶水?”

他这话虽没明说,但话中含意,已极明显,那是说:“你带来的人,是否能进去?兄弟也无法作主,你还是先到兄弟那里稍待,等兄弟向里面请个示再说。”

蛇姑婆那会听不出来?尖笑道:“统领不用客气了,这人是太上指定要的,老婆子立时就得送进去。”

庞公元听的一呆,问道:“此人不知是何来历?值得太上如此重视?”

蛇姑婆尖笑一声道:“你大概不好意思问老婆子要通行符令吧?喏,统领请看清楚了,这不是老婆子伪造的吧?”

探怀摸出一条玉鱼,摊在掌心,朝庞公元面前送了过去。

这是太上的信物,那还有假?

飞驼庞公元目光一瞥,立即呵呵笑道:“老护法快请收起,兄弟责职攸关,不得不问个清楚,老护法既然持有太上密令,那就快请进去吧,兄弟不打扰了。”

说完,连连拱手,便自退去。

蛇姑婆也不多说,抱着江寒青,一路朝里行去。

这条隧道,足有一里来长,隔上一段路,就有两名黄衫老者,对面站立。

这些老人,一个个面目森冷,站着有如泥塑木雕一般,看到蛇姑婆恍如不见,蛇姑婆也不和他们招呼,自顾自往里赶去。

眨眼工夫,便已走完丙道,跨出圆门,眼前天光大亮,豁然开朗。

原来穿过山腹,这里是百亩大小的一片幽谷,四面高峰插天,直像个天井!

不,幽谷中竟是一个大花园,但见花林如锦,到处都是奇花异卉,小桥流水,朱栏曲折,亭台楼阁,布置得宜。

没有到过这里的人,真会怀疑自己进入了蓬莱仙境;但蛇姑婆并不觉得稀奇,手中抱了江寒青,循着白石小路,穿林而行。

片刻工夫,便已走到谷底。

这是一座上削下陡的刺天峻峰,从山脚而上,白石为阶,行约百级,便是一片平台。

山腰间出现了一排白石雕栏的长廊,十几间石屋都有雕花长窗。

隐约可见宫装美女,手捧玉盆,衣袂飘飘地从长廊上经过,使人几疑仙灵。

蛇姑婆抬级而登,上得平台,就看到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瘦高老妪,穿着一身青布衣裙,含笑而立。

虽说含笑而立,其实是挡住了蛇姑婆的去路。

蛇姑婆一见此人,立刻招呼道:“桂大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这瘦高老妪,正是龙门石府的总管桂姑婆。

只见她双目炯炯,落到蛇姑婆抱着的江寒青身上,冷冷说道:“余大姐,你怎么忘了太上的禁令,抱着一个外人进来?”

原来蛇姑婆本来姓余,大家因她饲养毒蛇,才叫她蛇姑,那是余和蛇声音相似之故。

蛇姑婆忽然尖笑一声,道:“你知道什么?这人非同小可!”

桂姑婆问道:“她是什么人?”

蛇姑婆一阵谄笑,凑过头去,低低地说道:“她是太上要的人。”

桂姑婆奇道:“是太上要的人?我怎没有听太上说过?”

敢情她是太上身边的红人!

蛇姑婆神秘一笑道:“这人的血可治太上右臂。”

桂姑婆“哦”了一声,道:“既然如此,那就把她留下来好了。”

蛇姑婆道:“太上……”

桂姑婆道:“太上近日正在闭关静修,一日之中,只有一二时辰,可以晋见。”

蛇姑婆连连点头道:“没关系,等太上醒来,再去请安好了。”

桂姑婆举手轻击了一掌。

只见一名宫装少女迅快走出,朝桂姑婆躬身道:“总管有何吩咐?”

桂姑婆伸手一指江寒青,道:“你把她送到底下石屋里去。”

宫装使女应了声“是”,抬头道:“只是底下两间石屋,都已有人……”

桂姑婆道:“我知道了,你把她送到二号房去吧。”

宫装使女又应了声“是”,朝蛇姑婆道:“老护法,你把她交给小婢好了。”

蛇姑婆迟疑了下,望望桂姑婆道:“桂大姐,这人非同小可,最好是让她一个人住一间。”

桂姑婆笑了笑道:“本来这里是太上修真之地,并没有囚人的石室;那两间石屋,原是堆置杂物的,外面有锁,正好大宫主着人押来的人犯,太上要亲自问话,临时就把他们送到底下石屋里去,人到了龙宫,你还怕她飞上天去?”

蛇姑婆道:“桂大姐话是不错,只是此人关系着太上,咱们还是小心些的好。”

桂姑婆道:“怎么余大姐连我都不相信么?”

蛇姑婆陪笑道:“桂大姐这是误会……”

桂姑婆冷声道:“余大姐把此女看得如此重要,那也不妨,你就抱着她在这里等吧!太上大概要戍时过后,才会醒来。”

蛇姑婆连连谄笑道:“桂大姐这不是多起老妹子的心来了么?咱们几十年老姐妹了,还有什么说的了?”

一面把手中抱着的江寒青,朝宫装使女手上递去,笑道:“小姑娘,麻烦你把她送到底下石屋里去吧!”

宫装使女抬头望桂姑婆,只见桂姑婆微微点了点头,才敢伸手接过,转身往里行去。

桂姑婆、蛇姑婆也相偕朝长廊上走去。

这是一间黝黑的石室!

地方不大,室中只有一张木榻,和一张茶几,几上放着一个磁盘,还泡了一壶茶。

榻上躺卧着一个女子,一直双目紧闭,昏睡不醒。

木榻的另一头,坐着一个淡装少女,粉颈低垂,睫间还隐有泪痕。

在她双手、双脚上,拖着一条银色细练,敢情行动还受着限制。

时间渐渐过去,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光?

江寒青突然从睡梦中醒过来!

原来他胡里胡涂地喝了一肚子蟒鳝血,若是换了别人,就非活活胀死不可!

但江寒青经鄢飞琼给他服了鱼姥精制的“天机运功丹”,他本人虽已昏迷不醒,但体内真气,藉葯力推动,依然运动不息。

蟒鳝血得“天机运功丹”之助,很快就向全身发散开去。

“天机运功丹”,是载在“飞凤剑法”那册秘签中的运功疗伤奇方,鱼姥把它视作奇珍,据说练武的人服下一颗。足可抵得若干年苦练。

蟒鳝血不用说更是练武人增强功力的至宝。

这两种灵异神葯,在他体内不住的运行,本身功力,既无法控制,自然就昏睡不醒。

写到这里,也许读者要问,蛇姑婆当时怕他喝下去的蟒蟮血随血行散,曾一度点了他身上十几处大穴。

点穴的原理,就是点了某处要害,使这一经络气血肌肉,悉数陷于麻痹,失去活动能力。江寒青身上,既被蛇姑婆制住十几处要穴,全身气血,如何还能运行?

但蛇姑婆哪里知道,在她未来之前,江寒青喝下的蟒鳝血,早经“天机运功丹”引发,随血运散。

蛇姑婆那时刚一发现,江寒青扑卧潭边之时,她曾用力踢了他两脚,但江寒青扑卧如故,恍如不觉。

试想她这两脚,心头愤怒已极,用力何等沉猛?江寒青竟会一无所觉,凭她几个手指的力量,又如何能点闭得江寒青的穴道?

这就是说,江寒青一直昏迷不醒,只是蟒鳝血在体内并未完全运化之故,并非是被蛇姑婆点了穴道。

闲言表过,却说江家青一觉醒来,发觉自己仰睡在一张木床之中,身外还裹着一条棉被,心中不禁大奇,一时想不起是什么地方?

双手一掀,翻身坐起,但沉四壁幽,似是在地室之中!

他目光这一转动,瞥见床边背着身子,坐了一个素衣女子,心头一怔,不觉脱口问道:“姑娘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素衣女子听到江寒青说话的声音,竟然是个男子,不由得大吃一惊,霍地站起,柳眉挑动,娇叱道:“你是男的?”

她这一站起,响起了一阵铁练拖地之声。

江寒青听的好不奇怪,暗想:“我不是男的?还会是女的么?”

他心念转动,急急一跃下床,目光和素衣女子一接,不觉又是一怔,拱拱手,道:“你是三宫主!”

两人四目交投,江寒青已然认出孙飞鸾来了,但孙飞鸾看到的,只是一个眉目娇好,身穿花布衣衫,紫红裙子的村姑。

孙飞鸾眼看那村姑居然一眼认出自己,而且还拱手作揖,装作男人模样。

尤其这声“三宫主”,听来极熟,心头更觉蹊跷,身不由主的后退了一步,问道:“你是什么人?”

江寒青呆了一呆,道:“三宫主怎么连在下不认识了?”

孙飞鸾同样一呆,目光直睑,道:“你……你……”

看她神情大是激动,感情已经听出他的声音来了。

江寒青道:“在下江寒青。”

孙飞鸾一双凤目之中,突然涌出满眶泪水,哭道:“果然是你来向我显灵,寒青,江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30 郎情妾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