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31 鱼姥选婿

作者:上官鼎

鱼姥笑道:“不要紧,二丫头说你勾引三丫头、五丫头,现在老身亲目看过,就不会错了,咱们就这么决定。这几个丫头,虽非老身亲生女儿,平日都视如已出,和女儿一样,老身既已决定,你娃儿也就是老身的女婿了。”

只听鱼姥笑道:“你只管在宫里住下来,从明天起,老身就指点你武功,总不能教女婿手底下差过女儿,不然,人家就会说我鱼姥偏心。”

听她口气,这女婿是选定了,丈母娘还真体贴!

江寒青心中暗暗焦灼,忖道:“时间无多,自己再要和地争辩,只怕也说不清,倒不如一口答应下来,才能脱身。”

主意打定,故意脸上一红,作了个揖,嗫嚅的道:“多谢老前辈。”

鱼姥呷呷笑道:“好了,你坐下来,老身去叫三丫头、五丫头进来,当面问问她们,决定了就好。”

江寒青心头大急,忙道:“老前辈。”

鱼姥目注门外,正要招呼使女进来,闻言朝江寒青看去,问道:“你还有什么事?”

江寒青红着脸道:“老前辈要问三宫主、五宫主,在下坐在这里,多有不便,想先行告退。”

鱼姥看他一副焦急模样,只当他脸嫩,不由呷呷笑道:“你回避一下也好。”

江寒青如逢大赦,慌忙躬身道:“在下告退。”

鱼姥笑道:“别忙。”

探怀摸出一个东西,递了过来,笑道:“龙宫不比旁的地方,走错了路,就有杀身之祸,你把这个佩在身上。”

江寒青双手接过,低头一看,原来是一条雕刻精细的玉鱼,穿着一根红绳,当下就在腰间佩好,恭敬地躬身道:“多谢老前辈。”

缓缓退出静室。

只听鱼姥在身后道:“这娃儿真是多礼。”

江寒青跨出静室,有如离了樊笼,暗暗舒了口气,他心中虽急,但在这条甬道上,却也不敢走得太快。

一直行到转弯之处,方才遇上两个使女,忙向右弯去,脚下才敢加快。

这条甬道,只转了两个弯,跨出屏风,竟是一座宽敞的大厅!

阶前是一个大院落,敞开着两扇大门,门外已可看到天光。

江寒青大喜过望,身形闪动,穿出大厅,越过院落,到得门口,便行站停,略一打量,门前果然是一片石砌平台,左右两侧,各有一道石阶往下行去。

这时正当深夜,四围高峰暗影,黝黑如墨!

平台下面,果然是一片浓密的树林。

江寒青那还怠授,身形展动,快若流星,从平台飞泻而下。

双足才一落地,眼前人影一闪,只听孙飞鸾的声音低低说道:“你怎么这时候才来?”

江寒青道:“朱老前辈父女都救出来了么?”

孙飞鸾道:“他们就在前面,已经等了你好一回了,真急死人!”

江寒青道:“在下刚才见到了令师。”

孙飞鸾大吃一惊,道:“什么,你闯进师父的静室去了?”

江寒青点头道:“此刻无暇多说,咱们走得越快越好。”

孙飞鸾知道时间宝贵,也不多问,随手把夔龙剑递过,一面说道:“你随我来。”

说完,当先朝前闪去。

江寒青接过软剑,在腰间束好,紧随她身后,行了一箭来路,果见毒叟朱潜父女站在林下。

孙飞鸾只和他们打了个手势,脚下丝毫不停,一路穿林而行。

朱潜父女也没多问,就跟了上来。

四人脚下均快,不多一回,便已越过谷中花圃,行到一座高大的洞窟前面。

孙飞鸾脚下一停,回头道:“你们跟在我身后,不可多说,一切由我来应付。”

这座洞窟,正是龙宫出口,里面是一条宽阔的隧道,远远望去,一路灯火通明。

孙飞鸾刚一跨进石窟,只见两名黄衫老人并肩迎了过来,一齐躬身道:“属下见过三宫主。”

孙飞鸾道:“二位不用多礼。”

那左首老者躬躬身道:“三宫主身后这三位是什么人?”

孙飞鸾脸色一沉,说道:“他们是我江南总分坛的人。”

左首老者陪笑道:“三宫主多多原谅,出入龙门,都得有桂总管的通知,才能通行。”

孙飞鸾道:“我奉师父密令,出去办事,你们敢阻拦我么?”

左首老者道:“属下不敢,只是……”

孙飞鸾不待他多说,挥手道:“走,你随我见庞统领去好了。”

说完,举步朝前走去。

江寒青和毒叟朱潜父女,紧随她身后就走。

那两名黄衣老者不敢阻拦,只得任由他们通过。

左首老者退回左首壁下,伸手拉动壁间一条细绳。

这是向统领报警用的绳子,他这里拉动,飞驼庞公元那里的银铃就响了,连拉两下,就是表示自己两人不敢作主之意。

孙飞鸾对山腹隧道中的设施,自然了若指掌,她早就料到那左首老者一定会向庞公元请示。

反正她已经豁出去了,闯得过固要闯,闯不过也得闯。

因此心中反倒十分平静,领着三人,一路疾行,这条隧道,不过一里来长,眨眼工夫,便已抵达。

但见尽头处,站着一个秃顶驼背,面目冷森的黄衫老者,迎了上来,拱拱手道:“老朽庞公元,恭迎三宫主。”

孙飞鸾寒着脸,气道:“庞大叔,你老接到报告了?哼,你大叔手下,居然欺辱到侄女头上来了。”

庞公元一脸姦笑,说道:“三宫主,这也许是误会了。”

孙飞鸾道:“我是奉师父密令,办事去的,他们是我江南总分坛的人,和我同行,难道还会有假不成?”

庞公元阴森目光,望了三人一眼,阴恻恻笑道:“三宫主说了,自然不会有假,但通行龙门,是太上手订的禁令,得由宫中传出通知,才能通过。”

孙飞鸾心头暗暗焦急,闻言冷笑道:“庞大叔那是有意和侄女过不去了。”

庞公元道:“三宫主言重,老朽职责所在……”

孙飞鸾双眉一挑,冷声道:“那么你要如何?”

庞公元道:“三宫主歇怒,老朽只须派人要桂总管补个手续就好。”

孙飞鸾冷笑道:“我奉的是师父密令,桂姑婆也未必清楚,庞大叔要是不信,那就和我一同去见见师父好了。”

江寒青站在孙飞鸾身后,眼看双方言语,就要闹僵,突然心中一动,想起鱼姥方才说的话来……“龙宫不比旁的地方,走错了路,就有杀身之祸,你把这个佩带在身上。”

不由暗暗忖道:“这五色莫非是鱼姥的信物?”

一念及此,立即暗暗解下,取在手中,一面说道:“三宫主,要不要出示太上密令?”

孙飞鸾听得不觉一怔,她不知江寒青手上拿着玉鱼,沉吟道:“师父严令交待,咱们此一行动,不准向任何人透露。”

江寒青道:“属下之意,咱们时间宝贵,庞统领也不能算是外人,还是给他瞧瞧吧!”

他不待孙飞鸾再说,一面喝道:“庞统领,见了太上符令,还不退下去?”

伸手一摊,掌心展出一条羊脂白玉雕琢的飞鱼。

庞公元自然认得这是太上一直佩在身边之物,由此可见三宫主一行,确是奉有太上特别命令,慌忙躬下身去,连声应“是”,说道:“属下遵命。”

脚下连退三步,迅快转过身去,挥手喝道:“你们还不速速开启龙门,恭送三宫主。”

他喝声甫出,守门的两名黄衫老者,立即拨开铁拴,两扇沉重铁门缓缓开启。

就在此时,但听穹顶挂着的一面金锣,发出了一阵“当当”锣声。

这是宫中传出的紧急信号,封闭所有通路。

两个守门老者堪堪把铁门开启,听到锣声,不待吩咐,正待关闭!

孙飞鸾见机的快,锣声才起,立即一拉江寒青,低喝一声:“快走。”

四道人影,疾如流星,朝门外飞射出去。

飞驼宠公元脸色突变,大喝道:“三宫主留步!”

他这声大喝,恍如焦雷,一道黄影,随声飞起,朝门外追来。

毒叟朱潜走在最后,突然回过身去,大袖一挥,笑道:“不劳远送。”

他这一挥,顿有一股强劲潜力,应袖而生,直向飞驼庞公元迎面涌去。

庞公元外号飞驼,虽在凌空扑来之际,依然毫不含糊,左手一抬,同样的使了一记‘流云飞袖’,反击过去。

这两下快逾闪电,两股劲力甫交!

飞驼庞公元顿时感到不对,身形一沉,硬生生收住飞扑之势,及门而止。

落到地上,探手入怀,摸出一个葯瓶,一口咬开瓶塞,吞了两颗葯丸,挥手沉喝道:“快追!防毒!”

话声出口,立即缓缓闭上眼睛,凝立不动。

敢情毒叟朱潜那一挥之中,做了手脚。

就在些时,从他左右两边,飞射出十几道人影,像电掣风卷般,朝江寒青等四人身后,卸尾追来!

这十几道人影,掠空如飞,来势奇快!

孙飞鸾低声道:“追来的是黄衣卫,由我来对付他们。”

蓦地回过头去,长剑横胸,拦在路中,冷喝道:“你们还不给我站住?”

划空而来的十几道人影,赶忙的刹住身形,一齐躬身道:“属下见过三宫主。”

十六名黄衣老者,全已罩上了黄色面纱,敢情是防毒之用。

孙飞鸾目中杀机隐现,怒哼道:“你们是追我来的么?”

为首一名黄衣老者答道:“属下不敢。”

孙飞鸾道:“那你们是干什么来的?”

为首老者道:“庞统领因宫中传出警号,封闭各处通路,三宫主不应率人闯关……”

孙飞鸾柳眉一跳,怒叱道:“住口,安季道,你是反了!”

为首老者躬身道:“属下奉统领之命,按禁令行事,只请三宫主稍待。”

孙飞鸾道:“我奉有师父玉令,已由庞统领验看,喝令开关,我闯了什么关?”

为首老者道:“但宫中禁条,只要警号一响,各处通道,必须立即关闭,静候巡查后,始可放行……”

孙飞鸾冷冷喝道:“安季道,你竟敢对本宫主如此说话?”

突见龙门中灯光连飞射出六盏宫灯!

同时但听远远传来一个娇脆的声音,喝道:“黄衣卫听着,你们莫要放过了私通敌人、反出龙宫的三宫主,快快把她拿下。”

那是五宫主鄢飞琼的声音!

孙飞鸾脸色大变,低低说道:“桂姑婆来了,江二公子你快走吧,一切由我来对付。”

江寒青剑眉一轩,道:“在下倒要见识见识,桂姑婆究竟有如何厉害?”

孙飞鸾目注遥空,轻声叹息道:“现在已经来不及走了!”

只见六盏宫灯,冉冉飞来,来势极快,两句话的工夫,已经到了相距三丈之处!

另有三道人影,宛如天马行空,来的更快!

那是瘦高个子,一身青衣的桂姑婆,和身躯胸肿、一身黑衣的蛇姑婆。

另外一个头包青绢,一身劲装,手中提着一把亮银长剑,脸罩寒霜的鄢飞琼。

三人身后,六名宫装使女,手挑宫灯,一字排开。十六名黄衣卫,早已八个一边,分列两旁。

这像一个袋形,早已把江寒青,孙飞鸾等四人,围在中间。

就凭这份阵仗,武林中任何一个一等一的高手,也休想脱身。

孙飞鸾心头虽感杂乱,但她外表却是十分镇定,丝毫不见惊惧之色。

江寒青已经跨上一步,和她并肩而立,这也是孙飞鸾唯一感到安慰的一点。

他连夔龙剑都没有出鞘,只是背负双手,潇洒地望着来人。

毒叟朱潜父女,站在他们左首,毒叟朱潜双手笼在袖中,似是丝毫未把来人放在眼里。

朱龙珠右手摄着长剑,左手叉腰,脸上流露出激愤之色。

双方严阵以待,剑拔弩张!

桂姑婆还没开口,鄢飞琼看到江寒青和孙飞鸾俪影双双,并肩站在那里,但觉心头酸性大发,冷笑一声道:“安季道,桂姑婆已经到了,你还没把叛师私奔的三宫主和勾引三宫主的江寒青一并拿下么?”

孙飞鸾粉脸一沉,叱道:“五师妹,你说话最好留神一些。”

鄢飞琼满肚子的妒火,哪还忍得,立即冷冷道:“三师姐可是觉得‘叛师私奔’这四个字不好听么?捉姦捉双,你叛师私奔,贼脏俱在,难道还是假的不成?”

孙飞鸾气得脸色铁青,怒叱道:“五丫头,你给我住口!”

鄢飞琼长剑一指,狠狠的“呸”了一声道:“你待怎的?”

桂姑婆摆了摆手,道:“五姑娘,你们别吵嘴,且待老婆子问问她。”

目光一抬,直注孙飞鸾,徐徐说道:“三姑娘,方才已经闹的太上都知道了,你还是随老婆子回去吧!”

她口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31 鱼姥选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