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32 东海奇学

作者:上官鼎

江寒青被震后退,足跟还未站稳,指风已然先到,封架闪避,皆已不及!

只听他口中闷哼一声,咬牙忍痛,身子一仰,脚步踉跄,直挥出一丈来远!

桂姑婆一击得手,身形飞扑面来,伸手朝江寒青右肩抓去。

她身形堪扑起,孙飞鸾比她更快,横门一步,抢在她面前,寒光电射,一剑朝她手掌削到。

这一剑含愤出手,情急扑命,剑势如匹练横飞,好不辛辣!

桂姑婆若不及时收招,一只左手,势非当场削断不可。

桂姑婆急忙住手,惊怒交迸,厉声道:“三姑娘,你真要和老身动手?”

孙飞鸾脸罩寒霜,长剑收回,锋利抗刃,横搁喉咙,睫含泪光,凛然道:“桂姑婆,你再敢逼近半步,我就溅血当场,死在你面前。”

桂姑婆总究从小看她长大,忽然心生不忍,呆了一呆,低低叹息一声道:“三姑娘,决不可如此,你们走吧!”

孙飞鸾含泪道:“多谢桂姑婆成全。”

转身朝江寒青掠去。

蛇姑婆看的大急道:“桂大姐,那姓江的小子,是太上要的人,千万不能放过。”

桂姑婆冷声道:“你难道要我杀死她么?太上面前,自有我承担?五姑娘,咱们回去吧。”

说完,转身就走。

鄢飞琼心里纵有一百个不甘,却也不敢拗违。目含怨毒,狠狠地望了江寒青一眼,跟着桂姑婆身后走去。

蛇姑婆口中喃喃的道:“便宜了这小子。”

也只好跺跺脚,跟着回去。

江寒青踉跄后退,几乎站立不稳,孙飞鸾闪身挡住桂姑婆,朱龙珠已经一掠寻丈,落到江寒青身边。

这时再也顾不得男女之嫌,一把扶住,低声问道:“二公子,你伤在哪里?”

江寒青脸如白纸,额上汗水涔涔,咬牙忍痛,缓缓吸了口气,道:“还好,只是肩头被她指风扫中了。”

朱龙珠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盯着他脸上,问道:“瞧你一脸都是汗水,莫要伤了筋骨,快运气试试。”

一手掏出罗帕,替他轻轻地拭着脸上汗珠,一派俱是关切之色。

这两句话的时间,孙飞鸾已经赶了过来,双目凝注着江寒青,问道:“你伤在哪里?要不要紧?”

朱龙珠很快收起罗帕,塞入怀中。

江寒青道:“不要紧,只是左袖被她指风扫中,还不碍事。”

孙飞鸾舒了口气,一手施着胸口,笑道:“不碍事就好,桂姑婆她们已经走了,我们还是快些走吧。”

风平浪静的新安江,两岸田舍丛树,青山隐隐!

这是多么美好的江南水乡。

一艘双桅帆船,在辽阔的水面上,扯起一道白色风帆,趁着轻风,轻稳的溯江而上。

中舱,支起船蓬,不但可以远眺景色,还可把江上清风,引入舱中,给沉闷的旅途,添些清新之气。

倚窗而坐的是两位姑娘,一个身上穿的是紫色衣裙,一个则是一身黑衣,这两位姑娘都长的人比花美。

江面平静得像一面镜子,水里若是有鱼,也该早就沉下去了。

只是这两位姑娘,粉脸是都挂着几分忧虑,翠眉深锁,好像有什么心事。

不,舱中还有一个身穿天蓝长衫的少年公子和一个三十左右的青衫汉子,也同样的有些愁眉不展。

另外还有一个黑袍老人,正在聚精会神的替睡着的一个英俊少年切脉。

那少年不过二十来岁,生的剑眉朗目,一表人才,他脸上看不出病容,但剑眉微蹙,似是什么地方有着极难忍受的痛楚。

他们正是从鱼仓山选出来的江寒青、孙飞鸾和毒叟朱潜父女。

他们在衙州遇上四处找寻江寒青下落的管天发、李维能。

才知天风道人、神扇子、单晓天等人,全已快来衙州。

同时流香谷主因毒叟朱潜是流香八位参赞之一,突告失踪,自是十分重视,加派总务堂欧阳堂主前来协助,大家正在分头找寻之中。

衙州,无形中已成了几路人马的联络中心。

管天发、李维能遇上江寒青等四人,自是喜出望外,当下就在衙州留下暗号,一面乘船先行,溯江而上。

这是流香谷主传下来的命令,只要找到毒叟父女或是江寒青,尽先把他们送上流香谷去。

江寒青被鄢飞琼使用:“五行截脉掌”拍中左肩,伤势竟然渐见严重。

初时只是手臂酸麻,无法用力,但几天之后,整条左臂.渐渐起了伤痛,而且一天比一天厉害,不但左臂形同残废,痛楚难忍,只要身子稍微一动,牵动了左肩,就会痛出眼泪来。

毒叟朱潜精通脉理,他聚精会神地搭了一阵江寒青腕脉,不禁脸色凝重,说道:“二公子好像是被“阴手闭穴”手法所伤,左手脉搏,全已停止跳动,不懂此种手法的人,不但无法推解得开,反而徒增痛苦。”

李维能道:“老前辈说的“阴手闭穴”手法,不知是那一门的功夫?”

毒叟朱潜道:“阴手闭穴,顾名思义,就是旁门阴功,手法极为残忍,不但能制住穴道血脉,而且透筋伤骨,被害的人就算有人能解,也要大伤元气,百日不解,终身残废。”

朱龙珠气愤的道:“早知鄢飞琼这般可恶,就该杀了她才是。”

接着回头道:“孙姐姐,你们一个师父教出来的,你应该懂得解穴之法。”

孙飞鸾双眉深锁,摇头道:“师父并不会“阴手闭穴”手法,这真奇怪,五丫头不知是从哪里学来的?”

管天发道:“朱老可知当今武林之中,有什么人会这种手法的么?”

毒叟朱潜沉吟道:“很难说,此种手法,一来太过阴毒,大家都不愿练,二来也许此种手法,业已失传,老夫还没听说武林中人使用过这种手法。”

孙飞鸾道:“晚辈师父,三十年前,被东海双仙一掌击中右臂,一条左臂从此残废,大概就是“阴手闭穴”所伤的了。”

三十年来,江湖上只知鱼姥败在东海双仙手下,却不知道鱼姥右臂已残。

毒叟朱潜听的不觉一怔,心中暗道:“原来鱼姥一条右臂已经残废,无怪她消声匿迹了这许多年。”

一面惊奇的道:“东海双仙,在武林中,一直被目为神仙眷属,怎会使用这等歹毒手法?”

李维能失望的道:“如此说来,江兄穴道受制,就无人能解了。”

江寒青大笑道:“一个人生死有命,就算兄弟这条左臂,从此残废,兄弟也并不放在心上。”

他这一大笑,震动左臂痛得暗暗咬牙。

孙飞鸾忽然站了起来,说道:“五丫头既然能把他的手打伤,他自然也懂得解法,我这就找她去。”

毒叟朱潜道:“孙姑娘毋须耽心,流香谷主延揽了不少江湖异能之士,也许有人能解……”

他口气微顿,回头朝李维能道:“可惜咱们此刻不知令师下落,据老夫推想,令师纵然没练过‘阴手闭穴’,解法也应该会的。”

李维能眼睛一亮,喜道:“家师如果能解就好。他老人家就是找寻老前辈和江兄去的,目前虽不知下落,但他老人家看了咱们留下的记号,就会很快赶到流香谷会的。”

第二天早晨,船抵祭下(地名),已是浙闽交界。

晨曦初上,但见山势连绵,云峰插天,那就是五峰尖。

水手推开舱门,一名身穿青布长衫的中年汉子神色恭敬,朝毒叟朱潜躬身一礼,说道:“小的奉卫副堂主之命,持在此地恭候朱老参赞,马匹已备,就请诸位上岸了。”

朱潜颔首道:“卫副堂主也来了么?”

青衫汉子道:“小的奉副堂主飞鸽指示,才知老参赞一行,今晨可以抵达,特来伺候。”

朱潜点点头,转脸朝江寒青问道:“江二公子是否可以骑马?”

江寒青道:“晚辈只左臂负伤,大概还不碍事。”

朱潜道:“如此就好。”

一行人舍舟登陆,果见林前正有六名大汉,牵着马匹,在那里伺候。

青衫汉挥了挥手,六名汉子立时牵过马匹。

毒叟朱潜先接过马缰,跨上马背。

孙飞鸾扶着江寒青,深情疑疑,低声说道:“你左肩穴道受制,一个人如何能骑马奔驰?”

江寒青道:“不要紧,在下还支持得住。”

管天发从一名汉子手中,接过马僵,拢住马头,说道:“兄弟扶二公子上鞍。”

江寒青笑道:“管兄也把兄弟看成重伤之人,连上马要人扶么?”

说完,左脚轻轻一点,身形跃起,右脚已经迅快的跨上了马鞍。

那知他左肩经脉,被“五行截脉”所伤,半边身子,形同残废。

这一逞强,飞身上马,牵动伤处,顿觉奇痛彻骨,口中“啊哟”一声,从马上翻跌下来。

孙飞鸾吃了一惊,急忙皓腕轻舒,双手托住了他身子。

管天发问道:“二公子,你怎么了?”

江寒青只嘿了一声,孙飞鸾已经腾出右手,一指点了他睡穴,粉脸微酡,朝管天发道:“看来此去流香谷还有一段路程,二公子肩头伤的不轻,我已点了他睡穴,还是由我和他一骑的好,管总管请上马吧。”

话声一落,双手抱着江寒青,纵身跃上马背。

管天发心知这位三宫主一身功力,高出自己不知多少,有她抱着江二公子同乘一骑,自己自可放心。

当下点头应“是”,把马缰递上,自己也就上了马匹,跟在她马后。

朱龙珠一带缰绳,催马上前,和孙飞鸾走在一起,关切的道:“孙姐姐,二公子没事吧?”孙飞回鸾头道:“我点了他睡穴,只要睡着了,就不会知道痛楚。”

朱龙珠轻笑道:“江二公子好福气。”

孙飞鸾眨眨眼睛,嫣然笑道:“朱家妹子,咱们并留而行,待回我若累了,你还可以帮我替换着抱他。”

朱龙珠被她说的粉脸一红,吐吐舌头,道:“这个忙,我可不敢帮。”

孙飞鸾笑道:“朱家妹子,你这就不对了,江二公子不是为了你,他会被五丫头“天己针”暗算?会被蛇姑婆提上鱼仓山去?也就不会被“阴手闭穴”所伤了,他为你连负二次重伤,差点送了性命,你真的连抱都不肯抱他?”

朱龙珠涨红着脸道:“孙姐姐,我说不过你,待回你真要累了,我就抱他好了。”

孙飞鸾低笑道:“好妹子,这才像话。”

一行人中,除了毒叟朱潜,谁也不知道已经到了什么地方?

只见几名村汉打扮的人,已在那里等候。

这些人个个皮肤黝黑,步履矫健,一望而知是流香谷的人,他们看到众人,立即过来接过马匹,领着大家朝村中一座茅屋走去,

孙飞鸾一下马匹,就拍开了江寒青穴道,扶着他缓缓而行。

江寒青感激地说道:“这一路上,真是辛苦你了。”

孙飞鸾低头一笑,幽幽地说道:“我不许你再说感激的话。”

一面回过头去,轻笑道:“你要谢,就去谢朱妹子,她也轮流抱着你赶路的。”

龙珠被她说得粉脸发红,娇羞地说道:“我是帮孙姐姐的忙,二公子还是去谢孙姐姐吧。”

江寒青道:“在下负伤,累了两位姑娘,在下深感不安。”

孙飞鸾撇撇嘴道:“以后少逞强就好。”

一行人进入茅屋,但见屋中早已点燃起灯烛,两名村姑替大家打来脸水,接着又送上香茗。

中间一张方桌,早巳摆好杯盏,等大家入席,就陆续上菜。

这一席酒菜,倒也十分丰盛,晚餐之后,也就各自就寝。

一宿无话。翌晨,几名村汉领着大家步行出村,走到一条山洞边,分乘小艇。

这瓜皮小艇,两头尖得像一枚橄榄核,人踏上去稍微一偏,就像要翻,每艇最多只能坐三个人,六个人就分乘了三艘小艇。

毒叟朱潜父女,江寒青和孙飞鸾,李维能和管天发,都各乘一艇,舟子划动木浆,小艇飞快的朝水面上滑去。

这是一条长谷,清溪如带,由天心岭西折,弯弯曲曲的穿行在峻岩峭壁之下。

一回工夫,但见前面一道石门,高可八丈,宽约六七尺,石壁上凿着三个擘案大字:“流香洞”!

笔画苍劲,不知出自何人手笔!

李维能大声道:“朱老前辈,流香谷到了么?”

毒叟朱潜坐在第一艘小艇上,应道:“不错,咱们进了这道石门,已是流香谷了,但离天心坪,还有一段水程。”

江寒青叹道:“这地方真是不错,一个人如能抛却世间名利,住到这里来,就是真正的世外仙境。”

孙飞鸾笑道:“但这里的主人流香谷主,不就是住在世外仙境里?但也依然忘不了江湖。”

江寒青仰望着天空悠悠白云,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32 东海奇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