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33 流香谷主

作者:上官鼎

江步青道:“兄弟,这位就是万笏山的许老伯,快快见过了。”

原来和红脸判官下棋的紫袍老者,正是以消息之学著称武林的东许许敬伯。

江寒青神色恭敬,作了个躬,说道:“小侄见过许伯父。”

许敬伯一双熠熠眼神看了江寒青一阵,笑道:“果然是人中龙凤。长江后浪催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江大先生后继有人,看来今后武林四大家,就全仗贤昆仲了。”

江寒青躬身道:“许伯父夸奖。舍弟年轻,还要许伯父,严老前辈多多指教。”

接着又替孙飞鸾、朱龙珠两位姑娘引见。

许敬伯和严友三听说孙飞鸾就是五凤门三宫主,自然免不了大感惊疑,仍由李维能把此事经过,简扼说了一遍。

红脸判官严友三大笑道:“孙姑娘的归择我方,就可证明人心背弃邪恶,趋向正义,五凤门在江湖上多行不义,必有自食恶果的一天。”

李老庄主经毒叟朱潜和天风道人悉心治疗,身中奇毒一去,病势自然日见恢复,如今已能下床,在房中走动,不再需人服侍。

父子见面,无异是劫后重逢,不必细表。

江寒青等人见过仙人掌李光智,自行退出,卫靖姑替他们安排了住处,才行退去。

临行朝江寒青娇笑道:“二公子长途跋涉,路上辛苦,这里每一个房间,都派有专人伺候,需要什么,只管吩咐,千万不用客气,等你休息上一二天,我还要向你领教从五凤门学来的三招剑法呢,看看他们的绝招,究有多么厉害?”

说完,嫣然一笑,连看也没看孙飞鸾一眼,就飘然自去。

朱龙珠拉着孙飞鸾,悄声道:“听说这卫副堂主,是南屏世家卫太君的孙女,大概从小娇惯了,好不骄气凌人?”

孙飞鸾笑道:“我们作客来的,何必和她计较。”

两位姑娘因江寒青初到天心坪。他们兄弟久别重逢,也许有什么话说,就没有跟到江寒青卧房里去。

再说江寒青左肩经脉受制,方才咬牙忍痛。勉强周旋了一阵,这一回入卧室,哪还忍耐得住?口中不觉哼了出来。

江步青听的一怔,回头看去,但见兄弟嘴chún发白,额上汗珠如雨,心头不觉大吃一惊,急急问道:“兄弟,你那里不舒服了?”

江寒青轻吸了口气,笑道:“没什么,小弟只是左肩受了些伤。”

管天发早已把扶住江寒青右肘,说道:“二公子还是躺下来休息一阵吧。”

扶着他缓缓在榻上躺下。

江步青看出兄弟伤势不轻,双眉深锁,关心的道:“兄弟伤势如何,快让愚兄瞧瞧。”

管天发道:“大公子还是让二公子歇一回的好,他左肩脉穴被人用阴手闭住,并非负伤。”

江步青惊异的道:“脉穴遭人闭住,一直无法解开么?”

管天发摇摇头道:“据朱老前辈说,这“阴手闭穴”不但能制住穴道血脉,而且透骨伤筋,不懂解法的人,无法推解,反而会徒增痛苦。”

江步青听的脸色大变,急问道:“难道没有人能解么?”

管天发道:“听朱老前辈的口气,神扇子老前辈一生精研人身穴道。等他来了,看看能否推解得开?”

江步育道:“神扇子老前辈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管天发道:“神扇子老前辈就在福州附近,大家分头找寻朱前辈和二公子下落,约定每隔三日,在福州会面一次,咱们来的时候,已在福州留下暗号,大约一二日内,都可赶回来了。”

江步青吁了一口气,点点头道:“那就只好等神扇子老前辈来了再说,兄弟,你好好憩心一回吧。”

说完,缓步迟了出去。

第二天午牌时光。

总务堂主八步追风欧阳元、行令堂主独目阎罗单晓天、副堂主宫君武陪同神扇子、天风道人都赶来了。

李维能见到师傅,就把江寒青被“阴手闭穴”伤了左臂之事,说了出来。

神扇子听了修眉一展,问道:“他真被‘阴手闭穴’所伤?”

李维能道:“是朱老前辈说的。”

神扇子沉吟道:“阴手闭穴,是外门阴功,破之不难,但一经打中,治疗上却是异常棘手。”

红脸判官严友三问:“谁被‘阴手闭穴’所伤?”

江步青道:“是舍弟。”

严友三口“唔”了一声,道:“不错,难怪昨天我看到二公子脸色有些不对,当时因有两位姑娘在场,打了个岔,就没有再问……”

他忽然回头朝神扇子,天风道人笑道:“你们一个精研穴道,一个号称神医,这点小伤,总难不倒你们吧?

天风道人笑道:“医病,贫道决不推辞,但对打穴闭穴这一招手法,神扇道兄可比贫道高明多了。”

严友三催道:“不管你们谁替江二公子医治,快些走吧!”

神扇子望了严友三一眼,哼道:“严老哥说得倒是简单,“阴手闭穴”,还是小伤么?”

他目光转动,屈算了算道:“江二公子真要被“阴手闭穴”所伤,你们几个老儿全得出点力气才行。”

严友三道:“还要人帮忙?”

神扇子道:“不但要人帮忙,而且还要六个内功精深,功力相等的人。”

严友三道:要六个人做什么?”

许敬伯道:“那是要六人同时施为,以内功打通六经。”

神扇子大笑道:“原来许庄主也知道冲穴疗法。”

许敬伯道:“兄弟只是听人说过,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神扇子道:“说起‘阴手闭穴’原是旁门阴功,出手必然六指同手同发,只要被他击中透筋伤骨,六经同时受制,七日有解,血脉闭塞,百日不解,终身残废……”

江步青听得脸上全变了颜色,说道:“不知舍弟已有几日了?”

李维能:“还只有五天。”

单晓天道:“神扇道兄既能道出娘家,自然也知道解法了。”

神扇子捋须笑道:“不错,贫道昔年确曾考究过‘阴手闭穴’手法,因它出手必须六指同发,贫道还特地制了一把六骨铁肩……”

严友三不耐道:“你尽说过去则甚?咱们要听的是如何解开江二公子被闭穴道!”

神扇子瞪了严友三一眼,哼道:“你急什么,贫道不说清楚,你能帮得上忙?”

严友三道:“好,好,你说,你说。”

神扇子道:“说起‘阴手闭穴’,发必六指。因此负伤的人,若被击中,必然六经同时受制,要有六个功力相等之人,各以内力,同时冲开他六条经脉。这是说只被对方一手所伤,如若对方两手同发,一下闭住了全身十二经络,当场就血闭脉塞,不省人事,七日不解,全身于血凝结,不治而死。”

李维能道:“江二兄只是左肩中了一掌。”

神扇子点头道:“那是最轻的,但也需有六个内功深厚的高手才成。”

单晓天目光转动,看看厅上诸人,除了总务堂主欧阳元,因事回转总务堂,在场的有:许敬伯、严友三、天风道人、神扇子。连同自己,已有五个,这就笑道:“六个不成问题,咱们这里就有了。”

他因江步青年事虽轻,但代表“南江”,总不能轻视了他。

江步青忙道:“诸位前辈,功力深厚,晚辈只怕不能胜任。”

神扇子道:“江大公子需要照料二公子,再则咱们施行冲穴之时,也得有几个人护法,大公子确是不宜计算在内。”

严友三道:“朱老毒物和欧阳堂主,都可以。”

单晓天道:“欧阳堂主是这里的大总管,事情较多,还是去请朱老参赞的好。”

神扇子道:“事不宜迟,维能,你去把朱老前辈请来,咱们这就到江二公子房里去。”

李维能躬身领命,匆匆而去。

神扇子等人,也由江步青陪同,动身朝江寒青卧室走来。

江寒青背后垫着枕头,坐在榻上,精神显的有些痿靡!

孙飞鸾、朱龙珠二位姑娘,都在屋中。

江寒青看到大哥陪着众人走入,正待下榻!

神扇子摇手道:“江二公子不可挣动,就这样躺着好了。”

说着,缓缓走近榻前,又道:“贫道要先看看二公子伤势。”

举手江寒青肩轻轻一佛,指甲划过,竟然比刀剑还要锋利,肩头衣衫,已被划破了尺许一道。

神扇子双手拨开裂缝,但见江寒青肩头,肌肤白晰,却是丝毫看不出伤痕。

神扇子清秀的脸上,飞过一丝异色,伸手在江寒青肩头,几个穴道上,轻轻抚摸了一阵,口中忽然轻“咳”了一声。

回过头去,朝天风道人说道:“道兄切切他的脉象,是否经穴道闭?”

天风道人道:“二公子哪里不对了?”

神扇子道:“据兄弟看来,江二公了并非‘阴手闭穴’所伤!”

毒叟朱潜这时跨进房来,问道:“何以见得?”

神扇子道:“阴手穴法是种纯阴寒毒的功夫,就是阴寒透穴,气血才会冻结。负伤之人经脉受倒,血脉不行,应该触手僵硬,肤色略带紫暗。但二公子左肩,以至手臂,均无被‘阴手闭穴’所伤的征候。”

毒叟朱潜道:“但兄弟切他腕脉,左手脉穴,全闭塞,分明象是‘阴手闭穴’所伤。”

毒叟朱潜除了用毒,更以金针治病,著称江湖。

神扇子却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打穴名家,精研人身脉穴,和各门各派的制穴手法。

这两位武林高手,对江寒青的伤势竟然看法各异。

天风道人没有说话,伸手取起江寒青手腕细心诊断伤势。

足足耗了一顿饭的工夫,才绥缓睁目,笑道:“两位道兄,说的都没有错。江二公子左手三阴三阴经,全已闭气不通。只是毫无阴寒之气,不属阴手所伤,但又查不出伤在何经何道?”

严友三道:“那要如何治法?”

天风道人看看神扇子,说道:“依贫道之见,江二公子六条经脉遭人闭塞,自以疏通经络为宜。”

神扇子点点头道:“道兄说的极是,二公子纵非‘阴手闭穴’所伤。但病势极相近似,治疗‘阴手闭穴’的冲穴疗法,定可奏效。”

毒叟朱潜道:“据兄弟所知,凡是被‘阴手闭穴’手法所伤,如是推解不得其法反引伤势的变化……”

神扇子笑道:“道兄顾虑,原极是,但贫道认为江二公子伤势,比之“阴手闭穴”所仍,似乎轻的多,冲穴疗法,原要六位练元阳真气的人,以上乘内功,化解体内阴寒之气,始能冲开被闭穴道。”

“江二公子体内,并无阴寒之气,是以施行冲穴疗法,也较为容易,只要江二公子自身其气,配合咱们冲穴的真气,一举即可冲开穴道了。”

天风道人点头道:“神扇道兄说的极是除此之外,只怕别无善策了。”

红脸判官严友三道:“既是如此,咱们就早些动手吧。”

神扇子道:“江大公子和维能守住门户,在施救之中,不可有人惊扰。”

江步青、李维能躬身应“是”。

神扇子又道:“二位姑娘,可留在房中照顾。”

孙飞鸾、朱龙珠同声应“是”。

神扇子又道:“江公子盘膝坐好,必须沉心静志,调息运功,和咱们六人攻入的真气配合。也许一时颇难忍受,但务必忍耐些时候。”

江寒青道:“晚辈省得。”

当下就在榻上盘膝坐好,缓缓闭上眼睛。

神扇子目光掠过众人,徐徐说道:“天风道兄主手太阴经,真气由“中府穴”攻入,以迄“少商”穴。单堂主主手厥经,真气由“天池”穴攻入,以迄“中冲”穴。严老哥主手少阴经,真气由“极泉”攻入,以迄“少冲”穴。许庄主主手太阴经,真气由“听宫”穴攻入,以迄“少穴衔”。穴道兄主手阴明经,真气由“禾脉”穴攻入,以迄“商阳”穴。贫道主手少阳经,真气由“耳门”攻入,以迄“关衔”穴。”

单晓天道:“这是逆冲经络么?”

神扇子笑道:“施行冲穴疗法,只有逆冲经穴,才能把闭住的穴道冲开。”

话声一落,立即接道:“诸位道兄,大家准备了……好,一齐动手!”

“好”字出口,中食二指,缓缓点上江寒青“耳门穴。”

其余五人,早已默运真气,凝聚右手,听到神扇子的口令,一齐出手,有的用指,有的用掌,同时朝各人分配的穴道上攻去。

六股真气,登时源源攻入江寒青左手经络。

江寒青更不待慢,运起一口真气,配合六人攻人体内的气流,朝左臂逆冲过去。

这六人都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每人都是数十年潜修苦练的功力,这一同时逆六衔冲击,六股力道何等强大?

江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33 流香谷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