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34 远征流香

作者:上官鼎

说话的是一个红脸苍髯,双目炯炯如电的瘦高老者,背负一柄三尺竹剑。

正是大名鼎鼎的竹剑先生。

和他并肩走入的是一个白脸黑须,身穿青色道袍。白抹布履的道人。

这两人刚走到厅前——

红脸判官严友三突然站了起来,呵呵大笑道:“仁师兄是你!”

秦素珍口中叫了声:“爹!”

飞身朝青袍道人扑了过去。

原来这青袍道人正是三年前弃家出走的太平堡主秦仁卿。

流香谷主起身迎了出去,拱手含笑,道:“欢迎欢迎……”

竹剑先生洪笑道:“还是兄弟替二位介绍,这位就是流香谷主金陵江上峰江兄,这位是江西太平堡秦仁卿秦兄……”秦仁卿忙抱拳道:“兄弟久仰谷主大名。”流香谷主呵呵笑道:“彼此彼此。”席上诸人,听说流香谷主竟是“南江”江上峰,不觉齐齐一怔!

江步青、江寒青兄弟听得更大吃一惊。

江寒青一闪而出,朝竹剑先生急急问道:“师父,山主真是家父?”

流香谷主颔首笑道:“兄弟本该告诉他们,只是想到五凤门到目前还不知流香谷主来历,也许会对兄弟稍存顾忌,至少也有莫测高深之感,但一旦揭穿兄弟身份,哈哈,他们那会把江上峰放在心上?因此兄弟就连他们弟兄也不知道,如今被道兄一下掀了开来,兄弟不承认也得承认了。”

一面缓缓从脸上揭下一张面具,那不是金陵江大先生,有谁来?

江步青、江寒青早已拜伏在地,流泪道:“爹,原来果然是你老人家。”

流香谷主诧异地说道:“怎么你们已经知道了?”

江步青道:“你老人家纵然易了容,但身材无法改变,尤其方才那声大笑,喉音也可听得出来,孩儿只是不敢确定罢了。”

流香谷主大笑道:“不错,知子莫若父,知父莫若子,你们起来。”

兄弟两人依言站起。

江寒青拜伏下去之时,心头惊喜交集,忘了左肩伤势,但这时站起身来,牵动左边经脉,一条左臂,陡觉一阵剧痛,额上不觉绽出汗来。”

竹剑先生突然目光一注,问道:“徒儿,你负了伤么?”

流香谷主闻言,也不觉转脸朝爱子望来。

江寒青道:“弟子是被五凤宫主鄢飞琼‘阴手闭穴’所伤。

竹剑先生皱皱眉道:“你怎不早说?神扇道兄精研经穴。”

神扇子没待他说完,接口道:“说来惭愧,二公子的伤势,贫道研究了几十年人身经穴,竟然一点端倪也摸不出来,连六经冲穴,都毫无结果。”

竹剑先生诧异道:“会有这等事?”

转脸朝天风道人问道:“道兄素有神医之称,也看不出来?”

天风道人摇摇头道:“像似‘阴手闭穴’,左手六经穴道,悉遭闭塞,血气受阻。咱们在座六人,都试过了,此种怪异手法,可说武林中从未见过,至少是咱们这些人,孤陋寡闻,没听人说过。”

竹剑先生等人虽然见多识广。但一时间亦不知此怪异手法的来历,心下更觉离奇,只是沉默不语。

流香谷主忙道:“道兄、秦兄远来,快请入席,小儿伤势,慢慢再说不迟。”

话声甫落,突见一名使女,慌慌张张地奔入,朝总务主欧阳元屈膝道:“禀报堂主,卫副堂主带着四名姐妹,已经出谷去了。”

欧阳元听的不觉一怔,急急问道:“卫副堂主有没有说她们到哪里去的?”

那使女道:“听副堂主口气,是回杭州去的。”

欧阳元浓眉连掀,愤然道:“卫姑娘未免太任性了。”流香谷主含笑道:“让她去吧,过几天太君自会打发她回来的。”

欧阳元点点头道:“谷主说的是。”挥了挥手,令那使女退下。

就在此时,但听又是一阵急骤的云板之声,传了过来!

欧阳元脸色一变,霍然而起,沉声道:“谷口真有强敌临境!”

竹剑先生望望秦仁卿,道:“如此说来,此人是跟着咱们来的了。”

两句话的工夫,突听远处隐隐传来一阵叱喝之声!再一倾听,那阵叱喝,又趋寂然。

欧阳元脸色又是一变,朝流香谷主躬躬身道:“属下出去看看,好像有人闯进天心坪来了。”

只听广场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说道:“我不愿多杀无辜,你们快叫流香谷主出来答话。”

声音铿锵,相距虽远,听来却十分有力,似是那人有意用真气把话声送进来的。

欧阳元怒喝道:“好个狂妄之徒,居然敢到天心坪来撒野!”

正待举步往外行去。

流香谷主摆手道:“欧阳堂主且慢,此人既已闯入天心坪,还向兄弟叫阵,咱们就一起出去瞧瞧也好。”

说完,又缓缓盖上了面具。

孙飞鸾神色一凛,起身道:“谷主,来的是我大师姐边飞凤。”

流香主谷点头道:“孙姑娘的大师姐,那就是五凤门大宫主了。”

孙飞鸾答了声“是”。

西离子(商铁生)手招银髯,朗笑道:“大宫主亲自找上天心坪来,那是最好也没有了,贫道正想试试她们‘天凤三式’,待会动起手来,谷主可得把大宫主留给贫道。”

流香谷主微微一笑道:“诸位道兄且请宽坐,兄弟出去看看。”

说完,大步往外行去。

行令堂主单晓天,总务堂主欧阳元,同时紧随他身后走出。

竹剑先生一手拂髯,回头朝神扇子笑道:“神扇道兄,咱们也随谷主去瞧瞧。”

神扇子打了个稽首道:“道兄说得是。”

许敬伯道:“要去咱们一起出去。”

于是席上群雄纷纷站起,跟着往外走来。

草坪上早已并排站着七人。

最前面的一个是四十出头的中年汉子,生的修眉凤目,面如淡金,身穿一袭宽大锦袍,腰佩长剑,站在那里,确有一股逼人威仪。

敢情就是五凤门大宫主边飞凤了。

在她左面,是文士装束的二宫主邢飞霜,和一身枣红劲装,身材苗条,眉目如画的五宫主鄢飞琼。

右面四人,则是身躯臃肿,像个肉团的蛇姑婆,和圣果寺方丈非镜和尚,和他师弟玄镜。

另外还有一个身穿白袍,手拄黑杖的老者,看去面目森冷,嘴角下垂,双目微阖,一副死样活气的模样。

此人正是和毒叟朱潜齐名的黑杖翁,五风门玄武坛坛主,也是用毒能手。

这七人四周,围着数十名流香谷的武士,但一眼就可看到这数十名武士,至少已有三分之一的人,不但兵刃已经脱手,而且还负了伤。

流香谷主两道奕奕眼神,朝四周一扫,挥挥手道:“你们退下去。”

他这淡淡一句话,力量却是很大,围在四周的数十名武士,躬身一礼,果然悄无声息地朝四处退去。

大宫主抬头望了流香谷主一眼,冷冷说道:“尊驾就是流香谷主了?”

流香谷主道:“不错,阁下是五凤门大宫主,老夫幸会。”

大宫主冷声道:“不敢,正是在下。”

流香谷主道:“大宫主一路来,伤了不少敝谷的人吧?”

大宫主傲然道:“挡我者死,不过今天看在谷主份上,在下还未杀人。”

流香谷主道:“那倒要感谢阁下剑下留情。”

大宫主微晒道:“我关照过他们,在没有见到谷主之前,不准轻易杀伤贵谷的人。”

流香谷主洪笑道:“那么见了老夫之后呢?”

大宫主道:“那要看谷主的态度而定。”

流香谷主点头道:“很好,大宫主远来天心坪,有何见教,老夫洗耳恭听。”

大宫主道:“谷主说得好,在下正有一事,要向谷主请教。”

流香谷主道:“大宫主请说。”

大宫主道:“在下要问的是金陵江二公子,可曾前来贵谷?”

原来她是为江寒青来的。

流香谷主不假思索,点头道:“不错,江二公子确在敞谷作客。”

作客,说的好!

大宫主又道:“那么在下再问一句,和他同行的,可是还有一个叫孙飞鸾的女子?”

流香谷主点头道:“大宫主说对了,孙姑娘和江二公子同来,自然也是敝谷佳宾。”

作客!佳宾,都是好名词!

大宫主道:“很好。谷主如若顾全江湖过节,就请把这两人交出。”

流香谷主手捋长髯,呵呵笑道,“大公主原来是为江二公子、孙姑娘两位来的。”

大宫主目光一闪,问道:“谷主那是答应了?”

流香谷主并未直接作答,依然含笑问道:“你要把他们带走?”

大宫主道:“正是如此。”

流香谷主又道:“江二公子和贵门有过节?”

大宫主似已不耐,嗯道:“江二公子是我五凤门要找的人。”

流香谷主道:“孙姑娘呢?”

大宫主冷声道:“谷主还是装胡涂?还是真的不知道么?”

流香谷主笑道:“大宫主不说,老夫如何知道?”

大宫主道:“好,在下就告诉你,孙飞鸾是我五凤门叛逃之徒,这样够了吧?”

流香谷主白眉连攒,作出为难神色,说道:“这就难了。”

大宫主道:“谷主有何为难之处?”

流香谷主道:“别说江二公子是老夫故人之子,又在敞谷作过客,老夫总不能不顾江湖道义,就是孙姑娘,她既然叛离五凤门,自是有她的苦衷,人各有志,岂能相强?何况……”

大宫主脸色微变,嗯道:“何况什么?”

流香谷主缓缓说道:“何况孙姑娘已认老夫作了义父,老夫怎忍把义女送入虎口?”

大宫主听得心头火起,冷笑道:“在下若要强行把两人带走,谷主准备怎样?”

流香谷主双目精光暴射,大笑道:“大宫主忘了一件事。”

大宫主道:“在下忘了什么?”

流香谷主微笑道:“这里是流香谷天心坪。”

大宫主傲然道:“在下知道这里是流香谷,但在下不信有什么人能庇护得了他们两人。”

流香谷主道:“听大宫主的口气,是要逼老夫非把两人交出来不可了。”

大宫主似已感到不耐,冷冷说道:“谷主最好是把两人交出来。”

流香谷主依然平静的道:“老夫不交人呢?”

大宫主道:“那就是和五凤门为敌。”

流香谷主仰天大笑道:“流香谷为了维护江湖正义,和贵门站在敌对地位,已经不是今天开始的了。”

大宫主神情突然变得十分冷厉,寒声道:“谷主如真要逼我出手,只怕贵谷中人,都将难逃一死!”

话声中,双眉挑动,目光如冷电迸射,炯炯逼人,充满了杀机。

流香谷主看的心头暗暗一凛,忖道:“此女杀气极重,一身功力,确是不可轻估。”

心念转动,口中朗朗笑道:“大宫主口气可不小,这句话,就算是令师亲自到来,也不敢这般说法。”

大宫主微一怔神,问道:“谷主认识家师么?”

流香谷主微笑道:“岂止老夫认识?咱们这里,少说也有三数位,都是令师三十年前旧识。”

大宫主冷笑道:“家师睥睨江湖,称尊武林,从来没有朋友。”

流香谷主拂须大笑,道:“不是朋友,那该是敌人了。”

大宫主寒星连闪,冷哼道:“谷主怎不请他们出来让我见识见识?究竟何方高人?”

此时突听一声嘹亮长笑,接着响起一个苍劲的声音说道:“贫道就是你师父的敌人。”

从大门中走出一个白发白须,背负长剑的老道。

紧接着竹剑先生、神扇子、天风道人、毒叟朱潜、许敬伯、秦仁卿、严友三、李光智,和一班年轻小侠,江步青、江寒青、李维能、许帧祥、严秀侠,姑娘们则有孙飞鸾、朱龙珠、许盈盈、秦素珍。另外还有管天发,和燕山双杰康文辉、杨士杰等人。

大宫主冷峻目光微微一瞥,不屑地说道:“原来谷主想倚多为胜……”

目光突然盯注在江寒青、孙飞鸾二人身上,冷喝道:“江二公子,三师妹,你们给我出来。”

江寒青剑眉一轩,正待答话。

孙飞鸾傍着江寒青,轻轻拉了他一把,低声道:“你不可出去,还是由我来答她的话。”

一手理理鬓发,徐步定出,朝大宫主施了一礼道:“小妹见过大师兄。”

明明是女的,偏叫她做“大师兄”。

大宫主冷冷道:“你目中连师父都没有了,还有我这大师兄么?”

孙飞鸾道:“一日为师,终身是父,师恩如山,小妹岂敢轻易忘记?只是小妹有不得已的苦衷……”

大宫主目光凌历,冷笑道:“你不得已的苦衷,就是吃里扒外,背师私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34 远征流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