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36 关门屠杀

作者:上官鼎

这时董若冰已经背负双手,步出宾舍,朝花木稀疏的小亭走去。

孙飞鸾不知他究竟要和自己说些什么?追上几步,问道:“董大哥,究竟有什么事?”

董若冰缓缓转过身来,两点寒星般的目光,直注在孙飞鸾粉脸上,一脸严肃之色,徐徐问道:“孙姑娘,在下有一句话,希望你由衷的给我答复。”

孙飞鸾心中虽已有几分相信董若冰可能是个女子,但这时被董若冰注目直瞧,也不禁粉脸骤红,低下头去说道:“董大哥要问什么?”

董若冰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缓缓说道:“我要问的是你是不是全心全意的爱我江兄弟?”

这话叫一个姑娘家如何回答?

孙飞鸾目光一抬,冷冷的道:“董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敢情有些着恼了!

董若冰笑道:“姑娘最好能回答我问的话。”

孙飞鸾道:“你要我怎么说呢?”

董若冰道:“自然要说你真正发自内心的话了。”

孙飞鸾偏过头来,问道:“你看不出来么?”

董若冰道:“就因为在上次看错了人,差点断送了江兄一条手臂,因此不得不向姑娘问个清楚。”

孙飞鸾撇撇嘴道:“天底下口蜜腹剑的人多的是,光凭口说,有什么用?”

董若冰被她说的一征,旋即笑道:“姑娘说的也是,但我相信姑娘不是那种人。”

孙飞鸾淡然笑道:“知道我不是那种人就好,何用多问?”

董若冰道:“我要姑娘亲口说出来。”

孙飞鸾目中闪过一丝异色,深深地看了董若冰一眼,问道:“董大哥要别人语出真诚,最好自己先以真诚待人。”

董若冰点点,说道:“姑娘说的是,因为在下有一件重要之事,奉托姑娘,至少姑娘要给在下一个口头保证。”

孙飞写道:“董大哥要我保证什么?”

董若冰道:“自然是对江兄弟了。”

孙飞鸾心中暗觉得奇怪,问道:“你要我起誓?”

董若冰道:“不用起誓,只要你说一句就好。”

孙飞鸾脸上飞红,说道:“好吧,董大哥一定要我说,我只好说了,我对他至死不渝。”

董若冰轻笑一声,道:“够了,只要孙姑娘有此一言,我就放心了。”

说到这里,探手从怀中摸出几张笺纸,卷成一卷,朝孙飞鸾手上递来,正容道:“这是二十五式‘五行神掌’,上面注释的甚是详细,以姑娘的天资,和武功成就,大概有三天时间,就可以练会了。它是二位家师以五行生克之理,研创而来的一套断脉截经手法,姑娘不可等闲视之。”

说完缓缓举步走去。

孙飞鸾没想到他会把东海奇学“五行神掌”相授,手中持着纸卷,急急叫到:董大哥,你等一等……”

董若冰连头也没回,口中说到:“不用说了,只要你心口如一,全心全意的对江兄弟就好。”

身形渐渐远去。

孙飞鸾怔立当地,心中暗暗忖道:“她果然是个女的,她传我“五行神掌”,已经暗示把江二公子也交给自己了,所以才会要我全心全意的去爱他,她想藉此脱身。就以这一点看来,她对江二公子的情意,何等真挚?何等高洁?但此事自己不知道便罢,即然知道了,你想就此脱身,可没这么容易。你有意成全我,我孙飞鸾不是醋娘子,我也会成全你的。”

她想到这里一不觉微微一笑,姗姗回房而去。

也是今天晚上,流香谷主邀约了西离子、竹剑先生、神扇子、天凤道长、毒叟朱潜、秦仁卿、红脸判官严友三、行令堂主单晓天、总务堂主欧元元等人,要西花厅议事。

这是一个重要会议,只有许敬伯剑伤较重,李光智尚未复原,没有参加,其余的全部到了。

西花厅灯烛辉煌,但却静得坠针可闻!

大家围坐在一张圆桌四周,除了两名青衣使女伺候茶水,什么人都不准擅入。

流香谷主首先说出自己的意见,卫靖姑被五凤门掳去鱼仓山,已经决定由董若冰陪同江寒青,前往龙宫一行。

同时自己一时触动灵机,觉得趁大宫主伤势未愈,如能调派高手,先把五凤门总坛所建基业,一鼓荡平,实是最好机会。

这一席话,听得在座群雄不住的点头。

五凤门大宫主新遭挫败,而且他们掳了卫靖姑,指名要江寒青、孙飞鸾到鱼仓山去,五凤门总坛势必空虚,予以一鼓荡平,自是最好的机会。

竹剑先生首先说道:“鱼姥三十年不出,武功之高,非同小可,江二公子和董少侠此行,只怕未必救得出卫姑娘。”

流香谷主微微一笑道:“道兄不用顾虑,此事朱兄已另有安排。”

竹剑先生望了毒叟朱潜一眼,问道:“朱兄可是在他们身上做了手脚?”

毒叟朱潜呵呵一笑,说道:“山人自有妙计,保管江二公子、卫姑娘平安回来,天机不可泄漏,道兄到时自知。”

竹剑先生有些不以为然,勉强笑了笑道:“朱兄有把握?”

毒手朱潜笑道:“大概错不了。”

竹剑先生点头道:“朱兄有把握就好。”

西离子道:“那么咱们就商量商量如何一鼓荡平五凤门总坛吧!”

红脸判官严友三问道:“五凤门行动秘密,他们总坛所在,江湖上从无人知,山主已经确知他们的巢穴了么?”

流香谷主笑道:“这是单堂主的功劳,五凤门崛起江湖,单堂主就已查出他们总坛,设在怀玉山一处幽谷之中,只是对方防守严密,无从获知谷中情形。”

单晓天道:“据兄弟所知,那处山谷,他们称做“百鸟朝王”,里面占地极广,收容着不少黑道高手。”

神扇子道:“只要有地方,咱们还怕这些魔崽子逃上天去?”

秦仁卿道:“咱们如何行动,悉听将主调派。”

流香谷主道:“秦兄好说,兄弟之意,五凤门总坛,设在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壑,咱们也把人分作四路应敌,另外再有一路居中,作为四路的总策应。就万无一失。”

大家几经研讨,才决定:

第一路由许敬伯为首,配属许帧祥、许盈盈、江步青、管天发。

第二路由秦仁卿为首,配属红脸判官严友三、严秀侠、秦素贞。

第三路由单晓天为首,副堂主宫君武以及行令堂全体武士。

第四路由毒叟朱潜为首,配属李维能、燕山双杰。

第五路是总策应,以流香谷为首,计有西离子、竹剑先生、神扇子、天凤道人五人。

流香谷天心坪则有总务堂主欧阳元留守。

三天之后,董若冰、江寒青、孙飞鸾、朱龙珠四人,一起走了。

突袭五凤门总堂的五拔人马,也相继上路。

流香谷主一行,离了天心坪,走的是捷径,横越仙霞岭,直扑怀玉山。

行至山腰,突听得一声娇叱:“何人闯山?”

她,赫然是五凤门大宫主边飞凤!

边飞凤才一现身,蓝真人立即打了一个稽首道:“贫道参见大宫主。”

边飞凤欠身还了一礼道:“总护法好。”

接着东北门户的枯佛心灯、西北门户的白骨神君、西南门户的飞龙剑客陆浩川,一齐躬身为礼,说了句:“卑职参见大宫主。”

边飞凤也朝三处欠了欠身,说道:“三位副总护法辛苦了。”

流香谷主江上峰眼看这些成名多年的魔头,对大宫主莫不神色虔敬,心中暗暗感到惊栗,忖道:“大家对她如此尊敬,自然是仗着鱼姥的气焰,五凤门若不及早扑灭,不出数年,江湖上就是他们的天下了。”

边飞凤一手持尺,一手仗剑,两道满含杀机、森冷如电的目光,投射到江上峰的脸上,冷冷一笑道:“江上峰,流香谷主原来是你。”

江上峰大笑道:“大宫主没想到吧?”

边飞凤冷厉地说道:“太上早已料到昔年拼着负伤,接下太上两剑的无名老人,日后必为我五凤门之敌,等咱们查到你头上,你总算见机得快,以诈死避过了我手下人的耳目,若是从此匿居不出,也可逃过一场杀劫,但你却偏偏不自量力,妄企和五凤门作对,凭你流香谷这点气候,能和五凤门抗衡么?”

此时此地,凭流香谷这些人,委实无法和五凤门抗衡。

江上峰大笑道:“咱们纵然不足与贵门抗衡;但大宫主若想要把咱们这些人除去,只怕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

竹剑先生道:“不,咱们就算全都死在这里,也要先把五凤门捣个稀烂,同归于尽。”

大宫主目光愈来愈冷,脸上杀气,也愈来愈浓,手中玉尺一指,冷冷一呼道:“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把五凤门捣个稀烂?”

她一手持尺,一手仗剑,站在中间,大有生杀予夺,不可一世之概!

站在她对面的流香谷主、竹剑先生、西离子等人,相距一丈来远,已可感觉到大宫主的身上,隐隐射出一股凛冽杀气!

只听有人朗朗一笑道:“捣烂五凤门何难之有?兄弟就带来了三颗“烈火弹”,足够把你们百鸟朝王烧成一片焦土。”

这说话之人,正是东许许敬伯。

他服了毒手朱潜的解毒丹,剧毒已祛,再经过一阵调息之后,已经站了起来。

大宫主边飞凤一眼瞧到许敬伯,双目中似要喷出火来,长剑戟指,厉喝道:“许敬伯,今天我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

纤腰一拧,人如行云流水,朝许敬伯身前欺了过去,手中长剑直指,随身挺进,势道奇快!

许敬伯大笑道:“来得好,大宫主一下找上兄弟,那就免得大家多费手脚了。”

身形微侧,左手手掌平摊,轻轻扬起,朝大宫主迎去。

竹剑先生怕许敬伯中毒初愈,不是大宫主的对手,身形一闪,从横里拦出,口中喝道:“大宫主就在这里动手吧!”

青冥剑一招“云横巫峡”,剑光如练,飞射过去。

大宫主左手一挥,喝道:“站开去,等我杀了许敬伯,再找你算帐。”

玉尺挥起一道霞光,朝剑上磕来。

但听“叮”的一声,剑尺交击。

竹剑先生但觉从她玉尺上传过来一股奇寒澈骨的冷气。

同时也感到玉尺含有极强的吸力,自己宝剑和它一接,就被紧紧吸住!

这吸力和那股寒气,相辅相成,因为你长剑被它吸住,奇寒之气从尺上传来,你的长剑就被吸得更紧!

竹剑先生觉出有异,心头不禁暗暗一惊,忖道:“别说尺上这股奇寒之气,功力稍差的人,无法抗拒;就是兵器被它吸住,招式稍滞,她右手长剑,就可乘隙刺出;和她人动手的,有此一着之差,岂不尽行伤在她剑下?”

心念转动,原是电光石火般事,长剑轻轻一转,斜刺而出,大笑道:“大宫主这柄尺上,吸力虽强,又能奈我何?”

他这句话说得较响,那是有意告诉大家,和她动手,可得注意她尺上的吸力。

大宫主挺剑欺进的身形,突地一转,回剑朝竹剑先生劈来。

许敬伯扬起的左手,忽然收了回去,摇摇头道:“可惜,可惜,竹剑道兄,你拦她作甚?”

说到这里,稍微一停,接着笑道:“她要替四宫主报仇,自非先杀兄弟不可,咱们要消灭五凤门,也自然非先除去这妖女不可。”

竹剑先生和大宫主各自攻出一剑,就对面错开,闻言奇道:“许庄主几时杀了四宫主?”

许敬伯大笑道:“方才在屋顶上被活活烧死的,兄弟还当是大宫主,后来才知是四宫主,道兄手上这剑青冥剑,就是四宫主手中之物。”

边飞凤厉声道:“许敬伯,我擒住了你,非把你剁成肉泥不可。”

许敬伯手中握着那柄色呈浓绿的短剑(此剑方才被拐田胡子握在手里,等于替他淬了奇毒),大笑道:“可惜大宫主擒不住兄弟,不信,你过来试试。”

大宫主对许敬伯一身径异歹毒的暗器,确是心存忌惮。此刻眉宇之间,煞气隐隐,冷厉目光,望了他一眼,微晒道:“你莫要得意,能够逃得出此厅,才算你命大。”

流香谷主江上峰道:“谷主的口气,好像咱们这些人,全都无法逃出此厅了。”

随着话声,已和天风道人、神扇子,品字形围了上去。

西离子和竹剑先生原站在大宫主右侧,加上江上峰等三人,朝她左首逼近,无形之中,已把边飞凤围在中间。

大宫主冷声道:“谷主说对了。”

神扇子大笑道:“大宫主且慢得意,你能够逃出此厅,也算命大了。”

大宫主目光微动,对自己处身在五大高手环伺之下(许敬伯站的较远),她依然毫不在意,冷冷一笑道:“是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36 关门屠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