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38 难为冰人

作者:上官鼎

因此身形倏然一偏,斜开去,避过董若冰一掌,落到地上,脸色煞白,冷冷笑道:“笑话,今晚鹿死谁手,尚难预料,邢飞霜会逃么?”

董若冰说她要逃,原是有意激她的,闻言不禁微微一笑道:“很好,你还有多少绝招,只管使来。”

邢飞霜一张脸上,瞬息之间,连连转变,恨怒交迸,阴森之极,突然厉笑道:“你就先接我一掌。”

纵身一跃,陡地一掌,当胸印到。

董若冰哼道:“你小心了。”

挥手反击过去。

两只玉掌,迅速交击在一起,但听得“拍”的一声脆响。

邢飞霜登时被动开了四五尺远。

邢飞霜吸了一口真气,才退又进,迅速如电,左手五指连弹,使的仍是“天星指”法,右掌忽拍忽斩,手势连续变换,使的竟是“玄阴九转掌”。

两掌居然使出不同招数,挥舞如飞,洒开一片指影、掌风,疾攻过来。

董若冰心中暗道:“她一身能耐,放眼江湖,确是罕有其匹,无怪五凤门会在江湖上如此猖獗了!”

心信念转动之际,立即出手反击。

邢飞霜掌指同使,已是极尽诡异!

董若冰展开反击,招数更是奇奥绝伦,令人目炫神摇!

两人在数尺方圆内,展开了一场近身拼搏,比之方才迢遥相持,又是不同。

孙飞鸾目注董若冰,看得心领神会,渐入佳境。

原来她使出来的这套掌法,正是传给自己的二十五式“五行神掌”!

不过七八个照面,邢飞霜已经感觉不对,她会过不少武林高手,但从未见过这般离奇的手法,不禁闹得手忙脚乱,无法应付。

就在此时,陡觉左肩如被扇佛,心头蓦地一凛,急急斜闪开去。

这一瞬间,邢飞霜只觉一条左臂,再也举不起来。

董若冰的人影,已如影随形,欺到了面前,挥手拂来。

邢飞霜这一惊,非同小可,咬紧牙关,右掌狠劈而出。

董若冰指出的手势,奇诡无比,五指上翘,轻轻一转,一下托住她手肘关节。

邢飞霜这一掌劈击,用上了全力,被董若冰往上一托,身不由己地往后一仰,慾跌未跌!

董若冰五指如钩,已拱到她左肩之上。

要知这“肩井穴”位于房尖内侧,在肩胛骨与锁骨之间,虽非死穴,但因为神经密布,一被拿住全身即如触电,肢体绵软无力,一身功夫,顿告全失。

邢飞霜身落人手,咬紧牙关,沮丧的道:“你杀了我吧!”

董若冰冷笑道:“杀你并不费我吹灰之力。”

手起掌落,朝邢飞霜当头拍去!

孙飞鸾总究和她自小一起长大,心有不忍,口中惊叫了一声,哀声恳求道:“董大哥,你饶了二师姐一命吧。”

董若冰一掌拍在邢飞霜顶门之上,冷冷说道:“瞧在孙姑娘份上,我就饶你不死。”

邢飞霜但觉身躯一震,四肢百骸,犹如散了一般,一个人再也支持不住,萎顿地上。

脸上神色惨变,汗出如浆,眼中泪水,滚滚而下,滚滚而下,失声哭道:“完了,我一生都完了,姓董的,你还是杀了我的好!”

原来她被董若说废了武功,一个练武的人,被人废去武功,确是生不如死。

董若冰道:“你以为没有武功,一生就完了么?你是武功害了你,我废去你的武功,正是你新的开始,今后只要好好做人,还有大半辈子的大好时光,为善为恶,就全看你自己了。”

孙飞鸾目含泪水,奔了过去,出手扶住邢飞霜身子,垂泪道:“二师姐,董……”

她原想劝说她几句,那知话声还没出口。

邢飞霜一脸俱是狞厉色,切齿说道:“贱婢,都是你!”

挥手一掌,朝孙飞鸾脸上掴去。

她武功已废,这一自然没有什么力道,但还是给她掴上了!

孙飞鸾被她打得愣了一愣。

邢飞霜心头愤狠,这一掌用力过狠,站起的人,又摇摇慾倒,她一手扶着墙壁,咬站住身子,连嘴chún都咬出血来。

铁青着脸,骂道:“欺师灭祖、吃里扒外的贱人!你还有脸叫我二师姐,你和这姓董的泼妇去争汉子,不会有好下场的,总有一天,你也会被她废去武功,我不死,我会看得见的。”

边说,边往门外走去。

孙飞鸾被她骂的哑口无言,转身倚着墙壁,只是垂泪。

朱龙珠一手执着短剑,叱道:“姓邢的,你再敢口出污言,当心我割下你的舌头来。”

邢飞霜走到门口,怒目道:“我还怕什么,小丫头,有种你就杀了我。”

朱龙珠道:“你当我不敢杀你?”

董若冰一脸寒霜,跟着走出,说道:“朱姑娘,放她去吧。”

她是有意走出来的,好让江寒青去劝劝哭得泪人儿一般的孙飞鸾。

朱龙珠愤愤道:“真是便宜了她。”

邢飞霜走出廊檐,一个人已是虚脱了一般,只是喘着大气,早有紫旗令主、白旗令主两人急步趋了上,扶着她狼狈而去。

朱龙珠望着他们远去,回剑入鞘,攒攒眉道:“今晚咱们放过了她,只怕鱼姥更不会放过咱们了。”

董若冰道:“我就是不废去她武功,鱼姥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她话声一落,看了朱龙珠一眼,又道:“朱姑娘,你随我进去。”

举步朝房中走去。

朱龙珠给她这眼,看得好不自在,心头忐忑不安,朝拿云、捉月低声道:“你们俩就守在这里。”

回身跟着董若冰身后,走入房中。

这一阵工夫,房中只有孙飞鸾、江寒青两人,她经他柔情密意的一阵劝慰,也已不再哭泣,只是一双秋波,已哭得红红的,看去更是楚楚动人。

董若冰咬着下chún,朝江寒青、孙飞鸾两人,深深地看了一眼,口齿启动,叫道:“江兄弟。”

江寒青方才听邢飞霜一口一声地叫“董大哥”贱婢,说她是东海双仙的女儿,心中已有十之八九,猜想“董大哥”确是女子无疑。

但他叫惯了“董大哥”,一时不好改口,忙道:“董大哥有什么事吗?”

董若冰“晤”了一声,忽然脸色一正,严肃的道:“江兄弟,我和你义结金兰,情同手足。但我却有一件事,始终瞒着你……”

她虽然脸情严肃,凛若冰霜,但说到这里,冰霜仿佛融化,脸上忽然飞起两朵娇红!

她瞒着江寒青什么,三个人心头,都已明白,但大家都没开口。

董若冰接着说道:“我本该早就告诉你的,我之所以隐忍不说,并不是存心骗你,是想全始全终,维持我们纯洁的兄弟之情。”

江寒青急道:“小弟一直把你当我大哥看待,现在如此,将来也是如此。”

董若冰又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点点头,浅浅一笑道:“你不说我也看得出来。”

口气一顿,紧接着道:“你大概方才已听邢飞霜说过,我是女子了?”

江寒青情不自禁地脸上一红,点了点头。

董若冰又朝孙飞鸾、朱龙珠两人瞥了一眼,道:“你们早就知道了?”

孙飞鸾柳眉一扬,粉脸上登时现出两个酒涡,娇笑一声道:“早已知道了,董姐姐,你瞒得我们好紧。”

说明了,反而好,所以她笑了。

董若冰点点头,朝朱龙珠冷冷地一笑,双目陡然射出两道锐利如剑的眼神,问道:“是你在我身上做了手脚?”

这话语气说的相当严厉!

朱龙珠和她目光一对,几乎不可迫视,心头一慌,不自觉的垂下头去,嗫嚅应道:“是。”

董若冰冷厉的道:“果然不出我所料。朱姑娘,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若要触怒了我,我也会杀人。”

孙飞鸾看到事态严重,忙道:“董姐姐,是我不好,是我和珠妹妹商量的。”

董若冰说道:“你当我不知道么?我人虽然感到头昏神倦,心头却是清楚得很,你们的举动,还想瞒得过我?”

江寒青不知始末,听他们口气,好像“董大哥”是被朱龙珠做了手脚,心头更觉糊涂,忍不住问道:“你们说的是什么事?”

董若冰不好明说,道:“没什么。”

江寒青问道:“你们明明在说着一件事。怎么会没有?”

孙飞鸾白了他一眼,抿抿嘴道:“那是我们女儿家的事,和你无关。”

是女儿家的事,江寒青就不好再问下去。

董若冰道:“我方才的说,还没说完,你们都别打岔。”

接着说道:“我原叫董婉若,若冰,只是改扮男装后的化名。家父董天华、家母凌云仙,隐居东海落花岛,也就是武林人口中的东海双仙。”

朱龙珠喜道:“董姐姐,原来你真是东海双仙的女儿,难怪本领有这样大了。”

江寒青朝董婉若了个长揖,说道:“从现在起,小弟就得改口叫你姐姐了。”

董婉若脸上微微一红,看了朱龙珠一眼,道:“都是你弄出来的。”

朱龙珠看她已无责怪之意,连忙检袄道:“小妹给姐姐陪礼。”

孙飞鸾站起身,拉着董婉若的手,说道:“董姐姐,到我们房里去聊聊,妹子有很多话,要和你说。”

江寒青道:“有什么话,这里说不是一样么?”

孙飞鸾瞟了他一眼,轻声道:“我和董姐姐说的活,你不能听的。”

一面催道:“董姐姐,珠妹妹。我们走。”

三人一同朝房外走去。

江寒青道:“好啊,董大哥一下变了董姐姐,就被你们抢走了。”

朱龙珠走在最后,忽然回过头来,嫣然一笑,低声道:“二公子,但请放心,董姐是你的人。”

说完,飞快地朝隔壁房中奔去。

江寒青心中暗道:“这位朱姑娘,从前沉默寡言,对人冷冰冰的,最近她好像变得很多,终日蹦蹦跳跳,活泼了许多,前后几乎判若两人!”

孙飞鸾和朱龙珠的房间,房门已经关上,门口还站着拿云、捉月,好像是防范江寒青会听似的。

房中三位姑娘,不知在谈些什么?声音说得极轻,这自然是机密大事。她们门禁森严,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谈话的内容,江寒青不知道,作者也不清楚,那就只有看她们以后的动态了。

第二天,朱龙珠率领拿云、听月,搜遍全庄,已经不见一人,敢情这所庄院,早就被五凤门占用,张老爹一家,也许也已遇害。一行人,继续上路。

自从董婉若揭开身份,她虽是依然穿着男装,但有了男女的界限,她对江寒青在神情上就疏远了许多!

董若冰,这名字虽已弃之不用,但她却使人真有凛若冰霜之感!

自从昨晚一夕长谈之后,孙飞鸾娇若春花的脸上,无端平添一丝浅浅的轻愁,在她眉心出现,好像有着什么重大心事一般!

连朱龙珠也有些沉闷。

这究竟是为了什么事呢?姑娘家的心事,又有谁知道?

仙青岭,稍稍向西,一峰括天,苍秀雄巍,高出云表的,就是独秀峰!

从独秀峰朝北,渡过乌溪,再向西就是鱼仓山,相距已不过六七十里路程。

这天中午时分!

江寒青等一行,到得独秀峰下,各自在溪边一片乱石上坐下休息,拿云取出干粮,正在分给大家食用。

孙飞鸾目光一瞥,从水面上看到树林间,似有人影窥伺!

心中暗暗冷笑,喝道:“拿云、捉月,给我过去搜,林中藏着的是什么人?”

拿云、捉月听说林中有人,立即答应一声,双双掣剑在手,拧腰点足,朝林中扑去。

就在两人堪堪扑到,树林间青影一闪,走出一个模样俊俏的青衫少年,朝拿云、捉月两人,手道:“两位姐姐,是我。”

拿云一眼认出来的原来是青旗令主司徒兰,冷冷说道:“司徒令主躲在林中,想做什么?”

司徒兰道:“我等在这里,是有紧急之事,叩谒三师叔来的。”

拿云道:“那就随我们见姑娘去。”

两人带着司徒兰走出林来,拿云欠欠身道:“回姑娘,林中是司徒令主,说有事要见姑娘。”

孙飞鸾道:“叫她过来。”

拿云回头朝司徒兰道:“姑娘叫你过去。”

司徒兰趋上几步,慌忙朝孙飞鸾拜了下去,说道:“弟子司徒兰,叩见师叔。”

孙飞鸾道:“你来找我作甚?”

司徒兰道:“三师叔一行,可是上鱼仓山去么?”

孙飞鸾道:“不错。”

司徒兰道:“弟子守在林中,就是要禀告三师叔,鱼仓山千万去不得。”

孙飞鸾道:“你就是为了跟我说这句话么?”

司徒兰道:“弟子另有下情奉禀。”

孙飞鸾道:“有什么话,你只管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38 难为冰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