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39 武林金箭

作者:上官鼎

就在此时,但听大厅檐前,忽然响起一阵叮叮铃声,停得一停,接着“叮”“叮”的连敲了九响。

鱼姥听到铃声,脸色更见狞厉,眉宇之间,杀气重重,厉声问道:“你们还有帮手么?”

江寒青一怔道:“在下一行,是太上见召,由流香谷专程赶来,并无帮手。”

鱼姥阴森一笑道:“五丫头,你去告诉庞统领,把来人放进来。”

鄢飞琼领命而去,匆匆退出。

鱼姥望了江寒青一眼,冷冷说道:“江寒青,你以前一直和五凤门作对,还诱拐老身门下女弟子,这些如今都成过去了,老身答应了三丫头的婚事,你总算是龙宫的女婿了。这里的事,自有老身处置,你和三丫头可到里面休息去,不用呆在这里了。”

丈母娘可真还体贴!

本来嘛,亲事既成定局,就是一家人了。

孙飞鸾听得脸上一热,泛上来两颊羞红,斜睨了江寒青一眼,慾言又止。

江寒青正好也朝她望来两人这一眼,心意暗通,他脸上没有说色,双拳一抱,朝鱼姥作了个长揖,正容道:“太上不计较过去之事,在下仅此向太上致谢,但江某并非龙宫女婿。”

鱼姥三角眼一翻,诧异的道:“怎么?三丫头不惜为你叛离师门,你不要她?”

朱龙珠口道:“如你所说,飞鸾姐姐已经叛离了师门,那就不是龙宫的人,江二公子自然也算不得龙宫女婿了。”

鱼姥听得气往上冲,怒声道:“江寒青,你说,你说,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江寒青拱手道:“太上见询,在下只好直陈,在下和孙姑娘,原来为了卫姑娘,太上指定在下两人同来龙宫,在下不敢推辞,只好一同前来同太上领罪。

如今卫靖姑之事,太上既已着人通知卫太君,而且听太上口气,似乎还另有梁子,在下就不便多说,在下和孙姑娘,既蒙太上宽恕,不究既往,这里又没有咱们的事了,在下和孙姑娘就想告辞了。”

这话没错,你说过既往不究自然要走了。

鱼姥半晌没有作声,但她脸上的怒意,却是愈来愈炽。

横着三角眼看了孙飞鸾一眼,问道:“三丫头,你说呢?”

孙飞鸾低垂臻首,嚅嗫说道:“弟子但求师父开恩。”

鱼姥听得心头怒火更炽,点点头,冷冷说道:“你想跟他走,很好,老身亲自送你们一程。”

话声出口,人已颤巍巍站了起来,沉喝道:“拿杖来。”

两名宫装使女立即从厅后抬着一支通体黝黑粗逾卵的凤头杖,送到鱼姥面前。

这两个宫装使女,是伺候鱼姥的贴身丫头,她们武功自然也不会弱到哪里,但这支凤头杖,却要两人抬着出来,份量之重,就可想而知。

鱼姥出手接过,往地上一放,沉声道:“老身这就送你们上路。”

孙飞鸾心头大急,扑地跪了下去,双手住杖头,哭道:“师父,求求你,放了他吧……”

鱼姥呷呷尖笑道:“三丫头,为师不是已经答应让你们走了么?咱们师徒一场,为师自该亲自送你们上路。”

孙飞鸾看着凤头杖哭道:“师父,你老人家就成全了我们吧。”

鱼姥冷冷一笑道:“为师自然要成全你们。”

江寒青、朱龙珠已然听出鱼姥口气不对,各自凝神戒备。

董婉若双眉一跳,冷冷说道:“飞鸾妹子,你快起来,只管和江兄弟先走,退出此厅,这里自有我会应付的。”

鱼姥目中冷电暴射,呷呷尖笑道:“说的倒是容易。”

话声一落,立即沉喝道:“三丫头,你们既然急着要走,为师先送你上路吧!”

凤头杖正待往上挑起!

董婉若适时一步跨到鱼姥前,右手一把握住杖身,左手迅快地把孙飞鸾拉开。

鱼姥暴喝一声:“姓董的丫头,你胆子不小!”

右手衣袖突然飞起,朝董婉若玉面拂来。

董婉若微微一笑,放开了握着的凤头杖,脚下退后一步,同样左手一抬,衣袖向前拂出。

江寒青一见两人动上了手,更不怠慢,一扣腰际,夔龙软剑呛然出鞘。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鱼姥和董婉若两人拂出的衣袖,全然不带半点风声,只是衣袖轻扬,若无其事。

但焉知这两只衣袖后面却是隐藏着无穷杀机。

双方衣袖并未真的和对方接触,但两股无形潜力,一接之下,董婉若上身微晃,似是被人推了一把,不由自主往后退一步。

只后退了一步!

鱼姥虽然不动,但她一张驴脸,却不期飞闪过一丝惊异之色,两道凶光如电的眼睛,射注董婉若,厉声笑道:“小丫头,果然不错,难怪你敢在老身面前卖狂……”

这时忽见一名宫装使女,匆匆奔入厅来,朝鱼姥低声说了两句。

鱼姥脸色狞厉,哼了一声。

那宫装使女又匆匆退了下去。

董婉若、江寒青等人眼看那使女匆匆来去,料想定是报告消息来的,但不知她报告的是什么消息?

江寒青心知是乃父率领群雄,袭击五凤门,算算时日,也该到了,大宫主边飞凤不在龙宫,那是已回总坛去了,不知这一战,胜负谁属?

就在他心念转动之际,只听阶前响起一个使女的声音说道:“启禀太上,南屏卫太君、衡山袁长老、武当天宁子到了。”

这话听得董婉若、江寒青等人齐齐一怔,暗想:“卫太君也赶来了,居然还有衡山袁长老和武当掌教同来!”

鱼姥冷冷说道:“有请。”

接着响起五宫主鄢飞琼的声音说道:“家师已在厅上恭候,请三位入厅相见。”

但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嘿然笑道:“你师父架子不小。”

厅前珠帘已经分左右撩起,两名青衣小婢挽扶着白发如银的卫太君当先跨进大厅。

在卫太君稍后,是一个五短身材的枯瘦老者,这老者生得精干瘦小,手特长,脸色火红,双目金光四射,肩头背着一柄四尺长剑。

正是当今武林中硕果仅有的前辈高人,当年和武林盟主卫建南交称莫逆的衡山袁长老。

二十年前,江湖上传他羽化仙去了,二十年后又复出现。

和袁长老并肩走入的是武当掌教天宁子,头簪道鬟,身穿青布道袍,修眉朗目,胸飘五络长须,一派仙风道骨!

身后紧随一个蓝衣道童,手捧七星长剑。

鱼姥一手拄村,站在大厅中间,目光阴暗不定,口中呷呷笑道:“卫太君远位荒山,已是稀客,还有大名鼎鼎的袁长老和武当掌教同时光临,真叫老身倍增光宠。”

卫太君含笑道:“太上好说,老身是赴召来的。”

目光一瞥,看到厅左站着五六个人,手中还执着明晃晃兵器一怔,含笑招呼道:“江二公子也在这里。”

江寒青慌忙还剑入鞘,作了个长揖,道:“晚辈也来了不多一会。”

卫太君慈祥的脸上,现出一片关注之色,问道:“有什么事吗?”

江寒青答道:“五凤门大宫主数日前率众进犯流香谷未逞,临行时把卫姑娘擒来,声言要再下和孙姑娘前来龙宫,始肯放人,再下是奉家父之命,专程晋见太上来的。”

卫太君口中“哦”了一声,慈样地笑道:“为了靖姑之事,还劳二公子跋涉远来,真叫老身不安。”

接着笑道:“来,二公子,老身给你引见,这位是衡山袁长老,跟你祖父同辈,今年已经一百出头了,这位是武当教天宁道长,和你爹也是旧识,快去见过了礼。”

江寒青闻言,慌忙朝袁长老、天宁子作了个长揖。

卫太君回头朝两人笑道:“此子就是金陵江大侠的二公子江寒青,竹剑先生门下。”

袁长老双目金光熠熠,朝江寒青一阵打量,手持苍髯,呵呵笑道:“难得难得,老夫眼不花,江二公子年事虽轻,一身修为,足以出类拨苹,果然是武林后起之秀。”

天宁子连连点头道:“袁老说得是,江少侠不愧是武林世家,将门之子。”

江寒青躬身道:“承蒙袁老前辈、道长谬赞,晚辈愧不敢当。”

卫太君听两人称赞江寒青,心头甚是喜悦,含笑道:“袁老一生很少有人瞧得上眼,你对江二公子这般称许,倒是难得的很。”

袁长老大笑道:“不错,不是太君说他是竹剑老儿门下,老夫真有些不敢相信,竹剑老儿居然调教得出江二公子这样的人来。”

这话倒是不假,江寒青经董婉若以先天真气,打通生死玄关,一身功力,确乎已有青出于蓝,而胜于之势。

鱼姥给柱凤头杖,站得不耐,冷冷的道:“三位请坐,到了龙宫,这般站着说话,莫道老身慢客。”

随着话声,大马金刀的自顾自往椅上坐下。

袁长老目中金芒飞闪,沉哼道:“老夫三十年不履江湖,么魔小丑,也成了气候,老夫还没见过这等狂妄之人。”

鱼姥呷呷笑道:“现在你见到了。”

袁长老年纪活到一百,还是那股火爆脾气,闻言大喝道:“鱼婆子,你把鱼仓山区区洞窟,看作龙潭虎穴,在老夫眼里,直是穴中蚁蝼耳!”

鱼姥拉长驴脸,阴沉道:“是龙潭虎穴,还是穴中蚁蝼,你待会自知。”

袁长老怒声道:“老夫不用等待,咱们立可分晓。”

卫太君道:“袁老歇怒,咱们远来是客,先礼后兵,总是不错的。”

天宁子微笑道:“袁老,太君说得是,咱们该把来意说清楚了,再作道理。”

鱼姥哼道:“不用说了,你们来意,自然是要老身释放卫靖姑了。这个容易,老身要的是昔年九门派共铸的武林金箭,卫太君只要交出金箭,老身立时可以释放令孙女。”

江寒青听得暗暗“哦”了一声,忖道:“鱼姥命人把卫靖姑擒来,原来是为了武林金箭。”

卫太君蔼然一笑道:“老夫去世之后,老身受继九门派重诧,代保管是这支金箭,候各大门派遴选一位任盟主,再行交出。但一晃三十年,各大门派稽延,始终没是再选盟主,这支金箭,也一直存在老身那里。金箭,三十年来,老身随时都准备交出;但决不是老身可以作主私相授受、也不是掳了小孙作为人质,就能迫我交出金箭来。”

鱼姥哼道:“老身相信你会交出来的。”

卫太君斩钉截铁道:“要老身用金箭来赎小孙。是办不到的事!”

鱼姥哼道:“那就不用谈了。”

卫太君道:“老身邀请袁长老和天宁道长来鱼仓,并非专为小孙而来的。”

鱼姥吸得不禁奇道:“那是为了什么?”

卫太君道:“太上门下,在怀玉山创立五凤门,猖乱武林,先后已在大江南北,掀起血雨腥风;九大门派觉得如此下去,将至不可收拾,因此决定由少林大觉大师为首,联合峨眉、华山各派掌门,赶赴怀玉山,规劝令徒收敛玉凤门;一面由老和袁长老、天宁道长同来鱼仓山。劝说太上。共同维护武林安宁,不可再放任她们滥造杀孽……”

鱼姥哼道:“老身不听你们劝说呢?”

卫太君从身边取出一支金箭,肃然道:“这是武林同道必须共同遵守的金箭令,违反此令,就视同武林公敌。”

鱼姥看她敢出武林金箭,不由地呷呷的道:“你把金箭带来了,那很好,三十年来,老身一直被人看作了武林公敌……”

正好说到这里,但见一名宫装使女慌慌张张地奔了进来,朝鱼姥耳边,低低说了两句。

鱼姥一张驴脸,神色大变,问道:“人呢?”

宫装使女道:“就在外面。”

鱼姥拍着坐椅靠手,厉声道:“快叫她进来。”

宫装使女答然一声,匆匆走出,带着一个神情萎屯的黄衣使女,走了进来。

那黄衣使女一眼看到鱼姥,奔上几步,扑的跪了下去,伏地不起,大哭道:“小女叩见太上,可怜大宫主、四宫主都已死了。”

大宫主、四宫主都已身死,就是说五凤门已经破了,这是何等重大的消息。

卫太君、江寒青急着要听下文。

桂姑婆、蛇姑婆和五宫主鄢飞琼等人,同时听得心头大震,一个个变了脸色,同样急着要听下文。

大厅上登时肃静下来,听不到一点声音。

鱼姥神情猛震,厉声道:“她们如何死的?”

黄衣使女抬起头来,流泪道:“四宫主是被许敬伯的火葯暗器活活烧死的,大宫主是被许多人围攻,她……她自碎天灵而死。”

鱼姥两鬓,不住地飞扬,身躯一阵颤动,问道:“总护法和副总护法呢?”

黄衣使女道:“总护法在大宫主死后就走了,四位副总护法有的死了,有的走了。”

鱼姥秃顶之上,已经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39 武林金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