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04 绿衣少女

作者:上官鼎

紫玫满脸不屑,又手站在他面前,冷冷道:“你怕我说出来是不是?我偏要说,唐华佗替我家老夫人看了多年的病,他的声音,老夫人还会听不出来?你明明是招摇的骗子!”

唐华佗怒哼道:“老夫不愿和你一般见识!”

紫玫道:“那是你做贼心虚!”

“别人不知你的底细,你当我也不知么?”

唐华佗道:“你知道什么?”

紫政冷冷的道:“你明明戴着人皮面具。”

唐华佗目光闪动,冷笑道:“老夫面上戴了人皮面具么?”

紫玫冷笑道:“要不要我替你揭下来?”

唐华佗道:“你很有自信?”

紫玫扬手作势,说到:“不信,我就剥下你一层皮来。”

莲步轻移,已到了唐华佗面前,身法之快,教人不得不对她另眼相看!

唐华佗后退了两步,把葯箱往几上一放,沉声喝道:“你既非淮阳镖局的人,老夫那就不用客气了!”

猛然欺身而上,扬手一掌,直向紫欢迎面劈了过去。这一掌蓄势而发,手法威猛异常!

紫攻轻轻一笑,道:“你早就不用客气啦!”

右手一起,五根白玉般的纤指,舒展如兰,似是擘扣脉穴,又好象是拂截唐华佗的手臂。

这一手之中,竟然暗藏着无数奇奥变化,使人目为之眩!

金翅雕郭世汾看得暗暗一惊,忖道:“此女出手,好不怪异!”

唐华佗一看无法拆解,逼得忙撤回掌势,右足飞起一脚,闪电踢出!

紫玫娇哼一声,拂出的纤手,忽然一沉,两个指头,很快朝他“中封穴”上点来。

唐华佗心头一惊,左足足尖点地,急忙向后斜跃开去。

那身形刚落,眼前绿影一闪,紫玫已跟踪而至,双手疾发,急攻过来。

唐华佗没想到一个小小使女,竟有这等身手,怒吼一声,双掌连环劈出。

那紫玫出手奇诡,三两招功夫,已把唐华佗攻得手忙脚乱,喘不过气来,差幸她似是没有伤他之心,因此虽把唐华佗迫得步步后退,却并末施展杀手。

此时唐华佗已被逼得连退七八步,快近墙角,紫玫扬手一掌,朝他脸上拍来!

唐华佗面露狞笑,左手一格,右掌突发,但见一只乌黑的手掌,快若奔雷,朝紫玫当胸印去!

郭世汾心头一凛,急急喝道:“五毒掌,姑娘不可硬接!”

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紫玫娇叱一声:“你是找死!”

身一侧,不退反进,电光石火之间,业已变招换式,改拍击为擒拿,纤纤五指,一下落在唐华佗右肩之上,但听唐华佗一声惨嚎,就往地上坐了下去。

紫玫脸罩寒霜,冷冷的道:“若不是你施展这种歹毒武功,我也不会废去你一条右臂的!”

唐华佗目含怨毒,望了她一眼,一言不发,缓缓闭上了眼睛。

大家听她一说,举目瞧去,只见唐华佗练有“五毒掌”的右手,软软垂下,果然已被废去了。

郭世汾暗暗一惊,忖道:“此女手法又快又奇,当真是生平仅见!”

紫玫回头朝郭世汾嫣然一笑道:“他人已被我所制,是真是假,你们自己去看吧,我要去啦!”说完,转身往外就走。

郭世汾忙道:“姑娘请留步!”急步追出,赶到阶前,那里还有绿衣少女的踪影?

心头不觉起了一股说不出的感慨!自己身为淮阳派一派掌门,和她只不过先后一步之差,竟会连人家的影子都看不到。

他微微出了一会神,才回入厅中;只见管天发蹲着身子,正在仔细察看唐华佗的头颈。

严幼信站在边上,一见师傅进来,急忙道:“师傅,唐华佗已经死了!”

郭世汾身躯猛的一震,道:“如何死的?”

管天发道:“服毒自杀的。”

郭世汾浓眉一皱,急急问道:“他是否戴有人皮面具?”

管天发道:“小侄还没找得出来,如若他真的不是唐华佗,那么他戴的这张人皮面具,该是江湖上制造得最精细的面具了。”

郭世汾沉声道:“只怕还有一张同样精细的呢!”

江寒青自从唐华佗进入客室之后,除了说过一句“久仰”,就一直装作有病,没有开口,这时说道:“世叔,那小姑娘走了么?”

郭世汾微微叹息道:“老夫追出去,她已经走了,唉,此女来历,使人也不无怀疑……”

话音甫落,突听管天发道:“此人果然戴了人皮面具!”

随着话声,手指在唐华伦颈项间,轻轻搓动,卷起一层浮皮,接着缓缓揭起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来!

这时天色业已昏暗,严幼信在厅上点起了灯火。

郭世汾凝目瞧去,但见唐华佗被揭下面具后,露出焦黄的脸颊,高颧鼠目,形容枯瘦,一望便知是个狡猾之徒!

这时他口鼻之间,缓缓流出黑血,显然是服了极毒的葯物致死。

郭世汾双目圆睁,怒哼道:“想不到会是他!”

管天发抬目道:“师傅莫非认得此人不成?”

郭世汾道:“他就是江湖上人称要命郎中的崔长林。”

管天发道:“怎地此人要假冒唐华佗呢?”

但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进来,二弟曹永泰匆匆走入,刚叫了声:“师傅……”目光落到要命郎中身上,不觉一呆!

郭世汾道:“可是试出有毒么?”

曹永泰道:“弟子奉命把那包葯喂给狗吃了,不过盏茶工夫,那条狗就懒洋洋地伏地不动,怎么赶它都不肯定动,只怕果是慢性毒葯。”

原来方才郭世汾听紫玫说出她家相公服了唐华佗的毒葯,心中生疑,悄悄命曹永泰拿了一包葯粉,出去找一条狗试试,是否有毒。

郭世汾双眉紧皱,望了江寒青一眼,沉声道:“由此看来,这要命郎中,果然是你们仇家派来的人,他们大概已猜到你们两人,投奔老夫而来……”

这一回头,瞥见那要命郎中的耳目口鼻之间,已经开始溃烂,一股浓重腥臭气味,令人作呕!

郭世汾怒哼道:“好恶毒的葯物!看来他的尸体,也快要腐烂了,你跟陆得贵立时把他拖去后园埋了罢。”

曹永泰答应一声,双手抓起要命郎中的尸体,匆匆往外走去。

就在曹永泰堪堪离沉去,院落中又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听方家宏的声音在外叫道:“师傅,三师叔来了。”

话声方落,突见一个浑身血污的中年汉子,一脚跨了进来。这人中等身材,约莫四十五六年纪,身穿一件青绸夹衫,左肩已被鲜血湿透,长衫也给兵刃割破了几处,显得甚是狼狈!

郭世汾脸色大变,急急迎了过去,问道:“老三,你负了伤?”

严幼信慌忙倒了一碗热茶送上,说道:“师叔先喝口热茶。”

祝秀夫伸手接过茶碗,喝了一口,抬头道:“不瞒大师兄说,今天要不是有人暗中相救,小弟只怕见不到大师兄了!”

郭世汾浓眉剔动,沉声说道:“你遇上了什么事?”

祝秀夫伸手抚抚左肩,说道:“小弟接到大师兄的信,就兼程赶来,刚到东门外大桥附近,就遇上五个穿黑衣的家伙

郭世汾脸色一变,怒声道:“果然是这批贼人!”

祝秀夫诧异地道:“大师兄已经知道他们是谁么?”

郭世汾道:“此事说来话长,你先说下去。”

祝秀夫道:“那五个黑衣汉象是守在桥边,看见小弟,就迎了上来,其中一个说道:‘来的可是祝三侠么’?

小弟不知他们来历,拱拱手道:‘兄弟正是祝秀夫,诸位……’

那为首的黑衣人没待小弟说完,笑了笑道:‘祝三侠匆匆由泰兴赶来,不知有何贵干?’

那为首的说,祝三侠还是回去的好。

小弟道:‘为什么?’

那人阴恻恻笑道:‘免遭杀身之祸。’”

但听祝秀夫续道:“‘小弟听得大怒!’笑道:‘就凭你们几个么?’

那人道:‘祝三侠一定要进城,咱们兄弟也不勉强,但只怕祝三侠到不了东门。’

‘小弟一怒之下,就和他们动了手。唉!谁知道这五个黑衣人,手下甚是了得。小弟和他们恶斗了五十来合,已是落尽下风!连左肩也被一个使三尖刀的刺中,流血不止!’

小弟咬紧牙关,又和他们拼了十来招,正感无法支持,忽听身后不远,有人喝了声‘打’!

那围攻小弟的五人,在这一瞬之间,五把兵刃,同时落到地上,纷纷向后跃退,小弟只见他们各自捧着右手,狼狈逃走。”

郭世汾道:“三弟可曾见到那暗中出手的人么?”

祝秀夫叹了口气道:“唉,小弟那时连气也喘不过来,等到他们逃走后,再回过头来,那人已经走了。但那声‘打’,小弟却听得十分清楚,声音尖细,极似女子声音!”

郭世汾道:“此人举手之间,就击落五名高手的兵刃,不知使的是什么暗器?”

祝秀夫道:“小弟当时也没看得清楚;但他们走后,小弟却在附近地上,拾到了三颗菩提子。”说完,探怀取出那三颗菩提子来。

郭世汾伸手接过,摊在掌心,微微出神道:“用细小的菩提子当作暗器,就能击落五名高手兵刃,此人打穴手法,江湖上已是罕见!”

祝秀夫道:“大师兄说得极是,当年……”

郭世汾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举头看看天色,说道:“三师弟从泰兴赶来,已经到了,老二就在高邓,怎么此时还未到?莫非……”

祝秀夫道:“大师兄也派人去请了二师兄来么?”

郭世汾脸色流露出焦灼之色,点点头道:“不错,我命家宏派人快马去请你们两人来的。”

方家宏站在一旁,说道:“你老人家要两位师叔明日午前赶来,二师叔也许要明天早晨才来到呢。”

郭世汾摇摇头道:“为师虽说要他们明日午前赶到,但你三师叔都赶来了,老二是个急性子的人,又那会等到明天呢?”

忽听外面一个洪亮声音接着笑道:“哈哈,大师兄倒是摸透了小弟的脾气,你派人快马赶来,小弟哪能不立即赶到?”

随着话声,走进一个五十出头,手上提着一支旱烟管,身穿青布长衫的老者,此人正是郭世汾的二师弟开碑手任百川。

郭世汾心头放下一块大石,喜道:“老二,你怎的才来?”

开碑手任百川拱拱手道:“大师兄有所不知,适才小弟在路上碰上了几个毛贼……”

目光一转,忽然“咦”的一声,道:“老三,你怎么了?挂了彩?”

郭世汾摆手道:“二弟,你先坐下来再说。”

三人相继落座。

方家宏、严幼信上前和二师叔见了礼。

任百川目光一转,望着江寒青,管天发两人,问道:“师兄,这两位是谁?”

郭世汾含笑道:“老二一来,就忙着说话,愚兄还没引见哩;他们是愚兄两个内侄,王家祥、王家麟。”

一面朝江寒青、管天发说道:“你们快见过任二叔、祝三叔。”

管天发扶着江寒青站起,朝两人拱手为礼。

郭世汾回头朝方家宏吩咐道:“家宏你去吩咐厨下,整桌酒菜送来,替两位师叔接风。”

方家宏答应一声,转身而去。

祝秀夫忍不住道:“二师哥,你不是说在路上遇到了几个毛贼么?是不是穿黑衣的贼人?”

任百川面露惊奇,瞧了祝秀夫左肩一眼,问道:“怎么?你也遇上了?”

祝秀夫笑道:“小弟刚才已经说过了,现在先听听二师哥你经过如何?”

郭世汾点点头道:“不错,老二,先听你的。”

任百川吁了口气,摇摇头道:“说来惭愧!今天要不是有一位小姑娘出手,小弟此刻只怕早已躺在南门外了。”

郭世汾道:“那是有人拦途截击你了。”

任百川道:“正是,小弟赶到南门,天色还未昏黑,就遇上五个黑衣匪徒突袭,小弟真没想到,在咱们淮阳派地面上,居然有人敢截击小弟!更没想到这五个家伙,竟然都武艺高强;小弟以一敌五,除了招架,简直没有还手的能力。后来连招架都有了困难!那时天色已经快黑,忽然从树林子里闪出一个小姑娘,她说她看不惯以众凌寡,便三脚两拳的把他们五人的兵器都夺了下来,还打了他们每人一个大大的耳光。”

郭世汾目中异采一闪,问道:“这小姑娘,大概有多大年纪了?”

任百川叹了口气道:“说来真叫人难以置信,那小姑娘最多也不过十六七岁,但她出手之快,武功之奇,小弟活了五十来岁,真还是第一次遇上!”

郭世汾点点头道:“二师弟遇到的这位姑娘,可是一身绿衣,梳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4 绿衣少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