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40 花好月圆

作者:上官鼎

却说那赤霞子御风飞起,裙裾飘飘,随着愈吹愈急的笙,只是在五行阵众人上头打转。

赤仙子一支玉洞萧,也在此时,愈吹愈急,笛声滚转,急骤处如雷打鼓,如闻雷霆,山摇地动,风云变色。

他一个人早已拆散道髻,披头跋足,跳跃翻浪,状如疯狂!

这一阵摇滚乐音,委际非同小可,震得每一个人心神儿裂!

江寒青执剑右手,不由自主的开始觉得颤抖。

袁长老、卫太君、天宁子三人,功力虽较深厚,也觉得周遭的无形压力,逐渐加重,手一长剑,大有挥洒不开之势!

阵中三位姑娘,更是香汗涔涔,萎顿地上,娇喘连连!

只有董婉若双目微阖,站在“五行阵”中央。

先前袁长老,卫太君等四人。剑光如幕,全力霞击之时,她始终没有出手,一动不动。

此刻四人剑势见衰退,她双目翦睁,两指冷电般的眼神,向在众人上御风飘忽、伺机出手的赤霞子身上,右腕一振,接连向空点出五指。

五缕尖风,快如闪电。

但在空中飘浮的赤霞子,身法妙曼,轻如,盈絮,飘忽不定。

董婉若点出的五指,竟然被她躲开四指,第五指才点中她右足“公孙穴”。

但听赤霞子口中轻哼一声,一个跟斗,从空中翻跃而下。

她右腿穴道被制,酸麻无力(公孙穴属麻穴),自是无力站立,因此在跌下之际,以头着地,一个人头下脚上,在地上倒立。

但右手依然紧握赤玉笙,凑着嘴chún,吹个不停。

这一阵笙声,凄厉刺耳,如同鬼哭。

她这一倒竖蜻蜓,身上云据,尽皆掀了下来,露出一双光致有如玉笋的足趾,和修长细腻的玉腿,随着急骤凌厉的笙音,两腿朝天,像网车般绞动。

赤仙子满脸狰狞,突然嘶声叫道:“大师兄,你真忍心看我们数十年道基,毁于一且么?”

叫声出口,人也随着一个跟斗,倒竖而立,像赤霞子一般,头上脚下,口吹玉笛,两腿朝天,飞快的绞动起来。

两个人在五行阵外,绕场疾定,进退如风!

这是“天魔舞曲”最后一段了。

如果再不能把敌人引入魔道,施术的人,就无法自己控制到力歇而死。

赤灵子面有难色,犹豫不决,沉吟半晌,忽然长叹一声,把手中八尺长的珊瑚树,往地上一竖,探手从怀中摸出一片赤红如火,半月形的的玉磐,悬在树枝之上,正待扣指朝玉磐敲去!

董婉若神情震动,大声道:“道长助约为虐,不怕天谴么?”

赤灵子面现疑惧,慾扣未扣,右手不自觉缓缓垂下来。

就在他举棋不定之时,突听鱼姥尖声道:“时机紧急,道兄再不出手,二位仙子就无救了。”

此刻经鱼姥一催,突然间,起了同门之情,不顾一切地举手朝磐上击去!

“叮!”

这一发,当真:“怕夔曾附野兽驯,仲尼暂叩春雷盛!”(借用无积华原碧原矮葯府句)

磐声才发,五行阵中的人,顿感血气翻腾,勉强提聚真气,挥剑守护阵势。

董婉若粉脸一片凝重,目注赤灵子,缓缓拔剑在手,当胸直竖,一动不动。

赤灵子既已击了第一响,自然不会就此停止,举手之间,又敲了两下!

“叮!”

“叮!”

这两声磐声,竟然一声比一声厉害!

入耳震心,如雷霆万钧!

孙飞鸾、朱龙珠、卫靖姑三人,已经软瘫在地,一手按着胸口,翻滚不止。

袁长老,卫太君、天宁子、江寒青同样感到心头狂跳,气血上逆,执剑右手,不由自主地垂下去。

但就在第三声磐声才起——

董婉若一声清叱,连人带剑,化作一道耀目银虹,暴长数丈,直向赤灵子激射过去!

董婉若的人影,在这一瞬之间,竟然隐失不见!

大家看到的只是一道强烈刺目,青蒙蒙的光华,越过众人头顶,飞射而出。

森森寒气,弥漫一室!

这一剑具有无与伦比的威势,赤灵子大惊失色,身形一晃,飞闪出去一丈开外。

光华消敛,赤灵子一支八尺长的火红珊瑚树和挂在树枝上的玉磐,已被剑光劈成无数碎片。

也几乎同一时候。

萧声笙音,忽然寂灭,双腿绞动,倒竖游走的两人,一齐跌倒地上,一动不动。

只要看他们脸色一片灰黑,全身扭曲,明明是中毒身死!

原来朱龙珠在临走之时,毒叟朱潜交给地一个小瓶,当时曾说:“这是为父从数百种奇毒中提练出来的毒中之毒,你别小看它是这么小小一瓶,可使千军万马,顷刻倒毙,为父一生从未轻易使用;你们此去鱼仓山你可带在身边使用,必要时就把龙宫中人,一齐毒翻了事。”

(这就是上回书中毒叟朱潜回答竹剑先生:“龙宫之灯,万无一失”的由来。)

就在赤灵子敲起第二响磐声之际,朱龙珠一手紧接着伤口,咬紧牙关,在地上连滚带爬,匐伏着向赤仙子两人弹出毒粉。

说来凑巧,这两人倒蜻蜓,头下脚上,朱龙珠弹的毒粉,自然很快就吸入鼻孔。

因此当第三声玉磐才响起,两人就倒毙下来。

却说董婉若一剑劈碎玉磐,手持青霜,站立不动,两道冷电般的眼神,紧注赤灵子,却一言不发。

赤灵子很快,总算没被剑光射中,惊魂甫定,眼看二师弟、三师弟双双倒毙,心头不禁一黯,木然道:“劫数,这是劫数。”

他缓缓抬起头来,望着持剑肃立的董婉若道:“姑娘使是驭剑术了?”

董婉若冷冷道:“不错,你是否还想和我动手?”

赤灵子长叹一声道:“姑娘已得令堂真传,贫道师兄不该轻信人言,自取灭亡,贫道历此一劫,已无争名之心,贫道走了。”

回头朝倒毙地上的赤萧子、赤霞子两人尸体望去!

这一阵工夫,两具尸体,已经变成了两股乌黑的焦炭,还在冒着枭枭青烟!

毒中之毒,毒性之烈,令人咋舌!

赤灵子从地上取起赤玉萧和赤玉笙,含着一眶泪水,径自朝外行去。

董婉若目送赤灵子远去,暗暗吁了口气,眼中冷电般的神光。也随着消失,赶忙闭目运功。

原来这“驭剑术”最是耗人元气,董婉若终究功力尚浅,方才那一剑,运了十二成功力,耗损不少真力。

那时赤灵子只是闪避开去,并未伤在自己剑下,势必将有一场激战,自然不敢丝毫轻敌,落地之后,仍然提聚真气,凝神戒备。

赤灵子已走,鱼姥仍然是一个劲敌,她要在片刻之内,运气调息,迅速恢复体力,因此顾不得庭上激战已起,就在原地立不动,凝神行功。

再说鱼姥眼看董婉若使出驭剑术,一剑劈了赤灵子的珊瑚树,同时间赤仙子、赤霞子也突然倒地不起。

心头不禁急怒交加,口中厉喝一声,身形急扑面起,手中凤头杖,一抖之势,幻想出千百条黑龙,笼罩数丈方圆,直向五行阵几个人,像泰山压顶般劈下。

阵中诸人,看到玉磐已破,精神陡然一振,袁长老大喝一声:“贼婆子,老夫正要找你。”

阔剑一撩,身形迎着扑起。

卫太君、天宁子、江寒青三人,同样奋起全力,挥剑攻击。

但听一阵金铁铮鸣,震得四壁嗡嗡直响,大家都接了鱼姥一杖。

这老魔头果然腕力惊人,这一枚,居然和四人硬拼一招,沉身落地,只后退一步,依然杖发如风,跃身抢攻过来。

袁长老双目金光四射,大喝一声,迎攻过去。

卫太君龙头杖往地一拄,说道:“咱们捉下鱼姥,天下就太平了。”

右手长剑挥舞,欺身夹击过去。

她这话是说给天宁子听的。因他身为一派掌门,自然不肯联手围攻。但像鱼姥这等老魔,非联手围攻,谁也无法制得住她。

天宁子口中宣了一声道号,果然仗剑而上。

江寒青不用说,早已挥剑直上,围攻上去。

五个人立时展开一场最激烈的搏斗。

桂姑婆看四人联手围攻太上一人,也迅快掣剑在手,正待参战。

鱼姥尖笑道:“桂总管,你别过来碍了我的手脚,就凭他们这几个人,我若是接不来,也不叫太上鱼姥了。”

突然呼呼几杖,通退四人,探手从风头杖中抽出一支精光四射的长剑。

双目乍睁,秃顶四边的白发,根根倒竖,厉笑道:“老身就在剑上叫你们开开眼界。”

话声一落,长剑开磕如风,一个身子同时离地飞起,展开急攻!

飞凤出,百剑折。

鱼姥这一阵抢攻,剑光之强,声势之盛,当真像一只老风!

不像是一只秃了顶的老母鸡,虽是老母鸡,威势却不可忽视。

袁长老也在此时,剑势一变,使出成名百年的“猿公剑法”。

只见他连人带剑,纵跃如飞,一个人剑光缭绕,不住的在空中翻着跟斗,朝下扑击。

天宁子青袍飘忽,从容发剑,他施展的是武当“太极剑法”。

长剑嗡然,划出一圈圈的精光,飘然而来,悠然而往,不徐不疾,剑势绵绵,另有一种雍容气度,果然不失是一振宗主。

卫太君剑多点刺,密如寒星,剑上发出嘶嘶尖风,剑未刺到,锐剑风,已针直砭肌肤。

江寒青玄关已通,龙形二十八剑,当真动如游龙,矫若匹练!

这五人剑上造诣,全臻上乘,这一场搏斗,委实惊天动地,武林百年罕见。

五柄长剑,划起的一道道剑光,汇成一幢耀目寒光,使人看得眼花缭乱!

大厅上满是嘶嘶剑风,砭骨剑气,但却听不到剑刃交掣之声。

眨眼工夫,已剧战二十几招,最使场内四人感到惊懔的是,明明是刺中鱼姥身上,但这位老魔竟然毫不在意,丝毫没有受伤的样子,只是连连冷笑。

那是说她练成了护身罡气,刀剑已无法伤得了她。

这样又拼搏了十余个照面,鱼姥在激战之中,突然发出一阵呵呵怪笑。

笑声尖锐刺耳,令人毛发直是竖!

笑声中,她那只本来虚飘飘的右手衣袖中,突然探出一只白净修长的手掌。方才董婉若等人看她展示右手,还和婴儿般差不多,这一瞬间工夫,竟然暴长数倍,已和常人无异。

挥手之间,掌势奇幻,闪电般朝围攻的三人拍来。

围攻她的原有四人,但她这一记九转掌!却只拍向卫太君、袁长老、天宁子三人。

也许丈母娘真的对女婿留了情份。

鱼姥三十年前突然消声匿迹,是被东海双仙废去一条右臂,江湖上尽人皆知,因此对她右手只有一只虚飘飘的衣袖,谁也不会去时时刻刻地防范着它。

此刻,突然间,无中生有,长出一条手臂来,任何人都不会留神,何况玄阴“九转掌”,是天下掌法中最奇幻的的一种掌势。

“九转”,是说掌势中出手的瞬息之间,说可变换九种不同手势,袭击敌人九个部位,使人防不胜防。

“九转掌”在鱼姥手上使出,自然更具有威力,更是神速。

袁长老等人,正在剑发如凤之际,突见一只手掌,轻飘飘的击来,仓猝之间,闪避不及,只得挥掌迎击。

“九转掌”以动力著称,这一举掌迎击,掌势乍接,三人功力虽强,也突感不对,只觉一股阴柔掌力,缘臂而上,反震过来。

三个人同时被震得血气翻腾,连退数步。

鱼姥也不追击,左手长剑,迅快的交到那只白嫩如玉的右手。

白发飞扬,一双三角眼,寒光如电,直盯着江寒青,呵呵狞笑道:“姓江的娃儿,你既不想做龙宫女婿,那就怨不得太上无情。”

随着话声,一步步逼了过来。

江寒青做梦也没有想到,她那双只婴般的右手,竟能暴长出来,一举击伤了袁长老等三人,狞厉如鬼朝自己逼来。心头不觉大惊,夔龙剑横护前胸,脚下不由自主的连连后退。

孙飞鸾、朱龙珠、卫靖姑三人,更是心惊肉跳,花容失色。

就在此时,突听董婉若的声音叫道:“江兄弟,你只管退下去。”

青影一闪,抢到了江寒青的身前。

鱼姥脚下一停,两道锐利如刀的眼神,缓缓投到董婉若面上,神色更是凶狞,点头道:“臭丫头,你也难逃一死。”

董婉若冷傲的道:“练成‘玄阴复体大法’,也未必是天下无敌。”

她口中虽然说得轻松,但两只眼睛,注视着鱼姥,一眨不眨,显然并不敢轻视对方。

鱼姥厉笑道:“剑在老身右手,就不同了。”

说到右手,她那指白嫩如玉的右手,已经缓缓举起,长剑当胸斜竖,剑尖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40 花好月圆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