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05 北峡求医

作者:上官鼎

大家这时才看清这位突如其来的救星,原来是个两鬓花白,腰背微驼的灰衣老头,只见他挥挥手,怒笑道:“魔崽子,你不配问我老人家的名号。还不给我夹着尾巴滚!”

黑旗令主色厉内茬地,冷冷一晒,倏地一个旋身,沉声喝道:“咱们走!”

腾身向院外飞射而去。

一干黑衣人也纷纷跟踪飞起,刹那之间,走得一个不剩。

灰衣驼背老头朝郭世汾拱拱手,笑道:“老朽接应来迟,郭总镖头幸勿见责,老朽告辞了。”说完,正待纵身飞起。

郭世汾如梦初醒,急急迎上去,抱拳道:“前辈高人,务请留步!”

灰衣老头笑了笑道:“老朽奉主人之命,前来接应,怎敢当得前辈高人之誉?”人随声起,如灰鹤凌空,倏然远去!

郭世汾目送灰衣老头远去,只见仰首出神,今晚若不是这位老人出手救援,淮阳派数百年基业,眼看就要毁在黑旗令主手下了!心中想着,不觉喃喃说道:“这位高人是谁呢?”

开碑手任百川走近大师兄身边,低低说道:“大师兄,小弟看他出手,和传说中的纵鹤擒龙手极相近似。”

郭世汾猛然一怔,回头道:“你说他是昆仑派的人?”

任百川道:“昆仑派虽已有几十年没在江湖走动,但这可并不是表示昆仑派没有传人。”

郭世汾点点头道:“这话有些道理,哦,他临去时说的,奉主人之命,这主人又是谁呢?”

管天发在旁接口道:“师傅,弟子曾见过这位老人家的主人。”

郭世汾巨目一抡,回头道:“你快说!”

“你在哪里见过这位老人家的主人?”

管天发道:“瓜州。”

一面就把那天看到一叶小舟,船头站一位白衣书生,在船尾打浆的是一个两鬓花白,腰背微驼的老苍头,就是方才退敌的这位老人家,详细说了一遍。

郭世汾道:“那位白衣书生,有多大年纪了?”

管天发道:“大概只有十八九岁,生得潇洒出群,甚是英俊。”

郭世汾一手拈须,沉吟不语。

只见方家宏悄悄走入。垂手道:“启禀师傅,还有一件事,弟子还没向师傅报告。”

郭世汾向道:“什么事?”

方家宏道:“今晚袭击前院的贼党,武功个个了得,六位师傅和局里的伙计,奋勇抵敌,但贼势甚强,还是抵挡不住,据胡师傅和几位伙计异口同声说,有人躲在暗处相助,只要咱们有人一落下风,暗处就有石子飞出,朝对方打出,这些石子,不是打上脑袋,就是打上鼻子,把那些黑衣人打得头破血流,还不知道石子是哪里来的,差幸有人暗中打出石子,咱们这边的人,才算没有吃大亏!”

任百川笑道:“这暗中出手相助的人,定是那位绿衣小姑娘无疑。”

方家宏道:“据李师傅说,这隐身暗中相助的人,好像不止一个,他亲眼看到左右两边屋上,同时打出石子,而且当时院中到处都搏斗得十分激烈,一个人也确实无暇兼顾。”

祝秀夫道:“大师兄,据小弟推想,那白衣书生、驼背老人和绿衣姑娘,该是一路的人。”

任百川点头道:“他们似是早已侦知贼党动静,才一再对咱们暗中相助。”

郭世汾皱着浓眉道:“人家一再相助,但咱们却连人家一点影子都想不起来。”

管天发道:“据弟子猜想,那白衣书生,从水路跟踪咱们船只而来,那是暗中保护二公子来的了。”

方家宏听得大奇,瞧着管天发,失声道:“你是三师弟?”

郭世汾朝他微微摇手,道:“此事对外不准泄露!”

这一晚,淮阳派大获全胜,贼党退去之后,下半夜自然就平安无事。

第二天清晨,日头渐渐升高,江寒青一觉醒转,耳边听到一阵阵的水浪击船之声,心中不觉大奇,睁眼一瞧,自己不正是躺在船舱之中!

只听郭世汾的声音低低说道:“贤侄醒来了么?”

江寒青听得一怔!再一谛视,原来是淮阳派掌门人金翅雕郭世汾,开碑手任百川和管天发。

心头更觉得惊疑不定!缓缓坐起身子,问道:“世叔,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郭世汾摸着胡子,笑道:“贤侄想必腹中饥饿,先吃些早点再说。”

管天发取过一个台盒放到江寒青面前,含笑道:“这是特地替江兄准备的,已经快凉了,江兄快吃吧!”

陡然想到昨晚贼党可能已大举袭击淮阳镖局。

想到这里,只觉心头一沉!急急问道:“世叔,昨晚贼党来犯,不知道结果如何?”

郭世汾笑道:“贤侄只管放心,昨晚贼势虽强,但幸有高人相助,乃无功而退,咱们并无什么损伤。”当下就把昨晚之事,扼要说了一遍。

郭世汾笑道:“贼党昨晚袭击失利,老朽估量他们在短时期内,决不敢再来,贤侄身中慢性奇毒,治疗愈早愈好,因此老朽决定陪你去一趟北峡山白云观。”

江寒青心头一阵感激。

郭世汾道:“令尊在日,贤侄可曾听令尊说起过‘天风道长’么?”

江寒青想了想道:“小侄自小多病,一直由外祖母扶养长大,年前外祖母逝世,才回金陵,没听先父说起过‘天风道长’。”

忽然轻“哦”一声道:“小怪差点忘了,大前年先父五十寿辰,曾有一名道童,送来的寿礼是两颗葯丸,听说是白云观‘天风道长’送的。”

郭世汾听的呵呵笑道:“那一定是‘雪芝丹’了。”

江寒青道:“‘雪芝丹’很贵重么?”

郭世汾道:“据说天风道长昔年无意在天山得了两颗五百年以上的雪莲子,后来又在黄山掘得一株灵芝。”

他心中一喜,化了数年工夫,采集不少灵葯,炼成一炉丹葯,名为“雪芝丹”。在他当时的想法,炼成此丹,定然功能起死回生。

但经他试了几次,才知花了数年心力,炼制的“雪芝丹”,除了大补真元,具有延年益寿之功外,别无特别用途。但他还是视同奇珍,从不轻易赠人。令尊五十大庆,他送上两颗“雪芝丹”,那已经是天大的人情了。”

任百川笑道:“从这一点看来,天风道长和江大先生已不算是泛泛之交了。”

郭世汾点点头道:“这样就好,我担心的是到了白云观,遭他闭门不纳。”

目下除了天风道长,老朽实在想不出能替贤侄治疗的人来。此去北峡山,老朽原也丝毫没有把握!但方才听贤侄说起,令尊五十大庆,他曾以两颗“雪芝丹”为寿礼,如果他和令尊并无交谊可言,决不肯把他视为奇珍的“雪芝丹”当作寿礼。

因此倒使老朽对此行增加了不少信心!”

这样又走了一二十里路程,郭世汾忽然脚下一停,遥指前面一座插天高峰,说道:“前面那座山峰左首,有一道峡谷,通向峰腰,那就是白云峡了。”正弃进山峰之下。

忽听迎面一块大岩石后,有人喝道:“来人止步!”

两个身穿蓝布劲装,背负兵刃的中年汉子,由岩后转了出来,挡住去路。

左面一个打量了三人一眼,拱拱手道:“三位可是要去白云峡么?”

郭世汾站停身子,抱拳笑道:“不错,两位是……”

右面一个立时接口道:“白云观主外出未归,三位不用去了。”

郭世汾果得一呆,道:“观主外出未归……”

突然心中一动,忖道:“仙人掌李光智正在白云观养病,天风道长岂会外出?此话显系托词。”

心念迅速转动,不觉一拂长髯,笑道:“老朽和观主乃是素稔,敝戚身患重症,老朽亲自伴送而来,必须面见观主,观主若是不在,咱们就在观中等他也是一样。”

“老英雄原谅,在下两人奉命守护谷口,在这一个月之内,不准放任何人上山,老英雄和观主纵有深交,也不能上去。”

郭世汾脸色微沉道:“两位是奉何人之命?”

右面汉子冷冷说道:“自然是奉观主之命了。”

郭世汾眼中神光湛湛,逼注两人,冷笑道:“两位不是白云观的人!”

两个汉子脸色又是一变,右面汉子道:“在下两人奉命行事,三位还是请回的好。”

郭世汾大笑道:“老朽非上去不可呢?”

两个汉子霍地后退一步,冷笑道:“三位要硬闯,那就不妨试试!”

就在后退之时,两人同时迅快撤下兵刃,左面一个,手中执两柄虎头钧,右面一个则是一双短拐。

郭世汾一见两人亮出来的兵刃,心中又是一动,暗道:“双钧、双拐、双鞭、双戟,不就是河北李家四虎将的八件成名兵器么?”

双眉微微一皱,但却并未叫破。

管天发低声道:“师傅,他们是河北……”

郭世汾没待他话说出口,急忙以目示意,叫他不要作声。

河北李家的四虎将,说穿了,只是李家的四名家丁,因为他们跟随仙人掌李光智多年,得到老主人的点拨,在江湖上挣得四虎将之名。

自己和他们动手,已经胜之不武,大师兄乃是淮阳一派的掌门人,和李家四个手下人物动手相博,岂不辱没了身份?

这时谷口又出现了两条人影。

郭世汾看清来人,不由得暗暗皱了一下眉,忖道:“燕山双杰,果然又是李家的人!看来和河北李家,梁子是结定的了!”

原来燕山双杰,乃是仙人掌李光智手下得力人物。

只见燕山双杰双手抱掌,问道:“两位老哥莫非是威震大江以北的郭大侠、任二侠么?”

郭世汾被他一口叫出自己身份,也只好抱拳答礼,面露诧异,笑道:“老朽正是郭世汾,两位大概是燕山双杰了,幸会!幸会!”

任百川笑道:“杨老哥夸奖了!两位老哥会在此地现身,那么这四位,该当是河北李家四虎将了。”

“你知道就好!”

任百川目中精芒一闪,大笑道:“任某想不出好在哪里?”

双杰之一康文辉楞楞眉,拱手道:“郭大侠、任二侠两位,远上白云峡,不知有何贵干?”

郭世汾朝岩石上坐着的江寒青,管天发两人一指,道:“康老哥见询,老朽也不好隐瞒:这是老朽两个内侄。大内侄王家样,三月前中人暗算,身罹奇疾,群医束手,因此由老朽兄弟亲自护送,打算送上白云观去求医?”

康文辉沉吟道:“康大侠这么说,实在使在下兄弟感到为难!”

郭世汾奇道:“两位有何为难之处?”

康文辉道:“郭大侠有所不知,李老庄主就在观中养病,不能有人惊扰。”

郭世汾心知多说无益,一拂长髯,呵呵笑道:“老朽远道而来,为内侄求医,总不能因仙人掌李老朽在白云观养病就此回转,两位替老朽着想,不知有何可行之道?”

这话说得含蓄,但已隐含要对方划道之意。

康文辉自然听得出来,拱拱手道:“郭大侠一派掌门,威振淮阳,在下兄弟天大胆子,也不敢多言拦阻,只是在下奉命守谷,不能让任何人进入白云峡去,职责所在,实非得已!郭大侠唯一可行之道,就是击败在下兄弟,闯过此关,也好叫在下有个交代。”

郭世汾点头道:“康老哥既然这么说法,老哥只有告命奉陪了。”

康文辉歉然道:“事非得已,郭大侠多多原谅!”

郭世汾大笑道:“康老哥好说,不知两位要如何赐教?”

康文辉道:“郭大侠、任二侠正好两位,咱们自然一对一向两位领教了。”

郭世汾道:“如此甚好,康老哥请亮兵刃。”

康文辉拔出肩头阔剑,抱剑卓立,欠身道:“郭大侠请。”

郭世汾凝立不动,微笑道:“还是康兄先请。”

康文辉知他自持身份,不肯先行出手,这就欠身道:“郭大侠这般谦让,在下有僭了。”阔剑一顿,缓缓出手向郭世汾右肩点去。

康文辉对这位名震江淮的淮阳派掌门人,自然更不敢稍存轻敌之念,长剑不住的划着八卦象,施展出他平日从不轻易使用的“龙形八卦剑法”,剑势如风起云涌,滚滚不绝。

两人这一动手,刀剑各展生平绝学,当真是旗鼓相当,各有所长,一时间颇难分得出高下。

就在两人交手之初,杨士杰从腰间取下两支枪扦,旋紧接起,登时变成了一支长枪,睨着任百川,冷冷说道:“在下也得向任二侠讨教几招了吧!”

任百川耸耸肩笑道:“这支烟管,兄弟已经用了十年,平日还算趁手,但和杨老哥的长枪相比,就显得短了些。”

杨士杰道:“我看任二侠还是换一件兵器的好。”

任百川掂掂旱烟管,道:“短一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5 北峡求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