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06 神秘书生

作者:上官鼎

江寒青淡淡一笑道:“道长可是说在下已是无葯可救了么?”

天风道长笑了一笑道:“二公子身中几种奇毒,普天之下,只有两种葯物可解。”

天风道长徐徐说道:“第一是东海双仙,昔年采集宇内名山大川,集三百六十一种罕世灵葯炼制的‘万应回天丹’治伤疗毒,有起死回生之功。”

“道长,那第二种葯物呢?”

天风道长不假思索,说道:“都拉草。”

管天发问道:“道长在白云峡遍种葯材,不知有没有都拉草?”

天风道长微笑道:“采葯之人最怕都拉草。要是白云峡种上一株都拉草,这遍山葯草。那是悉数完了。”

管天发道:“那为什么?”

天风道长道:“都拉草出自滇南池西,因为它能解诸葯,倘误入葯室,便百葯无效,所以采葯之人,都不敢去碰它了。”

管天发喜道:“既然都拉草可解二公子身上奇毒,晚辈立即动身赶去滇南,只不知都拉草如何形状,道长能否赐告?”

天风道长道:“都拉草形状似锣子而黑。但另有一种毒草,和它形状相近似;倘误服这种毒草,必令人全身发黑而死?纵是当地土人,也不易辨认。”

管天发道:“这两种草葯,总有不同之处!”

天风道长点头道:“小施主说得极是!要认这两种性道迥异的草葯,只有它开花之时,都拉草花色纯白,另一种毒草,则是色呈红紫。”

管天发拱手说道:“多承道长指点。”

说完,站身,说道:“师傅,弟子这就赶去滇南,务必把都拉草找到……”

天风道长没待他说完,连连摇手道:“小施主且慢!”

管天发问道:“道长还有什么指教?”

天风道长道:“此去滇南,不下数十里,往返需时;贫道方才诊察江公子脉象,只怕不出一月,体内剧毒,随即发作了。”

管天发道:“晚辈日夜趋程,有一个月时间,大概也差不多了。”

天风道长摇头道:“小施主且听贫道一言,一来小施主不谙葯性,二来对池西地形不熟,都拉草生在深山之中,也不易寻获,去了也是徒劳跋涉。”

管天发道:“二公子体内奇毒,即将发作,既有都拉草可解,总不能坐视不救!”

天风道长微微一笑道:“小施主说的原也不错。但二公子既然到了白云坪,贫道之意,还是安心在敞处住上些时,容贫道仔细想想,另求办法,若是一月之内,贫道仍然无法解除二公子身上奇毒,到了万不得已,贫道也有最后一种方法……”

管天发问道:“不知那是什么方法?”

天风道长道:“那就只有施行‘金针过穴’之法为二公子祛毒了。”

管天发道:“道长既能施展‘金针过穴’祛除剧毒,何以不能在目前立即替二公子医治呢?”

天风道长笑了道:“这是万不得已之事;因为金针过穴,虽能祛除体内奇毒,但元气大伤,纵能保得性命,一生就不能再练武功了。”

管天发脸色微变,道:“这个如何使得?”

天风道长舒了口气道:“贫道说过,这是万不得已的事。”

管天发道:“那还不如由晚辈赶去滇南的好。”

天风道长道:“此事性急不得,小施主和郭大侠、任二侠只管在敞观住下,二公子身中奇毒,自有贫道设法。”

管天发道:“道长既无把握,到了最后,还是要施行‘金针过穴’岂不是害了二公子么?”

郭世汾原因自己有许多话不便直说,是以任由管天发去问,不加阻拦,但此时眼看管天发出言顶撞天风道长。自己一行,终究是求人而来,自己再不把话岔开,岂不使天风道长难堪?一念及此,正待开口……

只见天风道长神情尴尬,摸着长须,沉吟道:“贫道劝小施主不必跋涉,实因贫道已派小徒兼程赶进滇南,采取都拉草,最迟不出一月,必可赶返。”

郭世汾心中不禁一动,暗道:“莫非仙人掌李光智也中了几种剧毒,非都拉草不治?”

任百川问道:“不知这是为何?”

天风道长望了几人一眼,无可奈何地道:“任二侠见询,贫道也不好隐瞒,仙人掌李老施主被人暗害,身罹奇毒,只有都拉草能解。”

郭世汾听得心头一震!暗道:“果然不出自己所料!”

一面故作吃惊,问道:“不知李大庄主中的是什么奇毒?”

天风道长长长舒了口气,摇头道:“此事说来奇怪,李老施主所中奇毒,和江二公子几乎如出一辙。”

郭世汾脸色一变道:“如此说来,他也是着了黑旗令主的道儿了!”

天风道长目注郭世汾,讶异的道:“郭大侠说的黑旗令主,不知是什么人?”

郭世汾道:“黑旗令主自称统率大江南北,是一帮黑布蒙脸,身穿黑衣的神秘人物。江贤侄前去扬州敞局的次日,黑旗令主就率领数十名高手,夜袭敞派,因此老朽怀疑江贤侄身中之毒,也是这帮人下的了。”

天风道长修眉微拢,沉吟道:“江湖上还有黑旗令主这么一帮神秘人物?贫道倒是还未听人说过。”

说到这里,一面含笑道:“郭大侠四位远来敝观,这几间静室,就权充四位歇息之处,需要什么,但请吩咐,只是有一点,贫道必须和郭大侠声明在先。”

郭世汾道:“道长有什么话,但请明说。”

天风道长打了个稽首,歉然道:“郭大侠四位,暂住敝观,贫道至感荣幸,自然并无限制诸位行动之意;只是西首院落是李老施主养病之地,为了避免双方不必要的误会,四位最好莫去西首院落走动。”

郭世汾笑道:“这个自然,李大庄主在西院养疴,纵是道长不说,咱们河水不犯井水,也不至去惊动他们。”

这话是说只要李家的人不来惊扰东院,咱们不会去西院惹事的。

天风道长微微一笑道:“如此就好,还有一点,贫道也必须附带说明,就是除了李老庄主养病的西院之外,白云观任何一处,诸位都可任意走动,不受拘束如外出散步,最好以观前草坪为限,幸勿进入竹林!”

郭世汾点点头,道:“老朽自当谨记。”

天风道长起身道:“四位且请稍息,贫道告退了。”

郭世汾慌忙起身相送,拱手道:“道长只管请便。”

天风道长订了个稽首,转身往室外行去。

郭世汾心中暗暗想道:“这三间房舍,自成院落,倒也清静。”

当下决定江寒青,管天发居住左首一间卧室,自己和任百川居住右首卧室,分配停当,管天发就扶着江寒青,进入左首卧室休息。

刚刚睡下,突然听得外面天风道长声音,徐徐说道:“三位施主能在白云坪八卦圃中,穿行无阻,足见高明,不知是何方高人?”

青衫文士微晒道:“白云坪这点布置,大概只能阻拦山中野兽,那也算不得什么高明!在下从来不喜以名号唬人,观主不问也罢。”

郭世汾心中暗道:“此人好狂的口气。”随之走出房门隐身在黑夜里。只见天风道长修眉微轩,郎笑道:“三位夜闯白云坪,自非无名之辈。施主这等藏头露尾,算得什么人物?”

青衫文士突然从他蒙面青纱中射出两道慑人寒光,大笑道:“观主一定要问,在下‘青旗令主’是也。”

天风道长凝重的道:“三位深夜而来,不知有何见教?”

青旗令主问道:“在下听说仙人掌李大侠就在贵观养病,不知可有其事?”

郭世汾暗道:“原来他是找仙人掌来的!”

天风道长脸色微变!点头道:“不错,李老施主的确在敞观养疴。”

青旗令主微一抱拳,笑道:“多承指点,在下打扰了。”

话声一落,回头朝身后两人道:“咱们进去。”举步朝白云观大门走来。

天风道长神色庄严,沉喝道:“且慢。”

青旗令主两道湛湛眼神,微露异色接道:“在下专程拜会李大侠而来,观主有何指教?”

天风道长平静地道:“李老施主在敝观养病,不见外客,白云观也不容有人乱闯!”

青旗令主仰首向天,徐徐说道:“李大侠若是知道在下来了,那是非见不可,此事似乎与观主无关。”

天风道长指尘当胸,脸上神情凝重,沉声道:“白云观从不卷入江湖是非,却也并不怕事!施主定要硬闯,就得胜了贫道。”

青旗令主蒙脸青纱之中,寒光闪动,冷冷一笑道:“此事原和观主无关,观主定要把它揽在身上。到时只怕后悔莫及!”

天风道长发出一声宏亮长笑,道:“施主有多少能耐,敢口出狂言,贫道……”

话声未落,但听‘嘶’的一声,一道人影划空而来,泻落当场。

郭世汾看得暗暗赞叹道:“这位李公子,年事甚轻,一身武功,放在当今武林,也足可算得上一流高手之列!”

心念转动之际,只见李公子蓝衫飘忽,卓立当场,朝天风道长抱拳一礼,口中朗朗说道:“跳梁小丑,何用道长出手,他们既是冲着李家来的,自有晚辈打发他们回去。”

青旗令主眼中寒芒连闪,拱拱手道:“来的可是李公子么?”

李公子傲然道:“兄弟正是李维能。”

青旗令主哈哈笑道:“如此正好,在下专程赶上白云观,就是要找李公子来的。”

李公子神色冷峻,哼道:“找我何事?”

青旗令主道:“在下颇想和李公子作一次恳谈。”

李公子似已不耐!冷声道:“你要和我谈什么?”

青旗今主微笑道:“有关令尊李大侠之事……”

李公子突然身躯一震,目中寒光暴射!厉声道:“家父身中奇毒,就是你暗中施放的了?”

青旗令主颔首,说道:“你说对了……”

李公子双眉一挑,怒笑道:“鼠辈,本公子今晚先收拾了你再说!”

“说”字出口,右臂一拾,一点星影,疾如星火。朝着青旗令主“璇玑穴”上点去。

这一着出手奇快,话声出口,折扇也同时点到;青旗令主哈哈一笑,回身后退,一面说道:“在下此来,原是一番好意,李公子难道不想替今尊解毒么?”

李公子目露杀机,阴沉沉道:“你听说过杀鸡取卵么?本公子杀了你。再取你身上解葯!”

口中说着,人已如影随形,欺身直上,挥手又是一扇,点了过去。

青旗令主一吸真气,身形离地飘起,依然朗笑道:“可惜解葯并不在在下身上。”

李公子折扇直指,冷声道:“咱们并不一定要你的解葯。”

青旗令主一路绕着草坪,向后疾退,一面大笑道:“你认为找到都拉草,就能解救令尊身上之毒了么?”

李公子脸色铁青,折扇一指,冷哼道:“咱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阁下请亮兵刃!”

青旗令主阴阴一笑道:“李公子如容在下把话说完,就不至急于要和在下动手了。”

李公子强忍心头怒火,喝道:“有什么话,你快说吧!”

青旗令主悠然道:“在下未说出此行来意之前,想先请李公子看一个人。”不待李公子回答,举起双手,轻轻击了三掌。

但见竹林外人影一闪,飞快的奔出一个身穿灰色劲装,背负长剑的汉子,朝青旗令主躬身说道:“属下在此。”

天风道长自从李公子现身之后,就一直站在阶上,静静的听着两人说话,此刻骤睹青衣汉子不由得身躯一震,修眉轩动!沉声道:“秦士珍,为师派你赶赴滇西,你胆敢背叛为师,投到匪人手下去了!”

只见青旗令主微一摆手道:“你照实告诉他们。”

秦士珍(灰衫汉子)躬身应“是”,朝天风道长扑地跪了下去,哭道:“师傅,弟子对不起你老人家!”

天风道长气得脸色发黄,冷笑一声道:“逆徒,你欺师灭祖,哪里还有我这个师傅?”

秦士珍眼中不觉流下泪来,垂首道:“弟子追随师傅二十余年,师恩未报,心中甚是惭愧,只是弟子有不得已的苦衷,伏望师傅垂察!”

天风道长向青旗令主说道:“逆徒有你这位令主撑腰,才敢背叛师门,蔑视师命,看来贫道要清理门户,就得先向令主讨教了。”

青旗令主淡淡一笑道:“观主不明事理。”

天风道长怒道:“贫道如何不明事理?”

青旗令主道:“他并没有忘了师恩,投到青旗令下,实是他老母的意思。”

天风道长突然“啊”了一声,点头道:“秦士珍事母至孝,那是你劫掳了他的母亲,胁迫他投到你手下的了!”

天风道长望了秦士珍一眼,神色黯然,点点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6 神秘书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