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08 恶毒陷阱

作者:上官鼎

午牌时光,江府上下所有的人,全数在前集合。

大家昨晚眼看已经葬身火窟的二公子,突然和大公子一同来,尤其大公子当众宣布楚总管、胡帐房勾结匪人。

而楚、胡两人和府中八名附匪家丁,也同时潜逃无踪。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已使全府上下的人,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这时大家在厅上集合,分男左女右,站立两边,虽不敢交头接耳,互相探询,但每人心头,都好像压着沉铅一般,暗暗揣测不止。

就在此时,大公子江步青,二公子江寒青和那位姓杜的汉子,一齐步入大厅,走到上首。

江步青在当中站定,首先说明自己道匪徒劫持,由贼人假冒在府中出现,任命贼党楚如风为本府总管,和账房胡俊才狼狈为姦,暗中谋害二公子,纵火焚屋。

幸而二公子得到消息,连夜逃出,前往淮阳镖局,治好身上奇毒,把自己从古墓救出,大概说了一遍。

家人们听大公子说完这段曲折离奇的经过,不由全都变色,但接着又兴奋的鼓起掌来。

江步青等大家掌声停住,接着当众宣布聘任杜九如为本府总管。

自即日起,府中一切大小事务,均由新任总管全权处理,如敢违抗,杜总管不须向本人报告,有权处决等语。

当下替大家引见新任总管杜九如,并由杜总管接江府花名册遂一点名。

管天发对每一个人都暗自端详了一番,记在心里。

接着江步青吩咐开席,大厅上摆起了一席酒菜。

这是庆功宴,庆祝南江府重光,也庆祝大公子、二公子脱险归来,和新任总管杜九如之事。

管天发对江步青,心中原有极大怀疑,只是不好对江寒青直说,经过半天时间仔细察看,又觉大公子不像有假,心头疑念,渐渐打消。

饭后,回到东花厅,江步青兄弟两人正在书房中闲谈,江步青含笑招呼道:“杜兄辛苦了,快请坐下来。”

管天发依言坐下,一名使女端上一盅香茗,放到几上,说道:“杜总管用茶。”

江寒青笑道:“方才我正和大哥正在讨论黑旗令主,处心积虑,谋夺咱们基业,此番挫折,但未必就此甘心,这是一件事。另一件则是先父遗尸被盗,咱们兄弟身为人子,更是寝食难安,好在这里有管兄辅佐大哥,从明天起,我想出去走走,查访先父遗尸,究是被什么人盗去的?不知管兄有何高见?”

管天发接道:“兄弟只是一得之愚,供大公子、二公子参考,兄弟觉得金陵城中,卧藏龙,黑旗令主和盗走大先生遗骸的贼人,他们的巢穴,极可能就在城中,咱们只要多查访,不难发现。”

江寒青剑眉一轩,决然道:“从明天起,我就着手先从城内查起,非把这两帮贼徒的巢穴找出来不可。”

事情就这样决定,第二天,江寒青由管天发替他掩去本来面目,装扮成一个中年文士,悄然出门。

一连三天,偌大的金陵城,已经去了三分之二,不但没遇上形迹可疑的人,甚至连会武的人,也不多见。

回到府中,心头冗自感到闷闷不乐,弟兄两人一同在花厅用晚餐,江步青因兄弟白天劳累,就要他早些回房安息。

江寒青回转西首院落,小鹃早已在院中相候,一见二公子归来,立即屈下一膝,迎着笑道:“二公子回来了。”

原来自从江寒青回府之后,因西花厅和书房同毁于火,就替他收拾了西首一进院落,作为卧室,仍把小鹃拔来伺候于他。

江寒青挥了挥手,说道:“不用多礼。”自顾自举步往内室走去。

小鹃倒了一盅茶,跟着走入,说道:“二公子,请用茶。”

江寒青点头道:“你放在几上就好。”

小鹃把茶碗放到几上,望望二公子,口中说道:“二公子。”

江寒青抬目,问道:“你有什么事?”

小鹃道:“小婢想问问二公子,紫鹃姊姊怎么没跟二公子回来?”

江寒青“嗯”了一声道:“紫鹃么?当日我们逃出府去,她就走了。”

小鹃奇道:“她没告诉二公子到哪里去的?”

江寒青道:“她说是回家探亲去的!”

伸手取过茶碗,缓缓喝了一口,回头看去,小鹃依然站着没走,不觉问道:“小鹃,你还有什么事吗?”

小鹃张张嘴,似慾说话,但又轻轻摇头道:“没……没有。”

江寒青看她吞吞吐吐的模样,觉得她定然有事,但心中却因一连三日,打不出两帮贼人丝毫头绪,想在夜晚出去,看看贼党有无动静?是以对小鹃慾言还止,就不愿多问,说道:“我要休息一下,不用伺候了。”

小鹃应了声“是”。便自悄悄退去。

时近二更,江寒青换了一身青色劲装,佩上长剑,轻启室门,闪身而出,突然一提真气,飞身上屋。

一时之间,不知该往何处去好?正在住足四顾之际,瞥见北首一座民房上,忽然飞起一条黑影,向西投去,一闪不见。

这一发现,那还怠慢,立即长身掠起,朝西追去。

这一路他只是凝足功力疾行,宛如箭矢划空,眨眼工夫,已追出半里来路,凝目望去!

心中不禁暗暗惊奇,忖道:“此人不知是何来历?竟然有这么高的轻功!”

江寒青暗骂一声:“好个贼子,今晚看你往哪里跑?”

人随念起,双脚一顿。身化长虹侧尾追去。

两条黑影,一前一后,在夜色之中,有若两点流星,快得使人目不暇接,不消片刻;已经追到清凉山麓!

前面黑影在飞行之中,突然身形一折,闪电般朝左侧一片树林中飞射而入。

江寒青迫近山麓,早已防他有此一着,蓦地一吸真气,脚尖轻触荒草尖端,人似御风而行。

瞬间便以追到,身形突然冲天飞来,疾如鹰扑,朝林中急射下去。

这一式当真快得无以复加,但前面那条黑影,终究先了一步,等他追入林中,依然扑了个空!

夜黑林暗,人影已渺,除了细细松风,听不到一点声息。

江寒青耳目并用,正待深入搜索,突听七八丈外,传来一声轻微的划空轻嘶,似是有人从林中窜出!

声音入耳,江寒青不觉怔了一怔,方才那人,轻功虽是了得,但和自己不过前后一步之差。

自己施展“天龙御风”身法,扑入树林,此人除了凝神屏息,潜伏不动,才不致被自己发现,绝不可能在自己入林之先,逃出去数丈之外。

那么这声轻嘶,必是另外一个人无疑!

他虽无江湖经验,但原是绝顶聪明的人,登时想到方才一路追踪下来,就有两次和这情形颇相近似!

就是在自己快要追上之际,前面人影,忽然隐去,等自己刚一停身,那人影却在较远之处出现。

这明明是一路有人接替,故意把自己引来。

念头连转,不觉暗暗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要把我引那里去?”

江寒青有此发现,自然更不肯舍,双脚点处,身如一缕轻烟,直向山径追来!

前面竹林中,乃是一座尼庵,此人转过山脚,就不见踪影,莫非这座尼庵,是藏垢纳污之处?

他为人聪明精细,想到贼人一路把自己引来,可能是一个陷阱,让自己自投罗网。

自己既然追到此地,说什么也得进去瞧瞧!心念一决,立即举步往竹林中走去。

“这座尼庵,平日不准游客入内,显然有着蹊跷,说不定就是贼党巢穴所在!”

一时那还迟疑,微一提气,人已悄然跃登围墙。

目光迅速一转,只见前面大殿,一片黝黑,并无异状,那后面禅房,隐约似有灯光透出。

心下不觉大疑,想道:“这人把自己引来此地,究竟有何企图?”

就在他心念转动之际,蓦然发现情形不对!

原来左手一排禅房,也正是有灯光透出之处,两扇窗户,其中一扇似是被人用掌力震碎,但屋内却毫无声息,不见人影!

尤其在窗户左首,明明就有一道房门,更毋须震碎窗户。

这点起燃灯烛,和震碎窗户,又明明是有意安排,好用以引起自己注意,非过去瞧瞧不可!

这到底是弄的什么玄虚?事到如今,江寒青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非下去瞧个究竟不可。

他缓缓吸了口气,功聚双掌,飘然飞落在左廊窗下,举目朝里望去!

这一瞧,直把江二公子看的剑眉陡竖,脸色大变,脚下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别过头去。

原来那禅榻上被褥凌乱,躺卧着一个全身赤躶的少女,玉体横陈,胸口被人一剑刺穿,血流如注,还有一滴一滴地从榻上流下!

只因伤在要害,敢情业已气绝多时!

这情形不用说是遭人强暴,先姦后杀!

江寒青心头猛然一动,暗暗想道:“此人把自己一路引来,果然是一个恶毒的陷阱,这明明是,想移祸于我……”

就在江寒青飞落左廊的同时,右首一间禅房中,悄悄闪出一条人影,那人宛如鬼魅一般,才一现身,就疾快地往外闪去,瞬即不见!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江寒青看清房中景象,心念方动,陡听身后风声一飒,有人娇呼一声,喝道:“万恶婬贼,原来你还没走!”

一缕剑风,直向背后刺到!

江寒青候地转过身去,在他转身之际,寒光一闪,右手长剑出鞘,锵的一声,压住对方疾刺而来的剑尖。

目光抬处,只见偷袭自己的是一个年约二十四五的缁衣带发女尼!

此刻手仗长剑,一张黑里带俏的脸上,满是怒容,俏脸紧盯着自己,几乎要冒出火来!

江寒青剑眉微微一动,立即收回剑去,含笑道:“师父请勿误会,在下江寒青,追……”

他原想说“追贼来此”,但只说了个“追”字。

那带发女尼长剑一抽,恨恨地道:“你方才已经说过,我早知道你是江寒青了。”

抖手一剑,刺了过来。

江寒青听的又是一怔,急急举剑一拍,又是锵的一声,把带发女尼的长剑压住,正容道:“在下刚从山下追踪一人至此,才发现禅房中一位姑娘遭人杀害……”

带发女尼怒叱道:“恶贼住口,你制住我穴道之时,就自报名号,这时还想狡赖?”

口中说着,右腕伸缩之间,接连刺出三剑,寒光闪动,同时急袭江寒青身前三处大穴。

江寒青自然不会把她放在心上,但听了带发女尼的话,不觉机伶伶地打了个寒噤,心中暗暗想到:“是了,那贼人定是装扮作我的模样,有意在这里做下姦杀血案,意图嫁祸,这贼人当真可恶之极。”

心念转动,身形轻轻一闪,避开带发女尼刺来剑势,喝道:“师父住手,请听江某一言。”

带发女尼哪里肯听,厉声喝道:“万恶婬贼,你不过仗着父兄一点名头,色迷心窍,居然乘师傅不在,找上紫竹庵来,姦杀秀兰妹子,你还有何说?”

人随声上,右手挥舞之间,一柄长剑,宛如风摆柳条。点点寒星,漫天流动,飞洒过来。

好一手峨眉“乱披风剑法”!

江寒青见她不容自己分说,一味急攻,心头不觉大怒,喝道:“好个不明事理的尼姑,在下已经一再容让,你当江某是怕事的人么?”长剑突然朝一片剑影中挥去!

这一剑当真是奇招突出,但听铿然剑鸣,响起了一声金铁大震!

带发女尼口中惊啊一声,一柄长剑已被震得脱手飞出,当啷坠地!

这一下直把带发女尼惊出一身冷汗,疾快向后跃退,一张悄脸,气得煞白!

就在此时,但听半空中,响起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施主不可伤人!”

“嘶”、“嘶”两声,两道人影,快若殒星,泻落院中。

江寒青原无伤人之意,震飞带发女尼长剑,早已岸立不动,并未追击,此刻眼看又有人赶来,暗暗皱眉。

举目看去,这泻落两人,一个是灰袖老僧,方面大耳,年在五旬开外。一个是身穿天蓝长衫的汉子,年约三旬。

灰袍老僧双手合十,口诵佛号,道:“阿弥陀佛,咱们还是来迟了一步。”

蓝衫汉子霍地转过身来,翻起长衫,“呛”的一声,从腰间抽出一柄狭长缅刀,满脸杀气,朝江寒青一指,厉声喝道:“婬贼,你就是江寒青?”

他和江寒青素未谋面,居然一口叫出江寒青名字来。

江寒青事到临头,只好沉着气,抱抱拳道:“在下正是江寒青……”

蓝衫汉子双目尽赤,点头道:“很好,你既然承认了,杀人偿命,那就拿命来吧!”

突然欺扑面上,一招“飞瀑流星”,迎面直劈过来。

江寒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8 恶毒陷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