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令情潮》

09 层出不穷

作者:上官鼎

江塞寒青长长舒了一口气,说道:“不用拉,我累得很,你先替我把靴脱了。”

青衣俏婢答应一声,伺候着他脱下长衫,然后跪屈一膝,再替他脱下靴子。

这一脱下长衫,脱下粉底快靴,江寒青哪里还是江寒青?

他,赫然竟是一个女子,一个二九年华的美丽女郎!

看,她不是正从脸上揭下一张人皮面具?

她,有一双翦水般的双瞳,也有一张红菱似的小嘴,配着她白里透红的俏脸,虽非人间绝色,却也算得上红粉佳丽。

再加她脱下了长衫,露出一身紧身青绸劲装,鼓腾腾的胸脯,和窄窄的腰身,更显得婀娜动人!

那女郎已然娇慵无力地在一张柜台前面,坐了下来!

一手慢腾腾地打开盘在头上的发辫,黑亮的秀发,披散下来,有如春云委地!

蓦然,窗前轻风一飒,室内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人影!

青衣俏婢惊啊一声,忙不迭后退了两步,娇叱道:“你是什么人?”

疾快的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剑,振腕之间,幻起三朵剑花,朝那人迎面刺去。

那人一声不作,凝立不动,直等青衣俏婢剑尖快要及身,突然屈指朝外弹去。

但听“铮”的一声,青衣俏婢连人带剑,被震得跟跄后退。

那人也不追击,缓缓转过脸去,目注青衣女郎,冷冷地道:“你究是何人?”

青衣女郎已从镜中看清那人书生打扮,身穿一件破旧青衫,是个面容略显苍白的中年人。

她也没转过身来,只是对着大铜镜,冷冷一笑,反问道:“你呢?你是什么人?”

青衣俏婢被中年文士一指弹在剑脊之上,震得后退了两步,一柄短剑,几乎被震得脱手,心下不禁大吃一惊!

但她仗着有姑娘在旁,胆气一壮,道:“好啊,你胆敢在咱们姑娘房里撒野,那是不要命了!”

短剑一挺,欺身朝中年文士后腰刺来。

青衣女士随手取过一条丝帕,往秀发上一扎,俏生生站起身来,喝道:“小香,快退开去,你不是他的对手。”

这话说得已经迟了!

青衣俏婢小香短剑寒光一闪,堪堪递出!

中年文士连头也没回,右手两个指头朝后夹住,已把刺来剑夹住!

小香狠命的一转,短剑被人家两个指头夹住,就好像生了根一般,哪里转得动分毫?用力一抽。依然动也不动。

心头一急,左手中食二指一骈,闪电般向中年文士背后“灵台穴”上点去!

这一着,她出指如风,中年文士总究竟背后没长眼睛,哪里避闪得开?但听“扑”的一声,点个正着!

小香两个指头,一下点上中年文士穴道,但觉有如戳在铁石之上,两根嫩得像春笋般的纤指,这下几乎一起折断,直痛得她睫含泪水,口中“啊哟”一声,急急往后跃退。

中年文士头都没回,两个指头夹着短剑,轻轻丢起。

短剑化作一道白光,脱手朝梁上激射而去,但听“夺”的一声,连柄没入梁间,只余一缕青色丝穗留在外。。

青衣女郎目光斜睨,冷笑道:“好功夫,你这是向我示威吧?”

中年文士丢出短剑,连看也没看一眼,冷声道:“不敢,姑娘怎不回答在下问你的话?”

青衣女郎道:“你不是也没回答我问的话么?”

中年文上嘴角微撤,晒道:“在下只想知道姑娘假冒江二公子,究是为了什么?”

青衣女郎瞧了他一眼,反问道:“阁下是那江二公子的什么人?”

中年文士道:“一不沾亲,二不带故。”

青衣女郎也朱chún微撇,轻哼道:“非亲非故,阁下为何要替江二公子出头?”

中年文士双眉挑动,但依然忍了下去,冷声道:“在下要查的是紫竹庵那件姦杀血案。”

青衣女郎冷笑道:“阁下要查姦杀凶案,那就问错了人。”

中年文士问道:“在下错什么了?”

青衣女郎脸颊飞红,跺跺脚道:“你总看清楚了,我也是女的呀。”

这话没错,难道一个女孩儿家还能做出姦杀凶案来?

中年文士不由听得一呆,接着冷冷笑道:“那姑娘至少是几个假扮江公子的人中的一个,那是不会错的了。”

青衣女郎忽然展齿一笑,道:“不用说啦,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

中年文士笑道:“你知道了更好。”

青衣女郎道:“你就是江二公子,对不对?”

中年文士双目之中陡然射出两道森冷如电的神光。直通青衣女郎,沉声道:“不错,不错,在下就是江某,姑娘现在总该想到如何自处之道吧?”

青衣女郎神色自若,缓缓说道:“这个我倒没有想到过。”

江寒青(中年文士)凛然道:“那么就委屈姑娘戴上面具,随我走一趟紫竹庵。”

青衣女郎脸上似笑非笑,冷然道:“我为什么要跟你去?”

江寒青眉一轩,说道:“姑娘最好是随在下去一趟。”

青衣女郎头道:“我要是不去呢?”

江寒青道:“只怕由不得姑娘作主。”

青衣女郎娇哼道:“你想和我动手?”

江寒青道:“如是姑娘迫得在下非动手不可,那也只好如此了。”

青衣女郎柳眉轻挑,笑道:“久闻江二公子武功高强,我正想要讨教呢!”

江寒青道:“好吧,姑娘若是输了,就得跟在下走。”

青衣女郎娇笑一声,剑如灵蛇,轻轻一滑,剑尖突然往上挑起,一点寒光,直奔江寒青咽喉!

她出手奇快,江寒青微微一怔,心想:“此女剑法倒是快捷得很。”

剑势上翘,以同样快速,朝外封出。

青衣女郎没待剑抬使老,半途变招,一点剑影,随势直落,快速无伦地朝江寒青胸腹直划而下。

江寒青射出剑势,居然封了个空,心中不觉吃了一惊,暗道:“看来自己倒是轻估她了。”

急急一收腹胸,向后退出一步。

青衣女郎一着估先,长剑电闪,一连刺出七剑,这七剑不但一气呵成,记记都指袭几处要害,煞是狠毒凌厉!

江寒青被她这七剑逼得无法还手,脚下不由得又退了一步,目注青衣女郎,突然还击一剑。

青衣女郎看他在自己一轮快攻之下,明明已隐劣势,那还容得江寒青出手,口中娇叱一声,纤手疾挥。

第八招上忽展绝学,还剑漾起斗大一个剑花,在电光石火之间,忽然爆出八朵银花,罩定江寒青胸前八大死穴。

只要容她剑尖触上,江寒青纵然不死,也得身负重伤!

就在此时,但听江寒青一声朗笑:“姑娘小心了!”

寒光连闪,紧接着,但听响起一阵“叮”、“叮”轻响。

青衣女郎罩定江寒青前胸,冉冉飞来的八朵银花,都被江寒青剑尖点了一下。

八朵银花一闪而没,青衣女郎一柄长剑已被江寒青的剑尖压住。

要待撤剑,已是不及,但觉剑势往下一沉,再也掌握不住,拍的一声,落到楼板之上,心头猛吃一惊,急急往后跃退。

江寒青也不追击,岸然道:“姑娘已经输了,该随在下走了吧?”

青衣女郎笑了笑道:“姓名自然有,养父若肯告诉你,自会和你说的,我可不敢泄他老人家的来历。”

江寒青心头暗暗一动,忖道:“莫非她义父的身份,还高过黑旗令主不成?”

口中依然冷冷一笑道:“姑娘既然不肯说出你义父的来历,那么姑娘呢?总该有个称呼吧?”

青衣女郎双颊微酡,问道:“你一定要知道么?”

江寒青原是无心之言,但话声出口,立时发觉自己不该探问人家年轻姑娘的名字,此刻只好冷声说道:“在下只是随便问问,你若是不愿说,那就算了。”

青衣女郎臻首微低,低声说道:“我叫司徒兰。”

人家大大方方说出名字来了,江寒青反而觉得无话可说,这就问道:“请问司徒姑娘,在下什么时候见你义父?”

司徒兰道:“我义父上午不见宾客,大概要待到明天午后才能延见,今晚只好委屈二公子在这里暂宿一宵了。”

说完,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倾了一粒白色葯丸,托在掌心,说道:“这是飘香帕解葯,服下之后,可使你四肢恢复活动。”

江寒青问道:“你不怕在下走了么?”

司徒兰笑道:“我这飘香帕,虽是中人不迷,葯性并不霸道,但在体内消失得很慢,要过了三天,才能恢复,我给你一颗解葯,只能解去三分之一,就是四肢可以活动,但不是恢复功力。”

江寒青冷笑道:“难怪姑娘有这么大方。”

司徒兰笑了笑道:“情非得已,江二公子多多包涵。”

说着伸出两个五指,拈起葯丸,低低说道:“我话都说清楚了,你总可以把这颗葯丸吞下去了吧?”

江寒青心中暗想:“四肢能够活动,总比这般形同瘫痪要好得多。”

想罢,果然张开口来。

司徒兰手指抬着葯丸,轻轻放入江寒青口中,然后说道:“好啦,我要失陪了,二公子不用客气,需要什么,只管吩咐小香就是了。”

说完,回眸一笑,翩然往房外走去,一面吩咐道:“小香,江二公子还没用饭,你去吩咐厨房,做几式可口的酒菜送来。”

小香应了一声,扭腰朝门外就走。

江寒青缓缓伸展了一下手脚,四肢果然已能活动,只是无法运气,心头暗暗骇异:“自己只不过闻到了一点香气,竟有这般厉害!”

他既然知道司徒兰义父要见自己,而对方身份又如此隐秘,极可能就是黑旗令主这帮人的首脑人物。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此刻别说功力尽失,无法逃得出去,说是不曾被迷香所制,也非留下来会会此人不可!

他在房中来回踱步,心中只是盘算着自己必须在这一晚之间,设法解除身上*葯才好。

房门勿然开启,小香手托朱漆木盘,轻步走了进来,嫣然笑道:“二公子请用酒饭了。”

说罢,放下木盘,取出四式菜饭,一盘炒面,一壶美酒,和一副杯筷,一齐在桌上摆好,然后斟了一杯酒,回眸说道:“二公子请坐下来。”

江寒青确也感到腹中饥饿,点点头道:“在下确也有点饿。”

当下缓步走到桌前,在椅上坐下,举筷吃起来。

他腹中本已饥饿,这一放怀吃喝,不大工夫,酒菜炒面,都被吃得盘底朝天。

小香站在一旁,直等江寒青吃完,才微微一笑道:“二公子吃饱了么?”

江寒青笑道:“吃饱了,在下从未吃得有今晚这么多的!”

小香甜甜一笑道:“那一定是味道很好了,本来嘛,这是姑娘特别关照的,厨师们自然非烧几个最拿手的莱来不可。”

江寒青道:“姑娘是专门伺候司徒姑娘一人的么?”

小香抿抿嘴,笑道:“今晚却派来伺候江二公子来了。”

江寒青道:“那也许是你家姑娘怕在下逃走,特地要派你监视在下来的。”

小香小嘴一噘,哼道:“二公子说出这样话来,真没良心,我们姑娘把你特若上宾,连自己的房间,都让给了你,老实说,我们姑娘一向冷面冰心,从不假人词色,就是对她同门师兄弟,也没像对你二公子这般礼遇了。”

江寒青心中暗道:“原来她还有师兄弟。”

一面微笑道:“在下只是和姑娘说着玩的,姑娘倒认真起来了。”

小香总究年纪还小,被他说得脸上一红,道:“谁认真了?”

江寒青趁机问道:“这里真是司徒姑娘的闺房么?”

小香道:“自然是我家姑娘的房间,你看不出来么?”

江寒青故意皱皱眉道:“在下怎能占住司徒姑娘的闺房?姑娘还是给在下换一间的好。”

小香神秘一笑道:“这是我家姑娘的意思,你不要辜负了我家小姐的心意。”说话间司徒兰走进房间,小香见小姐进来,就转身退出房门。

江寒青见司徒兰像有话要说,就问道:“姑娘是否有话要讲?”司徒兰笑道:“有一事要告诉你,秀兰是本姑娘所杀!”

江寒青听得大感意外,几乎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愕然道:“会是姑娘杀的?”

司徒兰问道:“怎么啦,你不相信?”

江寒青冷笑道:“确是难以令人置信。”

司徒兰徐徐说道:“因为她背叛了本门。”

这话更出江寒青意外,怔了一怔,道:“那严姑娘会是贵门的人?”

“贵门究竟是什么名称?”

司徒兰道:“抱歉,这是本门的机密,因为目前还不到公开的时候,恕我难以奉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9 层出不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令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