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骑令》

第十二章 首阳之战

作者:上官鼎

胡笠猛然瞥见青蝠神色有异,凝神一看,只见青蝠左手微张,手心端端放持着一颗亮晶晶的宝珠。

胡笠登时面如死灰,青蝠左手一翻,那珠儿又拢入袖中,疾战中倒无人注意着。

青蝠望着胡笠的脸,沉声道:“胡大侠还要战下去吗?”

胡笠面色惨变,心神一疏,蹬蹬蹬连退三步,双目如火般怒视着青蝠,那想是在说:“好阴毒!好卑鄙!”

青蝠面色如常,手中长剑微微垂下,胡笠猛然长叹一声,反手插剑入鞘,冷冷道:“好本事,好本事,胡某人甘拜下风!”

登时广场上扬起一片惊呼之声,他们都没有看清胡笠如何失败的,是以呼声中充满着不能置信的味道。

事实上,武林七奇中的人也没有一人看出是什么原因。胡笠猛可后退一步,向七奇中其他六人一拱手,寒声说道:“胡某学艺不精,有损诸位名头——”

他话未说完,猛听雷公程景然宏声道:“胡兄什么话,老实说,程某方才并没有看出胡兄有什么地方失手——”

他这几句话说得好不宏亮,全场的人没有一人不能清晰听得,他们本就存着疑心,经雷公一说,更证明他们的观念,早有数个关中的豪杰大声呼道:“胡老爷什么不打啦?对这狂人客气些什么?”

登时大家都有同感,一片呼打之声。

胡笠微感雄心奋发,猛可一侧身,双目炯炯的瞪着青蝠,看模样立刻就要拚将上去,青蝠也不由全神提防,猛的个念头一闪过他的头际,暗忖道:“我负大哥的地方巳很多了,这一次,我成全他的豪举吧!”

一念方兴,不尽长叹一口气,收回夺人的神光,猛可一顿足,如飞而去。

场边猛然一条人影窜起,大吼道:“姓胡的慢着!咱们的事还没有了结哩!”

胡笠早已心灰意懒,头也不回的走去。

人影一闪,众人看清楚竟是笑震天南萧一笑!

胡笠理也不理,萧一笑倒是感到丢脸,大吼一声:“姓胡的要耍赖么?你给我停下来!”

笑震天南的狂名虽早传遍江湖,但料不到竟是这等嚣张,群众不满,早有嘘声大作。

青蝠正感心烦,又被萧一笑一阵无理取闹,大吼一声道:“你是什么东西!有兴趣老夫先领教你的工夫。”

萧一笑那能忍受这着奚落,怒声道:“好好!”

青蝠走上两步,扬手一剑刺来,萧一笑方才已见过青蝠的高招,慌忙后退好几步。

奔雷手程景然在一边望着胡笠远去的背影,猛然下了一个决心,一顿足站起身来,向身旁数奇略略交待数句,大声提气叫道:“青蝠剑客听着,今日之会,程某人自认无胜你把握,咱们后会有期!”

他匆匆忙忙交待这几句话,全体观众大声哗然,眼见他人影一晃,已紧随剑神追去。

青蝠剑客一怔,万万料不到雷公会来这一手,到是岳多谦、百虹大师、青凡观主等人能了解程景的苦心,不由都暗暗敬佩。

青蝠剑客暗想好好一场大会竟如此多变,一腔怒火完全移之于萧一笑身上,右剑左掌一连下了数记杀着,萧一笑不由被逼出圈中。

青蝠正待再拼杀,猛然席上站起铁马岳多谦,沉声对萧一笑说道:“萧老师慢着,咱们之间的梁子虽然不算没有,但你可能听老夫一言?”

萧一笑一怔,点点头道:“什么?”

岳多谦干咳一声说道:“不瞒你说,上次老夫和萧老师在关中一见,对剑神胡老爷子的用意可说一般无二,但——嘿嘿,老夫斗胆一言,萧老师不可再找胡大侠了!”

萧一笑惊问道:“凭什么?”

岳多谦冷然道:“只因他根本不曾做过这等事!”

萧一笑一怔,岳多谦冷冷又道:“萧老师信不过岳某么?”

笑震天南望着岳多谦那正义凛然的脸孔,不由得他不相信,长叹一声道:“岳大侠言出如山。萧某怎敢不信?只是一只是——到底是何人所为,岳大侠可否见告?”

岳多谦早料到他有此一问,长笑道:“这个也有一层道理,老夫在这一场盛会后必当见告!”

萧一笑一怔,但也不好再问下去。

他们这一阵问答,天下人都不明所以,青蝠早巳不耐,狠声道:‘岳大侠自信有命活过盛会么?”

岳多谦头也不回,冷冷道:“好说。”

青蝠不再多言,缓缓提一口真气,大声道:“下一位恭请班卓老英雄赐教!”

说着还剑入鞘。

班卓缓缓走出来,左侧坐着的武当青凡观主张声道:“贫道敬观班施主神拳施威!”

虽然是简短数字,但话中已将关切之心——流露!班卓也低声道:“敬领道长嘉意。”

说者反身走向青蝠。

乘着青蝠和班卓拼斗之际,笔者且将胡笠败走的原因交待一笔。

原来青蝠剑客,也就是胡笠之在胡老庄主传位于弟弟后,决裂而去,但他心有不甘,冒险竟偷得胡家一门掌门的信物一—珠。有这颗珠儿,就等于掌门,所出的命令,凡是胡家的弟子都得服从。老庄主急的不得了,不久便重病死去。

以前也曾提出,这珠儿既是胡家最高令牌,而不幸失窃,胡笠当时也曾推想必是长兄所为,但他仍不顾一切,掌管胡家一切事务。

九十年来,胡立之绝迹江湖,也并没有持那珠儿向胡家逞强,这珠儿的事才逐渐在胡笠的心中消失。

一直到上次萧一笑寻仇关中,说出“谁人是我胡笠之敌手”的话时,胡笠才首次听到长兄的音讯,后来形势急转直下,青蝠下战书以敌匕,胡笠才知事态严重。

而青蝠剑客自和胡笠绝裂,偷走胡家宝珠,终日苦心钻武,避不露面,直到最近第一次出动和散手神拳范立亭相逢(其中详情,以后自有交待)被范立亭夺去胡家宝珠,心中本也不甚在意,但后来思及和胡笠之战必要时尚须赖这颗神珠,才决心夺回来。

但他也明知这珠儿现在是存放在岳多谦身边,自己想要强抢,简直不可能。

他可不感甘心,于是小心的跟着岳多谦,想乘机不告而取,总算他运气好,也许是天意如此,那天半夜来客栈正逢岳多谦送走胡笠,客房中空无一人,心中不由大喜,立即下房搜出珠儿,扬长而去。

当然岳多谦也料到必定是他所为,但此时他已远至千里之外,而且首阳之战为期不远,是以他不忧虑岳多谦会追赶来要回,于是放心的歇了下来。

果然这珠儿到临头凑效,和胡笠之战势均力敌,不得以暗中露出珠儿逼使胡笠自败而去,也就是这个原因!

他情知胡笠必然坏敢违背先辈所定下的家训,果然剑神在天下人毫无知觉之中,认败而去。

这时候……

拳劲威猛震天下的霹雷神拳对着青蝠剑客发出了第一拳。

青幅剑客在群雄喊呐声中,硬拼硬地还了一掌,班卓心中暗暗震了一下,他开始对这狂妄的家伙的实力加以重新的估计,他心想:“难道此人当真天纵奇才,拳劲轻功样样练到登峰造极?”

青蝠剑客一掌攻回,使胸前完全进人空虚地带,而双拳却暗暗蓄十成功力,只要班卓一动攻势,他就能以静制动!

班卓是何等人物,在这一双掌上浸婬数十年,和雄震关中的雷公程景然在胡家庄的一战,千招之上不分胜负,那是何等威风,又如何不知青蝠之意?他在心中暗道:“你摆下这空城之计,难道我当真不敢踏中而入?”

只见他扭身飞转,右掌对中挥出,薛雳声起,震得四周空气一荡!

青蝠剑客座抱若谷,双掌驷然切下,下落之势有如雷霆万钧,然而班卓之掌势丝毫不变,依然居中而入。四下不乏武艺高明之士,见状不禁惊,有些人甚至惊叫出声来一一

只见班卓沉哼一声,铁肩斗然一沉,那递出之势极然加速数倍地拍入,青蝠双掌虽然能切下,但是在他掌缘未能切到敌人时,班卓的神拳只怕已接上他的胸口!

霎时群众更加大声喝起来,他们绝料不到天下会有这等神奇的变招,但见眼前一花,青蝠和班卓已换了方向,而班卓的一掌仍然威胁着青蝠的胸前——

青蝠剑客双掌如飞,每掌攻敌所必救,班卓那一掌离他前胸不过半尺,但是却始终无法推进,他以空出的一手一连封出十拳,十拳过后他的一掌仍然半寸也没有推进,但也丝毫没有被逼退,而两人巳迥转了数次方向。

只见青蝠双掌齐飞,招式之奇,掌力之重,实所罕见,而班卓虬髯怒张,单凭一掌厦接下这抡猛攻,妙招奇式,端的层出不穷!

这一下可令天下英雄大饱眼福,这等神妙招式——发出,看得懂的高手自是心痒难搔,看不懂的亦觉神妙无比口呆目瞪。连喝彩都忘记了。

青幅剑客铁青着脸,一口气攻出三四十拳,到了第四十七掌上,才逼使班卓以双掌化解,而青蝠乘机大踏退后半丈。

斑卓举起双掌,虚空一扬,霎时霹雳再起,两道劲风直飞而出,青蝠才缓过一口气,猛见班卓隔空发出霹雷神拳,不由心中一凛,双掌一合一翻,发出一口阴柔之劲!

班卓的拳风随着这股阴柔之劲,猛然消失,霹雳神拳何等人物厉声喝道:“好啊,我道你竟敢在拳头上逃我老班正梁,原来这‘百柔神功"给你练成啦,好啊,看我来一个以刚克柔!”

只见他大喝一声,须发俱举,一手提拳,一手抡拳,轮翻打出十余招,霎时漫空都是霹雳之声,愈来愈响,也愈来愈密,直如天崩地裂,风云变色。

四周武林英雄到今天才算看见大名鼎鼎的班卓神拳的功夫,他们兴奋得难以自己,忍不住高喝道:“龙池百步飞霹雳,百步飞霹雷!”

班卓劈出第十八掌,青蝠奋力发出‘百柔神功’忽觉手背上一凉,原来一滴冷汗从额头上滴落下来,他暗自吃了一大惊:“姓班的好生厉害,难道今日要败在他手上?”

铁马岳多谦在战台上暗自寻思道:“那日班程大战胡家庄,两人全是一等一以阳刚之劲功力的是无双于世,自是再打千招也无胜负,这青蝠剑客胆敢以敌之长挑战,必是借恃那"百柔神功"要想以柔克刚,岂料阴阳相击之下,毕竟难以稍抑老班之威,看来这青幅虽然功力大进,而且样样精通,但是若要以七奇之长相对,仍然逊上一筹,武林七奇仍是无敌天下的!”

他想到这里忍不住悄悄斜目向那边的金戈艾长一望去。却见艾长一也正向这边望来,两人目光相交,都是心中一震。

班卓打得兴起,猛然想到施出凶绝天下的“霸拳”,打算要把青蝠剑客立毙掌下!只见他双掌一扬,攻势顿收。

青蝠剑客兼通天下奇艺的是武林怪杰,一代宗师,他见班卓攻势未疲而收,立知必有更厉害的杀者接踵而至,连忙提气凝神以待。

他被班卓一轮霹雳神拳打得有点心寒,心中暗暗立定计划,如是班卓施出更厉害的拳法,自已决心亮剑相拼,先胜了再说,再也顾不得以拳挑战的事。

事实上,像他们这种高手相拼,即使以剑和班卓空手相搏亦非丢脸上事,因为班卓以掌力威震武林,而青蝠究竟以点法为其最长,只是他要以七奇之长相挑,若是自毁信诺,就显得有点丢人了。

岳多谦一望而知斑卓要想发出“霸拳”,不禁心中一阵紧张,凝目注视。

就在此时,蓦然——

一声长笑划过长空,一条人影疾如流星地飞落场中,只见那人长发披肩,形同厉鬼,而轻功却俊极,但见他须发飘飘,竟有出尘之慨。

那人走前三步,怪笑一声道:梁,原来这‘百柔神功"给你练成啦,好啊,看我来一个以刚克柔!”

只见他大喝一声,须发俱举,一手提拳,一手抡拳,轮翻打出十余招,霎时漫空都是霹雳之声,愈来愈响,也愈来愈密,直如天崩地裂,风云变色。

四周武林英雄到今天才算看见大名鼎鼎的班卓神拳的功夫,他们兴奋得难以自己,忍不住高喝道:“龙池百步飞霹雳,百步飞霹雷!”

班卓劈出第十八掌,青蝠奋力发出‘百柔神功’忽觉手背上一凉,原来一滴冷汗从额头上滴落下来,他暗自吃了一大惊:“姓班的好生厉害,难道今日要败在他手上?”

铁马岳多谦在战台上暗自寻思道:“那日班程大战胡家庄,两人全是一等一以阳刚之劲功力的是无双于世,自是再打千招也无胜负,这青蝠剑客胆敢以敌之长挑战,必是借恃那"百柔神功"要想以柔克刚,岂料阴阳相击之下,毕竟难以稍抑老班之威,看来这青幅虽然功力大进,而且样样精通,但是若要以七奇之长相对,仍然逊上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首阳之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骑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