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骑令》

第十六章 箕豆相煎

作者:上官鼎

大宋高宗的第十二个年代又过去大半了。

在北方,那该是已经开始飘雪了,但是那江南的临安,只是开始有些寒意罢了。

临安的城垣矗立在凌晨的雾气中。那城墙虽然很高,但却显得有些凋败,和城中皇宫的屋宇辉煌成了一个强烈的对比。

东市的“野味肉店”刚打开了木板门,一个胡子花白的老汉正用铁钩把一支支拔好毛的山鸡野兔挂上门铺,他一面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一面把东边的窗户打开。

映入眼中的是一片白皑皑的屋背,他深吸了一口气,喃喃道:“啊,昨夜打霜了。”

这是今年临安第一次的霜,这老儿呆呆望着那洁白的薄霜,过了好半晌才轻轻叹了一口气,低声吟道:“胡未灭,鬓未秋,泪先流,此生谁料?心在故园,身老临安!”

“唏律律”,一声骏马长嘶,这老儿连忙住口,走到门前一看,一面招呼道:“晦,黄老儿,有没有新鲜的兔肉?”

这老儿笑道:“啊,原来是何大爷,今儿怎么这么早啊?”

何胖子皱眉道:“嘿,今天没空跟你瞎聊啦。丞相府里昨晚半夜来了两个客人,听说其中之一是丞相的亲哥哥,丞相陪他聊了一夜啦,一大早又要野味下酒——嘿,我问你可有兔肉?要上好的——”

那老儿拿起铁钩道:“有,有,您瞧这两只好罢?”

何胖子抖抖马鞭道:“好、好、快些包好,丞相等着要下酒哩。”

那老儿手忙脚乱地拿干净荷叶把兔肉包了,送上马车,何胖子跳上车,一抖鞭,车轮滚滚,疾驰而去。

那肉店老儿摸了摸胡子,喃喃道:“秦桧还有个兄长?俺老黄在临安住了这多年了,可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秦桧还有一个兄长?”

临安城东,那座雕龙漆凤的大公馆,正是当今丞相秦桧的宅第。

六更未交,路上行人还稀少得紧,但在府中后院密室中,丞相秦桧正在据案和两个粗布灰袍的老者谈着。

密室的门窗关得紧紧的,一切下人侍从都被摒退,室中暖意洋洋,不时飘来阵阵酒香。

秦桧坐在太师椅上,他举杯向方桌对面的两人道:“嗨,咱们先干一杯!”

方桌的对面坐着一个瘦削清瞿的老者,老者的身旁却坐着一个白髯老和尚。

秦桧一口干了杯中之酒,举壶再倒,但是壶中巳空,他放下空壶,眯眼对那和尚笑道:“大师来自西域,不远千里,亦将有利于吾国乎?哈哈哈。”

那老和尚皮笑肉不笑地歪了歪嘴道:“俺苦和尚但只喝酒吃肉,旁的事清,嘿,你问他吧。”

说着指了指身旁的老者。

秦桧触了一鼻子灰,大笑解嘲道:“大师乃佛门奇人,快人快语——”

接着转头道:“嘿,大哥,前回你不是说什么首阳大战,又说什么青蝠剑客,现在可早该打过罗,结果如何——”

说到这里,他又变腔笑道:“哎,我真糊涂,凭大哥的功夫我还要问什么结果?真老糊涂啦……”

老者冷冷笑了一下道:“若不是你派来的那两人急急忙忙把我招走的话,我可就要胜了,哼”

原来这两个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百步凌空秦允和苦和尚!

秦桧干笑一声道:“那时委实有急事,所以不得不立刻请大哥回来,后来说是情报错误,所以就没有再麻烦大哥啦。”

那苦和尚听他们说得隐隐约约,但却毫不追问,只当没听见似的,闭着眼养神。

秦允用手指轻叩桌子,皱眉道:“三弟,这个我就不明白了,你在家里太太平平地做你的大官,姓岳的在外面流血流汗替你打仗,这真是再好没有的事,干么你一定要置他死地?”

秦桧干笑数声,没有回答,秦允又道:“上次我问你可是有私仇,你又大笑否认,究竟……”

秦桧笑道:“大哥,以你瞧岳某如何?”

秦允道:“我说你还是少弄花样,岳某着实是一个大将才,便是找都找不着的,你何必要除去他?”

秦桧看了看苦和尚,只见他当真闭着双目,似乎睡着了一般,便用手指站着杯中余酒,在桌面上写了“徽钦”两字。

秦允一看,立刻恍然,他暗道:“啊,原来如此,要是前方打了胜仗,当真把金人赶出关外,那徽钦两帝迎回来,不仅你的丞相做不成,我看当今皇爷也成了问题,怪不得,怪不得……”

秦桧道:“所以这才要仰仗大哥之力呀——”

秦允双眉一皱,半晌没有说话,过了好半天。他忽然直接了当地问秦桧:“我要你设法弄到手的东西怎样了?”

秦桧知道他今日来此的真正目的在此,当下摇头苦脸道:“难、难、难,那玩意儿放在皇上古玩珍宝库府之中,如何弄得到手?——-”

他说到这里,脸色一变,又堆满诡秘的笑容道:“大哥,这个我可不明白啦。你若喜欢古董什么的,我这里可也不少,你说的那玩意儿虽是年代不短的古货,可是那模样色泽都没有什么好看,我这里比它强的货色多的是。你只要高兴,随便拿几样不就得啦?”

秦允道:“你懂得什么,我若得了那东西,可以在千招之内叫姜慈航落后一丈!”

秦桧搓手道:“难、难、难——”

秦允忽然双眉一竖,厉声道:“那么你当时怎么说的?你说赵者儿惟你之言是从,皇宫国库你可以直出直进,取一件古玩有如探囊取物,那么你全是要我的啦?”

秦桧毫不畏惧,也是双目一瞪,压低了嗓子道:“我要问当时你怎么说的?你自己说的话有没有兑现?你说拿姓岳的头颅来见我,姓岳的头在那里?嗯!”

秦允拍桌道:“姓岳的大破朱仙镇,当今名震天下,你想要老子去替你干掉他,嘿嘿,我秦允在武林中混到这个地位全不要了?是你要做官可不是我秦允要做官,我为什么要替你干这等事?”

秦桧也拍桌喝道:“好啊,是你先不守信用,那可怪不得我!”

秦允心中略一盘算,恍然暗道:“听他口气,那“青玉佛’必然巳经在他手中,否则他怎知道那‘青玉佛’的模样?又是什么形状不美啦,什么色泽不美啦,哼!

他心念一动,便冷冷笑道:“也罢,那东西既然并不到也就算了,不过我做大哥的可要警告你一句,若是你蓄意刺杀岳飞的事泄露了出去的话,那可大为不妙哩。姓岳的用兵如神,当真是众望所归,嘿嘿。”

秦桧听得心中猛然一跳,暗道:“多谢大哥关照啦。”

说着便起身拿起桌上空酒壶,转身向墙边酒柜走去,在柜中挑出一瓶密封白瓷缸,回头笑道:“你看我们兄弟这大年纪了,碰上面还和小时候一样吵个没完一嘿,这是御赐的陈年名酒,咱们先喝个痛快——”

说着将泥封启开,倒了满满一壶,霎时酒香扑鼻,漾溢全室。

正在此时,门外有人轻敲,秦桧喝道:“什么人?”

外面人答道:“小的何立,送大人要的野味兔肉——一”

秦桧哦了一声,开门一看,只见何胖子端着四样香喷喷的野味小碟进来,放在桌上恭声问道:“大人没有事么?”

秦桧挥手道:“你出去。”

何立退出后,秦桧把门叩上,拿着酒壶过来,亲自把三只酒樽倒满,缓缓道:“明午皇上赐宴,我送两件珍玩去,趁机进入库房,再为大哥想想办法。”

秦允暗道:“分明已经在你手中了,你还要耍什么花样?”

他一面笑了笑,一面暗用真力,在苦和尚的椅边刻了一行字,说时用手扯了扯苦和尚。

苦和尚用手一摸,只觉椅上刻着:“称霸武林。在此一举。”

他立刻领悟,当下站起身来,大声道:“秦大人——-”

秦桧忙道:“不敢,不敢。”

苦和尚哼哼冷笑一声道:“俺苦和尚虽说是个酒肉和尚,可是少说也有几十年修行了,嘿嘿,可是对于‘名’之一字却是无法堪破,老实告诉你罢,洒家这次再入中原之意,就是要和令兄联手一争武林霸王,试想有我两人联手,天下有谁能敌?可是就只有姜慈航这厮,即是咱们胜了他,却也无法追得上他制于死地,嘿嘿,下面的话我也不用说了,你该知道那活儿对令兄的重要了吧,若是——嘿,令兄还有个手足之情在,我苦和尚可是毫无顾忌,说干就干的啊!”

他年幼虽老,可是这番话一说出,凸目瞪眼地,几十年前杀人越货的秉性全耍了出来,倒把秦桧愕住了。

秦桧究竟不惊为一代枭雄,他忽然双目一翻,也大声道:“这倒怪了,咱们是亲兄弟的事,倒要你来管啦?大哥的事自然就是我的事,我还不会尽心力而为之么?难道要你来吓唬我才肯答应的么?这倒奇了。”

秦允不料秦桧说出这番话来,忙扯了扯苦和尚的衣角,苦和尚“呼”的一下坐了下来。

秦桧其实也是暗捏冷汗说出这番话的、这时见苦和尚坐下,便又笑道:“来,咱们先干一杯再尝点野味。”

秦允见事情转变突然,一时倒料不定秦桧在打什么主意,那知酒方落肚,忽然个天旋地转,他暗叫一着不好,连忙提气闭穴,岂知以他的功力,竟然闭封不住——一

他大喝一声:“三弟,你好狠——”

把手中酒杯对准秦桧掷去,却听得轰然声,一道钢板落了下来,秦桧已被隔在板外,那只水晶酒杯“砰”的掷在铁板上,竟然齐齐陷了进去!

他狂喝一声,双掌挥出,“碰碰”有如千斤巨石击在铁板上,震人心弦。

那边苦和尚把一杯酒全都喝了下去,中毒更深,早已倒在地上,秦允双掌挥出后,有如全身软痪,倒在桌边上,一霎时间,他一生的种种情景都浮上心头,他软弱地低下了头。

触目所及,只见苦和尚脸上七窍都流出黑血,形貌可怕巳极,他大叫一声,忽觉脸上一热,伸手一摸,鼻孔下全是黑血,霎时之间,有如全身血脉迸裂,不可一世的百步凌空秦允从桌边倒在椅子上,冲劲使椅子翻倒,于是他就死在椅边的黑腥血泊中。

“当”一声,一件东西从他的怀中滚了出来,只见那东西白玉莹然,正是少林寺的“万佛令牌”哩!

北风吹着,卷着咋夜的落叶飘殇在空中。

自从芷青和君青去向金戈艾长一送战书,匆匆已是大半年了,但是,他们仍没有回来。

山头上,一方卓方和司徒丹静静地坐着,几乎每天他们都在这山上消磨一整下午,从这山上望下去,婉蜒的官道历然在目,他们希望在那小路弯入森林的尽处,大哥和君弟的影子会突然出现。

一方抚了抚自己鬓边的头发道:“我想不出理由,大哥和君弟为什么还不回来。”

司徒丹用小手支着下巴,轻轻皱眉道:“岳伯伯又不准我们去找。”

卓方沉默地耸了耸肩,他在地上捡起两块石子,一个抛出,另一个曲指一弹,“飕”的一声射了出去,两个石子在空中轻轻一碰,一起落下山去。

司徒丹忽然轻笑了一声,一方侧目道:“笑什么?”

司徒丹道:“朱大婶昨夜卜了一卦,她说大哥他们绝没有危险,而且还有遇合,朱大婶的卜卦是很灵的。”

一方莞然道:“嗯——也许大哥会遇上一个奇人,传他一套掌法,而君弟呢,会遇上一个漂亮的姑娘。”

司徒丹笑啐了他一口,但是芳心中却是不安起来。

天渐渐黑了,卓方说:“我们回去吧。”

今天。他们是不会回来的了。

一方走了两步,回头却看见司徒丹仍然轻皱双眉,凝视着黄昏的晚霞,他不禁停住了步子,卓方巳经走出十来步了。

司徒丹转了转黑白分明的眸子,悄声道:“二哥,你说君青真会碰上……一个漂亮的姑娘?”

一方哈哈大笑起来,自从那一夜后,他从没有笑得这么开心过。司徒丹娇靥一红,伸出手来。

一方伸手握住她的小手,轻轻一牵,她站起身来,拍拍裙子上的碎草,以掩饰她的窘状。

一方望着这个未来的弟媳,脚步也似轻松了一些。

夕阳辉煌中,山下传来一阵马嘶声,一小队甲胃鲜明的金兵扬尘而过。

雪花飘舞着。

大地上铺起一层均匀的白被,一望好几里都是平坦的一片银色世界,那些尚未枯萎的生物在雪花中再也透不出些许生气—一

这里是一片起伏的丘陵。虽然在雪花下分辨不出高低,但东端那一座特立秀出的山峰,却在白皑中显出那么不平凡,令人自然而然会生出一种雄伟的感觉。

这一座山本来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但自从年前青蝠剑士以一挑武林七奇之后,这座山在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箕豆相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骑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