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骑令》

第 一 章 步步为营

作者:上官鼎

丰原城西郊的“谢家墓地”乃是畔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林子,荒凉地倘佯在山麓之下。

由于树林生得很密,是以天光很难透过,墓地里益发显得阴森森的,凄凉得紧。

这块“谢家墓地”乃是前朝一个大富翁谢某的葬身之地,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以几十亩的墓地,只埋着一个人,由此可想见这人生前的富有了。

近几十年来,谢家的子孙衰败了下去,十几年来,这墓地都没有来过问,墓上杂草蔓生,竟然成了一片野地,一些贫苦人民无力购地葬祖的都葬到这块空地来,不到三年,这墓地就成了一个乱葬坟场。

黑沉沉的天边,渐渐露出一线鱼肚色的淡白天光,黎明了……。

密织如网的树枝把那一丝微弱得可怜的天光阻挡得更是微弱,树枝孔中稍稍进些许亮光,枝影被拖得长长的,像一个个历鬼的影子在张臂舞爪。

“沙”,“沙”,树枝动了动,是风?

不,这会儿根本没有风,草尖儿都不曾动一动。

“咕”,“咕”!

蓦地里,这一阵令人刺骨寒心的声响传了过来,真有说不出的刺耳难听,就如女鬼夜泣,冤魂不散,替这凄凉可闻的坟场上,增加了几分阴森的气氛。

“咕咕”,难道真是幽魂出现?

“沙”,“沙”树叶簌簌散开,光线登时透了进来,一个修长的影子缓缓映进林子,这影子缓缓移了一点儿,“咕“咕”怪声又起,于是影子陡然停了下来。

随着影儿前移,树枝一阵暴响,进来了一个“人”!

这声乱响方歇,忽闻“咕”的一声,一团黑影“噗”地升了起来。

“嘿!该死的猫头鹰……”这是从心底里叫出的,并没有传出声波,黑黑的坟场仍是一片寂静。

这个人穿着白色的衣衫,在黑暗中仍能辨得清楚,高大的身材,头上却厚厚地缠着一大捆白纱布。

他杨首望着那曾令他紧张半天的猫头鹰,自嘲地苦笑了。

四周阴阴森森,仗着一丝弱光,隐约可见一坯坯的墓堆,乱七八糟的碑碣,还有一丝丝绿色的磷火。

他揩了揩鼻尖上的冷汗,心中忖道:“古人说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真是—丝也不错,唉,想不到我范立亭也有今天——”

“哼,当年在‘鬼牙谷’大战‘笑镇天南’,那形势比这鬼坟场可不知险恶几百倍,我范立亭何曾皱过一下眉,现在被这猫头鹰一唬,也毛骨耸然,哼,范立亭,你是老了……”

“但是这颗明珠非同小可,我舍了命也得上终南山告知岳老哥——”

想到这里,他迈步前行,在坟堆累累中匆匆而过。

蓦然——

“刷”的一声,一排箭矢钉射在范立亭的脚前,他刚踏出去的一步登时缩了回来。

他左右一瞟,一共是十三只箭矢,青竿白羽,整整地一字立在脚前,箭尾还在左右恍动,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方向射来的!

“嘿!十三支!绿林十三奇!”

虽然他立刻做出一个不屑的冷嗤,但是他心中仍免不了一震。

只因绿林十三奇乃是当今绿林中最具势力的一大霸,十三个人个个有出类拔萃的工夫,更加十三人一致行动,威不可当,华中一代绿林作了案,都要将三成利润无条件奉献给绿林十三奇,正派剑侠好几次想铲除这十三人,但却始终没有机会。

范立亭见绿林十三奇找上了自己,心中不禁盘算:“我姓范的和这十三个强盗可没什么过节啊,哼,要是平常碰上了,好歹把这十三个坏坯全给宰了,怎奈我现下身受重伤——”

他知按绿林十三奇的规矩,只要不越过这一排箭,自认吃瘪,调头走路的话,十三奇就不再追迫,当然如果十三奇立定要取这人之命,他就算是调头走路,不出百步,必然再逢箭阻!

范立亭哼了一声,一踏步就要越箭而入,但是,他又停了下来。

他伸手摸了摸头上的纱布,又探了探囊中的事物,他忽然沉吟起来:“这珠儿事关非小,定要交到岳老哥的手中,我若拼着重伤和这十三个兔崽子打一架,自信闯将得过——”

“但是……但是,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这珠儿就到不了岳老哥手上啦——”

想到这里他不禁冷汗直冒,他暗暗低呼:“范立亭,范立亭,你这个大老粗一生只知道往前冲就是,可从来没有遭到过什么难以决定的事,可是现在你可得好好抉择一下啊——”

他一用脑神,脑门隐隐胀痛,他拳头紧捏,下了平生最大的决心,自我安慰地道:“我范某和绿林十三奇没有什么梁子,也许是他们在前面有什么秘密勾当才拦阻我的,我——我就做一次瘟生吧!”

他毅然转身绕道而行,在他眼中那十三支白羽箭尾似乎有着令人难堪的刺目。

他走出不到百步,忽然,“擦”地一响,劲风忽起,带着破空的刺耳声,他不必扬目,已知是怎么一会事!

范立亭心中好似被人打了一锤,猛然一紧,目光如炬,瞥眼之下,十三支令箭整整齐齐排在足前。

“看来,这十三个家伙是有意要留住我范立亭了—一”

他可不明白人家为什么要留着他。

他左右一阵张望,黑密密的森林,死一般的静,甚至连这箭矢是从何发出的也不得而知。

怒火慢慢上涌,血脉贲张,他冷冷一哼,忖道:“今日我姓范的自认吃瘪,你们仍不放手,我范立亭昔日威名何在……”“况且我和你们无怨无仇,难道我范立亭就怕你十三条汉子的挑衅……”

他心中念头一闪而过,豪气疾发,伸出的右足有力的落在地上,右足顺势一步,刚正地踏过那一排箭矢。

忽然,黑暗中有人冷冷说道:“哼,散手神拳果是英雄!”

敢情范立亭的万儿正是“散手神拳”

范立亭低沉有力的应了一声:“过奖!”

这一声好不雄浑,登时把那黑暗中冷冷的话声逼了下去。

范立亭魁梧的身躯昂正地走了前去,一丝没有迟疑,大踏步的顺着杂草丛生的小径前进。

时间一刻一刻的过去,对方并没有发动,范立亭也没有出声,这密沉的森林立刻陷入一种极端的沉寂,正象征着这一场暴风雨来的前兆。

愈行愈前,来到一个土堆的前面。

散手神拳何等人物,江湖上的伎俩那会不知?料定对手必定有人埋伏在土堆之后!

范立亭带着骄傲的冷笑,毫不停留踏步上土堆。

这土堆乃是一个墓土,堆前歪歪正了一块石碑,范立亭来到堆前,目光如电,一扫之下,但见那石碑上歪歪扭扭的刻着几个大字:“散手神拳之冢”。

范立亭哈哈狂笑,心中怒极,双足一点,身形便踏上土堆。

说时迟,那时快,呼的一声,果然不出所料,土堆后风声疾响,两股兵器横扫而至。

范立亭动作有如闪电,观的亲切,左足一抬,猛踩下去,这一脚怕有千斤力道,端端正正踏在扫向左侧的一根兵刃上,那暗袭者何能敌得此般神力,“当”的一声,兵刃脱手被范立亭一脚踏得深深陷入土中。

几乎在同一时间中,右面一柄朴刀巳疾袭而至,范立亭左足一立,足尖上翘,正好抵在对方的刀身上,他这一挑之力好大,把对方的猛砍之力完全消去,左足不停,顺着刀锋斜踩而下,“夺”的一声,正踢在对方刀柄上,那能吃住这千斤之力,朴刀斜手脱手而飞。

范立亭心中怒火上升,毫不留情双足齐飞,一式“锁骨连环腿”一齐踢在左右两边的两个敌人身上,登时昏死过去。

一个照面,散手神拳上盘都没有动一下,便击破对方第一道防线,他的功力可见一斑。

说时迟,那时快,范立亭身形尚未站稳,忽然见暗处有人低低的吼一声“打!”

登时暗器划空之声大作。

范立亭心中一凛,凝神以待,听那破空之声,已知飞来暗器大大小小可在十来宗,他可不把这些破铜烂铁放在心上,冷冷一笑。

黑暗中施放暗器的乃是绿林十三奇中坐第十把椅位的千手阎罗陶元一,暗器工夫称霸一方。

他放出这许多暗器但见范立亭不屑的站在土堆上,不由心中大喜,原来他这许多暗器却包括了一件他生平最为厉害的杀手“破空针”。

这种暗器细小无比,而且放出,丝毫没有风声,对方一个托大,非死即伤。

他一生浸婬此道,手法更是奇特,“破空针”、夹在各种暗器中施放,端的令人防不胜防。

皆因范立亭十分托大,似乎自恃有“听风辨器”的功力,不把这批暗青子放在眼内,非上这个大当不可,是以陶元一心中狂喜。

黑暗中,陶元一却看得分明,暗器打到范立亭身边,范立亭仍是不动,陶元一暗骂一声道:“姓范的,你今日可是该死啦!”

说时迟,那时快,范立亭蓦然哈哈大笑道:“千手阎罗承让!”

“嗤”的一声,范立亭出手如风,只自撕下一幅衣襟,运气略一舞动。

这一舞之下,劲道好不奇特,衣襟被内力灌注得有如硬的东西,毕直的在长空划一个半圆。

这一抡乃是范立亭功力所集,所有飞来的暗器都有如石沉大海,完全被衣襟吸附其上。

原来范立亭早在陶元一刚一出手之际,已自明白对方的阴谋,而且也由这独门暗器而知道放发者必是千手阎罗无疑,心念一动,凝神以待,装出没有发觉的模样,等倒暗器凌空,才突然发动,用功破去这种歹毒的暗器。

范立亭心恨陶元一歹毒,衣襟一震,洪声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姓陶的接招!”

一震之下,所有附在衣襟上的暗器一齐飞奔而至陶元一停身之地,登时破空之声大作,而且好似比陶元一适才发出时还要强劲!

陶元一正自狂喜,不料对方早有所备,反击回来,措手不及,惨叫一声,竟自死在自己的暗器下。

范立亭头都没有回一下,大踏步走向前去。

走不了数步,蓦然人影一闪,两个人迎路而立。

范立亭默然瞅着两人,只见左面一个人冷冷报名道:

“火眼狻猊。”

右面一个哑声接口道:“万里秋毫!”

范立亭点点首,冷冷道:“久仰!不知两位在十三奇中坐第几把金椅?”

火眼狻猊仍是冷冷答道:“八、九!”

范立亭暗暗打算:“这两个家伙是第八,第九,照这样看来,那陶元一乃是第十位。加上最先头的那两人,一共是五个了,唉!还有八个高手在这附近里虎视耽耽……”

想到这里,心中不由一凛,脑上包扎纱布之处,又是一阵刺痛,竟有一种功力不继的感觉。

原来范立亭几天前曾和一个高手动手,不幸身受重伤,虽经数天疗养,内力仍有不继,尤其是先前以衣襟用上乘气动破去那陶元一“破空针”的时候,再又动了真气,这时心中不适,不由大急,忖道:“看来不再快快下手,只怕虽然输不了但也会伤发而死哩!嘿,这珠儿!”

想到怀中的明珠,不由更加心急如焚,双手一搓,冷冷道:“借光?”

万里秋毫摇了摇首,微微笑道:“咱们瓢把子命令下来的!”

范立亭疾声道:“好,走着瞧。”

身随话起,已发动攻势。

他可不知道这火眼较犯和万里秋毫两人功夫虽不算太强,但一身轻身功夫,可是一等一的,他身形才动,两人巳左右一分一合,四只手掌一起攻向范立亭身后。

范立亭左右一荡,避开攻势,身形一长,破空而起,那知他快,火眼狻猊和万里秋毫更快,两人身形有若滑鱼,一溜而走。

范立亭身形有若天马行空,一闪而至,身形在空中一停,观得清切,“散手神拳”陡展,虚空往火眼狻猊和万里秋毫背后一按。

这一手轻功乃是他生平绝技,唤作“天马行空”,身形在空中一划,可以停得一停,而且速度又快,是以火眼狻猊和万里秋毫著名滑溜,亦逃不开去。

说时迟,那时快,范立亭身子在空中一停,猛吸一口真气,蓦然他感到一种真气焕发的感觉,心知内伤复发。大吃一惊,身子登时坠了下来。

“嘿”,万里秋毫陡觉劲风袭体,吐气开声叫了一响,反手一掌击出,范立亭真力才散,敌人掌风已及身体,大叱一声,勉力凝神用左手肘部微微一曲,硬接了万里秋毫一掌,身子不由一震,好容易才站在地上,摇动一下右手,已是转动不灵。

万里秋毫和火眼狻猊惊疑不定,怔在一边。

范立亭猛吸一口真气,调匀不定的血气,左右手齐发,一式“散手神拳”中的“守株待兔”猛打而出。

火眼狻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步步为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骑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