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骑令》

第 五 章 废瓦残垣

作者:上官鼎

蓦然——

芷青身形方退,身旁猛传来一阵嘶嘶之声,大惊之余,“寒砧摧木掌”奋然劈出,同时间里,左右腿连环踢出七八脚,却是秋月拳招中的“旋风扫落叶”之式。

霎时间,风雷之声大作,芷青猛可横跃两步,俊脸通红,大大的喘了一口气。

但见黑暗中沉无声息。

君青和许氏早被这突来之隐惊在一边,许氏忙问芷青道:“怎么啦?”

芷青吸一口气,缓缓呼吸才道:“妈,我也不知道哩。”

许氏和君青都奇异的望着他。

芷青忙又解释道:“君弟大约也发现了,有人在暗中,想偷袭咱们,嘿,这人功夫真深不可测,我用尽生平内力打出范叔叔的‘寒砧摧本掌’,对方却毫无点反应。”

君青也怔了一怔,突然问道:“大哥,我一一我方才好象觉得那—一那偷袭我们的人并没有对你反击哩?”

芷青点点头,半晌才道:“他练的是一种怪功夫,掌力和常人一般,乃是专门向内收的,这种掌力可化解对方千斤之力,是以,方才我连发两掌,那人都勉力化去了!”

他两兄弟谈起武术来,许氏可是一窍不通,却插嘴问芷青道:“青儿,你没受伤么?”

芷青摇摇头:“没有,不过范叔叔这掌施出时甚耗真力,我……我就不相信那暗中的人可以硬挺下这一掌……啊,一方卓方回来了!”

君青应声回头一看,只见一方和卓方如飞奔来。

一方手持一物,高声道:“大哥,你瞧这旗子—一这旗子竟插在烈火中—一”

芷青接过来一看,只见那是一根圆木,木梢上绑扎着一面旗子,旗身作灰色,数一数,旗子面上却绣上一十三颗星星。

仔细一看,这一十三颗星敢情是用一种特别丝线绣上的,可能还上有磷粉,黑夜中青光莹莹,真的有如天上明星。

母子二人一齐观看,蓦然君青脱口呼道:“啊,猎人星座!”

芷青等人一怔,仔细一看,那一十三颗星果然作猎人星座排列,但是大伙儿仍是不知其意何在。

卓方下断语道:“我瞧这面旗子乃是放火烧庄者的标志!”

芷青点点头,一方道:“猎人星?这个万儿我们可未曾听过?”

芷青点点头,顺手把那旗杆重插入土。

君青突道:“青河庄这一场火必非无心之失,否则一定有救火的人善后,而看这样子,清河庄中难道没有一人生存?”

一语惊破众人,许氏忆道:“你们卢叔叔不知怎么了?”

一方摇摇头:“方才和卓弟进去打了一个圈儿,我可以断定,庄中没有一个人儿!”

芷青沉吟片刻才道:“妈妈,你瞧咱们该怎么办?”

卓方猛然插口道:“妈,我瞧咱们一定要等火熄进庄去查一查,也许有什么线索,也好让咱们明白清河庄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许氏点点头,大伙儿默然不语。

大火又烧了半个时辰,才完全熄灭。

母子五人走入火场,只见一片废瓦颓垣,好不凄凉!

芷青眼快,猛可瞥见左前方地上躺着一团黑影,一个箭步纵上前去,细细一看,不由惊呼一声。

呼,呼,一方,卓方也跟着纵了过来,一瞧之下,原来地上竟躺着两具死尸!

君青和许氏都忍不住一阵恶心,芷青却奇声道:“这两人死在火场中,身躯都没有焦黑,这倒奇了。”

猛可他发现左边一人右手放在地上,似在作刻划状,慌忙移开他,只见他在地上刻着三字,想是临终时刻的,没浅的毫无力量,一看之下,却是刻着:“猎人星”三字!

芷青唉口气,暗中忖道:“猎人星,果然是猎人星所为了,猎人星倒底是谁?”

忽然一方也发现了一点,脱口道:“大哥,你瞧这厮背上佩挂的不是一口短戟吗?”

芷青一看,果是如此,但见那短戟精光闪闪,卓方在一旁见了,忍不住说道:“神戟双义!”

芷青沉声道:“不错,不过神戟双义温、洪两公早已故亡,此两人必是他们的后人!”

一方斗然叫道:“我知道了!敢情这两位乃是路过火场,却遭人半途阻击而死,是以身躯未被烤焦而那阻击他们的人,必是什么猎人星了。”

芷青点首说道:“必然如此,这样说来,那猎人星在放火之后,又一直守候在火场附近,而方才暗算我和君弟的,也必是此人了,难怪神戟双义后人双双也不是他的敌手!”

许氏在一边怔怔的听着他们谈话,半晌不能作声!

好一会,芷青才站起身来,掩埋了“双义”以后,大家才以同向庄中走去。

这清河庄占地好广,是以这一把火更大,倒底也不能把房屋全部烧光。母子五人一路行来,一直走了顿饭工夫,忽然发现右方有一排房并没有烧。

大家—一尤其是许氏—一都有点累了,反正前前后后都是一片荒凉,今夜不如就权且随便找栋木房歇息也好。是以一同走向那排木屋。

果然不出所料,木屋并未被烧,只是烟子熏得木板焦热,而房中黑得很。

大家只好将就将就,勉强在木屋内休息,好在屋中有桌有椅,坐着躺着,都可以休息。

芷青,一方他们内力造诣深,自需闭目养神,便可恢复疲劳,许氏却因连日奔波,早感疲倦,是以依在一张椅子便伏在桌上睡着了。

只有君青,他心中仍是一片烦杂,说什么也安定不下来。

黑夜,寂静无声,火后生风,是以屋外风很大,君青忍不住一个人踱出木屋,低头踱步。

蓦然,他听到了一阵“呼”,“呼”之声,在寂静的夜里,益发显得清晰。聆耳一听,都呼呼之声,敢情是一种人类在疲乏巳极时的喘息声。

君青大奇,循声行去,声音乃是发在木屋的西北,君青急行而去,走不了十多步,呼呼之声更为清晰。

走到近处,发觉那呼呼之声乃是发至地下面,而发声处果是一个黑黝黝的洞穴,想是清河庄平日存粮存物的地窖,地窖口上盖了一块石板,却仅将那地窖口掩起一大半,还留下一道口子来。

呼呼喘息之声越浓,君青心中不由微微发毛,但转念忖道:“可能这地窖中隐有一个清河庄之人,大火中负了伤,是以喘气,啊,可不要是卢老伯—一”

他一想到这里,再也忍不住轻轻将石板扳开,伸头向下一望,黑黑的一片,辨不出高低,咬咬牙跳了下去,约摸有四丈高低,好一会才足踏实地,身子不由一个跄踉,好不容易才立住足。

地窖中黑沉沉不见五指,君青凝神一听,却不再闻那呼呼之声。

这一下可奇了,君青也不敢作声,地窖中一时寂然无声,死一般静。

君青心中越来越惊,手心冷汗渐沁,暗悔自己不该如此冲动便跳入地窖。

正胡思乱想间,猛然一个声音道:“什么人?”

黑暗中,这个声音冷冰冰的简直比鬼叫还难听,君青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几乎想反身拔足飞奔。但他仍勉强咬牙答道:“我姓岳,”声音却是颤抖不清,

“嘿!你害怕吗?有胆上前几步!”

又是那个声音,这一次话头还笑了一声,这个笑可是更为可怕了!

君青定了定神,他的脸上绯红,手掌却是冰凉,他暗中问自己:“岳君青,你畏缩么?”

他迟疑着,暂时无法替自己回答。

冷风吹拂,有点阴森森的,君青悄悄走前两步,听了听,却没有什么动静,于是他吊着胆缓缓前行。

走了几步,蓦然一股阴风扑面,君青打了一个寒噤,住步凝视,乃是毫无动静。

这时左面传来一个阴阴的声音:“姓岳的,有胆量随我前来,没胆的,回头走!”

岳君青俊眉一掀,大声道:“鬼魅小丑,不见天日,我岳君青何惧之有。”

说罢大踏步,往左而行。

君青只觉眼前愈来愈暗,自己的脚尖都看不见,但是他咬紧牙仍是一步一步往前走。

突然那人大喝道:“止步!”

君青心中猛吓一跳,下意识地停住不动,只见前面一点绿光渐渐放亮,骇然出现一个长发及地的怪人!

君青的心中泛起一个“逃”字,但是他的双腿如钉在地上一般,寸步难移。

那怪入缓缓移近,膝盖都不见弯曲一下,就如轻轻飘过来一般,君青不禁暗暗发毛。

那怪人在君青身前三步之处停下身来,桀桀怪笑,但是君青发现他不时喘着气,似乎身怀重病一般。

怪人手中执着一支绿火的蜡炬,怪声道:“你是故意闯进这地下室的了?”

君青看他那模样,愈瞧愈是恐怖,一股寒意直从脚底冒了上来,他颤声道:“你是人是鬼?”

那怪人桀桀怪笑道:“人和鬼又有什么区别?”

君青—怔,那怪人又厉声道:“小子你从实说是不是有意闯进这地下室?”

君青听他口气像是审问囚犯一样,不由心中大怒,渐渐忘记了恐惧,抢声道:“这干你什么事?”

那怪人喝叫道:“小子找死!”

身形一幌,真如鬼魂一般欺了上来,君青只觉一股阴风直袭上来,他心中一怕,不知所措,那知那阴风斗然全失,定眼看时,那怪人又回到原处,正冷晒道:“姓岳的本事有限的紧,我还道—一”

忽然君青双拳一花,一下子就到了怪人眼前,扑的一指点在怪人手肘上,招式之快,令人乍舌,但是力道却平常的紧。

怪人咦了一声,还以为是君青故意手下留情,目瞪禁不诧视。

君青心中暗道:“我一注意招式,就忘了配上力道,就算配得上也配合不好,唉……”

事实上武学拳掌之术,变化虽多,总不出招式力道两事,别人浸婬一生也未见得能得此中三味,君青自幼一招一式也不曾学过,一天一夜之间竟有这等成就,只怕已是武林千年的空前奇迹!

那怪人喘了一口气,一手执烛,一掌猛的前探,五指阴风拂拂,令人不寒而噤。

君青急切中浑忘一切,只是下意识地身形一转,那知那怪人的手掌也随着他一转,五指并张已抓到胸前——

君青迷糊中觉那枯瘦五指就象髅骨一般,心中又惊又怕,大喝一声,双掌猛然外推——

只听见呼一声,君青只觉身形猛震,退了一步,定眼一看,那怪人也摇幌着退了一步,脸色奇异地叫道:“好小子,好纯的内功!”

君青不禁一怔,暗道:“他说什么?好纯的内功?我?”

但看那怪人道:“嘿,岳铁马—一”

说道这里忽然大大喘息,“噗”的一声跌坐地上。

君青吃了一惊,只见那怪人脸上肌肉抽搐,似乎不胜痛苦,身体摇摇慾倒,心中不禁大奇。

他虽然甚是害伯,但是一种说不出的力量驱使着他上前,他待要伸手相扶,但是一看那怪人的模样,心中一寒,立刻缩回手来。

只见那怪人一阵抖动,往后便倒,君青一时忘了害怕,伸手一把扶住。

要知君青虽然自幼习文,似乎不及三个哥哥豪壮,其实他心中仍然一丝不漏的接受了铁马岳多谦那种侠义豪放的遗传!

君青只觉触手之处,那怪人身躯不停地抖动,过了好一会,那剧烈的颤抖才停止,但见那怪人脸色也恢复了正常,只是仍然跌坐闭目,似乎在运动调养。

君青暗暗讨道:“这怪人怎么突然这样?倒象是受了内伤一般,难道是我方才一掌把他打伤的么?……不,不可能,绝不可能……”

这时,只见那怪人缓缓睁开眼来,瞪了君青两眼,怪声道:“奇了,你方才竟没有乘机杀我?”

君青一怔,心中这才想道:“方才我若要杀你,确是举手投足之劳—一”

那怪人见他不答,阴笑道:“你可是后悔了?”

君青忽然好象受了辱一般,脸孔气得通红,大声道:“胡说,你胡说!”

那怪人冷笑道:“不管你后不后悔,总归你没杀我是事实,我可不能再杀你,你快滚吧。”

君青不料世上竟有这种不识好歹的人,大叫道:“我高兴来便来,不高兴走便不走。”

那怪人长发一摔,怒道:“你别仗着你老子的名头吓我,我可不怕。”

君青一怔,道:“什么?我仗什么老子的名头?”

那怪人大喝道:“你装什么傻?”

君青气道:“你凶什么?哼,要是狠的话也不会被人家打伤成这个样子。”

那怪人证了一怔,一时找不出话来反驳,过了一会一抬头,看见君青仍瞪着眼睛盯着自己,不禁大喝道:“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极是讨厌你?”

君青点头道:“我也极是讨厌你。”

怪人怒道:“没出息的家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废瓦残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骑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