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骑令》

第 七 章 正反阴阳

作者:上官鼎

司徒青松面色灰白,一连向后退了三四步,沉声问道:“这位壮士,你——”

岳君青被这突来的变故吓得不知所措,怔怔插口道:“老前辈是什么意思?”

司徒青松仔细分辨一下他的嗓音,面色稍霁,沉吟片刻,面色蓦然又是一变,怒道:“你——你,铁脚仙是你什么人?”

岳君青又是一怔,司徒青松猛可急燥的大叱道:“小子,你听见吗?我说——铁脚仙……”

岳君青反感大起,忍不住冲口还叱道:“我早听着了,我说——铁脚仙……”

他本来想说“铁脚仙并不识得”,但斗然见司徒青松满面杀气腾腾,一赌气闭口不言。

司徒青松像是发了狂,大吼道:“怎样!”

君青双目一翻:“不怎样——”

他口中如此说,心中却忖道:“司徒青松和什么铁脚仙必有极大的渊源了,又知他怎会和我扯上牵连的——”

司徒青松冷不防给君青碰了一鼻灰,他本已怒火大冒,此时更是面色通红,猛可跨上一步,道:“好!好!你不肯相告,今日别想走出此宫——叱,还不脱下面幕人——”

他身随话起,话音方落,一掌已自抹到——

岳君青一惊,急忙中一颠步,退了一步。

司徒青松目中凶光闪烁,猛可又是一掌劈出。

君青不敢硬架硬挡,一连被逼退好远才立下身来。

蓦地里,“当”一声,清脆传来。

君青方立定足跟,但觉这一声大约是铜锣之类,清脆已极,不知是何用意,但大敌当前,一丝也不敢分心。

却见司徒青松面色一变,止住身形,毫不停留,反身疾奔而去。

君青大奇,怔在一边作不得声,可怪那司徒宫主临行一言不发,真不知是何用意。

呆立老半天,君青苦恼的拍拍自己头额,直觉这几日的遭遇近乎神奇,一连串不得而知的事情接二连三发生。而且都在自己身上,下意识的他感到一点持重的感觉,生像是被这些怪事压得透不过气来。

于是,他自然而然又回想到幼小的生活,那高山大树,那深深清溪,平谈的生活,有时也会在一个人的心版上刻划下最深的痕迹:

于是,他直觉感到自己在变了,变得很快!想起以前苦心致文的事迹,头脑中马上充满了一句句古文贤书,他象是安静的沉醉了,一丝笑容浮上了嘴角。

但是,立刻的,头脑中换了一幕景象,那是一个个图影,“定阳真经”上的每一小处都清清楚楚出现在目前历历如绘。

他的笑容消失了,双目稍稍皱起,打心底里,他想抛开这些杂乱的思维,但是越是如此,那些景像越是清明,纤索不遗的在心中流过。

渐渐的,他又醉心在技击中。

三四天来的苦心研钻,真好象把技击在他心中重重埋下了根,终于,他的笑容又出现了,笑中,包涵有豪气逸飞的味道。

“拍”一声。

惊醒了沉思中的少年。

君青惊奇的看看,却是一团小布束落在身前。

他迷惑不解的想了想,终于想到一束布落在地上竟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那么抛掷者的内力必定真纯得很了。

这个疑问他一念及,立刻四下一张望却是空空荡荡,毫无人迹。

“拍”又是一声一束布,落在身前。

君青上前拾起两束布,一观察却是象有人从衣衫上撕下来的模样。

君青百思不得其解,用手一振,两束布一左一右出飞,“拍”一声,一齐击在墙上。

君青悚然一惊,暗暗忖道:“这一声,没有方才掷过来时响啊,那么——那么我是不如他了——”

他根本不知道“他”是何人,但可笑他已生出一种不能释然的心情。

“拍”,又是一声。

君青跨上一步。

“拍”,一束布团。

君胄又上前一步。

一个念头闪过他的心头:“莫非是什么人来指引我走出此宫?”

这个念头即兴,再也不迟疑,一个起落,纵向前去,来到四道甬道交叉之处。

“啪”一声,是在左方。

君青慢慢证实了自己心念,不再考虑,紧随而去。

东转西弯,前前后后也不知走了多久,只觉始终是向高处而行,君青每到一处分岔道前。

又向左折了一个弯,眼前一亮,一排石阶级整整齐齐在甬道尽头。

不再迟疑,奔到那石阶前,略一打量,便向上爬。

这一排石阶大约只有廿余级,不到一刻便到顶层,只见一块石板盖覆在顶上,君青略用力一掀,石板并不很重,向左右一试,便向右边移开一些,但觉身上一凉,敢情是外面一阵凉风吹入。

君青翻出洞口,把石板重又覆好,长长吸了一口气,打心里底升出一种自在的感觉。

仰首一望,但见天空繁星点点,敢情夜正深长,阵阵夜风拂过,使得这入世未深的少年有一种忘我的感觉,良久——君青长嘘一口气。

打量四周,这儿却是一片荒地,十多丈方圆全是杂树横生,叶影婆娑,景致倒是不错。

蓦然君青想到一事,暗中奇道:“分明那司徒姑娘说这是水底之宫,深处水底而且我自上而被擒时也不正在江水中。但怎地这出口却反在陆地上,而且,地势还相当高哩——”

他一念及些,立刻一幕幕在宫中的情景又浮上了眼前,暗暗感慨这几日真是如梦一般,但至少,在他的心胸中,这几天离寄的生活已占下了很重大的地位。

于是他又念及那以布束引自己出宫的人,却始终没有露面。不过他已能确真的感到,那是决无恶意的。

想着想着,斗然一惊,忖道:“我尽站在这作何,那司徒青松一刻发现我走出宫中,一定会自此追来,我可敌不住他哩——”

一念及此,再也不敢呆立,伸脚便走。

蓦然身后轧轧一阵轻响,君青一惊,身形有若行云流水,一掠而前,霍的一个反身,全神注视。

却见那石板出口一掀,一条人影窜出,君青闷不作声,低低屏息戒备。

轧轧又是一阵轻响,那人翻出洞口,把石板覆上,猛然一直身形,对戒备着的君青一笑,招了招手,斜掠直向左边走出。

君青一怔,不自觉身形一幌,紧跟而去,那人身形好快,一闪之间,便到那边密林附近,停下身来,象在等候君青的模样。

君青不敢怠慢,一掠而至,正待开口,那人急一挥手,作一个禁声的手势,轻轻跨入密林。

君青越发感到惊奇,再不停留,一头也钻人林中。

那人领先走,好一会才停下来,找着一块大大方方的平坦石头,一屁股坐下。

君青抢前数步,正要说话,那人蓦地哈哈一笑道:“岳少侠——”

君青一惊,那人缓缓转过身来,干咳一声。

君青闪目一瞧,只见那人约五旬,只是生得眉目端正,英风勃勃,两目神光奕奕分明是内家高手。

再也忍不住说道:“老前辈引在下至此有何见教?”

那人轻声一笑,双目如电般一扫而过,沉声道:“若非及时有重大事件发生,司徒青松这家伙可不知又得怎样对付你了——”。

君青听得极不入耳,但心中一转,恍然道:“这般说,是前辈引在下脱离险境——”

那人一笑不答,君青不再多念,一揖到地,朗声道:“晚辈不知如此,怠慢之处,千望见谅。”

那人又是轻轻一笑道:“好说,好说,不过,岳公子也许对老夫方才之言有不服之心,这也是寻常之情——”

他说到这里故意一顿,满面笑意的瞥了君青一眼,果然君青俊脸通红,象是十分窘困。

那人一笑又道:“但老夫仍有一言相告,那司徒青松的心计,普天之下,恐怕无人能与之匹敌!”

君青一惊,但见那老人说得斩铁截钉,不由他不相信。

想到这里,不觉冲口道:“前辈和司徒前辈是旧识吗?”

话一出口,只觉那老者一怔,好半晌说不出话来,君青心中大奇,却见那人长叹一声:“是啦!我和……我和他,熟得很!”

君青怔怔的“哦”了一声,那老人沉吟半刻,缓缓道:“方才我在宫中见你和司徒青松僵持不下——”

君青斗然想起一事,问道:“啊,对了,怎么这水底之宜的出口反在陆地上?”

老人一笑道:“这个乃是司徒青松迷宫之时如此设计,水底之宫虽在水底深处,但却掘了一条隧道一直通到岸边陆地上作为出口,平日他们宫中人进入并不从此而行,乃是由水中上下哩。

君青恍然而语,忖道:“一点也不错,方才不是一直看向高处进行吗,这么来这隧道是极长的了,司徒青松建此水底之宫可真不容易哩。”

那老人微微一笑又道:“方才老夫在宫中见你和姓司徒的僵持不下,发现你是铁马岳多谦之子不知对否?”

君青释然地点点头,这才明白所以这老入能得知自己的来氏。

老人似乎满面喜色,朗朗问道:“敢问岳谦兄近来可好?”

君青听他口气,知是父亲朋友,不由更加恭敬,垂手答道:“他老人家近年来一切如昔——”

老人一喜,恭声又道:“久闻岳大侠隐居终南,三十年如一日,现今想仍在世外桃源修身养性—一?”

君青心中一沉,敢请老人问中了他的心事,但见老人对父亲想是十分钦敬,不愿隐瞒,束声道:“家父已于半月前破誓下山——”

“什么?”

君青低低嗯了一声道:“终南山适逢天崩地裂,晚辈随家母逃出—一”

老人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声道:“什么?”

君青沉声接着又道:“晚辈随母兄外离,迄至数日前陷身于此。……”

老人一惊。双目一翻,敢情他这才弄清岳多谦和他们并不是一路,而天崩地裂对于岳家的性命也并没有伤害,于是,他稍稍平静了一些。

君青沉默着,那老人缓吸一口气,沉声问道:“那么,岳多谦侠驾何方?”

君青双目一凝,不假索答道:“关中!”

那人惊咦一声,君青咬咬牙,一字一语道:“家父找剑神胡笠。”

“哦!”那老人突似释然的嘘了一口气。

君青奇异地望着这个老人,蓦然老者似是想起一事,惊道:“令尊和胡笠并没有交情啊?”

君青沉重点点首。

老人咦了一声寻思道:“方才我以为岳大哥是去找胡笠聚聚面的,但这般说来,难道—一”

他乃天生性急,再也忍受不住,叫道:“那么——他是去作什么?”

君青不想外人得悉太详尽的内情,于是缓缓答道:“他老人家是去和胡笠比试的!”

他本是缓言慢语,但说到最后再也忍不受,声浪不知不觉间提高不少。

“那老人惊呼一声,站起身来半晌,哦了一声,又颓然坐下。

君青不解的望着他,只见老人不自在的摇了摇头,不过打心深处,老人暗暗忖道:“七奇享名年四十余年,总有一天,他们如自会碰一碰才甘心的,岳大哥决不会失败—一”

沉默——良久。

老人突然瞥见君青嘴chún一阵子蠕动,展眉一笑道:“有什么话直说不妨!”

君青红着脸问道:“敢问老前辈名号?”

老人面色一沉,哦了一声,猛可直起身来,右足一跨,轻轻放在地上。

君青茫然一瞥,斗然见那只右足敢情是赤着的,而左足端端穿着一只黑布鞋儿。

一个念头电闪而过,那老者疾哼一声,赤着的右足一点地,但闻“嗤”一声,君青寻声看时,却见一粒拳大的圆石被一点之下,竟作粉裂。

“您……您……铁脚仙!”

君青冲口说出。

老人面上徒然光彩一掠,双目泛出刺目的神光,口中沉声缓缓道:“陆倚官!”

君青轻呼一声,叫道:“陆老前辈,您真就是铁脚仙?”

陆倚官点点首:“不错,你可发现了端倪么!”

君青用力点点道:“是的,司徒青松原来如此——”

陆倚官沉重的点点头道:“举天之下,仅老夫一人装束如此,而那司徒青松实也应某种因素,是以误会于你啦……”

君青大声道:“那时晚辈无意中踢出一只鞋去击中之人。而后又蒙面四下乱闯。想是这两般巧合,司徒宫主不见我面,只见我的装束,是以误会连生!”

陆倚官一笑道:“真聪明。想来司徒青松此时仍不能释然于怀哩。”

君青怔怔的站在一边,呐呐道:“可是——可是陆前辈和司徒宫主有什么牵引吗?”

他实是由于忍受不住,是以有此一问。

陆倚官长叹一声,点点首道:“不错,这件事不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正反阴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骑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