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 十 章 渐露端倪

作者:上官鼎

白铁军道:“好一片平原。”

钱冰脱口道:“如和关外塞北的平原比起来,实是小巫大巫之别。”

白铁军道:“呵?我原以为塞北全是高山峻岭——”钱冰道:“那里的话,塞北沙漠动辄万里无垠,放眼望去,除了太阳月亮,什么都看不到,那才真叫人感到造物之伟大,己身之渺小哩。”

白铁军点了点头,他心中却在苦笑着暗道:“对于这个谜一样的大少爷,总算知道他是来自塞北的了。”

这时,他们已经走入了那广漠的平原,忽然之间,白铁军扯了钱冰一把,钱冰问道:“什么?”

白铁军道:“前面有人……”

钱冰吃了一惊,道:“难道又是冲着咱们来——我是说冲着我来的?”

白铁军道:“不,似乎是有人在动手过招——”

钱冰想问,白铁军道:“施展轻功,咱们上前去看。”

他话声方完,已经陡然腾身一跃,身子如一支强弩之矢一般,疾射出数丈之远,他双足微微一荡,竟如御气飞行一般,一口气就飘数十丈,那身形之快,姿势之美,简直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他微微从目光的余光向后一瞟,只见钱冰已经到了他肩后不及三尺之境,他不禁暗自叹道:“钱兄弟这一身轻功,简直叫人不得不服了。”

两人如旋风一般奔了一程,白铁军轻声道:“到了,你看——”

钱冰骤停不住,呼的一声已超出了三丈,但是只在眨眼之间,也不见他如何停势转身,他已面向着白铁军直飞回来,白铁军原想笑赞一句,但见钱冰脸上一本正经地带着紧张之色,似乎已经进入搏斗状态的模样,便忍住不说了。

白铁军道:“你看前面——”

钱冰定目向前看去,只见不远处七八个人围着一个人在那里争执,被围在中间那人的脚旁似乎还躺着一个人,远望去辨不出是死是伤。

只听得一个沙喉咙的声音吼道:“按说大丈夫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泉涌以报,施某人虽曾蒙你老爷子照顾过,可是现在各为其主,老爷子何不卖个交情?”

白铁军在暗处低声道:“这是什么话?既说大丈夫泉涌以报,又说‘卖个交情’的话,这成什么话?”

只听得那被围在中间的人开口道:“施冬青,老夫不要和你说话,只算老夫有眼无珠,冰雪之中救错了你,你免谈了。”

那人声音又是宏亮又是雄壮,只是带着几分苍老,令人听来有一点凄凉的味道。

白铁军喃喃道:“原来这就是施冬青,这是峨嵋派赶出门墙的叛徒,一向只听人说过他剑法高明,功力深厚,却从没有听说过他一个好字。”

那七八个人中又有一个人道:“咱们几人虽是不曾见过老爷子,但是对老爷子你一向是钦佩不已的,目下事不得已与老爷子相持,实是没存半分不敬之意,只求老爷子你高抬贵手交出那封信来,这镖车中的万两白银,咱们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围在当中的老人喝道:“郑彬,我万万想不到你也被卷入这淌浑水了,说实在话,咱们虽然不曾见过面,五年前你在大长江上力拒四霸的壮举老朽曾击节大赞,便是天下第一剑卓先生也曾赞过你的剑法独出一格,他预期你十年之内可成一代宗师,你怎能如此……如此自毁前途?”

白铁军在暗中眼睛一亮,喃喃道:“郑彬也在这里?久闻反手剑郑彬剑法独步天下,也许今天能叫我一睹庐山真面目了。”

那郑彬没有回答,又有一人道:“老爷子你要想以口舌说退咱们那是妄想,咱们七人虽不会放在老爷子的眼中,但是今日之事,咱们早就决定不顾颜面了——既使落个以众凌寡的恶名——”

那被围的老人忽然仰天长笑起来,他大声道:“老夫自然不会以口舌说服诸位——”

“嚓”的一声,只见一道夺目的金光凌空一闪,他手中已持着一柄金光霍霍的大刀。

钱冰只觉得身边的白铁军微微一震,脱口轻呼道:“飞龙镖局的金刀骆老镖头!”

钱冰是什么人物的来头都一概不知,他见白铁军脸上露出又惊又敬的神色,心想:“这骆老爷子必是厉害无比的了。”

只听得那边那人道:“老爷子你要凭一柄金刀硬闯出去?”

骆老爷子拂髯豪声道:“七位自比当年江南八侠如何?”

那人阴森地道:“骆老爷子昔日一柄金刀把江南八侠打得落花流水,但是咱们七人——骆老爷子你还是三思而行。”

钱冰低声问道:“江南八侠又是谁?”

白铁军道:

那是十年前的老掌故了——咱们以后再说,现在轻轻在走进一些”。

钱冰跟着白铁军缓缓向前移近,因为这一片地势全是平原,没有可以遮掩之物,他们只靠着长及膝盖的野草掩护,低姿绕着前进。

走了一程,白铁军一伸手道:

好了,咱们就伏在这里。

钱冰仔细倾听,声音离他们已经十分靠近,蓦地里,只听得骆老爷子大喝一声:“老夫要闯了!”

钱冰悄悄抬起头来向前看去,只见前面金刀闪处,一个银髯虎目的老人大踏步向前正东方硬闯过去。

只见银光盘空一匝,一支长剑如长空闪电般直挑向金刀骆老爷子的左肩,骆老爷子刀如旋风,半个弧形一划,平挡住一剑之袭,同时大踏步,向前进了三步。

只听得一声大叱:“一齐上!”只见金刀骆老爷子大刀一封,虎虎劈出三刀,一刀比一刀凌厉,当面六柄长剑竟被逼得退了一步,却见那反手剑郑彬一声长啸,一连刺出三剑,这三剑设想之妙,直是令人拍案叫绝,白铁军对钱冰道:“这郑彬是个天才,这三剑可真了不起!”

骆老爷子却是左两刀,右一刀,然后从中央刷刷刷连攻出三刀,这一共六刀由守到攻,一气呵成,没有半分思索的余地,到了此时,白铁军是彻底地服了,他喃喃地叹道:“刀法练到这个地步,那也没有话可说了。”

那郑彬剑走偏锋,出招全是违反常规,然而却是奇招连出,锋芒有如水银泻地一般,那其他的六人虽然全是剑道上的高手,但是郑彬的剑式大违常理,他们无论如何都是难以配合得上,几次抢攻之下,竟是险些伤了自己的人。

这只是一刹那间的事,骆老爷子已然抓住了这个难逢的机会,他金刀一闪,忽然一片刀光滚滚然地从中央突破而出,郑彬长剑翻飞,一口气攻遍了骆老爷子前胸十八个要穴,剑尖如闪电般狂指,竟是没有一个穴道有半分偏差。

骆老爷子一个盘旋,朗声喝道:“好剑法,武林之中第二代剑手要以你第一了。”

他手中金刀一扬,又从一个不可思议的方位递出一招,劲风一飘而出,郑彬倒抽一口凉气倒退了三步——

然而那六支长剑却在这个空隙中齐攻而至,骆老爷子银髯飘飘,大喝一声:“都给我让开了!”

霎时之间,一种呜呜然的低沉声音从他那金光霍霍的刀圈之中发了出来,乍闻之下,彷佛是江水呜咽,过了片刻之后,却忽然变成有如雷鸣一般,白铁军暗暗道:“好啦,骆老爷子的成名绝学施出来啦,奔雷神刀!”

只见骆老爷子忽然身子一个转翻,接着一阵兵器相交之声,骆声爷子已经到了重围之外!

他大刺刺地反手插上了大金刀,抱拳道:“骆某人领教过了,那边车上黄金白银诸位想要的只管动手拿,地上躺着的是敝局郭镖头,杀人劫货,以后咱们慢慢地算这笔帐,七位好好地记住就是,今日骆某告辞了。”

他大大方方地说完了,这才转身如飞而去,那七人一个个都惊得呆了,过了好一会,才想起来猛向前追去。

那反手剑郑彬大喝道:“施兄,你留下看住那镖车。”

只见他腾身而起,身形真如一缕轻烟一般直射向前,霎时之间就只剩下了一个黑点儿。

飞龙镖局金刀骆老镖头是天下武林人人钦佩的高手,他行镖只为不忘先人行业,会会天下英雄,一年到头也难走几回镖,是以他威名之盛,这镖局倒并不如鹰扬镖局兴旺。

白铁军暗暗道:“多少年来一直听人说郑彬如何如何了得,今日一见,确是厉害。”

他忽然低声对钱冰道:“兄弟,咱们从正前方捷径超上前去瞧个究竟。”

他身形一长,忽然如一支箭般射到对面长草之中,钱冰依样潜了过去。两人弓着身形便在草叶之中疾行而去,只是一阵哗啦的草响,在风动草摇之下,根本丝毫显不出异状。

钱冰跟着白铁军没头没脑地向前奔,他根本不懂选择地形,也不懂为什么要绕来绕去,只是跟着白铁军跑,过了一会,白铁军猛然一停身形,钱冰也停了下去,白铁军向前一指,低声道:“就在前面了。”

钱冰张目望去,只见金刀骆老爷子站在前面,后面一人如飞而至,正是那反手神剑郑彬。

令人大吃一惊的是骆老爷子忽然反过身来,郑彬低声道:“骆老哥,我这场戏演得还过得去么?”

骆老爷子翘起大姆指道:“妙极,妙极,继续装佯混下去吧,半月后我到京城找你。”

郑彬道:“到时候谅来可以打探出一点名堂来了。”

骆老爷子道:“后面的人就要追到了,我走啦。”

只见他一展身形,轻松无比地贴着地面飘出了数丈,霎时又是不见踪迹。

这时候,后面几人全追了上来,郑彬反身道:“那老家伙轻功委实惊人,只是一步之差,他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众人嘈杂地商议了一阵,一齐转身回去了,白铁军和钱冰对望了一眼,钱冰道:“是怎么一回事,那骆老爷子和郑彬是一边的?”

白铁军点了点头道:“我猜想京城之中必有大事酝酿慾发了……”

钱冰却不感兴趣,白铁军见众人走远了,和钱冰一齐走了出去。

白铁军边走边谈:“方才骆金刀上的绝技总算看足了,唉,这骆金刀号称二十年从未败过,刀法确是通神。”

钱冰问道:“小弟不懂刀法,但见他左右砍劈,威风凛凛,想来必是厉害无比。”

白铁军又自赞叹了一番!

议着谈着,钱冰忽然问道:“白大哥,你这么高的功夫,小弟见你每次出手,所向无敌,在武林中总可算上第一流人物了吧——”白铁军笑了笑,却道:“我心中常常想到,若要称上第一流,倒也没有什么,但若能成为天下第一的高手,可没有十足的把握——”

钱冰望着他豪迈的笑容,这句话他轻描淡写地说开去了,但钱冰却隐隐感到一股不可抗御的豪气在他一笑之中流露无遗,不由暗暗折服不已!

钱冰又道:“白大哥,那武林之中,每几十年来,必有奇才,这样说一代一代比较起来是进步或是退步?”

白铁军哈哈一笑道:“这倒说不一定,奇才一出,每每青出于蓝,但年长一分,功力自是更深一层,是以每一代总论起来都相去不远,譬如说吧,那少林武当,武林正宗,领袖武林多少年了,那份威势有时特盛,有时也平平无奇,端的要看人才有无了!”

钱冰颔首道:“那么当今武林之中,最厉害的人物有些什么人呢?”

白铁军微微一笑道:“武当掌教、点苍天下第一剑等等,还有咱们看见的金刀骆老爷子,都是近十年来的人杰,但这些人较之卅多年前的一辈人物声名就要略逊一筹了!”

钱冰啊了一声道:“卅年前?是什么人?”

白铁军面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微微有些肃然的模样,他点了点头道:“那时候江湖中出现了一辈神仙般的人物,却只是在武林中一现即隐,好象是约好似的,再也未出现过,但在他们出现的时候表现得简直是惊天动地,是以一直到今天,武林中远未曾忘怀,那便是所谓的南北双魏、及那鬼影子!还有东海仙比起来又更早了,今日江湖上只怕真没有见过这两位前辈了。”

钱冰啊了一声道:“鬼影子——”

白铁军却接口说道:“那鬼影子的名头是江湖上人叫出来的,那人行踪太过神秘,功力之高从没有一人见识过,是以连他到底是什么人,却无人得知,只知有这样一个神秘的盖世高手,至于那南北双魏等,名声也自鼎盛,而且武林之中,除了几个老一辈的外,恐怕没有人知道南北双魏的全名。”

钱冰啊了一声,他似乎十分有兴趣地紧接着又问道:“其他还有别人么?”

白铁军也谈得兴起,仔细地沉思了片刻,忽然点点头道:“嗯,还有几人,这几人虽未与他们齐名,但当年他们的事迹,以我私下看来,也是了不起的惊人之作,这几个人一个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渐露端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