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十三章 少林之行

作者:上官鼎

白云悠悠,微风送拂,阳光温柔地照射着大地。

这时大道上缓缓走来一人,只见他体魄高大,气度雄伟,一袭白布衣衫,正是功力深不可测的白铁军。

白铁军走在道上,只觉微风拂面,心中甚是开畅,他面目之间虽然英气勃勃,但精光内敛,丝毫没有惊人之处,走着走着,已来到了山区之地,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逐渐少了起来。

白铁军抬起头来远远眺望了一下,只见不远之处青山起伏,正是那名震天下的少林寺所在——嵩山。

白铁军吁了口气,喃喃自语道:“我想那少林寺中僧人对那罗汉石也是决不放松,只要上山一问,多半便会有些眉目,唉,这件事委实太过于神秘了,十多年来终是一片茫茫,总算遇着了钱兄弟一语惊醒,现在有个头绪方便得多,嗯。那钱兄弟为人定然精明,说不家他这一路上又有所发现,到江南会了面非得和他好好琢磨一番

他心中想着,不由又想起钱冰神秘的身份。

“钱兄弟也真是奇怪,看他的模样似乎只会轻功,但我又曾亲自看见他练那失传多年的绝顶内功心法,如此看来,他的来历可真不简单,他一片诚恳,却始终不肯说出自己身份,唉,我和他是一见如故,分离才几天,便禁不住时时想起他来,下次遇着了,非得好好和他长谈,不再让不必要的秘密存在咱们之间。”

他想着想着,心情似乎畅快不少,步伐轻松,不一会便来到少林山下。

白铁军想了想:“现在上山,似乎有点出人意料,而且少林僧人见自己面生,必然不会轻易让自己上去。”

心念转动,足步慢了下来,这时来到一个弯道,弯道紧靠着便是一大丛密林,林中树木却大半是枫树,是以叶红似火,甚是好看。

白铁军看那一片红浪随风微微摇动,心中不由一畅,正欣赏之间,忽然听得不远的后方有足步之声响起。

他站身之处正是山道转角,那后方之人非得也走到这转弯之处,绕过山石才可看见他,这时足步声传来,他并不注意,却听到一个人声道:“大叔,你说咱们怎么办?”

白铁军呆了一呆,不由大大吃了一惊,以他的内功造诣,就是十丈方圆落叶之声也逃不出他的双耳,方才他明明只听到一个人的足步声,但从这一句话看来,分明是来了两个人,这么说另一个人的落足分明已到不惊尘土的地步了。

这落足不惊尘土并不困难,只要轻功造诣相当深的人都可办到,但奇怪的是在一个并未施展轻功,平日走路之间自然而然落足极轻,这却是一种独门的功夫。

白铁军心中暗惊忖道:“不知是那个高手驾到,从那落足不沾尘士看来,分明是极为稀见的‘一柱香’内力已练到家了,江湖之上却从未听说有这样的人物。”

他心中震惊,这时那同样的声音又响起:“大叔,照小侄之意,不如到夜晚上山,能暗中得手自然一最好,否则一旦动手,在黑夜之中退路也较方便。”白铁军暗暗吃惊忖道:“这两个人难道是想闯上少林山去?嘿,近日来怪事真可是层出不穷,武林正宗少林武当竟连日有外人闯关,我且躲起来看看到底这两个是什么人物。”

他心念一动,心知这两人的功夫定然绝高,是以不敢大意分毫,轻轻吸一口气,飘身入林,躲在一株粗大的枫树之后,他轻功佳妙已极,没有发出一丝一毫声音。

这时那边足步之声越来越近,终于两个人转过大石,白铁军望目看去,只见左首一人年约六旬,颔上银髯根根,相貌惊人已极,双目之中一片清澄,白铁军心中不由暗暗吃惊!

再看那右首一人,几乎忍不住脱口呼出声来,只见那右首一人年约二十左右,相貌俊秀,神采飞扬,正是那在武当纯阳关和白铁军对过一掌的杨群。

那杨群功力之深,委实不可测度,但看他对那老者神色恭谨,分明那老者更是有来历之人了。

白铁军却觉那老者面生得很,正思索间,那老者突然冷冷一哼道:“据青天说,那少林寺中高一辈的和尚很难轻易出手,想那少林名盛百年不衰,定是包藏深广,咱们不可轻视,那里能悄悄私闯山门,等会咱们一路上去,见着方丈老僧和他说个明白。”

白铁军听得暗暗点头,这老者的气度惊人,锋芒已自内敛,真猜不是透是何方高人。

忽然他念头一转:“青天……啊,是了,杨群本和那齐青天胡子汉是一路的,这老人必然和齐青天有关联,这杨群和齐青天两人真不知是何路数,身怀绝世功力,我且看看他们到底为了什么,反正我也得上少林一趟,不如远远跟着他们吧。”

思索之间那二人已走出十多丈远了,白铁军四下看了看清地形,他虽功力绝高,但素来为人极是谨慎,身形一闪,掠入密林深处,斜斜地跟着二人往山上爬去。

少林山路因进拜香客日日络绎不绝,是以甚为平坦,那两人足程如飞,白铁军在林中左穿有穿,始终保持十丈多远的距离。

这时忽然钟声响起,从高山上清越地随风传来,白铁军只觉那钟声清越,的确足以发人深思,暗暗忖道:“看来大约是少林寺早课之时了,这两人选的时刻倒是不错,早课此刻大多僧人都去念经了,顶多只有几个行脚僧人在大寺门外留下,一路之上倒也可省下了不少麻烦。”

他想的不错,那钟声不断地一下一下响着,一路上没有遇着僧人,越向上爬,钟声嘹亮,不一会少林寺宇已然在望。

这时日光斜斜射在少林寺庙顶上,那金饰朱雕闪闪发光,寺院连山遍野,钟声之中微微夹着倾经之音,好一片佛门庄穆气象!

白铁军只见那两人来到大寺近处,忽然一起停下足步,杨群道:“大叔,咱们要等他们早课完了再上去么?”

那老者颔首不语,这时寺院门口的僧人似乎已看见他们两人的身形,有二个僧人连袂缓缓下了石阶,走上前来,白铁军在树干后望出去,只见两个都是年轻和尚,大约是低辈的弟子。那两个和尚向杨群及那老者合十行礼道:“两位施主请了。”

杨群回了一礼道:“大师——”右首的和尚忙道:“不敢,小僧空明,这是小僧师弟空元。”

杨群啊了一声,却不再发话。

那空明道:“不知施主驾临敝寺有何贵干?”

杨群道:“在下要求见少林主持方丈。”

空明似乎吃了一惊,他仔细打量了一下两人道:“敢问施主大名——”杨群笑了一笑道:“在下杨群。”

空明在口中默默念了两次,却记不起这个名字在什么地方听过,分明是无名之辈,他又看了看老者,口中说道:“方丈主持早课——”杨群摇了摇手道:“这个在下晓得,是以咱们在寺外相候。”

空明啊一了声,却不便多言,他和空元对望了一眼,却猜不透这一老一少的来路。

杨群一袭青衫,在日光中有如玉树临风,白铁军在树后见了,心中暗赞道:“这杨群确是一表人材,他虽没有钱兄弟那特有的潇洒之气,但气宇非凡,而且功力之深,恐不在我之下,这种人物在武林之中不出一月必然轰动天下——”

他心念思索间,那两个僧人低头交谈了几句,那空明僧人抬头道:“方丈今日恐怕再坐禅,不能接见两位——”

杨群冷冷一哼道:“那么,咱们去见他便是。”

白铁军听了不由暗暗皱眉忖道:“这杨群锋芒太露,修养功夫似乎不够。”那空明僧人果然闻言面色一变道:“杨施主此言小僧不解——”

杨群冷笑道:“废话少说,咱们等会见了方丈才说。”空明僧人面色又是一变道:

杨群冷哼一声,空明忽然后退一步道:“如此,恕贫僧失陪!”

他双掌合十,白铁军只见他僧袍一阵颤动,却见那杨群冷然一哼,猛然上前一步。

白铁军暗吃一惊,果然见那空明僧人面上骇然变色,登时满面通红。

杨群冷笑道:“大师好走——”

他力道陡发,空明闷哼一声,陡然之间钟声戛然而止,少林早课已然结束。

空元上前两步,扶住空明摇摇晃晃的身形,他面上惊怒交集,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忽然寺中一连走出六个僧人,一言不发来到当前,空元这时才定下神来道:“师伯,他……这个姓杨的——”

那当先一个僧人摆了摆手道:“空元,都看见啦,你扶空明进去吧!”

他一挥手,那身后五个僧人一齐走到一排,杨群冷笑依然。

那僧人微微一晒道:“贫僧法玄——”杨群道:“一法空慧,嗯,大师是少林二代弟子。”

法玄冷冷一笑道:“杨施主,敢问这位老施主是何人氏?”

杨群傲然道:“这个,咱们会对方丈主持说明的。”

法玄长眉一轩,冷然道:“如此,施主请下山去吧。”

杨群冷笑一声,正待发话,身旁的那老人忽然嗯了一声道:“法玄大师言重了。”

法玄僧人双目一闪,精光陡然外射,注视着那老者,但却看不出底细。

蓦然之间,一声清越的钟声响起,法玄僧人面上神色一变,双掌合十,恭恭敬敬让向左方道:“方丈驾到!”

白铁军抬目一望,只见寺门之中走出三个和尚,左首一个是曾见过一面的一元大师,那居中的法相庄然,分明是那少林主持方丈。

白铁军暗暗心惊,只见那方丈走上前来,双袍一抬,身后陆续走出六个僧人。

那和杨群一起上山的老者似乎不料少林方丈竟然亲自现身,杨群缓缓退到老者身边,那少林方丈合十喧了一声佛号道:“老施主,杨施主请了。”

那老者突然上前一步,行了一礼道:“主持方丈请了,老夫此来是为了一事请教少林——”

一无大师吃了一惊,不料竟是这一回事,忍不住插口道:

”敢问齐青天是施主何人?”老者淡然道:“乃是小徒!”

白铁军大大震惊,那齐青天的功力已极为深厚,虽然上次被自己擒龙神掌惊退,但以一独敌少林高僧犹占上风,不料这老者竟是他的师父,那么他定是绝世高人了。

一元大师也骇然道:“原来是齐施主的师父——”老者淡然道:“那毒法确是独门,老夫力有不及,斗胆请少林方丈将解葯拿出一用——”

他此言甚为托大,少林方丈淡淡道:“少林寺有的是济世灵葯,却无害人巨毒!”

他话音一落,双目合起,老者冷冷一笑,忽的杨群身形一掠,好比疾箭一般,猛地向左一把抓去。

白铁军只觉双目一花,暗叹一声好快的身法,只见那一把抓向一个僧人,入目认得,正是那十年前名震天下用毒之主花不邪,如今法名法元,方才走出的六僧就有他一个。

杨群这一动委实太过快捷,法元才觉一惊,对方掌力已然罩住全身,再也退后不了。

杨群掌力正待外吐,突然身后衣袍一震,啸声大作,他头都不回便知道一个少林高僧在后发出劈空神拳,这拳力之强,他不由骇然色变,急切之间左手一沉,右手生生收回自肋下一翻,倒拍而出。

他应变极为快捷,力道后发先至,一触之下,只觉胸口一重,暗吃一惊,呼地反过身来,只见一元大师站立在二丈之外,袍袂飘动不已。

他冷笑一声道:“大师好沉的内力!”

双手一划,正待吐力,那老者忽然冷冷道:“群儿住手。”

杨群收掌后退,那少林方丈却仍双目微合,老者突然上前二步道:“少林一门盛名天下多年,不知方丈是不是一个重守诺言之人?!”

众人都是一怔,少林方丈却似乎一惊,双目一张,神光斗然四射,对老者道:“施主此言何意?”那老者冷然道:“杨陆订下的诺言方丈可还记得?”

这杨陆乃是丐帮上代帮主,天下无人不知的杨老帮主的名字,少林众增斗觉一惊,不由惊呼出声。

那白铁军只听得心头一阵狂跳,不由留神之间,足下发出一些声息,那方丈听了也面色陡变,也不知他发觉自己出声没有,只见他僧袍一拂,沉声道:“那么——施主是银岭神仙了!”

这银岭神仙四字一出,众人更为惊骇,白铁军只觉热血上涌,忍不住几乎冲了出去。

这时方丈面色已恢复如常,他右手一挥道:“法元,你将解葯给这施主带去吧!”

众僧又是一惊,不知方丈如何陡然答允,但都不敢出言,法光上前一步说道:

他说出此语,不仅一元面人色变,就是银岭神仙也微微震惊,须知这少林“大檀丸”、“九阳神散”与雁荡“玉蝉丹”为武林三种至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少林之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