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十四章 白发婆婆

作者:上官鼎

且说钱冰受托传达信物之事已毕,本当立刻动程北归,但心中犹豫不决,那江南繁华倒还其次,每想到深闺中盼望“良人”的巧妹。不觉又是焦虑又是心虚,每往前行一步,心中便沉重一分,每日间行个十数里,便自徘徊留连起来,这日买马送给叶飞雨,身上只剩一点碎银,次日在江边搭船往无锡去,和风煦煦,船行得又稳又平,到了中午时分,靠在一处大埠休息,钱冰吃过午饭,走上船甲舨,深深呼吸几下,只觉受用无比,忽见岸边走来一个年老女子,满头银发加丝,阳光下闪闪有光,令人看了有说不出的舒服。

钱冰仔细打量了两眼,那女子如依她满头白发看来,至少已是古稀之年,但容颜姣好,一袭细白布衣裙,却是丝毫掩不住她雍容华贵风姿,令人油然起敬。

那妇人手提一只大包,往船边走来,忽然止步向岸边一个水果摊子张望,钱冰也跟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一对少年男女正在购买桃子,那女的不断往那少年手中塞,直到那少年双手再无法容纳,便顺手抛了一个元宝,陪着那少年走到另一只船边,这时正当桃李上市价贱,这十多个桃子那里值得这许多钱,那小贩手握元宝眼睛睁得大大的,不知要怎样是好?

那少妇不住叮咛,那少年却是东张西望,一脸跃跃慾试的模样,十分中听进去一分便不错了,那银发妇人瞧得痴痴出神,直到钱冰所乘帆船起锚,才惊觉过来,挥手叫道:“船家!船家!等一下。”

她提着包裹走上船来,钱冰连忙将她手中包裹接下替她安放妥当,那银发妇人连连道:“好孩子!乖孩子!”钱冰听了心中十分舒服,便搭讪道:“伯母,您也去无锡。”那银发妇人道:“不对,我小孙女也有你这年龄,叫我婆婆罢了”。

钱冰为人随和,从不计较这种称谓,但顺她意思叫“婆婆”,那银发“婆婆”很是高兴,只觉这少年极为可爱,便和钱冰有说有笑谈了起来。

银发“婆婆”谈吐文雅轻松,举止之间极有气度,钱冰心中更是敬仰,晌午一过,风波起了,那帆船吃足了风,破浪疾行,钱冰见江风愈大,吹得银发婆婆满头银丝都乱了,便道:“婆婆,下舱去吧,舨上风儿太猛。”

银发“婆婆”笑道:“江南秀丽,连风也是如此温和,那里吹得老人?”

钱冰瞧着那一头银发,实在忍不住问道:“婆婆,别人头发白了,都是斑斑灰色,颓然无光,您老这头发怎么白得这样好看?”

银发“婆婆”见他问得天真,笑盈盈地道:“乖孩子,婆婆头发好看么?婆婆自己一点也不知道!”

钱冰道:“如果头发白得有婆婆这样好看,我也愿早白的好。”

银发“婆婆”道:“从前婆婆在镜中发现第一根白发时,心中真不好受,比瞧到生死大仇还恨些,对镜拔了个光,后来每天早上起来又多了几根,拔也拔不尽,便只有算了。”

两人谈笑之间,从舱内又走出一个年轻道士来,迎面和两人照了个面,缓步走到船边,望着江水默然,忽然问银发婆婆住口不说了,注视着那年轻道士,面上一阵迷惘之色。钱冰低声道:“婆婆,这人是武当道士。”

银发婆婆忽然为难地道:“婆婆心中有一事想问这小道士,又不知如何称呼他,喂,好孩子,你说怎么办?”

钱冰道:“婆婆称他‘道长’便得了。”

银发婆婆摇头道:“不对,我偌大一把年纪,说怎样也是他长辈,叫他道长,岂不自降身份么?你再想想看。”

钱冰低声道:“既是这样便叫他‘小道士’。不成,这人听说颇有名望,这样称他只怕他心中不乐,婆婆问他什么事,他如知道十分.的,顶多只讲一分,说不定一忿之下,胡乱拿些话来搪塞骗婆婆。”

银发婆婆不住点头道:“好孩子真聪明,想得也真周到,依你说该如何?啊,对了,‘喂!””

她叫“喂”的声音极大,虽是在叫钱冰,那年轻道士果然回转头来,她急中生智,想起了年轻作少女时,为了引起那人注意,故意和姊妹高声谈话的往事来,这番果然见效,但她沉缅昔日种种,竟忘了为什么要叫那年轻道士回头来。

钱冰急道:“道长,婆婆有事问你。”

那年青道士一怔,打量两人一眼,银发婆婆问道:“你可是姓马?”

那年青道士心中一惊道:“贫道武当马九渊。”

银发婆婆又道:“从前西北甘兰道上有一个好汉,叫马回回的是你什么人?”

她说话有一种颐指气使之态,马九渊是武当七子中杰出人物,见这素昧平生的老婆婆像是考问自己一般,心中微感不悦,但瞧了两眼,只觉这老婆婆实在老得漂亮可亲,当下心平气和地道:“正是贫道先祖父。”

银发婆婆大喜,眉花眼笑,她双眉本就分得极开,笑起来更是和蔼,当下道:“你是马回回孙子,婆婆是你祖父的好朋友,真是共过患难的好朋友,哈哈!婆婆多年不出江湖,马回回孙子也有了,时间过得真快呀!”

马九渊不知是真是假,这老婆婆自称和他祖父是好朋友。自己岂不是在一刻之间低了两辈,他心中沉吟,只见钱冰站在银发婆婆旁边,一脸得意的样子,好像分享光荣一样,也不知他何事自得,当下默然。

银发婆婆忽颤声道:“你……你说什么先祖……祖父,马回……回过世了么?”

她问到马九渊先人,马九渊不能不答,黯然道:“先祖去世已近二十年。”

银发婆婆叹口气道:“唉!婆婆本还待到兰州去看看好朋友,请他帮件忙,但却来得迟了,喂,我问你,你祖父那件冤枉洗清了么?”

马九渊心中大震,那件事实在是他祖父马回回一生最大恨憾,也是一生最大秘密,这银发婆婆居然知道了,那么她和祖父交情可想而知,当下再无疑惑,恭然道:“家祖父一生耿耿此事,至死犹念念不能忘怀,他老人家暮年郁郁便是为此,终于抱憾死去。”

银发婆婆悠然道:“其实你祖父也不必如此自苦的,知道这事的坏人都早就死了,另外两个人都知道他是受了天大冤曲,怎会瞧他不起,那时候,你祖父大会西北道上英雄,是何等气慨,那是太久……太久以前的事啦!”

她神色又是欢喜又是惋惜,钱冰心中暗道:“这银发婆婆年岁不少,但情感还如少年人一般,喜怒哀乐形诸于色,那么她至少还可活上几十年吧!”

马九渊道:“前辈既是贫道家祖好友,但有差遣,贫道义不容辞。”

他这人最是干脆,听说这婆婆找祖父有事,暗忖以自己身份是万万可以承担得下,就先答应下来。

银发婆婆想了想道:“听说武当派近年来很是兴盛,你掌教师祖还是周道长罢,有一个姓尹的道姑还在纯阳观中?”

马九渊听她说起的都是本派前辈,更是肃然起敬,正容道:“周祖师早已仙去,尹师祖是敝派仅余的老前辈,为湖北白龙观观主,家师天玄真人,算起辈份来也只是尹师祖师侄辈。”

银发婆婆又长叹一口气,恍若有隔世感觉,口中喃喃道:“故人皆老!余亦衰矣!”

钱冰心道:“想不到这样可亲的婆婆,从前还是江湖上风云人物,她年轻的时候,一定美得不得了,飞骑千里,行侠仗义,那生活一定如神仙一般,古之红拂女也未必比她强几分,不对,这婆婆脸上都是高华之气,那红拂女虽是一代女杰,但出身毕竟低了些,我怎能乱比,真是没有学问了。”他想着想着,不由出神了。

那银发婆婆见钱冰怔怔出神,也不知他在想什么,当下对马九渊道士道:“我想请你打听一个人。”

马九渊道:“前辈只管分咐,敝派师兄弟遍于天下,寻个把人倒还不是难事。”

那银发婆婆喜道:“好极了,乖孩子,婆婆顶喜欢爽快的孩子,只要你替我找到这人,婆婆包管有好处给你。”

钱冰偷眼一看马九渊,只见他满脸尴尬之色、“武当七子”在武林中威名如雷,远在“雁荡三剑”之上,马九渊和钱冰可大不同,这时被一个慈祥婆婆“乖孩子”“好孩子”的叫,真是啼笑皆非,钱冰看得有趣,本来就很高兴,此时更是笑容挂到耳边。

马九渊道:“前辈要寻什么人,尚请见告。”银发婆婆道:“这人年纪比你俩人还小些,是个美貌……相当美貌的少女,武功还过得去,不对,武功和武林中人比起来,那已是很高的了。”

马九渊想赶快摆脱这尴尬场合,连声应道:“有这些便够了,她武功高超,又是年青少女,这根线索是很明显的,贫道一定替婆婆效力。”

银发婆婆道:“你如发现她踪迹,千万告诉她说婆婆亲自来寻了,再不回去,等她爷爷也来找,上天下地也可把她抓回去,那可有点不妙。”

马九渊不住点头,稽首向两人为礼,下到船舱去了。

银发婆婆道:“孩子,你看那小道士有没有一点把握。”

钱冰道:“这道士名气很不小,我想他总不致于乱说话。”

银发婆婆忧然道:“婆婆如果不是久不出江湖生疏了,怎会低声下气去求那小道士,好孩子你不见那小道士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好像有毒蛇猛兽在旁,多站一会都不肯,哼哼,当年他祖父对我都是言听计从,不敢说半个‘不’字。”

她鼻子上耸,表示加强语气,钱冰道:“婆婆有多少年没出江湖了?”

银发婆婆想了想道:“总有五六十年了。”

钱冰咋舌道:“这么久,那时婆婆一定是很年轻的了。”

银发婆婆道:“那时婆婆也才十多岁,嘿嘿!婆婆那时威风可不小,像什么‘祁连双侠’,‘松潘二怪’,婆婆讲句话就像金口玉言一般,便是马回回领袖西北武林,跟在婆婆后面,看脸色行事,不敢多讲半句。”

她愈说愈得意,忽然想到这昔日友人已作古而去,不该出他之丑,心中略感惭愧道:“好孩子,这些事已经过去了,婆婆不该翻出来再讲,只是那小道士实在太气人,好孩子,你不会拿出来乱说罢!”

钱冰点点头,那银发婆婆回想年轻时,和马回回在甘兰道上行走的种种淘气之事,目光越来越是柔和,但总有一种凄寂之色,便如江上夕阳,虽是美艳不可方物,但总有向晚之意。

银发婆婆道:“我那小孙女实在太不听话,她淘气调皮,婆婆都纵容不管,但她小脑袋太爱胡思乱想,有时婆婆随便一句无心之言,她便认真地几天不言不语,但有时却又莫名其妙欢天喜地缠一着婆婆讨好亲热,其实婆婆也不知是什么事使她开心了,你说这人怪不怪?”

钱冰一怔恍然道:“婆婆要寻的便是您老人家孙女了,她这次又为什么要出家外出?”

银发婆婆叹息道:“如果婆婆知道,那便好了,那天大家还好生生在一块吃饭,但她晚上便溜了,只留下一个纸卷儿给婆婆道:“婆婆我走了’,这一走便是几个月,她爷爷脾气发过了,这些日子来心中惦挂是不用说的啦,可是他又不愿向这个小丫头低头,那还有什么办法,只有我这苦命的婆婆又出来东奔西走了。”

钱冰这人极是随和,那银发婆婆和他相处不到一个下午,已把他当作自己家里人一般,向他诉起苦来,钱冰暗自忖道:“这孩子的母亲呢?”

但想到此事可能引起银发婆婆的伤心,一句话到了嘴边又缩了回去,钱冰笑道:“婆婆请放宽心,您老人家孙女儿一定安然无恙。”

银发婆婆奇道:“你怎么知道?”

钱冰道:“婆婆您老人家从前年轻时行走江湖,也没吃着亏吧!”

银发婆婆想了想点点头道:“这小丫头那能和婆婆比,她行事往往出人意表,而且莫名其妙的情感最多,我伯她被坏人欺骗,那时就连婆婆也是束手无策的了。”

钱冰道:“婆婆的孙女一定美丽得很,她武功又强,别人恭维跟随还来不及,那里敢欺骗,从前小道士的祖父,还有很多人不都是很怕婆婆么?”

银发婆婆道:“婆婆的身份和小丫头大大不同,自然无人敢欺侮,你不会明白的。”

钱冰拍手笑道:“婆婆年轻时一定是倾国之色了,马回回他们只要看婆婆一眼,便不敢多说话,我讲的可对。”

他口中说着,心中却想起那张倾国倾城的面孔来,此刻怕正在西子湖,深闺深处愁凝眉梢吧!但他讲话声音太大,船舱下马九渊听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心中恼怒之极。

银发婆婆道:“那倒不是,马回回听我命令是另外一个原因,说起来婆婆也不该挟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白发婆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