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十五章 天剑之后

作者:上官鼎

白铁军哈哈一笑道:“钱百锋么?白某不认识。”

银岭神仙微微一摆衣袖,那杨群如一缕轻烟一般退到了寺门,看样子他们是不问出个明白不放白铁军走了。

一元大师冷冷地插言道:“老施主,老衲有一言要提醒你——”

银岭神仙道:“什么?”一元大师一字一字地道:“此地乃是少林寺中!”

银岭神仙呵呵狂笑起来,他指着少林寺的弥勒大佛大声道:“少林寺又怎样?老夫一生之中最恨的就是你们这些自命为武林正宗的秃驴杂毛们,你们看看,这个弥勒秃驴一脸婬笑……”

他话尚未完,一个低沉的声音响道:“罪过罪过,老施主不可口不择言——”

银岭神仙似是突然失去理智,他闻言一声不响,忽地反身就是一掌,只听得轰然一声,银岭神仙竟是没有把身后之人击退,他侧目一看,正是少林寺的主持方丈。

少林方丈合什道:“老施主与这位白施主有事不要以小寺为解决之地!”

银岭神仙冷笑一声,心中暗暗惊震这少林一代掌门果真名不虚传,但他仍是理也不理地继续对白铁军道:“姓白的,你是说出你师承来历还是要想立毙于老夫掌下?”

白铁军微微一笑道:“我看老前辈还是你先动手的好。”

他这句话一出,少林群僧又是一阵騒动,银岭神仙数十年前威震武林,功力之高深不可测,白铁军这句话等于说绝了今日非战不可,他们一面心惊,一面又暗自有些兴奋,要想看银岭神仙到底厉害到什么境界。

银岭神仙听了白铁军这句话,便一言不语了,他只是静静地打量着白铁军,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最后,他忽然仰首大笑起来。

白铁军直等他笑完了才冷冷地道:“笑什么?”

银岭神仙道:“好,好。”

白铁军见他说到第二个“好”字时,陡然之间面色又剧然酡红起来,他不敢再答一言,也连忙把全身功力聚集到双掌之上。

银岭神仙却接着笑道:“初生之犊不畏猛虎,傲气直冲牛斗,老夫少年之时也就是这个调调儿。”

他“儿”字尚未说完,忽然之间一掌发了出来,整个少林寺中骤然发出呜的一声怪响,少林群僧一个个都惊骇失色。

白铁军横跨一步,一掌由横里迎了上去,发掌之神速,拿位之准确,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银岭神仙陡然变掌,电光石火之间已换了七掌。

白铁军连挡七掌,后退了半步,抓住最后一个机会,反攻了十掌,一掌强似一掌,几乎天下各家的拳式都在其中却又都不相同,到了第十掌上,一招“孔雀南飞”,巧妙之至地把银岭神仙逼退了半步!

这一招“孔雀南飞”原是少林寺中七十二路罗汉举中的起首之式,少林寺数百和尚个个识得,却没有一人知道这一式会有这么大的威力,白铁军掌势才出,少林寺中已传出轰然叫好之声。

少林方丈缓缓走到一元大师身边,低声道:“阿弥陀佛,武林中又将有不世高手了,这姓白的少年不得了,不得了。”

一元大师道:“掌门师兄,说怎么今日不能让银岭神仙毁了他。”

少林方丈道:“师弟你且细观,依老衲看来,银岭神仙虽是一身神功,但今日若要取胜,希望甚是渺茫……”

这时,白铁军满面紧张双掌翻飞,每掌挥出皆足以摧石毁山,然而他却是信手连挥,轻若无物,一掌重似一掌。

堪堪到了第三十招上,银岭神仙双掌一沉,忽地发出丝丝白烟来,少林方丈的脸色骤然一变。

又过了五招,银岭神仙的双掌中发出古怪的热力出来,掌风所过,挟着一股炽人热风,仿佛他双掌之中挟着一轮火球一般。

少林群僧到了此时,齐高声惊呼起来。

“火焰掌!”

“火焰掌!”

白铁军在这一刹那之间斗然变得冷静了,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快走!”

他双掌齐发,千斤之力始出,他身形已骤然而收,如一只疾劲的箭矢一般倒窜向寺门,那收掌换势之快,足今天下任何高手骇然失色。

然而站在门口的杨群这时对着疾飞而来的白铁军轻悄悄地发出一掌。

杨群的掌力强如巨斧,白铁军只觉背上如压泰山,他已知是杨群出掌,只见他一个翻身,对准杨群一拳击去!

由铁军这一举无异千斤之杵,“啪”的一声,杨群被他打出了寺门,他的身形也被震得高飞起来,这时,银岭神仙双掌一推,一股热风直扑而至!

银岭神仙厉喝道:“倒下!”

白铁军虽在一心一意不敢一攫这传闻中怪异无比的“火焰掌”力,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也只得碰它一碰了!

只见他身躯在空中跨行两步,身形缓缓下降,双掌却是一路打将下来,直到落地为止,他才意识到他和“火焰掌”已经碰了十几掌了!

银岭神仙停了下手,惊骇地望着白铁军,白铁军脸如酒醉地站在一丈之外,双目中射出又紧张又机警的光芒。

忽然,一个低沉之极的声音一字一字地道:“老施主若不反对,老衲请你立刻离寺!”

银岭神仙侧目望了望,只见少林方丈双目如炬地凝视着自己。

站在门口的杨群这时忽然道:“大叔,咱们要葯目的已达,先回去解了青天的毒要紧。”

银岭神仙回首一看,只见本来挤聚一起的少林群僧不知何时已经如星罗棋布般各就各位,少林寺的大罗汉阵已布绪。

他心中忽然感到一阵不寒而栗,倒不全为了少林寺的罗汉阵,而是他自觉对于那个离他一丈开外的少年敌手几乎已经无能为力了,他用一个奇怪的目光注视着白铁军,足足有半盏茶之久,然后冷冷地道:“姓白的,老夫还会来找你的。”

这口气,已经不再是倚老卖老,像是对一个平辈的对手说话了,他对杨群打了一个招呼,大步走了出去,直走到寺门口时,头也不回地道了一声:“少林寺?半年后老夫要血洗此寺!”.

说完便一跃而出,少林和尚紧跟而出,已不见这两人的影子。

白铁军却在这时悄悄盘膝坐了下来,银岭神仙对他怀着万分戒意地离去,其实他已真力耗尽,不堪一击了。

站在弥勒佛像下的少林方丈忽然挥了挥手,所有的少林和尚一言不发静悄悄地退出了大殿,只剩下方丈和一元大师两人。

白铁军静静坐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大殿中突然寂静下来,只有一元大师压低着声音道:“此人十年内必成天下第一人!”

方丈低声道:“他对火焰神掌太过畏怯了,紧张二字乃是消耗真力之第一利器。”

“他若真与钱百锋有什么关系,那……”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白铁军忽然呼的一声跳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徐徐呼出,他的脸上露出一个快慰的微笑,喃喃地道:“还好,没事。”

抬起头来,这才发觉自己仍在少林寺中,他望着少林方丈,恍然之间不知说什么是好。

一元大师这时走上前来,合十道:“白施主无妨了么?”

白铁军连忙回了一礼道:“白某无状,私潜入寺,又复打斗扰乱清修……”

少林方丈挥手止住他说下去,微微笑道:“白施主不必自责,倒是贫僧有几事请教!”

白铁军道:“不敢,大师有话请问。”

方丈和尚道:“方才那银岭神仙见施主一掌击毁那口古钟,曾大声喝问施主可与‘钱百锋’是什么关系,想是他看出白施主掌力之中有什么特点与钱百锋有相同之处,贫僧孤陋寡闻,敢问那是什么掌力?”

他这一番话问得果是厉害,虽然不曾明言,但是隐隐之中等于已经说定白铁军与那钱百锋是有关系,问的只是那一掌叫什么掌,白铁军如何听不出其中之意,他哈哈一笑道:“方才自某不是答覆他自某不认识什么钱百锋么?”

少林方丈和一元大师对望一眼,继续道:“白施主此上少林究是为何贵干?”

白铁军道:“不敢相瞒大师,白某此行只是为了一个传闻。”

一元大师道:“什么传闻?”

白铁军凝目望着少林方丈道:“闻说少林寺中有一方罗汉石,不知此事可真?”

少林方丈一闻此言,脸色骤然变了一下,他与一元大师对望了一眼,然后道:“白施主此言何意?可否再说明白一些?”

白铁军不断地观察那少林方丈的脸色,他闻言淡淡一笑道:“若是传闻属真,白某想借那罗汉石看一看!”

少林方丈道:“此石和白施主何关?”

白铁军道:“于公于私,均极重大。”

方丈啊了一声:“敢问白施主这讯息是由何得知?”

白铁军吸了一口气道:“白某受一人临终所托,五年以来梦寐难忘,近日稍获头绪,万望大师指示——”

方丈面上神色阴晴不定,双目微瞌,好一会缓缓睁开双目道:“如果老地猜想不错,白施主,你是和丐帮有关了!”

丐帮两字一出,一旁的一元大师吃了一惊,白铁军面上一阵激动道:“大师所言不差,白某斗胆相问,方才那银岭神仙薛大皇所指‘故人之言’,又提出杨陆杨老帮主之名……”

少林方丈一闻杨陆之名,面上又是一阵剧变,冷然道:“施主到底尚有多少事情相问!”

白铁军怔了一怔,半晌才道:“杨老帮主那年在星星峡一去不返,这是中原人人知晓的,倘若大师知道他老人家的下落,在下还须打听什么罗汉石?”

方丈面色森然,却也不便再言,好一会才道:“老衲明告施主,那传闻是不错的。”

白铁军面上一紧,抢着道:“既是如此,可否——”

方丈冷然打断道。

“此事既如白施主所说,与丐帮关连极其重大,就应该由丐帮的首脑人物,嗯,杨帮主之后是丐帮汤奇汤二侠,他自会出面的……”

一元大师在一旁插口道:“方丈师兄,听说近一年来丐帮又有重振的迹象,武林之中又传出一位新的帮主,虽行动神秘,但威名已传——”

方丈啊了一声:“丐帮有后这是必然之事,只不知这新帮主——”

他陡然双目一张,目光如电,注视着白铁军,恍然道:“白施主……丐帮新任帮主……”

白铁军点了点头,沉声道:“大师猜对了,在下便是丐帮继承之人!”

一元大师只觉心中震惊不已,方丈大师单手抚髯,不住颔首:“难怪如此,难怪如此……”

白铁军满面企望地望着少林方丈长叹一声道:“既是杨老帮主后人,这罗汉石之事,师弟,你说给他听听吧。”

一元大师摇了摇头道:“这罗汉石在少林寺中一向不甚受人注视,由于当年敝门之中有一个不屑的弟子曾作了一件极为惊人之事,那弟子本是一个平平凡凡的行脚僧人,为人甚是深沉,他常年在江湖行走,每年年终回寺一趟。

“四年以前,到了年终他迟迟未归,当时寺院中监院僧人;倒也不十分重视,直到年暮除夕,他才匆匆赶回,面上神色甚为古怪,众弟子见了奇怪相问,他却默不作声第二日清晨他一言不发,匆匆又出寺而去,这便引起监院僧人的注意。

“他这次出走还随身带了一个大包袱,当时他面色据说是木然,凄怆兼而有之,监院僧人便派了两个弟子跟随他去,一日之后,不但他未回转,就是那两个跟去的弟子也不见踪影。

“监院僧人心中感到惊异,却也无法可使,只好空等,一直到第四日,两个跟出的弟子回来一个,报告他行踪倒没有什么可疑,只是不停向江南走去,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一人回寺报告,另一人继续跟随到了第二月,一个派出的弟子回来,他报告一个惊人的消息,乃是他一直到了江南,在秦淮河畔徘徊了两日,到了第三天抱着包袱到河岸,那派出的弟子越看越是心疑,那一天绝早,一个人站在秦淮河畔,缓缓打开那包袱。”

白铁军听得入神,他知道马上便是事情的关键了,只见那一元大师面上神色茫然,缓缓又道:“那派出的弟子当日吃了一惊,原来包袱中包是正是那一块在少林山上放了好久的罗汉石!

“当时天色不明亮,但那罗汉石确是不会看错,那派出的弟子心中十分纳闷,正在沉思间,忽然他抱着石头,一头竟然投入秦淮河中!”

白铁军吃了一惊,忍不住啊了一声,一元大师叹了一口气:“直到今天尚不知他为的是何事,当时也曾怀疑那派出弟子的话,只因此事有关本寺名声,暗中派了好几批人外出打听,却始终不得要领。”

白铁军面上神色连变,呐呐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天剑之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