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十七章 重宝初现

作者:上官鼎

清风拂面生凉,白铁军带着的是一颗破碎的心。

在他的一生中,他从来没有如此脆弱过,以往的时候,每当困难来到时,他只知一个解决的方法,那就是一双铁掌闯过去,但是此刻,白铁军的心中竟然充满着不知所措的感觉,只觉得前途茫茫,不知道该到那里去。

想来想去,一股怨忿又生了上来,他不断地喃喃对自己说:“白铁军呵,姓董的人既不认你这个子孙,你只是姓白便了,干什么硬要姓那个‘董’字,稀罕么?”

他颠三倒四地只是如此喃喃说着,沿着河畔一直走了上去,也不知走了多远,他忽然觉得累了那不只是身体上的疲累,他整个身心都累得没有一点发愤的力量,于是他在河畔边一棵大树下坐了下来。

叱咤风云的白铁军,竟如一个衰弱的老翁一般,靠着一棵树根渐渐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白铁军被忽然的异声惊醒,在这一刹那间,他下意识地已经恢复了敏捷的反应,他立刻如同一只猫狸一般翻身滚入最黑暗的阴暗里,睁开了一双精光,闪闪的眼睛注视着发声响的方向。

这时天色黑暗如墨,白铁军虽是躲在最黑暗处,但是仍然看清楚什么,他只听到了种奇怪的哆哆嗦嗦的声音从前方的丛林中发了出来,神秘之中带着几分恐布,白铁军不禁有些不耐起来。

忽然,他看见了一幕奇景,只见前面那丛林一阵闪动,一个全身大红衣袍山人从林中走了出来。

白铁军凝目望去,只见那人长得又瘦又高,乍看上去仿佛有一丈多高模样,更兼一袭大红色的长袍,令人一看之下,立刻汗毛竖立,凛然生寒。

白铁军摒住一口气,紧强地盯着那个红衣人,那红衣人走近了两步,却转过身,把背对着白铁军这边,白铁军想要要看看这红衣人的面目,但是这红衣人站着那里动也不动,也不知在干什么。

白铁军伏在树根下看了一会,正想悄悄站起身来,忽然他又看见了一桩怪事——只见那红衣人全身都是红色,但是双脚却是赤躶着的,脚背皮层上不知怎地竟是隐隐泛着蓝光。

白铁军不由叹了一口凉气,他暗暗忖道:“这个人是什么人?怎么邪门的紧?”

就在这时,那红衣人缓缓回转头来,白铁军总算瞧清楚了他的面容——这一下,几乎使白铁军骇得叫了出来。

只见那红衣人的脸上竟是平平一片,五官七窍什么都没有,就像是一块平平的肉板。

白铁军暗咽了一口口水,忖道:“莫非真有鬼不成?”

他暗暗吸了一口真气,把力道全聚在双拳之上只要有个什么不对,立刻就是双拳击出,那红衣人却在这一刹之间,忽然手舞足蹈起来,白铁军悄悄站了起来,仔细一瞧。只见红衣人虽是双手乱舞,却是虎虎风生,仿佛抬着千斤重物在挥舞一般。

白铁军是何等行家,他立刻看出这个鬼魅般的红衣人竟是怀着上乘的奇门点穴功夫,只见那红衣人不断地对着一棵大树手舞足蹈,过了好一会方才停手,他走上前前去。从那树枝上拿下一样事物来。

白铁军仔细看去,原来是一个黑布袋挂上,黑暗之中实是不易看清,方才红衣人敢情便是对着这黑布口袋在手舞足蹈,那红衣人缓缓把黑布袋打开,袋中装的竟是一个赤条条的人体。

白铁军骇然暗叫了一声:“漠南尸教!”

他从心底里打了一个寒噤,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红衣人,红衣人把那赤躶躶的人体拿到当光之处,只见那人体上是一点一点的紫青之色,白铁军在知道他是在练一种奇门的隔空打穴,武林之中传闻在大漠之南,人烟绝迹的石山之中,有一种邪恶无比的尸教,拿活人作练功的靶子,利用死尸成许多不可思议的奇门功夫,白铁军虽是见识广博,却也是头一次遇上这等邪门人物。

那红衣人仔细察看了那具人体一番,似乎对自己的成绩很是满意的样子,他把那尸体挂在树上,忽然嘴中古里古怪地念了一段咒文,便对着尸身做起吐呐功夫来了。

白铁军暗暗思道:“武林中人一提到漠南教,便如见到鬼魅一样害怕,事实了这红衣人和鬼魅妖怪着实也差不到那里,我看着他,便有三分发毛。”

又过了一会,那红衣人忽然站了起来,他四面呼呼唤了几下,突然拔步向前飞跑,白铁军不知道这个怪人究竟在弄什么名堂,他忍不住也悄悄跟了上去。

那红衣人跑得虽快,白铁军始终在他身后两丈之遥跟等,白铁军一身上乘武功已达惊世骇俗的地步,在两丈外跟踪而引,能够查觉出他来的,普天之下不会有几个人,那红衣人虽然诡怪恐怖无比,但白铁军知道他会武功后,反而就不怕他了。

那红衣怪人跑了一段路,忽然停下身来,白铁军的身形擦着一丛树的尖顶,轻巧地飘上了一棵大桐树上。

红衣人站在那儿仰首吸了几口气,似乎是在察辨什么味道的模样,过了一会,他向左走了几步,忽然蹲了下来。

白铁军凝目望去,只见他蹲在草丛中一个荒废的土坟前,把头贴在坟堆上仔细唤了几下,然后嘻嘻笑了起来。

白铁军只觉背上发凉,心中发毛,那土坟看来荒废已久,连个石碑都没有,不知里面埋的是什么人。

红衣人嘻嘻笑了一阵,便动手挖将起来,他双手十指有如铁铸一般,一把把泥土大量翻起,一会儿就挖到棺木了。

白铁军摒住气息,要看看这七分像鬼的家伙究竟要怎么样,只见红衣人一阵猛挖,终于把一个腐朽得已经差不多破裂的棺材挖了出来。

他伸手一抓一板,便把棺材揭开了,一股腐臭之气弥漫开来,那红衣人却是好像碰上极为好闻的东西,手舞足蹈地猛嗅两下,又是嘻嘻地笑了起来。

白铁军见他毛手毛脚地从棺材中把尸体搬了出来,只见那尸体已经只剩一付白骨了,他集中国力依稀可以辨出那白骨上穿着一身僧衣僧袍。

那红衣人忽然猛一伸掌,拍的一声,就把那尸身的头骨震碎,他伏在地上找了半天,从碎骨之中找出一颗莹莹发光的骨粒,口中喃喃地道:“舍利子,舍利子……”

白铁军暗暗忖道:“原来他是在找舍利子,久闻佛门高僧道行修练得高深时,体内便有舍利子出现,这红衣人难道凭着鼻子就能断定这土堆中埋的是个和尚?这倒是奇事了。”

那红衣人把碎骨残骸踢入坑中,便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当他走到白铁军藏身之树下时,白铁军听见他喃喃地道:“……一共要一百零八粒舍利子,我现下只找到六十几粒,少林寺的祖宗坟地又戒备森严无比,似这等东飘西荡地乱找乱寻,也不知道要寻到哪一天去。”

白铁军又跟了他一程,忽然之间,红衣人是一阵狂嗅,他兴高采烈地向河边奔去。

白铁军跟他到了河边,见他沿着河边走了两路,忽然纵身一跳,跃入河中,过了一会,哗啦啦水响,那红衣人又提着一具死尸游了上来。

红衣人抱着那死尸走到岸上,白铁军在高处偷偷一看,竟然又是一具和尚的死尸。红衣人依样举掌击碎了那和尚死尸的头骨,他伏在地上找了好半天,却是什么也找不到,过了一会,他喃喃道:“倒霉,这个和尚也没有舍利子,敢情他身前是个花和尚。”

接着他便打算一脚把尸身踢入河中,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一阵人语声传了过来。

红衣人一闻人语之声,立刻伏下了身,他十分机警地把那具尸体一齐拖到一棵老树之后。

渐渐,人语声渐近,只见河面上出现两个小小的人影,白铁军躲在树上瞧得亲切,他心中暗自骇然,来的两个人竟是在河面上踏波而行。

“这两人是谁?”

白铁军在心中暗问着,他凝聚目力仔细分辨,来人也走得近了一些,终于白铁军认出了来人,他暗暗地吃惊,也暗觉奇怪。

“他们两人怎么也来到这里?”

只见那两人凌波而行如履平地,霎时便到了岸上,白铁军和红衣人都闷声不响,那两人来到岸上,并未立刻走开,左边一人道:“大叔,我瞧这样找也太渺茫了,时间浪费了不少,也未必能找得到。”

右边的是苍老的声音道:“年轻人就是没有耐性。”

左边的道:“算算日子,师父此时大约也动身南下了,咱们不如会合了他老人家再说。”

右边的道:“咱们这次跑到少林寺去,原先以为是条上策,现在想,却未免有些鲁莽。”

左边的道:“为什么?”

右边的道:“我薛大皇多少年没有出现中原了,这次突然出现少林寺,这消息只怕立刻就会传出去……”

左边的插道:“大叔你是怕钱百锋知道……”

右边的道:“钱百锋?那倒不是,卓大江和武当山上那个老道士若是听到我银岭神仙突然出现中原,你说他们会怎么想?”

左边的道:“呵——只怕他们立刻就要想到昔年那桩事情了……”

白铁军在树上听他们谈话,似乎懂了一点,又似乎什么也不懂,他不禁暗暗思索:“他们说昔年的事……难道是指星星峡的大战?……银岭神仙和杨群难道和这事也有关连?……”

这时,那银岭神仙忽然一转背,冷冷地道:“漠南尸教的朋友出来吧。”

那红衣怪人呼的一下跃了出来,杨群吃了一惊,倒退三步,银岭神仙冷笑道:“尸教的朋友,你唬得了旁人,我薛大皇住在沙漠里几十年,你身上的臭味难道我还闻不出来么?”

那红衣怪人怪笑一声道:“我道是谁,原来的薛神仙来了,咱们虽未曾见面,倒也算得半个邻居。”

银岭神仙道:“我只问你一句,你躲在这里干什么?”

那红衣人道:“尸教里行事,外人问得什么?”岭银神仙笑道:“是呵,这是你们的臭规矩,我倒忘了——”

他话声未完,忽然一袖拂出,呼的一下直扫向红衣怪人,红衣人一转身让了过去,薛大皇已在这一刹那之间扫向那树根下的草丛,只听得“嘭”的一声,一具和尚尸体被他扫动五尺!薛大皇大叫一声:“杨群,搜那尸体,这尸体重得出奇——”

他一面说话,一面信手一招,袖管随意一卷,慾如铁棍一般直取红衣人的腹间要害,发招之快,取位之准,端的是半分不离。

白铁军在树上不由暗叹,这银岭神仙武功委实强到极点,就只看他这一招,已足以称雄天下。

红衣人双掌一挥,身形极快地一闪,已让过了这一袖,那边杨群大叫道:“大叔,和尚尸首抱着一方石头——”

树上的白铁军一闻此言顿时一震,他暗暗惊呼道:“罗汉石!”

那边红衣人在这一霎时之间忽然双掌僵直,口吐怪声,对着银岭神仙直冲过来,银岭神仙大喝一声:“僵尸功!”

他大袖一拂,内家真力已经聚集掌上,白铁军在树上暗是惊骇,他知道武林中传闻的僵尸功虽有不可思议的神秘威力,但是银岭神仙的内家掌实是非同小可,只要他这一掌一出,只伯红衣人就得横尸地上!

那晓得轰然一震之后,那红衣人居然腾空而起,呼的又是一掌劈下。

白铁军暗暗惊奇,看上去这鬼魅般的家伙竟然有如此高深的掌力。

银岭神仙仰手又是一掌挥出,然而忽然之间,四周发出一种阴森而寒凉的怪风,银岭神仙的衣袍被吹得呜呜作响,他的掌力竟然滞然发不出去——

这一来,不仅是银岭神仙惊,杨群惊,便是树上的白铁军也惊得呆了,不知那红衣怪人弄的什么名堂,竟然发出这种令人不可思议的阴风寒气,银岭神仙双掌一翻,蓦地大喝一声,一股纯阳掌力随之一暴而出。

红衣人反手竟然硬接一掌,银岭神仙觉得自己的掌功穿过那古怪的阴风之时的威力顿时弱了一半,这是他平生从未经历过之怪事,待要再补掌力,已是来不及,只听得轰然一震,银岭神仙竟被震退了两步。

那红衣人一声鬼叫,双掌格格怪响,又是一掌击来,银岭神仙猛可倒退半步,大喝一声,发出了火焰神掌!

白铁军深知这火焰掌的威力,他心知那红衣人要糟,果然下面红光一闪,霹雳有如雷击,红衣怪人跃起数丈,哇哇一声怪叫,跄踉倒地。

只见他从袖中一抖,摸出一面磷光闪闪的三角小旗,口中不断地发出恐怖之极的怪叫,向着银岭神仙一步一步走近过来。

银岭神仙面色陡然一变,他拱了拱手道:“阁下可是尸教中黄金大帅?”

红衣人蝶蝶怪笑道:“薛大皇,算你还有几分眼力。”

银岭神仙大笑道:“黄金大帅沙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重宝初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