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十八章 往事如烟

作者:上官鼎

“遭遇最奇怪的,莫过于与巧妹解逅,唉,天下竟有这等怪事,这事不知如何了结。上回那华山鹰爪王中途拦劫我,看来多半也是将我认着他了,当时白大哥曾说京城有事发生,难道这事情与他又有关连?”

他想着想着,不由得哑然失笑,一桩桩一件件事情,都闹得无头无脑,现在,他渴望地是见着白铁军,先解除心中疑团再说。

他又想起昨夜山洞中的惨剧,那悲凄的气氛现到现在还令人心寒不已,想到这里,他顺手摸出了怀中的那一本绢册。

昨夜在山洞中烛光昏暗,加之心情惊惶,根本就没有仔细看过,这时翻开一看,只见满篇古怪文字,分明不是中原字迹,上面不时有图案,钱冰看了看,不得要领,一路翻下去,翻到最后数页,不觉目光一亮。

忙仔细一看,只见在最后几页中,有一张上画着一幅图画,那图画画的是一个白布包,布包上端系以红色带条,中间是黑色的“天下第一”四字,这乃是一本书上钱冰唯一可以识得的四个字。

钱冰怔了一怔,忖道:“这不就是上次白大哥所说丐帮帮主的信记么,怎么这本书上也有?上次白大哥问到这信记之时,神色之间甚是焦急,等会如能遇着他,一定将这幅画给他瞧瞧,不知有何关连。”他连忙再翻下去,却又找到“河南”两字认得。

他思索不出,便将绢册小心收起,他曾目睹那一老两少为争这绢册的惨局,他虽看不懂这册儿,但却也可猜到这册儿定是十分珍贵重要的了。

一路行来,慢慢的,城镇在望了,钱冰将衣冠整理清洁,这时道上行人如织,不一会来到城门前。

才一进门,他发现城中街道上来来往往的都是衣衫扎落的彪形大汉,分明都是武林中人物,心中不由暗暗吃惊。

他随便找了一家客栈歇息下来,这时客栈餐厅中坐的也全是武林人物,钱冰暗暗忖道:“看来京城是出了事了,白大哥上次预测的不错,倒希望白大哥也来到城中。”

他一走入厅中,大伙全都不由望了他几眼,钱冰到不在意,缓缓走入内间去了。

经过甬道的时候,有一个人正好迎面而过,那人突然呆了一呆,停下足,挡在钱冰身前。

钱冰一怔道:“这位朋友……”

那人头上戴了一顶皮帽,压得低低的,遮了一半面孔,钱冰看了看,实在认不出。

那人道:“请问,青凤岗在何处?”钱冰呆了一呆道:“我不知道啊——”

他心中起疑,那人却冷笑道:“黑鲁尔现在在什么地方?你从他那儿来的么?”

钱冰更是起疑道:“什么?你是什么人?”

那人冷笑道:“朋友,不必装蒜了,我在店门口候驾——”

说完匆匆走开,钱冰呆在当地,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一会事,缓缓走人房中想了想,反正无事,不如去看看倒底于什么,顺便在城中转转,看看碰不碰得上白大哥。

心念一定,便走向店门,他心中毫不紧张,到是那人等得似乎有点焦急,见钱冰走了出来,忙道:“这边走!这边走。”钱冰上前一步道:“阁下到底何人,以我看多半是误会。”

那人摔摔手道:“等下再说。”

他身形渐渐加快,不一会便来到城门,这时城月外匆匆走进一人,钱冰门目一看,忍不住大叫道:“白大哥!”

那人正是白铁军,他见了钱冰,也是大喜过望,连忙越身过来,这时那人不由怔在当地,白铁军向他打量了一番,问钱冰道:“兄弟,这位朋友是谁?”

钱冰忍不住笑出声来道:“连小弟也弄不清楚——”

那人冷冷一笑道:“废话少说,快点走。”

钱冰呆了一下,白铁军双眉一皱道:“尊驾是什么人?”

那人冷冷抬起头来,望了白铁军一眼道:“你最好少管闲事。”

白铁军正待发作,钱冰插口说道:“这位朋友,你认错人了。”

他说得十分诚恳,那人似乎信了,但又摇了摇头道:“这味道我决闻错不了!”

钱冰心中一震道:“什么味道?”

那人冷笑道:“红粉雾的香气,嘿嘿,天下独一无二!”

钱冰茫然道:“红粉雾——”

那人厉声道:“黑鲁尔在那里?”

他心情一急,那发出的汉语音调便有些不准,分明不是中土人士,钱冰蓦然想起昨日夜晚那山洞中的红色烟雾,他抬头一望,只见那人双目中闪出炯炯凶光,昨天晚上可怕的一幕又问上脑海,不由打了一个寒噤,呐呐作不出声来。

这时三人已来到城外,那人见钱冰面上神色大变。心中一急,怒吼道:“你,说不说!”

右手一探,一把抓向钱冰脉门。

钱冰吃了一惊,登时清醒过来,本能地向后一挣。嘶一声,那人抓了个空,将钱冰袖角裂一缝。

白铁军斗然大吼一声,一步跨到两人中间,右手一招,猛然平击而出。

那人只觉一股强劲绝伦的掌风直袭过来,他慌忙平封双掌,只觉双臂一重。整个身形生生被打出三步。

他惊骇地注视着白铁军,白铁军这时正猛吸满一口真气,双臂由外向内圈合,正待再发重掌。

那人怪吼一声,猛然一个转身,飞掠而去,白铁军怔了一怔,钱冰道:“白大哥,让他去吧。”

白铁军回过身来,钱冰道:“白大哥,总算找到你了。”

白铁军也是喜上眉梢,大声道:“钱兄弟,我正挂念你呢。方才这家伙——”

钱冰苦笑道:“这厮胡里胡涂的,连我也弄不清哩。

两人一齐回身走入城中,白铁军道:“钱兄弟,我有一个问题一直耿耿在胸。”

钱冰暗暗笑道:“我瞒得你好苦。”口中道:“大哥请问。”

白铁军道:“如此,咱们找一处偏僻所在。”

钱冰见他说得沉重,两人找了一处,席地而坐,白铁军道:“钱冰,你曾告诉我,你来自漠北。”

钱冰点点头道:“大哥,我正想告诉你有关小弟的身世。”

白铁军吁了口气道:“钱兄弟请快说。”

钱冰叹了一口气道:“白大哥,小弟自幼离家,在漠北一个塔中度了十年。”

白铁军只觉全身一震,他颤声道:“是……是不是落英塔?!”

钱冰点了点头,奇道:“大哥何以得知?”

白铁军双目圆睁道:“那……那塔中是否还住有一人?”

钱冰点了点头道:“是我大伯,白大哥,你怎么——”

白铁军啊了一声道:“钱兄弟,你上次曾亲口告诉我,你和那钱百锋毫无关连……”

钱冰笑着摇了摇头道:“是啊,小弟根本不认识什么钱百锋——”

他猛一抬头,只见白铁军满面都是惊惶、紧张之色,额际汗水一滴滴渗出他,不由大吃一惊:“大哥,你……你怎么了?”

白铁军怔怔地望着他,钱冰被他看得呆了一呆道:“大哥,你怎么知道那塔中尚有一人?”

白铁军忽然仰天长吸一口气,勉强抑止感情,一字一字;道:“那日在少林寺中,银岭神仙薛大皇曾亲口相告,漠北落英塔中住的是钱百锋那魔头!”。

钱冰咦了一声:“这就怪了,只有大伯一人住在塔中十年有余——”

白铁军呆了一呆,陡然一个念头闪过他脑际,他大声道:“钱兄弟,敢问你大伯姓氏名讳?”

钱冰哑然一笑道:“大伯姓钱——啊——你说他就是钱百锋?”

白铁军怔了一怔,钱冰道:“说来也令人好笑,十年以来,小弟只知大伯姓钱,他的名号小弟一点也不知晓。”

白铁军双目之中充满着惊奇以及机智,他不住地沉思着,钱冰也默然不语了,他似乎也开始怀疑大伯神秘的身份。白铁军叹了一口气道:“钱兄弟,我说故事给你听。”

钱冰知道他要说的必定与一切疑惑有关,连忙倾耳侧听。

白铁军道:“二十年前,江湖中忽然出现一个人,这个人便是钱百锋,他功力之高,据说已然超凡入圣,别说其他,单说他当年孤身闯武当山如入无人之境,所以不到半年,他的声名已然轰轰烈烈传开了。

“那时江湖中自久所传的南北双魏、东海二仙,及鬼影子因极少出现江湖,是以钱百锋的名头,大有超而过之的趋势.

“主要的还是因为钱百锋嗜杀,不论是黑道,白道人物。只要碰到他,一不顺眼就下毒手,真是名符其实的煞星,那一阵武林中真是闹得鸡犬不宁,只因钱百锋功力委实太强,众人都措手无策。

“……当时江湖上各大宗派掌教,曾一齐到少林山上集会,想要能除此大祸,但少林前辈高僧却当众卜了一卦,说钱百锋气数未尽,乃是百年怪杰,而且日后具有巨大转变的可能,众人才暂时罢休。

“钱百锋仍是我行我素,当时武林中另一势力正积极兴起,便是所谓的丐帮。”

白铁军说到这时,铁冰只觉心中怦然跳动,只听他继续向下说,也许是上天的安排,埋藏已久的秘密逐渐要揭露了。

原来那时候丐帮的帮主姓杨名陆,端的是一个正直的英雄,丐帮弟子在他率领之下,劫富济贫,仗义行侠,声名一天天壮大起来。

这主要的原因还是杨老帮主功力奇高,有一日杨老帮主率领两个弟子到山东境内办事,偶然风闻钱百锋正在泰山山岭。

杨老帮主思索了整整一夜,下了决心以丐帮的声誉为赌注,带了两个弟子上泰山准备一会钱百锋。

那一日傍晚,三人行走累了,在泰山山麓一家小店中歇息,三人正吃喝间,小店中来了一人。

那人看杨帮主及两个弟子一眼,便拱了拱手,加入食局。

杨老帮主见他对自己三人衣衫楼楼却不嫌厌,心中便生好感,加之那人口才极好,而且见识渊博,说东道西样样精通,过了一会,三人都成了他的听众。

话谈投机,酒也越饮越多,人越说越是起劲,后来话题一转,那人谈到武林人物上去了。

那人对武林人物的观念极端偏激,语出惊人,连说数语,竟然全是仇恨、歧视。

三个丐帮弟子都是为人正义,何曾听过这等偏理,不由一齐勃然色变。

那人话锋一转,开始攻击当时武林正派人物,个个被他骂得一文不值。

这时各人都有三分酒意,一个弟子冷笑道:“说起败类,武林之中当推钱百锋第一。”

那人砰地将手中碗打在地上道:“何以见得?”

那弟子只觉酒意上勇,哈哈笑道:“你穷凶个什么?钱百锋这王八蛋是你什么人?”

那人一言不发,右掌一伸,平空就是一拳,那丐帮弟子双掌一封,只听呼地一声,竟被打了一个跟斗,连人带板凳一齐摔在地上。

那丐帮弟子功力在丐帮之中算得上十分深厚的一个了,不料一触之下,分明相去太远,其他两人登时都被惊得呆了。

杨老帮主呼地一掌拍在桌上,只震得碗筷乱跳,大声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人冷笑不语,猛地一掌平推而出。

他掌势才起,刺耳尖声大作,杨老帮主为之色变,右掌一沉,迎面推掌,两股力道一触两人都震了一震。

那人满面惊色,咦了一声,猛地左掌一翻,倒撞而上,杨老帮主原式不变,迎面而上,一触之下,各人又自一震。

那人面色陡然发青,他双目一眨不眨注视着杨帮主,一旁两个丐帮弟子都看呆了,只因那人的功力深厚简直不可思议。

那人看了一回,忽然伸手端起一酒壶,对着嘴猛喝了一大口,砰地将壶掷在地上,猛然双手一锨,将满桌酒食完全翻倒一边,这一刹时间他的面上竟然现出青气。

杨老帮主缓缓站立身来,人猛吸一口气,双掌一划,在胸前一停,迅速向外疾硼。

惊天动地的内力如潮而勇,杨老帮主疾吼一声,双掌平平推将出去,两股力道一触,咔咔数声,地上竟裂开好大一片裂缝来。

杨帮主身形生生被击向后倒退三步,那人却双足钉立动也不动。

两个丐帮弟子惊呆了,忙一前一后将那人夹在中间,过了一会,那人突然哇地一口鲜血,原来他将杨陆震退,自己持强不退,但杨陆拳力实不在他之下,他勉强相迎,自己却受了内伤,他吐出一口血后,却哈哈大笑起来,对杨帮主道:“服了,服了,阁下乃在下生平第一对手!”

杨帮主双手抱拳道:“在下杨陆,敢问——”

那人点点头道:“原来是杨帮主,内力无怪如此沉重,在下钱百锋!”

杨帮主早就猜到了,但仍忍不住失色道:“久仰大名。”

钱百锋哈哈大笑道:“杨帮主这个朋友,钱某是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往事如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