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十九章 血关怪梦

作者:上官鼎

白铁军几乎要跳了起来,左白秋,这是个神秘而深不可测的人物,武林中关于他的传说少到绝无仅有的地步,很少有人提起这个名字,当然也很少有机会能听到这个名字。

然而就那绝无仅有的几件轶事中,左白秋在真正的武林高人心目中,那是个深不可测的名字,每隔许多年偶然传出一件有关他的事情,必令无下高手的心重重震荡一下,到了左白秋双废川东花家弟兄的事传入武林时,人们对这个从来无人见过的人的名字不仅是震惊,实在是有些怕了。

白铁军当然听过这个名字,他虽没有见过左白秋,但是和其他的武林高手一样,在他的心目中,左白秋是一个具有不可思议的神奇功力,的世外高手,此刻他竟面对着左白秋的儿子,怎不令他惊得口呆目膛?

他注视着钱冰,说不出话来,但是对于钱冰为什么具有那种骇人的轻功和吐呐功夫算是释然了,左白秋、钱百锋两人调教出来的还有什么话说?他喃喃地道:“难怪不得……”

钱冰道:“大哥你是生气了吧——”

白铁军哈哈笑了起来,他拍了拍钱冰道:“老弟,我是被你唬惨了,哈哈,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哈哈,钱兄弟……”

钱冰道:“不,左兄弟——”白铁军道:“不错不错,左兄弟,不管你姓钱还是姓左,我白铁军的朋友只是你这个人,姓什么又有什么相干。”

左冰望着他,却是一时说不出什么话来,两人只是默然相望,但是那豪放的友情如醇酒一般流入两个人的心田。

接着他们又天南地北的谈了起来,一直到了夜深,他们由坐着谈改为走着谈。沿着小溪一直走了下去,直是不知归路。

夜色渐渐深了,左冰和白铁军全都疲累了,他们信步走着,走到一棵大槐树下,便相倚着躺了下来。

天上繁星莹莹,银河如带,左冰轻叹了一口气道:“累了——看来明天是个好天气。”

白铁军望了望天角,却笑着道:“别说明天了,今夜就会有大雨。”

左冰瞪眼一瞧,不敢相信地摇了摇头,白铁军微笑道:“你不相信的话,咱们今夜就睡在这树下,看看会不会淋成落汤鸡。”

左冰笑一笑,不再说什么,过了一会,耳边已传来白铁军的酣睡声,左冰自己却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愈是觉得疲累,却是愈是难以入睡,脑海中汹勇盘旋着各色各样的古怪念头和景象。

他索性睁开眼睛,仰着脸望天空,满天的星斗都像正对着他微笑,他凝目视着天角最高的两颗星,明亮的光一眨一眨,像是在对他说:“睡吧,睡吧。”

在左冰的心里,却是仿佛又看到了一对如这明星一般模样的眸子,正柔情似水地望着他,他想起这些日子以来,对于七妹,那个不幸的少妇,目己所给予的同情和情爱,究竟是使她快乐还是最后反而加深了她的痛苦?一想到这个问题,他便支持不住了,下意识地走入了梦乡。

也不知过了多久时间,左冰在朦胧之间忽然看到了一片rǔ白色的轻雾,那层白雾逐渐加浓,有如波涛一般在前面滚滚起来,左冰喃喃地叹道:“唉,好大的雾呵。”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呜呜的大风刮了起来,片刻之间,就把那浓雾吹散了,左冰轻轻揉了揉眼睛向前望去,只见眼前的景物不知什么时候全变了,浓雾尽散,狂风怒号吹得漫天都是飞砂走石,在而就在正前方,他看到了一座血红的半颓城关,在那尘砂弥漫之中若隐若现。

这时,狂风似乎小了一些,但是四面却隐隐飘出令人毛骨耸立的鬼哭神号,左冰只觉仿佛陡然之间进入了冰天雪地之中,远处那血红色的半颓城关忽然之间彷佛到了眼前。

只见那城关两边四围皆无城垣,只是孤零零的一座城关,左面已是半塌,裂痕累累,分明是多年失修的废墟,城门是两扇白杨木做的厚门,与那血红色的城砖衬在一起,显得极是刺目。

左冰望着那座独关,心中忽然生出个怪念头,他身不由己地向前走去,愈是走近,四周鬼哭神号之声愈是响亮,他壮着胆子再走近几步,这时,忽然半空出一个人影——

左冰骇得张口大叫,却是叫不出声来,那人影由模糊逐渐变得清楚,终于左冰能够看得清了——

只见那人白发苍苍,白髯飘飘,身上穿着紫色的锦袍,双目正痴痴地凝视着下方。

左冰仰目望去,那老人立在空中动也不动,风吹着他的须发乱飘,他只是用一种悲天悯人的奇怪眼光凝视着下方。

左冰觉得奇怪极了,他想走近一些去看,然而这时候那老人的影子突然又间开始模糊了,左冰赶快追上去,老人的身形忽然向前飞,一直飞到那血红色的关上,左冰凝目望去,城关头上似乎有三个大字,但是怎么样也瞧不清楚,他忍不住再奔近一些,这时天空急然下起暴雨来,雨水如倾盆而至,雷电交加,更加狂风再起,那血红色的城关与那紫袍老人忽然消失。

左冰顾不得透体淋湿,只是张口大叫,然而就在这时,他听到耳边有人道:“钱兄弟——呵,不,左兄弟,你醒来瞧瞧——”

左冰只觉头上脸上一凉,猛的醒转过来,原来方才竟是南柯一梦,他一睁开眼,顺着白铁军的手指方向看,只见满天乌云,大雨骤然而至,刹时之间雷震电闪,狂风暴雨,就如梦中一般,倒叫左冰分不出究竟是在梦中还是清醒着。

白铁军道:“怎样?我说得没有错吧。”

左冰道:“奇怪满天星辰怎会突然下起雨来?”

白铁军笑道:“跑江湖的不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那还算得跑江湖么?”

左冰想起方才那个怪梦,心中有一点奇异的感觉,但也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觉,他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来。

白铁军道:“怎么样?要不要寻个地方躲雨?”

左冰瞧了瞧身上的衣衫,笑了笑道:“已经湿透了,还躲什么雨?”

两人就这样相对坐在树下,任那瀑布一般的大雨冲洗着,默默无言。左冰心中暗暗数着,数到三百下的时候,大雨就停了。

天边渐露曙光,白铁军拉了左冰一把,两人拍了拍身上湿露露的衣服站了起来,看看对方尴尬的样子,忍不住相对大笑起来。

左冰道:“好久不曾洗过这么痛快的澡了。”

白铁军笑道:“左兄弟你身湿易寒,咱们说不得去寻两瓶酒来喝喝。”

左冰拍手道:“正合我意。”

两人携着手沿着溪水走去,两岸杨柳枯枝点水,另是一番情趣,左冰慢声吟道:“江南平芜,两岸杨柳枝枯,桥下流水拍枝,堤上行人衣湿,大漠平沙少年,回首挥泪千行。”

白铁军赞道:“好词。”左冰笑道:“东拉西凑杜撰的东西,既不合音律,又不合道理。”

白铁军道:“只要听起来够味儿就成了。管那么多咬文嚼字的功夫干么?”

左冰但笑不语,过了一会指着前面道:“酒店到了。”

两人挽臂入店,要了一坛烈酒,便无拘无束地痛饮起来,酒店里的伙计见这两个满身透湿的人一大早就来空着肚子喝酒,个个都觉邪门,但也不敢多言。

只见半坛烈酒下肚以后,白铁军身上冒出阵阵热气,片刻之间,他身上的衣便全干了,左冰身上还是湿露露的。白铁军拍了拍桌面道:“兄弟,你此去何方?”

左冰道:“也没有个定处。”

白铁军道:“你暂时不离江南?”

左冰举杯一饮而尽,想了想和白铁军相聚之欢,当下道:“大约如此。”

白铁军道:“如此甚好,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办办,办完了再来找你。”

左冰是个极其潇脱的人,他听白铁军如此说,既不问他要去办什么事,也不问什么时候再见,只是点了点头,举杯相邀。

白铁军把酒坛拿起来,将最后一口酒灌入肚内,丢了一小锭银子,拉着左冰就走出酒店,他陪着左冰走到小桥头上,拱手道:“兄弟,我走了。”

左冰道:“大哥珍重。”

左冰看着白铁军雄壮的背影逐渐去得远了,他返身走回小村镇,这时旭日已升,小溪畔相继来了好些姑娘村妇,每人捧一堆衣衫,一起到溪边洗濯,左冰坐在杨柳树下,就这么望着她们捣衣洗衣,肆无忌惮地尖声谈笑,足足看了一上午。

中午的时分,当左冰走入村中去吃饭的时候,他忽然看见两个汉子正走进村子来,左冰眼尖,一眼便认出那两人正是那日围攻金刀骆老镖头的其中二人,左冰略为楞了一会儿,便闪身在一处茅屋之后,只听见那两个人一路走去,一路谈道:“……一向武林中的高手,十之八九全是剑术大师,错非亲眼目睹,怎么样也不相信世上有这样神奇的刀法……”

两人匆匆走过,左冰在心中一盘算,暗忖:“莫非他们谈论的正是骆金刀的事?”

他忍不住悄悄跟在后面,只见那两人大踏步走入那小酒店,左冰也低着头走了进去,斜坐在他们的背后。

那两人要了酒食,又继续谈了下去,只听左边的一个道:“吴兄,咱们从上三个月起就开始严密警备,凡是骆老头的镖都要搜过,大大小小从未漏过一次,却料不到那话儿是由鹰扬镖局押运,就在咱们的眼底下让人捷足取了去,这真是气人之极了。”

右边的道:“老孙你就少点脾气成不成,那本小册子莫说人人想得,其实就算你我得着了,也未见得就能怎样,试想那书上全是古怪的外国文字,岂是你我所能看得懂的?”

左边的道:“虽说如此,但是只要是练武的人,听到了这本书怎么能无动于衷?”

左冰听得吃了一惊,他暗暗忖道:“古怪的外国文字?……练武的奇书……莫非他们所谈的就是指我这一本书?……”

他想到在那山洞中那几个异族人为了这本书互相施毒手的情景,不由暗暗打了一个寒噤,他暗暗忖道:“莫非是那三个蛮子得了手之后又互相猜忌,终于各自暗下毒手,结果同归于尽……”

那两个汉子吃喝了一阵,一个结论道:“咱们偷鸡不着蚀把米,宝书没有到手,倒把骆金刀得罪了。”

另一个结论道:“管他,咱们人是一个,命是一条。”

接着便付帐走了,左冰等他们走了,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一怀中那本书,他也付了账走出酒店,脑海中忽然升起了千万椿古怪的念头,像是有些关连,又像是杂乱无章,他想了一想,头脑愈更昏乱,便只好不去想它了。

这天晚上,左冰就睡在这小村中,晚上,他一合上眼,又作了昨夜那同样的怪梦,同样是浓雾狂风,飞砂走石,血红城关与那白发皓髯的紫袍老头,也同样有狂风雷雨与鬼哭神号,左冰一觉惊醒,回想梦中之境,简直与昨夜是一模一样,他不禁糊涂了。

他掀开棉被,支着肘坐了起来,暗暗奇怪,想道:“怎么一连两夜这个同样的怪梦,这个梦究竟是什么意思?那血红的城关是那里?我从未见过这地方呀……那白须白发的老人也是完全陌生,那么我怎会老是梦见他?……”

他想了想不得要领,便迷迷糊糊地又入睡了。

第二天他到野外去跑了一整天,弄得疲倦万分才回来,然而当他才一入睡,立刻他又看见了那血红的城关和那紫袍老人,和前两夜完全一样,一直到城关和老人同时消失在雷电风雨之中。

左冰简直惊骇得不敢想像了,接连三夜,他同时梦着一个从不知名的血红城关和一个完全陌生的紫袍老人,这是什么道理?

这一夜,左冰没有再睡,清晨他就离开这个乡村了,他经过了两个风景幽丽之极的小村落,垂柳和野花使人心怡神醉,于是,那三夜奇梦的事渐渐被左冰忽略而忘怀了。

这一日,他来到一个镇集,找了一家酒楼,坐到楼上当街的座位,叫了酒菜独酌。

左冰向楼下一看,街心行人中一个雍容华贵的老妇人,正在东张西望,那一头银发,阳光下闪闪发亮,正是上次在无锡船上认识的银发婆婆。

左冰大喜,也顾不得酒楼上别人注意,临窗叫道:“婆婆!银发婆婆,我在这里。”

那银发婆婆看到左冰也甚是高兴,连忙走上楼来,左冰上前迎接,这时整个酒楼上的人目光都射了过来,只见那银发婆婆和蔼可亲,面上自然流露一种典雅高贵之气,都不禁暗暗称奇,不知是那家候门的老太太,但想到那少年称她为“银发婆婆”,又不禁会心一笑,均觉这名字甚是贴切。

银发婆婆坐定,堂馆加了一付筷箸,左冰道:“婆婆,又见着您,真是好!”

银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血关怪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