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二十一章 天算人算

作者:上官鼎

河水在夜里黑得如同墨水一般,左冰望着墨水中自己或隐或现的倒影,心中的思想就像激流一般,一会儿一泻干里,一会而阻塞而滞,他敲着自己的后脑,始终无法整理出一个头绪来。

他一举足,踢起了一颗小石子,“咚”的一声浪人了河中,溅起几点水花,然而就在这时,“咚”又的又是一声,又是一颗石子被抛入水中,左冰吃了一惊,他猛一回头,直骇得他魂飞魄散——

只见一个身躯直挺挺地立在他身后,那个身躯足足比钱冰高出三尺有余,乍看上去倒有两个人的高度,尤其骇人的是那人穿着一身磷光闪闪的白白长袍,头上扎着一圈五花十色的雉毛,腰间系着一串胳骷头骨,一动也不动地瞪着钱冰。

左冰骇然倒退了三步,他的足跟一凉,便意识到自己已经站在水中了。

他不敢再动,只是心骇无比地反瞪着那个一语不发的巨人。

忽然,那人开口了,左冰只觉那人的声音低沉得彷佛是口巨钟:“你是什么人?”

左冰不知该怎么答,他嗫嚅了一阵,忽然反问道:“你——你是谁?”

那人冷冷道:“你走近一些让我瞧瞧。”

左冰缓缓从水中走了出来,那人忽然手一招,左冰只觉一股强劲无比的掌力从四面八方杂乱无章地直撞过来,他心中紧张,根本不知该如何躲避,正在这时,那人一抖手,掌力全收。左冰不禁又是倒退一步,那巨人忽然道:“你快滚吧,是我认错了人。”

左冰心中着实摸不清这人是人是鬼,他心中暗道:“先躲开再作道理。”

他一言不发,连忙匆匆向左跑开,他一口气跑出二三十丈,忽一闪身躲入一块巨石之后,那知他方才躲好,耳边只听得那巨钟般低沉声音:“叫你滚开,你就滚远些。”

左冰吃了一惊,暗道这人莫非脑后生了眼睛,他只得爬起身来,又跑出十多丈,悄悄闪入一片短丛灌木之后。

那晓得他才躲好身子,那低沉的怪声又喝道:“你这小子是找死么?你是怎么躲的?”

左冰又惊又骇,正要爬跑来再起,忽然前面那怪人大笑道:“好小子,你总算到了——一个人来的么?”

左冰听那口气又不像是在对自己说话了,不禁大为惊奇,忍不住悄悄探出半个头来向前看去。

只见那怪人的前面不知何时已站着另一个人,只因距离过远,看不出那人是什么模样,只听得那怪人蝶蝶的怪喝声:“听说黄金大帅在你的手上栽了跟斗,是也不是?”

那对面之人似轻松之极,毫不动气,只是微微欠了欠身,说了一句,什么话左冰没有听见,只听得那怪人暴喝道:“好小子你居然还敢承认,你知道我是谁么?”

那对面之人又答了一句,左冰依然听不见,但闻那巨高怪人道:“既然知道,还不自寻了断么?”

那对面之人摇了摇头,左冰不知他有没有说什么话,只见他忽地猛一伸掌,竟然先向那白袍怪人动起手来。

左冰微一思索,暗道:“是了,这怪人必是约好了这人到这里来决斗的,先前误认我就是他的对手。”

只见那怪人一声暴吼,双掌直挥,那对面之人竟也丝毫不让,硬对硬地和那怪人对起掌来。

左冰距离过远,也看不出那两人的功力来,但是二十招之后,只见远处那小河边的树木全都被两人的掌力所折,枝叶满天横飞。

左冰暗暗吃惊,心想这两人的掌力简直就如开山巨斧一般,心中不禁兴起一个念头,想要悄悄走进一些看看——

就在这时,忽然一只手拍在他的肩上,他连忙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白发老人面带微笑地望着他。

他几乎开口大叫,那老人伸指在chún上嘘了一下,叫他不要声张,左冰一把抓住那老人的衣袖,轻声叫道:“钱伯伯……钱伯伯……”

那老人握住他的手,道:“左冰,找你可把我找苦了。”

左冰道:“钱伯伯……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那老人道:“说来话长,先瞧那边的好戏吧。”

左冰抬头向那边看看,只见那边小河畔的两人这时已成了一片模糊的人影,只有轰然的掌震声不时传来,满天枝叶飞舞如雨,声势好不惊人。

身边的老人喃喃道:“这少年掌力浑厚如此,倒真是罕见的奇才。”

左冰道:“少年?”

老人点头道:“那少年顶多二十几岁。”

左冰道:“钱伯伯您认得他们两人?”

老人冷笑了一声道:“嘿,三分不像人七分像鬼的袁老大躲在漠南苦练了这么多年,功力着实进步了不少,却连一个少年也胜不了,嘿嘿,他这块老脸往那里放?”

左冰道:“漠南?……”

这时那边忽然一声暴震,接着那两人分开丈余,那白袍怪人怪叫道:“姓杨的,老夫问你一句话——”

左冰一听到“姓杨的”三个字,他心中忽然一惊,脱口道:“杨群!这少年必是杨群!”

他身旁的老人钱伯伯喃喃道:“杨群?……杨群?……”

只听得远处那少年也提高声音道:“什么话你问吧。”

那怪人道:“老夫问你有一个人你识不识得——若是你与这个人有那么一点关系的话,咱们也不必打下去了——”

那少年道:“什么人?你说吧。”

那怪人忽然压低了声音说出了一个名字,左冰完全听不见他说什么,只听得那少年哈哈大笑起来,道:“一点关系?哈哈,就是在下恩师。”

那怪人一听这句话,忽然双手一拱,道:“既是如此,这场架不必打了——”

那少年也拱了拱手道:“老兄何尔前据后恭?”

那怪人哈哈大笑道:“令师曾救过老夫一次,那就是自己人了,自己人还打什么?”

那少年道:“不错,老兄比上次那个什么黄金大帅有意思多了。”

那怪人大笑道:“咱们不打不相识,小老弟,老夫要试一下你的胆子——”

那少年道:“如何试法?”

那怪人笑道:“老夫有一罐百年人脑酒,要想邀你共饮一杯,小老弟可有胆量跟老夫去喝一杯?”那少年道:“有什么不敢?哈哈,我杨群有什么事不敢做?”

那怪人道:“那么——跟我走!”

他那丈长的身躯微微一晃,拔身而起,那少年杨群一拔身形,轻轻地已落到数丈之外。

左冰低声道:“这杨群实在太厉害……”

他身边的钱伯伯这时喃喃道:“原来是他的徒弟、原来是他的徒弟……”

左冰问道:“大伯,您说谁?”

钱伯伯摇着道:“你不知道的,你不知道的……”

左冰还待问下去,他发现钱伯伯的脸上带着从未有过的严肃的神色,他便不再问下去了。

只见前面那两个一霎时间去得无影无踪,左冰道;

“大伯你来寻找……”

钱伯伯,打断道:“你先跟我来,咱们等一下再谈。”

他说着转身向河边走去,左冰也跟着站了起来,钱伯伯的背影在黑暗中显得有些老态龙钟,在左冰的眼中,那是个慈祥的老者,但是若是换了一个人来看,这个老人乃是武林中谈之色变的钱百锋!

左冰跟着他走到河边,钱伯伯拣了一个树椿坐了下来,左冰也挨着他坐了下来,钱百锋道:“孩子,你离开我多久了?”

左冰道:“不到一年。”

钱百锋望着左冰,就象父亲望着自己的孩子一般,过了好一会,才低声道:“虽是不到一年,我可觉得太长了。”

左冰一听了这话,不觉眼角都红了,他心中想:“大伯被困在落英塔中那么多年都熬过来了,和我分别不过半年就觉太长,我……我……”

钱百锋指头望了望天空的疏星,叹道:“孩子,你可知道你爹爹要你去见他?”

左冰吃了一惊,他睁大了眼睛,半晌才道:“他……爹爹他老人家可好?”

“他没有什么不好,只是要你回去一趟——”

左冰道:“还是到落英塔?”钱百锋点了点着,左冰道:“那么您呢?”

钱百锋摇首浩叹,喃喃道:“好不容易出了落英塔,再不赶快把心中那几件难解的疑虑弄个一清二楚。你以为我还有多少年可活么?钱百锋吃世人的闷葫芦也就罢了,可不能把这闷葫芦带到地下去——”

左冰道:“您——您是要算算旧帐?”

钱百锋双目一睁,精光暴射,他一字一宇地道。

“不应该算算么?”

左冰侧着头忽若恍然大悟,道:“您——您要寻卓大江,武当掌教,神拳简青……他们?”

钱百锋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道:“苦就苦在这里.当年他们几个围攻我把我困在落英塔中,今天我却不能去找他们算帐——

左冰大奇道:“什么,您……您是被他们关在塔中?那又为什么不能找他们?”

钱百锋道:“我若去寻他们,那又中计了!”

左冰愈听愈糊涂,问道:“中谁的计?”

钱百锋道:“我也不知是谁,害我的人我现在仍想不出是谁,卓大江他们只是那人的工具罢了。”

左冰道:“这么说——卓大江他们也不知道被利用了?”

钱百锋道:“正是这样。”

左冰道:“从前我每次问大伯,您都不肯说,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钱百锋打断他的话道:“今天你不问,我也要说给你听了,因为……因为……”

说到这里,钱百锋叹了一口气,然后道:“这事的真象大白,着实渺茫很紧,想想我这大的年纪了,还有多少年能活?我若抱冤死了,冰儿,全靠你替我弄个水落石出了……”

左冰听得心神一震,今天钱伯伯已经两次提到“我还有几年能活”这句话,在左冰心目中这是不可思议的事,从小到现在,他一直深深以为钱大伯是世上第一个强人,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是英雄未路?

他抬起眼来,凝视着钱大伯,只见他眼睛和眉毛都挤在一起,额上的皱纹条条可数,他不禁忽然感到一阵难言的悲哀,一时说不出话来。

钱百锋默默沉思了一下,忽然笑了笑道:“说来奇怪,在我出塔的前一天,我心中所打算的,凭良心说,我是要先寻卓大江他们大干一场,杀个血流成河再说的——”他望了望左冰,继续道:“然而奇的是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怪梦——”

左冰道:“梦?”

钱百锋道:“不错,一个怪梦,我梦见一个血红色的怪城关……”

左冰啊地一声叫了起来,那一连三夜所梦见的怪城和柴袍老人一下子涌上他的脑海,这些日子来他已把那的连三夜的怪梦淡忘了,这时一听钱大伯如此说,他惊骇得忍不住叫了出来——

“血红色的城关,毁废得有如孤关,还有一个紫袍老人,悠悠升天……是不是?”钱百锋一把抓住了左冰的手臂,颤声道:“你——你……怎么知道?”

左冰道:“我前几天一连三夜做到这个怪梦,历历如绘……”

钱百锋喃喃地道:“怪了,怪了,这是什么意思呢?难是是上天要告诉我们什么吗?”

左冰道:“大伯,您——您请先说下去——”

钱百锋道:“我做这个梦,我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隐隐之中,我觉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总觉得我的事其中必然还有一个人暗中参与其事,我和卓大江他们全是被他要弄了。”

左冰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钱百锋道:“要我说清楚这回事,那必须从咱们本朝正统十二年那年说起——”

左冰一听到“正统十二年”,立刻脱口而道:“土木之变?”

钱百锋的脸色变得沉重无比,他缓缓地点了点头。

须知大明英宗正统十二年在中国历史上发生了一件无比大事,那就是土木堡之变,鞑靼人犯界,明英宗御驾亲征,结果在土木堡受围被俘,这是明代一个奇耻大辱,每个人都切切深记,是以钱百锋一提到“正统十二年”,左冰立刻脱口而道“土木之变”。

钱百锋道:“那一年,鞑子大举来犯,咱们的军队每战不利,全国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边疆的战事上,咱们虽是在江湖上跑路的,也不能不关切民族存亡之事——”

钱百锋伸手抚抚额角,继续道:“杨陆——你是知道的了,天下第一大帮会丐帮的帮主,这人是个热血的铁汉子,他从十九岁鲁王祠的大擂台上出道,十年之内打遍天下未遇敌手,那威名之盛,委实到了如日中天的地步,那时候,我——正在山西太原,拜访我的老朋友……”

左冰道:“我爹爹?”

钱百锋点首道:“不错,就是去拜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天算人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