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二十二章 阴错阳差

作者:上官鼎

左白秋带着异样的心情上路,两人几经商量钱百锋一个人躲在木屋的后间,这倒是一个很隐密的所在,只要左白秋及时能带回少林大檀丸,钱百锋的伤势并无大碍的。

整整过了一天,这时,夜风正劲,钱百锋借着茅屋墙疑透过的一线月光,他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四周——

茅屋中四壁都是蛛网,灰尘落了厚厚的一层,不知有多少时候不曾有人住过,钱百锋暗暗思忖道:“兵荒马乱的时候,最苦的就是贫苦百姓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想到身上这一身奇重无比的重伤,方才他要老友左白秋立刻离开的时候,虽然说得一点也不在乎,但是这时一个人静下来,就不得不感到有些心寒了。

这时他全身绝顶武功失去,有如一个废人,莫说碰上武林中的仇家,便是碰上一个普通的壮汉,钱百锋也只有听其摆布的份儿。

钱百锋仔细看了看四周,他发现左面一个大木框,柜后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他缓缓爬到木柜之后,只见木柜后面还放着一个空空的大木箱,那木箱放置的位置正好被木柜挡住,极是不易发现,钱百锋暗道:“这个空木箱倒是个藏身的好所在。”

他坐在木柜后,缓缓又试了一次真气运行,但是立刻他就感到失望了,那一口真气宛如被阻塞的蒸气,在他百脉穴道之间乱冲乱撞,丝毫条理都整理不出,钱百锋不禁再次暗暗轻叹一声。

这时,忽然黑暗中传来咿呀一声,钱百锋立刻意识到有人进来了,他原想坐在黑暗之中,偷偷看看外面来的是什么人,但是继而一想,自己一生结仇无数,还是小心一些为是,于是他轻轻地爬入那只大木箱,屏息静待。

只听得门响之后,紧接着有人走了进来,一个沙哑的嗓声道:“我看咱们就在这个无人的茅屋里歇一歇吧!”

另一个沉而有力的声音道:“汤老弟,你说得有理。”

接着便是拍打灰尘的声响,显然两个人已经坐了下来,那沙哑的嗓子长长嘘了一口气,然后道:“总镖头,咱们镖局自从由你来主持之后,当真是威名四播,令打劫者小闻而丧胆,就事业而论,正是蒸蒸日上之时,你在此时作此决定未必是明智之举……”

那沉着有力的声响道:“老弟,愚兄如何没有看到这一层,不但不是明智之举,简直是条下下之策,不过咱们若把眼光放远点看,倾巢之下,岂有完卵?若是国家亡了,还有咱们什么事业不事业?”

钱百锋在黑暗中听了这话,心中不由一震,连忙仔细聆听,只听得沙哑的声响道:“总镖头说得有理,小弟虽是个粗人,但绝不是不明大义的浑蛋,这些话也是因总镖头没有把我当外人看,我才这么提一提……”

那沉重有力的声音道:“老弟对我的忠义好心我全知道,心里感激得紧,只是这个当头,什么也顾不到了,听说杨陆已经召集了丐帮全部英雄上前方去了,我姓骆的也不能后人呀——”

钱百锋在暗中听了这一番对话,猛然想起一个人来,他心中暗道:“久闻飞龙镖局出了一个骆金刀,一柄金刀的功力直追汉唐古人,打遍武林未逢敌手,想来就是外面这人了,嗯,这骆金刀倒是一条好汉,我若不是眼下这付窝囊样子,倒要出去见见他。”但闻那沙哑的嗓子道;

“咱们此去北方,局里的事小弟总有几分不放心。”

那姓骆的道:“咱们这次赶赴北方,消息守得够秘密,绿林里不会知道,再说,有老孙老王留守家里,差不多的事全能应付得了

那沙哑的声音打断道:“我担心的是史氏兄弟。”

那姓骆的半晌沿右说话,沙哑的嗓子又道:“总镖头你上次在沙家塞毁了史氏兄弟一生英名,只怕他们是有隙必乘的——”

“唉——那也只好由得他们了,咱们此刻顾不了那么多啦。”

钱百锋从那一声长叹之中可以听出那骆金刀虽是豪气千秋,但是分明心深处对自己一手创立的事业仍是不能完全放下,他暗暗叹道:“武林中人在刀口上舔血喝,为的只是一个英名千古,他一手打出来的天下,当然是放不下的了。”

外面两人谈话停了一会,似乎是在闭目养神,钱百锋暗忖道:“这时候,左老弟应该老早会上杨陆他们了。”

就在这时,忽然咿呀门声又响,分明又有人走了进来,钱百锋不由心中又是一阵紧张。只听得外面那沙哑的嗓子低喝道:“什么人?”静悄悄的却是没有回答。

那沙哑的声音低声道:“镖头,听见门响么?”

那姓骆的嘘了一声示意噤声,过了一会,只听得姓骆的朗声道:“大师既已推门,何不请进?”

接着便有一个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施主请了。”

那姓骆的道:“大师请了,咱们是过路的,这所茅屋无人居住,是以进来休息片刻……”

那苍老的声音道:“好说,现在可休息好了么?”

这句话不但把黑暗中的钱百锋弄糊涂了,便是前面的骆金刀也不知他是什么意思但闻那沙哑的声音道:“大师此言何意?”那老和尚冷哼了一声道:“老衲是说你们休息好了便快快上路。”

那沙哑的声音道:“此——此屋是大师所有?”

那老和尚的声音:“不是。”

那沙哑的嗓子骤然变为怒声:“既非大师所有,咱们高兴休息多久便是多久。”

那老和尚重重哼了一声,忽然道:“你们是不走么?”

这时那骆金刀道:“敢问大师怎么称呼?”

那老和尚道:“老衲先问你,施主贵姓?”

骆金刀道:“在下姓骆。”

老和尚冷冷地道:“骆施主,老衲再容忍一次,你们快走吧。”

骆金刀尚未答话,那沙哑嗓子姓汤的已经喝道:

那和尚没有回答,钱百锋只听得呼的怪风啸声,接着“啪”的一掌,一声哎哟,那沙哑的嗓子怒喝道:“和尚你敢暗箭伤人,看掌!”

呼的一声,紧接着又是一种怪风啸起,立刻碰的一声,似是那沙哑嗓子的人跌了一个踉跄。只听得那骆金刀大喝一声:“汤老弟且慢!”接着骆金刀大声道:“流云飞袖!原来是少林寺的高手到了。”

冷那老和尚笑道:“骆施主,你又错了,老衲不是什么少林寺的。”

骆金刀道:“骆某敢问一句——”

那老和尚道:“问吧。”

骆金刀道:“敢问大师如此蛮横无理,是专冲着在下来的,还是一惯如此?”

那老和尚忽然嘻嘻一笑道:“这个问题倒是有趣,老衲问你,若是专冲着你来的怎样?是老衲一惯如此又怎样?”

那骆金刀道:“若是专门冲着骆某来的,今日骆某身有万倍要事,说不得忍一口气,夹着尾巴走路,还请你老人家多多包涵,若是你老人家一惯如此的话——”

那老和尚似乎兴趣盈然地追问道:“又怎样?”

骆金刀道:“若是大师一惯如此蛮横,骆某倒要领教一下了。”

此言一出,黑暗中的钱百锋不禁要拍手叫妙了,他心中暗赞道:“好个骆金刀,好个骆金刀!”

那和尚听了这话,大笑起来,哈哈道:“不巧得很,老衲便是一向这样蛮横惯了的。”

只听得嚓的一声轻脆无比的声响,骆金刀的声音变得又沉又狠:“大师,骆某要动手了。”

钱百锋几乎要忍不住爬出来瞧瞧了,但他仍然忍住了,只听得呼呼风动,接着那古怪的风啸声再起,钱百锋侧耳倾听,他是何等武学大师,听了十招之后,不禁疑念满腹,暗道:“流云飞袖,流云飞袖分明是少林的正宗武功,怎么那和尚方才说他不是少林的?”

再听了一会,只听得两种破空呼声愈来愈是紧急,到了三十招之后,那骆金刀的金刀破风之声渐渐发出奔雷之声,呜呜然如大雨将至,钱百锋只觉好似能够目睹一般,那刀势愈加愈强,分明是刀尖上已逼出了内家真力。

钱百锋暗暗吃惊道:“传闻中骆金刀刀法出类拔粹,直追上古神风,从这刀势浩荡,内力如泉的情势推断,他的刀法在百年内称得上第一了。”

他虽是完全看不见,但那呼呼风声之中不仅能辨出相搏两人的势态,甚致两人出招何处轻灵何处沉重,全如目击一般了然于胸,武林中人传言“闭目过掌”的神奇功夫,在钱百锋这等武学大师来说,又不知高出多少倍了。

但是到了百招之上,骆金刀的刀法似乎大变,每一下都精妙无比,钱百锋正在暗暗赞赏之际,但是每一招的结果却都出了钱百锋的意料之外。

钱百锋立刻知道必是骆金刀施出他的独门刀法了,他再也忍不住,悄悄地伸出了头,向外望去。

只见黑暗之中,一片模糊的光影,中间夹着一层灰白色的网幕,完全分不出什么是刀光,什么是袖影。

钱百锋凝目看了十招,他忍不住由衷而叹了,他在心中喃喃地道:“如果今日钱百锋命该绝于此地,那么在临死之前尚能一睹这等前无古人的宝刀神技,也该死而瞑目了。”

那骆金刀的刀法愈施愈快,那奔雷之声也愈来愈是震人心魄,眼看是骆金刀的威风越来越盛,已是稳居上风的了,然而就在这一霎时之间,那老和尚忽然一停一滞,接着双掌并出——

钱百锋看得微微一愣,但是立刻之间他的胸中闪过一个念头,他差一点就脱口呼出:“糟糕,骆金刀要败!飞龙爪!飞龙爪!”

果然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骆金刀的奔雷刀风骤然一停,接着骆金刀一个跄踉,倒退了三步之远,他倒提着金刀,戟指喝道:“飞龙爪!飞龙爪!和尚,你还敢说不是少林寺来的?”

那老和尚仰首笑道:“当然不是。”

骆金刀站在原地没有说,也没有行动,只是呆立着,似乎陷于一片苦思之中,躲身黑暗中的钱百锋也在默默苦思着,究竟这个老和尚是什么样的来历?

“他一口否认来自少林,试想飞龙神爪乃是达摩老祖的绝学中唯一没有传入武林的少林秘技,这个和尚一身那么惊人的绝学,竟然一口否认与少林有关,他究竟是谁?”

不知过了多久,那骆金刀忽然“嚓”的一声将手中金刀插入鞘内,对那老和尚道:“和尚,你不承认来自少林也就罢了,反正大家心里有数,今日骆某败了一招,异日……异日……”

他原想按然江湖规矩交待几言场面话,但是说到这里,忽然想到此去战场杀敌,异日不知有没有命回得来,想到这里,他忽然说不下去了,猛一顿脚,向他的伙伴一照呼,抽身而退。

钱百锋惊骇万分地打量着这个赤手空拳击退骆金刀的老和尚,只见他在茅屋中踱了三转,忽然独自一个人笑了起来。

钱百锋想要缩身进去,听他这一笑,忍不住继续窥望过去,只见他喃喃自语道:“凭良心说,这个姓骆的小伙子可真厉害,依我看来,即使是易筋经后面所载的那一套无人懂得的复杂大元刀法练成了,也未见得能有他的刀法高明,瞧他那架式模样,分明是自己悟出来的,这就更不容易了。”

说到这里,那老尚微微冷笑了一下,继续自言自语道:“不过碰上了我老人家,嘿嘿,那可还差一点儿。”

钱百锋看他那嘴脸,看得有点倒胃口了,便想缩身进人箱内,然而就在这时,忽然寂静的屋外,传来一声如巨钟骤鸣一般的声音:“阿弥陀佛!”

虽是寥寥四字,但是四个声音却仿佛是有形之物,凝在空中久久不散,那屋内的老和尚一听了这四个字,似乎忽然一震,呆了半晌,脸上流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奇怪表情,然后缓缓坐了下来,对着屋外冷冷地道:“既来之何不进屋?”

咿呀一响,茅屋外一个身材魁梧的黄袍和尚缓缓走了进来。

钱百锋摒息不动,凝目注视着进来的黄袍僧,只见那黄袍僧走进屋来,一语不发只是左右来回踱了三趟,双手捧着胸前一个木鱼,一步一声地轻敲着。

黄袍僧一共敲了九响,在屋当中立定,把木鱼拥在怀中合十道:“善哉善哉,我佛有灵。”

钱百锋瞥见那黄袍僧怀中的木鱼,并非普通的木头所制,竟是通体透亮的一块美玉雕成,他心中猛然一震,暗暗忖道:“莫非来者是少林寺的方丈?”

只听得那坐着地上的古怪老和尚冷笑数声,开口道:“白云苍天,沧海桑田,几十年的时光只是弹指之事,敢问少林寺当今的方丈换了那一位啦?“

那黄袍僧合十道:“不敢,正是区区小僧。”

那老和尚,冷冷地道:“报上班辈来。”

那黄袍僧道:“小僧海字排行第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阴错阳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