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二十五章 荒园之夜

作者:上官鼎

“从今以后,我会和那少年将军高君集一样,我……我不再会快活起来。”左冰默默地道。

但他怕再见那崖边伤心的老丈,不知什么时候,他带着满怀的不解和伤痛悄悄地走了。

天上的疏星伴着一轮发毛的淡月,平原上一望无垠,大地静得似乎停止了脉动,只有远处的河水,不时传来一阵呜咽。

白铁军披星戴月地不知已跑了几许路程,这时,他停下了脚步,向四面打望了一下,然后继续向前疾行。

黑暗中,前面出现了一片林子,白铁军略为考虑了一下,便举步穿入了那片林子,林子中静得连一声鸟叫都没有,白铁军穿过这片林子,举目一看,前面露出一片墙角,竟然是一座大庙。

那庙看上去前后有好几殿,但是黑压压的没有半点灯火,也没有钟鼓之声,倒象是一座荒废败坏了的古庙,白铁军到了庙前,只见一扇油膝脱落的大门半闭着,他轻轻推开,发出“咿呀”一声。

门内依然是一片黑暗和寂静,白铁军一直走入正面的大殿,他举首望处,只见殿门上一块横额,上面四个牵巢大字:“清原古刹”

殿内一片黑暗,甚至连一点香火都没有,白铁军走到香案前,只见正面矗立着三座菩萨,左右的两尊是金童玉女,正中的一尊坐在莲台上,象是观音大士的模样,白铁军伸手扫了扫神象前的供案一下,案上除了灰尘以外什么都没有,他心中暗道:“我就在这案桌上睡一觉再说。”

他正要爬身上桌的时候,忽然窗外一缕月光射了进来,正好照在那当中菩萨的头上,就在这时,白铁军忽然发现了一桩怪事——

那泥土塑的菩萨这时候一双眼珠忽然动了一动,白铁军吃了一惊,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为是自己的眼睛花了,等他睁开眼再看时,那月光已经隐去了。

他悄悄从怀中掏出火熠子来抖手一晃,借着火光看去,只见那菩萨一动也不动,一双眼球分明是上雕的,一点异样也没有。

他不禁暗自笑了一下,熄了火重新躺下休息,这时庙中忽然飘过一阵轻风,过了一会大殿中忽然明亮起来,原来挂在东壁角下一盏油灯不知什么时候忽然自动燃亮起来,殿里依然不见一人,甚至连供案上的白铁军也不见了,只有供案的正当中插着三支暗绿色的钢针,一望而知是浸过剧毒的。

这时,奇怪的事又发生了,那盏挂在东壁角上的油灯忽然又自动熄了。

供桌底下,白铁军悄悄地爬了出来,他轻轻伸出手来,戴上了一支鹿皮手套,然后把那案桌上的三支钢针拔了下来,放在手中。

他心中暗暗思道:“分明是有人要谋害于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想到方才那盏自动明灭的挂灯和那菩萨会动的眼珠,心中不禁打了一个寒噤,他沿着供桌摸到那菩萨的正侧方,伸手摸了一摸,再敲一敲,发出清脆的一响,他心中暗道:“莫非这菩萨是个空的,中间藏了人?”

他一念及此,再也不多考虑,掌心忽然发劲,只听得“劈拍”一声,那比真人还高的菩萨在刹那之间忽然化为粉碎。但是菩萨中并没有任何东西,白铁军见自己无缘无故毁了一座神像,心中不禁十分后悔。

就在这时,他伸手一摸,在那菩萨的座底上忽然摸到一个铁环,他心中忽然一动,暗道:“是了,这空心的菩萨下面连着这个铁环的,铁环下面一定是个地窖,那藏在菩萨中的人。必定是早已溜下去了——”

他想到这里,伸手就拉,然而就在这时,他的背后忽然一阵轻风又起,他一惊之下,反手便是一掌打出,同时闪电般一个转身,黑暗中那一掌之力如石沉大海,也看不见半个人影。

白铁军是个身经百战的老手,他不加思索,反手再向后方发出一掌,同时人身向左闪出了五步。

同样的,那一掌之力依然有如石沉大海,白铁军掌力卓绝,这两掌打出,普天之下能硬接下的不会有几人,这时两掌之力完全落空,但是四周半点声响也没有,分明是被人硬生生地化纳了下去,白铁军霎时之间,额上全上豆大的冷汗,他知道遇到平生未遇的高手,他长吸一口气,朗声道:“哪一位朋友身怀绝世神功躲在这里弄神弄鬼?”

黑暗中没有人回答,白铁军把全身功力聚在双掌下,提气再次喝道:“藏身的朋友,在下若有得罪之处,就请出来面对面的谈谈——”

他话说了一半,立刻感到一股巨大无比的掌力迎面袭到,白铁军此时有如一个拉满了的弓,一触即发,他一矮身,双掌连出,一口气拍出三掌,这三掌用力之佳,配位之妙的可称得上炉火纯青,只听得轰然三响,白铁军几乎被震得血气浮动,黑暗中,只听得对面也发出一声长长的吸气声。

白铁军又惊又骇,他猛一伸手,触手生凉,原来他出手发掌,不自觉之间已前行了五步,又到了原来那菩萨神座之前,他手中所握正是那个铁环。

白铁军心一横,猛一提劲往上一拉,果然被他拉起一大块石板来,然而就在这时,又是一股掌力击到他的背后——

白铁军艺高人胆大,他奋起神力挥动那块石块向后一挡,轰然一声,那块石板竟被那偷袭而至的掌力震得粉碎,白铁军手中只剩下了一双铁环。

他却趁着这一刹时之间,身形一斜,闪电般悄悄从那石板揭开处跃了下去。

白铁军一身骇人神功,一出道就声名大起,威名直追前辈高人,这时被人在暗中一再戏弄,实则已是满腹怒火,他心中一横,便不顾后果地跃入地窖,他估量敌人便是要想寻件什么东西把这地窖的出口堵住,只怕一时也没有那么快,他倒要先看看这地窖中究竟搞的什么花样。

他双脚才一落地,已经凝目向四面打量了一周,只见这地窖中四面空空,什么也没有,因为空的缘故,看上去倒像是比上面的大殿还要大似的。

他身形如箭,霎时之间已经围着这地下空游走一周,但是奇怪地是竟我什么也没有发现。

这时,那顶上的出口上发出呼的一声,白铁军知道上面将被堵塞了,他长吸一口真气,身形骤然如一支箭一般快地向上射出,仰头望处,好出口堪堪被一块巨大铜板盖上,此时白铁军身形离顶不及三尺,只见他猛一声大喝,拳出如山,轰然一声暴震,顶上的铜板竟被他一掌之力击得块块碎裂,呼的一声,白铁军的身形正好从裂口冲出。

黑暗中只听得一声阴森的冷笑:“嘿,好掌力,看来江湖上的传言还有几分可信。”

白铁军拿定身形,喝道:“什么人?你究竟是谁?”

黑暗中那人哈哈一笑道:“你还不够资格问这话。”

由铁军沉住气道:“你知道我是谁么?”

那人怪笑道:“白铁军。你不要问我是谁,反正你今日不能活着离此。”

白铁军一震,脱口而问道:“你怎知道我的姓名?”“

黑暗之中一片沉寂,那人不再回答,白铁军再追问道:“你怎知道我的姓名?”

那人仍没有回答,白铁军手一扬向着方才那人发话的方向拍出一掌,自己的身形却是同时移形换位到了另一个地方只闻空荡荡的一震之声,显然那人已不在了。

白铁军凭着记忆,一个箭步纵到了角墙那盏油灯前,他伸手一摸,正摸到了油灯,他想把那盏油灯取下来点燃,但是他一取之下,竟然没有拿得下来。。

白铁军不由暗暗咦了一声,他再用力一提,忽然卡嚓一声,眼前的一道道墙壁突然开了一个通口,白铁军只觉自己心中忽地猛然一阵狂跳,仿佛有一种预感,这个秘室之中的东西将要给他心中的一切疑惑一个答案,但是那究竟是什么,白铁军也捉摸不定,只是闪身一步跨入——

就在这时,忽然他的背后又是一股无比强大的掌力袭到,白铁军凭直觉就知道,这一掌之重真是平生未遇,除了躲避,没有第二条路走。

只见电光火石之间,白铁军施出了浑身绝学,他左右一阵乱扭,整个身躯向后一倒,呼的一声迎着那强劲无比的来袭掌力倒窜出去,竟是一丝伤害也未受到。

这一式叫做“狂风飘絮”,原来是公孙大娘七十二路越女剑法中的收尾之式,传说中公孙大娘手挥长剑,款扭纤腰,摇曳生姿之中忽而身剑合一,能取十丈之外敌人首级,这种前古绝学在武林之中早已失传,白铁军年纪虽轻,却是武学渊博之极,在这紧要关头猛可施出这一招“狂风飘絮”,委实精彩之极。

白铁军双足方才落地,立刻感到袭击又至,他双掌一错,一口气封出十掌,方才把阵脚稳住。

他才吸一口气,立刻知道对方是要致他于死地了,一种空前未有的畏惧之感袭了上来,有生以来这是第一次使他感到不可力敌,因为他发现对方的掌力似乎犹在他之上。

白铁军在脑海里飞快地盘算了一圈,他没有选择的余地,除了一拼。

于是他把一身功力全聚集双掌之上,用最稳健的掌法固守了三十招。

白铁军到了三十招上,他已经无暇去分想这个黑暗中不肯露面的人穿竟是谁了,他知道,只要自己稍一分心,立刻就可能送掉性命。

呜呜的怪风在黑暗中呼啸,不时夹上两声平地焦雷般的暴震,白铁军已经连续用十成功力发出了五十掌。

那黑暗中隐伏着的怪人仍是一声不响,只是掌上的招式愈施愈奇,掌力也愈来愈重,白铁军暗想:“虽不知道这人是谁,就从这掌力上看,当今天下只怕要数他第一了。”

黑暗中掌风依旧,白铁军一鼓作气连发了一百掌,每一掌都足以震动动天下武林,然而在黑暗中那人的狂攻之下,却是有如石沉大海,这种硬拼上乘内功拚掌的打法,任你内力再长也难持甚久,白铁军天赋异秉,竟然硬生生地碰了一百掌,未露疲态,黑暗中那人也渐渐服了。

匆匆之间,又是五十招过去,这其间两人所出招式美妙无穷,可惜天下武林人没有眼福,让这么一场百年难见的高手拼杀默默地在黑暗中进行。

白铁军觉得压力愈来愈大了,他双掌承受之间已无法测度出对方究竟还有多潜力,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接近力竭了。

只听得轰然一震,白铁军一声闷哼,踉跄着倒跨一步,敌人重手法掌风又至,白铁军触掌再退,他退了三步,虽退未败,步履之间有若行云流水,堪堪跨到第三步,已在一个绝妙无比的逢隙之间蓦身而起——

白铁军这一招抽身而退虽是败走,实则已把武学的上乘奥妙发挥到极点,黑暗中那人一声大喝:“打不过就想走?躺下!”

他双掌向天,一记百步神拳向白铁军击到,白铁军头上冷汗如浆,他这撒身退走目的就在引起对手一丝轻敌之意,这时对方一掌击出,虽然威力仍是无比强大,但是白铁军马上知道时机到了——

他腾身在空,猛一个扭身,双拳齐发,大喝道:“未必见得。”

这双拳之力,乃是白铁军毕生功力所聚,轰然一震,黑暗中那人“登登”连退两步,白铁军的身形却如一颗流星,以无以伦比的速度飞过空中,落到庙外,再一腾身,已出了这所怪庙。

白铁军只觉自己全身百穴仿佛都被一股蒸气热流所塞满,躯壳仿佛要爆炸一般,他头脑中也是一片浑沌,只是口中模模糊糊地道:“……即使不及你……也差不了太多……”

他的身体只是机械式地一起一落,然而当他第八次纵起时,忽然全身一软,整个人跌落下来,不省人事。

不知过了多久,白铁军骤然醒来,他四面一看,只见自己落在一大片丛林之中,隐藏得十分稳当,他深深呼吸两口,立刻发觉自己并未受内伤,方才完全是被那一掌硬碰震荡昏晕,他再调息了几口气,便悄悄跃出丛林。

才出丛林,一抬头,只见满天都是烟尘,那一座大庙竟然已被烧得只剩几根残梁断檐,余焰犹自吞吐跳跃。

白铁军暗暗纳闷,他躲在一块大石之后,暗暗忖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庙怎会被人烧去?”

他想了一想,忽然有一个灵感闪过脑中:“莫非是黑暗中那个高手自己烧的?”

他想到这里,立刻想起在庙中的情形,他暗自点头忖道:“也许那人在庙中有什么绝大的秘密——对了,多半就在最后我提取油灯时发现的秘室中,也许那秘密既不能让人发现,又无法带走,只好付之一炬了……”

他想到这里,自觉有几分道理,他望了望那余人尚在的残庙,想道:“难怪他是想要致我死地了,方才他多半还在四周寻查了一遍,却没有发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荒园之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