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二十七章 生生死死

作者:上官鼎

左冰怀着悲伤的心,一个人孤单的走着,夕阳无力的洒着原野,左冰心中一直不停的问自己。

“巧妹为什么要自杀?我们不是逃出敌人的掌握了么?为什么?”

他徘徊,沉吟,可是这问题却没有一点线索,天愈来愈黑了,夜风渐渐凛然,左冰只觉得心胸发痛,一阵比一阵冰凉。

他不能定心琢磨这事的原委,茫茫然似乎没有一个尽头,但道路可走到一个尽头了,前面是一片枣林,林后是一片山冈,黑压压地,他缓缓走进林子,又穿过林子,翻过山风,又来到另一处林子,那天上的月儿从东边升起,来到当头,又渐渐西坠,晨曦微露,残星如锦,左冰心中什么都不能想,便象行尸走肉一般,也不知倒底走了多远?那郁结在胸中的问题仍是一个死结:“为什么巧妹要死,死又能解决什么事?”

他漫无目的的行走,一夜之间仿佛老了十年,他原本是善良洒脱的少年,天性快乐,不拘细节,每能自得其趣,从来不知愁是何物,这时凝注一个死结,滞而不解,那情感的激荡比起常人反倒强烈多了。

天又慢慢亮了,左冰走到一处小镇,江南多水,每个镇旁都是一弯流水,清媚可爱,左冰走进一家酒肆,这时天色尚早,那店家正在起火煮粥。

左冰默然坐下,忽然一个强烈的念头。他心中不断的忖道:“我该回去了,江南风光我已看得够了,回到漠北去吧,瞧瞧年老的爹爹去。”

当下胡乱地点了些早点,吃着吃着,吃完了却连酸咸苦辣都没有尝到,正要会帐离开,忽然门帘一掀,走进两个壮汉高声喝道:“店家,店家,快快弄二十个酥肉饼,两碗鸡丝面来,爷们吃过了还要赶路。”

左冰不由打量两人一眼,只见其中一个面容甚熟,他坐在暗角,那两个并未注意,但他心灰意懒,也懒得多管闲事,擦了擦嘴正待站起,只听见其中一个汉子道:“帮主要咱们把那小雏儿捉来,却又象凤凰似的供奉,真不知是何道理?”

另一个汉子道:“三哥,你别小看了那雏儿,听说她来头之大,只怕普天之下也无仅有。”

那被称为“三哥”的汉子道:“哼,难不成是公主娘娘,你不瞧帮主对她那份担心的劲儿,真好象一碰就破的瓷花瓶似的。”

另一个汉子道:“三哥,小弟听帮主身边的人说,这小雏儿不但家世显赫,她祖父是昔年武林中神仙一般的人物。”

这时肉饼已送上来,两人狠吞虎咽,忙得唏哩呼噜,左冰灵光一闪,忽然想到那被称为“三哥”的汉子,正是飞帆帮的人,自己上次在林中见过的,便坐在一边聆听他俩人谈话。

两人吃了一阵,那鸡丝面还未上来,其中一个汉子又道:“三哥,你道这小姑娘的家长是谁,便是昔年武林第一奇人董其心董大侠。”

那“三哥”吃惊的哦了一声道:“董其心,便是被武林中人奉为绝代奇才,甘兰道上人民生祠的董大侠么?早知如此,咱可不去干这差事了。”

这“三哥”口音中有浓厚的北音,显然不是江南人士,那中一个汉子道:“不说这小!”娘,便是昨日你用计骗开的人,也是大有来历。”

“三哥”道:“你说的是那姓钱的后生,不是也被捉到大寨去了么?”

另一个汉子眉飞色舞的道:“正是如此,看来咱们飞帆帮就要光大门派了。”

那“三哥”面有忧愁,不再言语,左冰心中却暗自狂跳忖道:“前夜原来便是这两个人把银发婆婆孙女掳去,我……我左右无事,好歹也要打听一下线索。”

另一个汉子又道:“三哥,你好象有心事的。”

三哥道:“不瞒五弟说,作哥哥的怀疑帮主……唉,一时之间也说不上为什么,但……但总觉得大祸临头,这次迎立双龙头非本帮之福。”

另一个汉子道:“三哥最爱多疑,来来来,咱们赶快吃完面,这便好上路啦!”

左冰心中想起一事,不由一惊忖道:“那……那董其心……董大侠,不是上次钱伯伯说的人么,那么那小姑娘应该姓董了,瞧钱伯伯那种神仙一般人物,说到这董大侠都是恭敬崇爱,这人实在不凡了。”

那两个汉子吃完面扬长而去,左冰也会了帐,远远跟在后面,跟了一段路,又觉心灰意懒,自己何必再多管闲事?那小姑娘安危又干自己什么?正要止步,忽又想到银发婆婆亲切的面容,心中实在矛盾得紧。

那两个汉子往郊外走去,左冰脚步跟着他二人走,心中却不知想到那里去了,忽然身旁灰影一闪,一个灰衫老者并肩走上,左冰不由回头一瞧,正是那日他从野葬场下山时所遇到之老者。

那老者打量了左冰一下,足下如行云流水,也不见他踏步作势,身形却如飞起一般,步子大得出奇,转眼之间,已越过前面两个大汉。

忽然一个亲切的声音叫道。

“孩子,你出了什么事?”

左冰一听到那声音,再也忍耐不住,失声叫道:“银发婆婆,婆婆!你在那里。”

后面银发婆婆的声音道:“我躲着一个人,等下再来见你。”

左冰听那声发自身后一棵冲天古槐之后,心知银发婆婆必然藏身树后,过了一会,银发婆婆道:“孩子,你过来吧!”

左冰转身走到大槐树后,只见银发婆婆满脸神秘之色,叱舌道:“好险……好险!”

左冰问道:“怎么?”

银发婆婆道:“你刚刚看到那灰衣老者是不是。”

左冰点点头,银发婆婆又道:“我便不是愿跟他见面,否则须大家面上尴尬。”左冰不解,银发婆婆道:“这人是天下第一个自负之人,就是因为他那脾气,结果弄得妻离子散,孩子,咱们不谈他,我问你,你最近是怎么混的?看你双目失神,好象灵魂失窍似的,你到溪边去瞧瞧,你脸上脏成什么样子?”

左冰心中满腹辛酸,再听到婆婆这么亲切的数说,真恨不得抱着银发婆婆放声大哭一场,但他毕竟是少年男子怎能随便哭泣?虽是眼泪已到眼眶,心中连忙去想些欢喜之事,想去冲淡悲切之情。

银发婆婆柔声道:“你心里有什么事,尽管跟婆婆说,婆婆替你设法啦!”

左冰正要将心事说出,忽然一个念头升起:“我自己悲戚之事何必说给别人听,惹得婆婆也不喜欢了,这是何苦?”

当下道:“婆婆,您老人家孙儿被人掳去了。”

银发婆婆大惊,也顾不得追问左冰心事,急道:“什么?敏儿被谁掳去了,那姓陆的孩子呢?”

左冰便将此事前后经过都说明了,银发婆婆急道:“孩子你带路,咱们这便去找什么飞帆帮去。”

左冰急道:“依晚辈看来,还是请董其心董大侠前来比较稳当。”

银发婆婆吃了一惊道:“你怎么知道董大侠?”歇了口气怒道:“婆婆可不信料理不了那几个坏蛋,快带路。”

左冰无奈,只得引着银发婆婆往飞帆帮大舵而去,走了几个时辰,又回到飞帆大舵,左冰低声道:“这里面戒备森严,咱们等天黑了再来吧!”

银发婆婆怒道:“管他这么多,婆婆来了他们敢不迎接?”

当下大摇大摆走进总舵,两人才行了几步,忽地闪出五、六个短衣汉子。

银发婆婆眼睛瞧了不瞧,仍是迈步前走,那五个汉子一列拦在前面,银发婆婆一挥手道:“叫你们总舵主来。”

她指使之间大有气度,隐约间有一股雍容之色,那几个汉子倒是不敢怠慢,为首的道:“请问阁下万儿?”

银发婆婆怒道:“谁和你们这般匪类通姓通名,快叫出你们头儿来,不然便替我闪开。”

她心中气愤孙女儿被制,语气极是凌厉,丝毫不留余地,那为首的汉子忍气又道:

‘请教阁下万儿!”

银发婆婆怒道:“你闪不闪开?”她鼻子不住上耸,这是她加强语气的习惯性动作,原来是要吓唬人,但她天生和霭,这番作势,并不能得到预期效果,反而不伦不类了。

那为首汉子道:“敝当家吩咐……”

他话尚未说完,银发婆婆双手一错,众人也没瞧清,银发婆婆已牵着左冰闯过众人而去,那五人一阵心惊,纷纷上前。

银发婆婆哼了一声,手起足抬,左冰只见他银发飘飘,身子却是矫捷无比,东攻一招西攻一招,过了一会只见阳光下尽是她身形,左冰瞧着望着心中又是兴奋,又是难堪低头忖道:“婆婆这么大年龄,还要和人家搏斗,我却无能为力,实在惭愧。”

银发婆婆身形愈转愈快,忽然喝声着,左冰再抬头,已见银发婆婆垂手而立,那五个人已倒在地上,被点中了穴道。

忽然人影一闪,一个矮胖身形的人闪了出来,银发婆婆冷冷地道。

“打了小的,还怕老的不出来。”

她语气极端气愤,但相貌实在生得可亲,便是说一句刺人之话,也象是装作一般,那矮胖汉子描了两人一眼,对左冰冷然道:“你又来送死了。”

银发婆婆道:“快将我乖孙女放出来!”

那矮胖汉子正是伪装的“飞帆帮主”,闻言大大吃了一惊,。怀疑地道:“什么?你的孙女儿?”

银发婆婆怒道:“你们把我敏儿捉来?乖乖替我放出,如果少了一根汗毛,哼!哼!”

矮胖汉子道:“前辈便是董夫人?”

银发婆婆冷然道:“我是谁,你还不够资格问,看来你便是这儿舵主了,如果我敏儿好好的,我老人家也不和你们这般下流人计较,如果……如果”

她话尚未说完,左冰忍不住耀武扬威地道:“如果有半点伤害,你们……你们……可完了。”

他倒底在江湖行走不久,一般场面话说得远欠流利,那矮胖汉子不理他,对银发婆婆道:“董夫人稍安勿躁,令孙女确在敝舵,咱们双龙头大哥久仰董大侠之名,想要介此亲近亲近。”

银发婆婆怒道:“凭你们也配。”

“矮胖帮主”又道:“只要董夫人一句话,晚辈便立刻送出令孙女。”

银发婆婆是何等人物,他如何能受威胁?当下正要发作。忽然想起投鼠忌器,忍下一口气道:“小辈你有什么话快讲。”

“飞帆帮主”缓缓道:“久闻董大侠伉俪双剑,是天下武林顶尖人物,董大侠武学通神,成就前盖古人,后无来者……他歇了歇,观看银发婆婆脸色,见她脸色大霁,便又道:“董大侠仁心侠行,别说天下武林有口皆碑,便是中原百姓,识与不识相与同声而言曰‘万家生佛’”

银发婆婆听他满口称赞自己夫婿,他虽已是垂老之年,但生性受捧吃激,她一向别说与江湖人少相来往,就是和外人也是少与接触,仍是象少女一般儿天真,当下愈听愈是心喜道:“喂,依你说怎样?”

左冰却想到自己刚才无端仗势得意,实在无聊无趣,那矮胖汉子的一句话也没听进去。

那“飞帆帮主”继续道:“咱们双龙头大哥,对于董大侠也是佩服得了不得,只是无缘拜识,所以要晚辈请来令孙女。咱们龙头大哥真是待倍交加。”

银发婆婆听他满口好言好语,又听到敏儿无恙,心中那一口气已消了七八分,她说道:“董大侠退隐已久,你快把我孙女儿放出来,咱们一笔勾销,请你转告你们龙……龙头大哥,便说姓董的拜领他的好心盛意。”

“飞帆帮主”笑哈哈地道:“好说,好说,咱们大哥听说董大侠身负武林绝传百余年之奇门绝功‘震天三式’,心中倾慕得很,时时想找机会切磋,如今董夫人欣然驾临,想来董大侠不久也会前来,敝帮真是荣幸之极,真是蓬荜增辉,蓬荜增辉。”

银发婆婆不知他倒底心意如何,但别人一番狂捧,一时之时也不好再翻破脸,“飞帆帮主”又道:“夫人便在敝舵休息休息如何?”

银发婆婆道:“我还有要事,这便去瞧我敏儿去!”

“飞帆帮主”道:“且慢!”

银发婆婆道:“为什么?”

“飞帆帮主”笑道:“那……那……便……夫人在敝舵委曲几天。”

银发婆婆大怒,这时她才明白这矮胖子一番花言巧语,全是在愚弄她!她生平最怕受别人愚弄,昔年与董其心行走江湖,往往因她天真好心,误中别人姦计,每次那多情夫婿赶来营救出险,她都会满脸惭愧地道:“吃一次亏学一次乖,下次再也不会上当。”

可是下次却同样中计,其心知道她性子,对她照顾得真是无微不至。但人总是最忌讳揭露自己短处,是以银发婆婆最恨别人骗她。

银发婆婆脸气得发白怒叫道:“原来你想把我老人家也留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生生死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